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视频教学: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夫人每天都在試圖氣死我 作者:困成熊貓

字體:[ ]

 
文案:
梁余聲“第一次”見到韓重云的時候,以為韓重云是鬼。
梁余聲“第二次”見到韓重云的時候,還以為韓重云是鬼。
梁余聲“第三次”見到韓重云,總算知道韓重云不是鬼,但他在韓重云眼里卻成了大寫的精神病。
 
這是一個想過平平淡淡的生活的受跟不想談戀愛的攻被互相吸引并收服對方的故事。
 
內容標簽:都市情緣 天作之合 天之驕子 豪門世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梁余聲,韓重云 ┃ 配角:方洋,林宇,石二龍等…… ┃ 其它:困成熊貓,溫馨
 
編輯評價:
梁余聲生來無母,又不得父愛,六七歲才有了一個善良的后媽算開始過上些好日子。然而好景不長,一個對常人來說再尋常不過的請求卻造成了他終身不可挽回的遺憾,從此,讓他第一次感受到親情的人視他如蛇蝎,拒而遠之。事隔多年,好不容易這親情有所緩和,卻又因為一場錯付的愛情打回原形。梁余聲的前半生一直走在荊棘路上,這讓他的愿望變得越來越渺小,只想要過平平淡淡的生活,然而這時他又遇到了那個曾在十二年前,在他心里點亮過一絲曙光的男人……本文講述了一段由十二年前的偶然相遇引發的愛情故事,作者行文幽默風趣,將外在冷漠內心火熱的攻君與渴望平淡生活的受君的搞笑浪漫生活描寫得生動有趣,見之一喜。
 
