和平精英最稳灵敏度不要螺旋仪: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末世之傾城 作者:一葉葦(下)

字體:[ ]

只給了十萬,說再多,他母親就要上吊。
  林明月曾要求司法院強制執行,唐文淵的母親撞墻、上吊各種撒潑,并且對到家里調解的所有人描述那個小魔鬼的種種可怕之處,林明月不愿意讓兒子的事情被更多人知道,只好離開。
  鄉村和小城都更不容易保守秘密,林明月帶兒子去了魔都。
  因為兒子身上那種特殊的現象,林明月生了孩子后得不到最基本的照顧,每天被公公婆婆和丈夫責罵刁難,還要時刻防備兒子被送人,林明月優思過重,開始還有一點的奶水很快就沒有了。
  沒有工作,租房子,還要買奶粉養活因為營養不足格外瘦弱的兒子,一年多,十萬塊錢已經所剩無幾。
  就在林明月陷入困境時,房東為林明月介紹了一份工作,為別人帶孩子:不是去別人家當保姆,而是人家白天把孩子送到林明月租的房子里,晚上接走。
  林明月欣喜若狂地答應了。
  她把那個孩子從六個月看到一歲四個月,把孩子養得白白胖胖、干干凈凈,孩子的母親和她成了朋友。
  可是,因為那個孩子一次發燒,林明月丟了那份工作:當她抱著雇主的孩子在醫院等待孩子的父母時,坐在她身邊的林逸睡著了……
  林明月被孩子看上去斯文精英的父親罵了個狗血淋頭,幾個小時后,她又被房東趕出了出租屋。
  林明月帶著林逸回到了澤陽,她在澤陽城南的一個小村里租了三畝地,在地里蓋了兩間簡易小平房,她想種點菜養活自己和兒子。
  前面幾個月很好,雖然她極力拒絕,村里還是有人主動幫她干接個水管之類默認為男人們應該干的活計。
  可是好景不長,一天午后,林明月在房后澆菜地時,一個平時非常熱心的嬸子打開了她掛著鎖的房門……
  林明月和兒子再次被驅趕,她租地的那家說林逸給他們家帶了晦氣,拒絕退給她租地的錢,而租地、蓋那兩間平房,幾乎花光了林明月全部的積蓄。
  被趕出那個小村時,離林逸的三歲生日還有三天,林明月帶著兒子回到澤陽,去商場給兒子買了里里外外全套新衣服,然后,去澤陽最好的賓館登記了房間,林明月和林逸在賓館度過了最快樂溫暖的三天。
  林逸生日到了,林明月第一次為他買了生日蛋糕。
  在許生日愿望時,林明月代替兒子:她聽說,死和生在同一天的人,會有好的來世,她希望兒子下輩子能有個最好的人生。
  “我媽媽給我訂的是最好的蛋糕,我現在還記得蛋糕的樣子,這么大,”衛不爭比了個直徑十公分左右的圓,“白色的奶油聞著又甜又香,上面做了綠色的小草,粉色的小花,字是媽媽跟蛋糕店的師傅商量,她自己寫的:寶貝生日快樂。
  賓館的房間很溫暖,媽媽最后抱著我說,‘寶貝,來世快樂’的時候,嘴和手卻都是冰涼的……”
  沈危側過身,抱緊了衛不爭。
  “我以前都沒有發現,我媽很漂亮,她那天穿上了最好的衣服,又把頭發盤起來,對著我開心地笑,我才第一次發現。
  我們到夢澤河邊,媽媽對我說,世間所有的河都是相通的,夢澤河通著忘川,她說,阿逸,我們一起過忘川河,一起把這輩子忘了,下輩子,媽媽一定能把你生成個最有福氣的人。
  ……
  媽媽剛說完,我就聽到汽車的聲音,媽媽說,得等車子過去,因為去忘川河,不能讓別人看到,看到,我們許的愿就不靈了。”
  沈危把落在衛不爭頭發上的胭脂紅花瓣拂去:“以后,我會孝順爺爺奶奶的。”
  衛不爭說:“可能因為我體質特殊的緣故,我記得很小時候的事。記得那個小孩被送到我們的出租屋時,我媽媽高興地像過節,那個小孩的媽媽走后,我媽媽對我說,‘阿逸,只要媽媽把這個弟弟養得好,以后,就會有別人讓媽媽幫忙看孩子了,以后,媽媽就有錢給你買蛋糕和新衣服了’。
  記得我兩歲生日時,媽媽給我蒸了個大饅頭,當生日蛋糕,上面插的是那個小孩過生日時多出來的蠟燭。
  記得在醫院,那個小孩的父親手指指在我媽媽額頭上罵;記得十里村一個女人,對著我媽吐唾沫……
  ……
  七歲生日那天,爺爺和奶奶跟我說了半天我媽媽,他們讓我不要忘了她,讓我長大如果有了本事,想辦法對我媽媽好一點。”
  沈危問:“如果再見,你還能認出媽媽嗎?”
