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和刺激战场数据: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攻略之后的彩蛋劇情(快穿) by:魚水何歡(上)

字體:[ ]

 
文案:
 
 
祝方覺在一個名為“無垠攻略系統”的系統手下度過了千年,總算攢夠了積分可以復活了,然后系統提示:
【檢測到宿主激活隱藏彩蛋劇情,是否開啟?】
祝方覺想著反正都一千年了,也不缺這點時間,于是可有可無地點了確定。
然后陷入了一個絕境——
上男人還是被上?這是一個問題。
祝方覺艱難地思考著。
——————
1.主角攻,不逆。
2.受都有點病嬌蛇精病傾向。
3.世界全架空。
4.關于劇情的一點不涉及劇透的解釋:祝方覺在離開攻略世界之后,該世界的時間線是繼續往下走的,雖然時間流速不一樣。也就是說,受一直都以為祝方覺是不告而別。不過不管怎么生氣,都是已經完成攻略的狀態。
 
 
 
 
一、現代娛樂圈 
 
 
第1章 原成說
  誰都認識原成說。
  原成說在這個世界上,基本上等于一個傳說。
  他20歲在娛樂圈出道,主攻大屏幕,在同齡人中間已經算是很晚了。但他出道僅僅一年,拿到金花獎影帝;三年,拿到昨日獎影帝;六年,拿到先鋒獎影帝,加冕年度世界電影論壇的終身成就獎。
  26歲,功成名就。
  27歲,他消失了一年,然后宣布息影,決絕地轉身,再也沒有露面。
  29歲,剛剛獲得先鋒最佳導演的日落國導演加文·蓋亞斯,邀請并最終說服原成說加入他最新的一部電影,作為男主角。時隔兩年,原成說終于再次出現。
  幾乎全世界的娛樂媒體都瘋狂了,在某個不知名小媒體在機場堵到原成說之后,所有記者都蜂擁而來,堵得機場出口動彈不得。
  原成說戴著墨鏡,比起26歲時最后一次出現在媒體鏡頭前,他似乎并沒有任何變化,除了身形消瘦了一些。
  原成說一如既往地一身黑衣,他面無表情,身邊既沒有保鏢,也沒有經紀團隊,任由記者們拍照,他的地位讓記者們不敢對他做出任何推搡的舉動,但所有記者還是聲嘶力竭地喊出自己的問題。
  “原先生,兩年前您為什么選擇退出?”
  “原先生,為什么現在選擇了復出?”
  “原先生,您消失的兩年都在做什么?”
  原成說沒有回答任何一個問題,他就這么站著,和記者們僵持著。
  終于有一個記者問出了一個稍微現實一點的問題:“原先生,您到日落國來,是為了蓋亞斯導演的新片嗎?”
  原成說看了他一樣,忽然把墨鏡摘下來,所有人幾乎都吸了口氣。
  那副寬大的墨鏡原本幾乎把原成說的臉都擋得嚴嚴實實,這一摘,所有人都看得見原成說那雙眼睛。
  曾經原成說的眼睛被譽為“被上帝之手撫摸過的雙眼”,他那雙勾魂攝魄的漆黑雙眸,是他能在短短時間之內聲名遠揚的重要原因。
  但現在,他的眼睛,有些變了。
  或者說眼神。
  很難說清楚那種感覺,只是覺得那雙眼睛失去了原本應有的靈氣和活力,變得如此的灰暗和枯敗。
  幾乎瞬間,就有記者驚呼:“您的眼睛怎么了?”
  原成說漠然一笑,他說:“現在你們知道,我退圈的理由了?”
  他聲音低沉而沙啞,說出口的瞬間就讓所有記者都打了個顫。
  盡管所有人都對他的眼睛保持著同情和惋惜,但還是有記者敏銳地意識到其中的商機,下意識舉起手中的相機去拍,但原成說卻早一步戴上了墨鏡。
  他說:“別再擋路了,我不會回答任何一個問題。”
  說完,所有記者對視了一下,然后無奈地退讓了,他們知道原成說從來都是個說一不二的人。
  原成說自己拖著行李,往機場外走去,上了一輛出租車,然后離開。
  過了一個小時,他到了目的地。
