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视频解说视频: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神故 作者:酥油餅(上)

字體:[ ]

 【文案】
  寧亞起先覺得事情已經糟糕透頂,不可能更糟糕。
  后來發現,
  原來可以。
  既然這么糟糕了,那就豁出去吧,說不定踩到狗屎運了呢。
  ……
  好大一坨。
  內容標簽:奇幻魔幻 宮廷侯爵 異世大陸
  搜索關鍵字:主角:寧亞,哈維 ┃ 配角: ┃ 其它:夢大陸
    編輯金牌推薦:作為朗贊的小王子,寧亞從小享受著常人望塵莫及的幸福,他從小集千萬寵愛于一生,所有人都以期待寬容的心情看待他的成長。然而此刻他即將面臨和選擇的道路確是要關乎命運。寧亞起先覺得事情已經糟糕透頂,不可能更糟糕。后來發現,原來可以。既然這么糟糕了,那就豁出去吧,說不定踩到狗屎運呢。
  作者文筆成熟老練,行文自然流暢,故事情節大氣中不乏細節的溫馨感動。本文將故事放在架空背景的異世大陸,字里行間的準確描寫,讓一個充滿帝國紛爭,魔幻震撼的世界展現在讀者面前。隨著情節遞進,家族使命,感情糾葛,無一不牽動讀者內心,令人回味。
  ==================
  
  第1章 黑暗神仆(一)
  