  衛不爭微笑著看他:“不用看到,我就能認出她。”
  沈??戳宋啦徽蹋?ldquo;桑園,趙季禮家?”
  衛不爭微笑點頭:“我聞到了我媽媽的氣息。”
  沈危坐了起來:“你當時怎么不說?”
  衛不爭說:“當初,爺爺把我們家的地址和自己的姓名都留給了我媽,讓她想我的時候,只管來看我,我上高三時,她還去學??垂?,偷偷看的,我看不到她,但每次她去看我,我都知道。”
  沈危說:“媽媽她不愿意打擾你的生活,現在,你決定也不打擾她?”
  衛不爭說:“看情況,如果她很幸福,我就不打擾,我今天感覺到她的氣息,覺得她至少心情不差,我一天都不愿意等地要殺了宮奉民,就是想讓她能多一分安全。”
  沈危長舒了一口氣:“明天,咱們過去,把媽接到壽星峰或這里吧。”
  衛不爭說:“到時候看吧,我尊重她的選擇,不過,不管她在哪里,我都會想辦法幫她。”
  沈危說:“也對,這么多年,媽可能又有了家庭,我們貿然相認,可能會給她造成困擾。”
  沈危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個老巫婆他們為什么叫你小葉?”
  衛不爭說:“可能是我在唐家時的名字,林逸是媽媽離婚后,給我改的名字,隨她姓,她希望我一輩子幸福安逸。”
  沈危想到自己在章家村時,為了騙孟廣玉和苗端端給衛不爭起的“沈逸”,心里一陣熨帖:我就該是不爭的丈夫,我連給他起名字都和岳母想的一樣。
  衛不爭摸了下自己的頸下:“我撿到碧玉墜,是我來朵玉村大概五個月后,那時候是春天,有一天,吃過午飯,爺爺奶奶讓我跟他們去果園,其實是我媽媽來了,在果園里等著,爺爺奶奶帶我去,讓媽媽偷偷看。
  我媽走的時候,爺爺奶奶為了讓她多看會兒,就讓我跟著他們去青柳河邊薅水曲黃,哦,就是一種野菜,蒸了很好吃,還清熱敗火,我薅一棵水曲黃的時候,看到了碧玉墜,就那么干干凈凈地躺在水曲黃的葉子下面,非常漂亮。
  我撿到后很喜歡,回家奶奶就找了根紅絲線幫我穿上,我一直帶著,直到六年前全球大災難,它忽然消失,然后我經常做夢夢到青玉空間里的樣子。”
  沈危捏著衛不爭的臉頰扯:“你沒有過忘川河再輪回一次,已經這么有福氣了。”
  衛不爭拍開他的手:“你一直都有福,還羨慕我這一點福氣?”
