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和平精英: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抱下就乖啦 作者:麒思

字體:[ ]

  抱下就乖啦
  作者:麒思
  “我見眾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痞里痞氣煩人精攻x純情小天使受]
  副卷:“所有的偶遇都是我蓄謀已久”
  [鄰家哥哥·學長攻x扮豬吃老虎·小可憐受]
  ps:文風摸索中 兩個故事之間沒什么關系 可跳^ ^
  內容標簽: 花季雨季 情有獨鐘 甜文 校園
  搜索關鍵字:主角:方琰,林官城 ┃ 配角:戚豪,宋茗,傅凌陽,謝新辰 ┃ 其它:HE
  青山
 
 
第1章 第 1 章
  早上六點多,天色已經大亮。
  路上稀稀零零的幾個學生,還有夾著公文包的上班族,行色匆匆,趕著時間邊走邊大口咽下早飯。
  沒過幾分鐘,忙碌的城市生活又開始了新一陣的喧囂。
  少年打著哈欠從身后的網吧走出來,純白的t恤外套著件深色格子襯衫,袖口隨意地挽了上去,露出肌肉緊實的胳膊。
  明明是透著書卷氣息的裝扮,到了少年身上就顯得格外突兀。他蹙起的眉眼間,夾雜著的困倦和不耐煩,就充滿了攻擊- xing -。
  像是從路邊巷角揪了個街邊小霸王,讓他套上校服戴上黑框眼鏡,按在三好學生堆里讀書學習。
  一晚上的通宵作戰,這會兒方琰的眼球已經布滿紅血絲,打個哈欠就眼淚直流。
  沒什么食欲,手上的豆漿喝了兩口,他就以一個完美的拋物線扔進了幾米外的垃圾桶里,心里暗道一聲:“漂亮!”
  按照正常的人生進度,方琰原本應該是一個正在埋頭奮筆疾書的高三備考生。前幾天,因為一點小意外,被學校通報批評后一紙開除。
  父母氣得不行,先是例行皮肉教育了一頓,然后就苦口婆心地進行精神攻擊。方琰倒是沒什么感受,一笑而過。
  反正坐學校里也不會好好學習,不上學更好。自己輕松,那幫老師也不用天天吹胡子瞪眼睛地死抓著不放。
  后面的戰略網吧就是發小家開的,發小彭湃上完初中,成績差的沒學??弦?。爸媽嫌他繼續讀書也是浪費錢,直接讓他來看店。
  方琰跟彭湃從小玩到大,沒穿過同一條褲衩,但有過干架沒打贏,一起被揍得鼻青臉腫,相約保密,日后再去找回場子。四舍五入也算是半個過命的交情。
  這幾天,方琰被老爸嘮叨地煩得耳朵生繭,就經常來這家網吧,跟彭湃一起打游戲混日子。玩一晚上,白天就回家捂著被子睡上一天。
  現在是高峰期,公交上人多得苦不堪言,味還雜,汽油味煙味幾天沒洗澡的汗臭味,想著就惡心。
  方琰沿著街道走了會兒,時不時朝馬路上瞄幾眼,準備攔個出租車回家。
  走了十幾分鐘,都沒見到一輛空車。好不容易等來了一輛,被一對情侶捷足先登,邊跑邊沖司機招手,搶先擠了上去。
  方琰揉了揉眉心,臉上的疲憊和煩躁掩都掩不住。現在只想趕緊回家,洗個澡美美睡上一覺。
  一時沒注意,一個少年迎面撞了上來,跌坐在地。
  方琰依舊穩當地站在原地,吸了口氣,身上被撞得有些發麻。剛想脫口而出一句:“小弟弟,走路長長眼睛。”
  等看到少年,他愣了一下。
  方琰抬起眼皮,入目的就是一張白皙清秀的臉龐,是個男生,卻俊美過人。一雙眼睛清澈動人,干凈得不帶一絲瑕疵。少年垂著眼皮,掃下的睫毛濃密地像兩把蒲扇。
  方琰覺得,公子面如玉大概說得就是這位少年。
  少年穿著藍白配色的校服,是附近重點高中的學生,腳上的白球鞋也很干凈。方琰想,應該不怎么愛運動。
  方琰第一次這么仔細地去看一個男人的長相。真好看啊。心里想著,竟順口說了出來。
  方琰不自然地輕咳一聲,掩蓋下情緒,“你沒事吧?”
  他盯著少年,伸出一只手想拉他起來。少年應該是被撞疼了。
  少年沒有回應,看了方琰一眼,又看了眼前伸過來的手幾秒,直接選擇了無視。他撐著地站了起來,從兜里掏出一張紙巾擦擦手和衣服。
  全程不給方琰一個眼神,做完這些,就朝前走去離開了。
  如果說方琰的長相是桀驁不馴那一類,看上去就很不好惹,那少年就像是高嶺之花,清冷地不容人靠近。
  方琰“嘖”了一聲,頭次被人這么無視。長得是好看點,怎么比自己還沒禮貌。
  他打車回到家中,還沒睡上幾個小時,午飯時間就被老爸方丞文強行拎了起來,說有重要的事。
  三月份的南方城市氣候宜人。
  澄藍的天空悠悠的蕩著幾片云朵,暖風中流動著一縷淡淡的青草香,四季如春的天氣不似北方那樣寒氣撲面而來。耀眼的陽光斜斜地照進了別墅高大的落地窗。
  餐桌邊,方琰靠著椅背晃悠著腿,還時不時稱贊幾句。
  “劉阿姨的手藝就是好,我學校那食堂…簡直不能提,伙食跟喂豬似的。”
  方丞文本來憋著怒氣沒發,準備等吃完飯再收拾他這成天不務學業的兒子。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真是哪壺不開方琰偏要上趕著提開。
  頓時臉一橫,冷嗤道:“喂豬?哼,不是喂你喂誰。豬還能乖乖的呆豬圈里干本職工作,你呢?”