  他將行李交給前來迎接的管家,然后問:“蓋亞斯來了嗎?”
  “是的,先生,蓋亞斯先生已經在里面等您了。”
  “嗯。”原成說應了一聲,他的步伐變得更加迫切了一些。
  管家看著原成說的背影,無奈地嘆了口氣。
  跟過來幫忙拿行李的管家夫人說:“先生還是沒法忘了那位先生,這兩年來一直在尋找他,也難怪蓋亞斯先生一說他有關于那位先生的線索,就讓先生答應了復出。”
  管家無奈地搖頭。
  自從先生的父母去世,已經沒有人能夠管束得住先生了,而那個唯一可能的人,卻已經在兩年之前消失了。
  加文·蓋亞斯就坐在書房里,他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胖胖的,看上去十分和藹,他享用著咖啡和蛋糕,十分愜意。
  原成說走進去,然后說:“我們進入正題吧,他在哪里?”
  蓋亞斯輕輕擺了擺手,說:“不要著急。你不懷疑,我為什么會有Joe的消息?”
  “為什么?”
  “Joe和我說過,你們兩個最后一次見面,是在這棟房子里,然后你離開去參加慶功宴,而Joe去買些生活用品,你們就要同居了。”
  “是。”原成說點頭,他握緊了拳頭,但什么都沒說。
  蓋亞斯繼續說:“在Joe去買生活用品的路上,他出了車禍……”
  原成說的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他幾乎竭盡全力才能用平靜的眼神看著蓋亞斯,但那眼神中卻飽含壓迫。
  “別擔心。”蓋亞斯說,“不然我不會來到這里。”
  “……繼續。”
  “Joe在車禍中昏迷了,或許因此他沒能第一時間聯系你。那個撞傷他的人逃離了車禍現場,而我剛好路過,把Joe送到了醫院。Joe沒有什么大礙,只是有一些輕微的腦震蕩,但是在做腦部CT的時候,醫生發現,他患了腦瘤。”
  原成說壓抑而y-in鷙的眼神落在了蓋亞斯身上:“……所以呢?”
  蓋亞斯嘆了口氣:“Joe一直不讓我來找你,可是我覺得這樣不行,他今天做最后的手術,我覺得……”
  “閉嘴!”
  原成說猛地站起來,看他的樣子是幾乎想把周圍的一切東西都毀掉,憤怒和另一種苦澀的情緒在他的心里積蓄著,過了很久,他的呼吸才從急促慢慢恢復平靜。
  他說:“帶我去見他。”
  蓋亞斯說:“你見不到他,他現在在手術室。”
  “帶我去見他。”原成說眼神冰冷,幾乎凍結,他能聽到自己的心底在發出一陣陣的痛苦呻吟,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面對手術室里的那個人,也不知道那家伙為什么一直要瞞著自己兩年,但現在他只是……
  他只是想見到他。
  在走出書房的那一刻,原成說忽然問:“手術的成功率有多高?”
  “醫生說,不超過三成。”蓋亞斯將這樣近乎殘忍的話說得平靜而溫和。
  原成說點了點頭,面上波瀾不驚。
  醫院是一家私立醫院,顯然有著十分良好的隱私保障制度,不然原成說也不可能這么久都沒有查到祝方覺的下落。
  原成說的眼神又冷了幾分,他抿著唇,跟著蓋亞斯,走進手術室外的等候室。
  “手術還有多久?”
  “一個小時。”領路的護士溫溫柔柔地說。
  原成說坐立難安,只能用手撐著窗,看著醫院后面那大片的綠化,他感到自己呼吸困難,手術室上方那盞亮著的燈簡直就像是一個奇怪的信號,讓他這場等待變得更加的焦急。
  什么時候……他的神智幾乎疲憊地問自己,什么時候等待才能結束?
  在他沉默的時候,蓋亞斯忽然說:“你看過之前我給你的劇本嗎?”
  “沒有。”原成說聲音極低。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