  沈危瞇著眼睛看天,志得意滿:“好像是哎,老魔頭和我媽是最好的父母,然后,又遇到了你,嘿嘿,我這輩子真值了。”
  衛不爭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好了,我說完了,心里特輕松,現在,開始修煉。”
  沈危跳起來,從后邊抱緊了他:“雙修。”
  不等衛不爭張嘴,他緊跟著又來了一句:“你下午說的,回家后再來一次。”
  衛不爭說:“你下輩子投生在海岳省吧,十六歲結婚,就沒這么饑.渴了。”
  海岳省是華廈國法定婚齡為16歲的七個省之一。
  沈??兇潘耐販⑺擔?ldquo;那你得跟我一起,要不,我一個人,渴死也沒用啊。”
  兩個人回到茅屋臥室,親熱了一次,又洗了個澡,才開始修煉。
  兩個人坐在靈藥田里,衛不爭完全放松狀態運轉混沌元力,沈危多靈根同時運轉,但只對著靈藥田釋放出木系清靈。
  衛不爭很容易進入冥想狀態,但大多時候,他入境都不深,像在亞金的薔薇花叢和東籬村那樣,在冥想中度過幾天的情況,回來后極少,今天,他不知不覺間,再次進入深度冥想狀態。
  他的意識在無邊無際的星辰世界遨游,他看到了剛剛出生時的自己,很丑的一個小嬰兒,哇哇大哭,但只是瞬間,就過去了。
  他看到唐文淵從年輕憔悴的母親懷里奪過一個小襁褓,把母親推倒在地,然后反鎖了房門;
  他看到那個自稱是他奶奶的女人在一個深夜,把一個小襁褓扔在澤陽火車站售票廳門外;
  他看到母親抱著小襁褓跪倒在售票廳門口,在紛紛揚揚的大雪里嚎啕大哭。
  他看到母親抱著一個嬰兒拉開水井房的鐵門;看到母親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拖著個大拉桿箱在站臺上奔跑;看到一個孩子站在油漆斑駁的茶幾前,看著自己的媽媽從一個女人手中接過一個更小的孩子……
  他看到了有著粉色花朵的生日蛋糕;看到了凌晨時黑黝黝的夢澤河在流淌;
  看到奶奶笑盈盈地端著小碗給一個孩子;看到爺爺奶奶的頭發從黑灰到花白……
  他感覺到時間擦著自己臉頰流過,掠起他額前的碎發凌空飛揚,把沉默寡言的少年變成了安靜淡然的青年;
  他看到時間的線像春天的雨絲,鋪天蓋地,從前面無限遠的地方無聲而至,穿過他的胸口,又從他身后無聲地流走……
  衛不爭睜開眼,茫然地遙望遠方。
  他慢慢抬起手,去抓取空中不斷流淌過的線……
  什么都沒有。
  他恍惚地轉過頭,他覺得應該有個人的地方,青嫩的小草和野花隨風搖曳,和其他地方的小草小花并無二致。
  衛不爭有點驚慌,他站起來,茫然四顧,如畫的世界里,只有他一個人。
  他拔腿往茅草屋的方向飛奔,跑過了靈藥田后,不知怎么想起來,這里是青玉空間,他可以通過意識實現瞬移。
  他沒有瞬移,而是停在那里。
  閉上眼睛,他感覺到了一種東西,直觸他的心底,那感覺舒服得像冬日黎明前的熱被窩,可是,他卻和被窩之間隔著一層薄薄的被單,以至于他無法真正感受到被窩的溫暖,他的舒服,只是想象。
  衛不爭睜開眼,右手按在胸口,那個東西像就在他心里,可是,他觸摸不到,他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覺,舒服又難受,很像,極致的歡愉時,差那么一絲絲,無法到達頂峰。
  他聽到了背帶褲快樂的聲音,小家伙在和另外幾只在一起撿雞蛋,等著他去表揚,但他此刻無暇他顧,用意識把優化小屋的果子送到小桃花門口一盆,他閃念出了空間。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