  親愛的寧亞,我最愛的孩子:
  這是我寫給你的第三封信,或將是最后一封。東瑰漠的沙土已侵吞朗贊五分之一的國土,仍未止步。未來如何,殊難預料。所幸,蒂莫西大魔法師招募了一支二十人的魔法師團趕赴邊境,有佳訊也未可知。
  上述內容,你的母親,我的王后,本主張隱瞞。她聽聞你遠離朗贊后,身上咒語發作的癥狀有所減輕,喜不自勝,望你留在圣帕德斯魔法學院,不再歸來。然而,為父思量,你已成年,有權左右自己的未來。責任是男人的負擔,也是榮耀。你是我與你母親的孩子,亦是朗贊的王子,擁有足夠對命運下決定的智慧與勇氣。
  若聽從你母親,歐克帶去的珠寶足以買下坎丁帝國的南部小島,讓你富足一生。“尤”之姓氏將由你傳承,直至千秋。這也是為父的心愿。
  無論你的決定為何,為父與你的母親都將致以最衷心的祝福。
  你母親說,這幾日早晚溫差大,不要受涼。
  愛你的父親杜魯門·尤
  寧亞的目光在最后一行眷戀地徘徊了兩三次才將信收起。這封信,他反反復復地看了不下數十遍,內容爛熟于胸,文字倒背如流,看信已不是為了閱讀,而是汲取信中傳遞的父母之愛。
  身為朗贊的小王子,他從小集千萬寵愛于一生,無論是父母兄姐,王公大臣,還是侍衛仆役,平民百姓,都以期待寬容的心情看待他的成長。至今記得他第一次登上王城瞭望塔,塔下無數陌生人歡呼的情景。
  父親在信中提到的選擇,從來不存在。他離開朗贊,是為了尋求幫助,阻止東瑰漠吞噬國土,與背負的咒文相比,國家存亡才是他心之所系。在出發前他就下定決心,無論成功與否,都要回去,與他愛的、愛他的人,同生共死。
  只是,求助之行比他想象的更加困難。不敢向其他國家亮出底牌,怕被趁火打劫,也不能大張旗鼓地發布招募令,連視為夢大陸支柱的圣帕德斯魔法學院也無法在第一時間伸出援手,他已束手無策。
  門被輕叩了三下,歐克端藥進來,糾結的神色在見到屋內窗戶半敞時,越發的憂慮。“殿下,夜間風大。”他將藥遞給寧亞,伸手關上窗戶。
  寧亞捧著藥,在喝與不喝中猶豫:“我的感冒已經好了。”
  歐克道:“還要鞏固一下。出門在外,最要緊的是身體。出發前,王后再三叮囑我照看殿下的身體。您身在圣帕德斯魔法學院的時候我沒有辦法,現在可不能任由您的性子來。”
  他是王后安排的隨從,十一歲起就跟著寧亞。
  寧亞皺皺眉,屏息將藥一口飲盡。
  歐克才滿意地掏出松子糖給他。
  寧亞含著糖,眉頭總算松開了幾分:“城里的情勢怎么樣?什么時候開城門?”
  歐克搖頭:“依然很嚴。坊間流傳著一個說法。老國王已經陷入昏迷,朝政被王后與王弟把持,關閉城門是為了捉拿大王子。聽說康奈爾大王子提前得到消息,已經藏起來了。”
  他們腳下的土地是具蘭的都城——奧古林,原本打算從奧古林坐魔法傳送陣回朗贊,沒想到卷入了王室的奪位風波。
  寧亞對具蘭并不熟悉。朗贊位于夢大陸之東,具蘭居中,中間隔著森里斯加和坦吉爾利,并無交往。而來之前,寧亞求助的目標是夢大陸最強盛的兩大國家——沙曼里爾和坎丁帝國,依附沙曼里爾的具蘭并不在考慮之列,自然沒有另外關注。
  這時候,卻是后悔了。
  早知具蘭國內會出現這樣復雜的局面,他就該從古納加斯拉借道。古納加斯拉的國王正當壯年,應該不會出現這樣復雜的局面。
  歐克說:“軍隊已經第三遍搜城了,大王子很快會被找到,城禁很快會解除的。您現在最應該做的,是養好身體。”
  寧亞有氣無力地重申:“我真的已經痊愈了。”
  歐克寵溺又無奈地說:“您說話的聲音還帶著鼻音呢。”
  寧亞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一定是剛才著涼了。”歐克連忙鋪床,又看著寧亞躺上床,為他揶好被角,才放心離去。
  接下來的兩三日,城內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寧亞下榻的旅店被反復盤查,頻率最高的一天,從早到晚竟然被搜查了六次。
  寧亞與歐克用的是外出歷練的騎士的身份。歐克本就是三階騎士,寧亞扮作他的學徒,倒也應付過去了。
  到了第四天晚上,城內突然亂起來。
  寧亞聽到大街上的動靜,翻身下床,推開窗戶,正好一架馬車從下面駛過,后面跟著七八個具蘭士兵。
  歐克從隔壁跑過來:“有人在街上亂轉。”
  寧亞想了想道:“我們做好準備。有機會的話,趁亂摸出去。”
  歐克大驚,不住地勸解,奈何寧亞鐵了心:“一味的等待太消極。與其困死在城里,不如賭一把。”他見歐克滿臉的不認同,又補充道,“先看看情況,不一定要走。”
  歐克拗不過他,只好草草地收拾行李。下到一樓,發現與他們有一樣想法的不在少數。
  這家旅館由于價格實惠,進出方便,很受冒險者、游吟詩人的歡迎,而他們又最是不受約束的,奧古林關閉城門的舉動,大大地觸犯了他們的逆鱗,此時都憋著一口氣,恨不得找地方發泄。
  旅館前前前后后過去五撥,有三輛是馬車,兩次是單騎,每次后面都跟著士兵。到第五撥剛過去,幾個冒險者熬不住了,率先投入了黑暗中,沒多久,第二批、第三批……都陸陸續續往外跑。
  寧亞混在中間,跟著他們在夜色的掩護下,慢慢地朝著城門的方向靠近。
  此時,馬聲車聲人聲都近了。起先是吆喝,后來就傳來兵刃交接聲。有兩個游吟詩人又悄悄地原路返回。
  歐克出來就后悔了,想拉寧亞跟他們回去,寧亞還在猶豫,兩人僵持了一下,局勢又變了。一輛點了火的馬車從他們身后的大街奔來,瘋狂地沖向了城門。
  一個軍官模樣的人從城頭跳下來,落在馬背上,手起刀落,將馬頭砍了下來,在車撞上城門之前,將車踢到一旁。車廂倒地,摔出一捆捆點火的稻草。
  軍官憤怒地吶喊。士兵在他的指揮下,漸漸聚攏,形成戰陣,不像之前那樣被偷襲者牽著鼻子走。
  眼見著城門?;?,一道流星火從空中墜下。軍官拔劍劈出一道斗氣,流星火從中截斷,露出一個一米左右的侏儒,手持匕首,破開軍官的護體斗氣,插入心房。
  軍官慘叫一聲,仰面躺倒。
  侏儒站在軍官的身上,朝城門的方向一揮手,十幾個黑衣人從他身后沖出來,用身體撞向城門。沿路有士兵攔截,都被撞飛了出去。
  城門被他們撞得震顫了一下。
  黑衣人又退回來,重新再撞。
  如此三次之后,門轟然倒塌。
  不止黑衣人歡呼起來,連寧亞也是眼睛一亮。
  十幾架馬車從大街小巷鉆出來,井然有序地朝著城門的方向沖去。寧亞看準一架馬車從面前經過時,縱身一躍,跳入車廂中。
  歐克緊隨起來。
  車廂里空無一人。
  寧亞扒著窗戶,看著城門離自己越來越近,后方突然傳來一聲聲嘶力竭的怒吼:“建城墻!攔住他們!用火球!燒死他們!”他扭頭一看,三四個穿法師袍的魔法師乘風而來,后面跟著兩個土人,它們的肩膀上也各坐著一名魔法師。
  具蘭供養的王室魔法師到了。
  