  方琰聞言不怒反樂,眉尾輕挑,說道:“我是豬?那老方你是什么?嗯?”
  破罐子破摔,絲毫不在意被嘲諷。
  聞言方丞文頓時橫眉倒豎,筷子“啪”地一聲摔在桌子上,起身要教訓兒子。
  方琰見狀立即偏過頭抬手擋在臉前,討好道:“別啊爸,打壞了住院幾個月就不能高考了啊。”
  “再往遠點說,臉打爛了毀容了,我以后可就娶不到媳婦兒了,爸你可就抱不上大胖孫子了哎。”
  方丞文本就沒打算真下手,順了個臺階坐下,沒好氣道:“高考?你看哪個學?;箍弦?,你想考都沒地方考。“
  “還孫子?成天就知道在學校打架,學習也倒數,還不如那墊底的傻子老老實實地給我坐教室里!就你現在這樣,將來出去能干什么?還娶媳婦兒,想得倒好。”
  方琰卻一臉輕松地揚起下巴,漫不經心說道:“這不有老方你嘛,等我接替您老的產業,賣幾個門面出去就不愁吃不愁玩了,嘿嘿。”
  聽他提起打架的事方琰沒什么反應,似乎想到什么,嘟囔了幾句,“又不是我的錯,那些狗東西本來就該打…”
  看到老方即將黑下去的臉,他迅速收聲。
  方丞文見他不成器還光明正大要啃老的架勢,火氣就蹭蹭地往上冒,抬手揉額頭。
  等緩過氣開口道:“行啊,我下午就寫個遺囑把那些都捐給慈善行業,只留點錢將來和你媽住養老院去,把這房子也順道一起賣了。”
  方琰自是不信,撇了撇嘴:“爸,您才多大啊,正值壯年立什么遺囑,多不吉利。”
  “而且你怎么可能舍得狠心活活餓死唯一的兒子,嚇唬我也要編個像樣的啊…..."
  方丞文充耳不聞,扭頭沖保姆阿姨招了招手,喊道:“小劉,給張律師打個電話,讓他下午兩點來一趟。”
  阿姨利落地答應,“好嘞。”
  說完方丞文起身往書房走去。
  方琰見狀,心道老方好像是要動真格了。不行不行,怎么可能讓爸媽去住養老院,這哪像話。他迅速起身,三兩步沖到書房堵著門口。
  方琰嚴嚴實實地擋著門,“爸!爸!我開玩笑的,我哪敢啊。就說著玩而已,我肯定好好做人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絕對不惹事了。”
  方丞文停下了步子,看著已經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兒子,挑了挑眉毛,“是嗎?”
  方琰點頭如搗蒜:“是是是!我絕對不會再打架然后又被學???。”
  ……反正那些高中基本已經開個遍了,哪個學?;垢乙?。
  方丞文沉思片刻,說道:“那我再信你一次,給你最后一個機會。”
  “上樓收拾收拾,下午跟我一起去市一中報個道。”
  聞言方琰懸著的心才放下,又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
  從個普通高中出來,還沒過上幾天瀟灑日子,怎么又被塞進了個管的更嚴的重點高中
  光是想想就痛不欲生。
  想到那鐵網鐵欄桿方琰就有種進監獄的錯覺,耷拉著臉商量著,“爸,我真不想上學。沒意思,我又不愛學習。實在不行,換一個學校吧。爸,再商量下吧…”
  方丞文并沒有理會兒子的哀求,直接轉身上樓去了。
  教導處。
  已經換上校服的方琰站姿還算規矩,旁邊的方丞文長篇大論的交代完,最后總結- xing -地跟老師客套打點。
  “那有勞老師們多費心了,我們家方琰這孩子是有點頑劣,還請多多管教。”
  對面的年級督導徐主任個子不算高,頭頂的條形碼款發型格外惹人注目,擺手道:“沒事,只要不犯大過,再調皮的學生我們都能糾正過來。”
  言下之意,如果方琰自己惹事還是一樣扔出學校不管。打得一手好牌。
  方琰立在一旁,對于他們的交流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愣怔間,他發現進來的幾個學生穿的校服有點兒眼熟。
  方丞文瞪了罪魁禍首一眼,又和聲和氣地拉著徐主任聊了一會兒。警告了兒子兩句,頭也不回的走出了辦公室。
  方琰看著老爸毫不留戀揚長而去的身影,暗道這下完了。
  “跟我來,方琰,你知不知道你爸廢了多大勁兒才讓你能進我們學校,既然來了就不要辜負父母,要多多向其他優秀的同學學習,努力跟上大家的進度。”
  “各科資料下課去找老師領,先進教室上課。身邊人已經把準備工作都做得好好的,什么都不缺,就看你學不學,有沒有心。”
  方琰跟在徐主任身后,心不在焉地點著頭應聲道。徐主任指了指教室門口,“就是這個,進去吧。”
  臨走前,地中?;掛庥興傅牟鉤淞艘瘓洌?ldquo;你要實在學不進去也行,不要去招惹前幾名學生,他們的未來和你不一樣。”
  方琰聞言頓時不爽,這什么意思?說得他們跟多香似的,還未來不一樣。
  誰稀罕招惹一群書呆子。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
  點個收藏可好
 
 
第2章 第 2 章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