  第2章 黑暗神仆(二)
  
  隨著吼聲,敞開的城門前方泥土翻滾,漸漸地升起一道土墻。
  最前方的馬舉蹄起跳,從土墻上方一躍而過,車廂的輪子跟著抬起,撞在持續上升的土墻上,車轅被頂起,連帶的車廂的前部、馬的后腿也跟著不由自主地往上抬。
  馬后腿胡亂地踢踏,墻紋絲不動。眼見著后面的馬車一輛輛地沖了過來,堵死在城門口,撞開城門的黑衣人聯手擊打在土墻上,土墻應聲而裂。領頭的馬后腿一蹬,飛快地沖了出去。
  這么一會兒的耽擱,具蘭的王室魔法師已經殺到近前。
  寧亞縮著身體,掀起窗簾一角。數顆火球朝馬車砸來,還未靠近,就被凌空劈去的斗氣撞散。飛濺的火星在空中彌漫,又很快被緊隨而來的冰箭驅散。
  冰箭夾風,來勢洶洶。
  黑衣人沖到馬車與魔法師中間,舉劍攔下了數十發齊至的冰箭。
  冰箭落在地上,沒有化水,而是慢慢地結霜,又筑起一座冰墻。
  寧亞模模糊糊地覺得怪異。
  “康奈爾王子,你意圖謀殺國王,人贓并獲,罪無可恕。請隨老臣回宮聽候發落。”魔法師中,頭發最白,皺紋最多,個子最矮,出力最少的老頭飄在空中,耷拉著目光在馬車中搜索。
  馬車群里毫無回音。
  寧亞突然明白為什么覺得怪異。周圍那么多車廂,從剛才到現在,竟然一點兒人聲都沒有——他跳入一個空車廂應該不是巧合??墑欽廡┖諞氯宋裁椿掛餉雌疵;??
  他沒有自戀到他們是為了自己。
  那些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車廂里多了自己和歐克。
  “安納布爾!你身為王子之師,竟然背叛王子,絕不會有好下??!”
  寧亞聽到聲音卻沒有看到人,目光正驚疑地掃視著黑衣人的后背,車廂門突然從外面打開,侏儒帶著一身寒氣躍進來,重重地關上了門,對著門板,用剛才聽到的聲音繼續說:“王子放心,塔塔誓死?;さ釹輪莧?。”
  只能看到他后腦勺的寧亞:“……”
  歐克握著劍柄,警惕地看著侏儒,身體悄悄地挪到寧亞身邊,低聲道:“您認識他?”
  寧亞正要說話,就聽“砰”的一聲脆響,馬車重新動了起來,車廂晃蕩著往外拖。車輪碾過冰渣子、碾過土塊,跌跌撞撞,起起伏伏,車廂里跟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寧亞縮著身體,往前翻滾了半圈,頭撞在車廂的角落。
  歐克迅速撲上來,用胳膊穩住他的身形,自己擋在他與侏儒中間。
  侏儒雙手抵著車廂兩面,如磐石般,定在了車門邊。
  車窗外火光掠影,打斗聲如影隨形。
  經過短暫的震蕩,地勢終于平緩,馬車的速度一下子加了上去。窗外一閃閃的火光漸漸地少了,到后來,完全黑了下來。
  寧亞坐直身體,與歐克一起,警惕地望著侏儒。
  侏儒打開車門。
  黑衣人騎著馬與車門平行:“他們發現我們是幌子,已經趕去南門了。”
  侏儒冷笑:“我們拖延了這么久,王子早就從南門離開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