  ☆、驅魂
 
  嚴冬臘月,狂風呼嘯,紛飛的大雪裹夾著刺骨的寒意,像把冰冷的刀。這種天氣下,在室外走了半個多小時又站了十多分鐘的梁余聲已經分不清是冷多些,還是疼多些。
  他有些猶豫不決。
  在他面前是一幢二層樓的別墅,里頭看上去并沒有住人,因為其它相鄰的別墅里大大小小的起碼都亮著一盞燈,可這幢別墅卻整體都是黑黢黢的,一絲兒亮光也沒透出來,陰森程度直接讓人聯想到鬼屋。
  但梁余聲知道,這里面確實住著人,而且這人還是他在這里猶豫不決的原因。
  梁余聲是一名保險業務員,本來上大學的時候學的是國畫,但畢業之后發現這行實在是不好就業,就干脆破釜沉舟,跟鄰居家一個賣保險的業務經理賣起了保險。而他現在站在這里,就是因為眼前這棟“鬼屋”里的主人正是他手里最重要的客戶。此客戶不但關系到他升職加薪,還是他未來錢途上必不可少的濃重一筆。
  如果不是因為這位客戶約定的時間太不符合常理,梁余聲早就按了一百八十次門鈴。
  當然,最后他還是按了,只不過是掐著約定時間前三十秒才按的。
  他是時間觀念特別強的人,從不遲到。
  一分鐘后,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五十多歲身形微胖的女人做賊似的從門后探出頭來,露出她嫣紅的唇和不知抹了多少層粉的慘白的臉,她左右看了一眼,低低叫了聲:“小梁?”
  梁余聲搓搓胳膊,用手機上的手電筒功能照亮周圍,“是我,劉姨,您說您怎么連個燈都不開???這大晚上的,多瘆人?”
  劉芳臉色不太好看,明明夜里挺涼的,可額頭上還帶著一層汗。她眼神有些閃躲地說:“以往都是開的,這不今晚有點事么,快進來吧。”說著把人讓進了屋。
  梁余聲對于劉芳口中的事好奇了一整天,畢竟一般人不會讓一個保險業務員大晚上十一點登門,更別說這位還是一個人住,電話里還吞吞吐吐。要不是因為認識的時間較久,對對方或多或少了解一些,梁余聲搞不好都要懷疑這女人是不是對他有啥非分之想。
  劉芳把人請進屋之后換了鞋,想了想就把客廳燈打開,但開的卻不是大燈,而是一盞昏黃的小壁燈。燈是百合形狀,白色的磨砂玻璃做成的花瓣,花芯處是奶黃色水晶球,而在花瓣下面則襯著嫩綠色的金屬制葉子,看著異常溫馨。但就是這么溫馨的花燈,都沒能驅散屋里陰沉的氣氛。
  梁余聲借著微弱的光線環視了一周說:“劉姨,您這么晚叫我來到底什么事???”
  劉芳示意梁余聲坐下來,隨即跟著坐到了他對面,悄聲說:“姨跟你認識也有兩年了吧?姨是啥人你知道,就不跟你彎彎繞了,這次讓你來,其實是有個不情之請。”
  梁余聲幾不可察地皺了一下眉頭,“您說唄,這么嚴肅干啥?”
  劉芳聞言從茶幾下拿出一張照片給梁余聲看。
  照片上是個男人,大約三十二三歲的年紀,皮膚微黑,但五官卻生得極好,濃黑的眉毛,燦若星辰的雙眸,挺直的鼻梁像是被劍劈下來的一樣,搭上顏色略深且略薄的唇,一股正氣凜然的感覺油然而生,無端端讓人聯想到軍人。
  男人此刻正穿著一身中山裝直視前方,明明只是一張照片,眼里卻仿佛射出銳利的光,說不出的威嚴。
  梁余聲記得劉芳說過,她已故的愛人就是軍人,于是他不由猜測地說:“這莫非是我那位軍人姨夫?”
  劉芳把聲音壓得更低,說:“是他爹,也就是我公公。”
  “???”梁余聲愣了愣,“姨您給我看這干什么呀?”
  劉芳于是如是這般,把今天請梁余聲來家里的原因說了出來。
  梁余聲聽完之后下意識地把屁股往后挪了挪,一臉糾結表情看著劉芳。事有反常即為妖,古人誠不欺我,他總算明白為什么在大門口挨了半天凍,他那雙手就是不肯按響門鈴,感情這是他提前感知到了危險。好么他干了近兩年的保險業務員,還真就第一次遇上提出這么奇葩請求的客戶,而且這位客戶還是他手里所有的客戶中最優質的那一列。
  劉芳也知道自己說的事辦起來挺嚇人的,但這事一般人沒膽子干。她這兩年買保險,也給梁余聲介紹了好幾個熟人,所以交情還是不錯的,要不她也不能提這請求。
  梁余聲這時說:“不是,我說姨,您這不是迷信么?要我說您這得去醫院看看。”胃疼了一個月還沒好,那是病啊,怎么能聽信那些蒙古大夫,哦不,應該叫蒙古道士才對,怎么能聽信那些蒙古道士的話,以為是故去的親人魂上身了?還還還,還要他幫忙驅魂?
  劉芳堅持地說:“這不是去了醫院沒見好才想別的招么,而且你也別不信,這次給我看病的大師是我一特別好的朋友介紹的,肯定信得過,你就說你幫不幫吧。成了呢,姨我肯定不能讓你白忙活,回頭我給你牽線,我有個侄兒,剛從國外回來,他可有錢了,你要是能把他發展出來,光他一個就夠你吃好幾年!”
  梁余聲:“……”
  劉芳見梁余聲有些動搖,趕緊趁熱打鐵,“時間快到了,小梁你就幫姨這一次吧,姨真是信得過你才開的口。真的不用別的,一會兒一到零點,你就拿著這照片用打火機把它點著了,邊說‘韓志國韓志國跟我走’邊往外走,出了小區回家就行,這樣他的魂就會從我身上離開了。哦對了,韓志國就是我公公的名字,但是你切記,你從這屋出去之后絕對不能回頭啊,你要是回頭,我公公該上你身了。”
  梁余聲身體本能地一縮,“不會吧?”
  劉芳把照片放到梁余聲手上,斬釘截鐵地說:“會!還有我跟你說,我那侄兒家底可厚實了,錯過這個村可沒這個店啊,別說姨不照顧你。”
  梁余聲偷偷瞄了眼照片上的人,結果發現原本看起來一身正氣的人如今看著卻變得十分可怖,那犀利的眼神里好像還包含了無盡的黑暗,成千上萬的厲鬼冤魂手持著武器哇呀呀從這黑暗中殺出來,光是一眼就讓人心驚膽顫。
  但是天大地大,客戶最大,最后梁余聲還是同意了。
  沒錯他就是這么沒原則,原則早在他快餓死的時候被他打包扔進了銀行,他決定什么時候有錢什么時候再贖回來。
  十一點五十五分,劉芳帶著梁余聲進了自己的臥室,臥室的窗簾已經全部拉上,燈也沒開,屋子里黑乎乎的,伸手不見五指,靜得仿佛連對方的呼吸聲都能聽見。梁余聲左手拿著照片,右手拿著一個打火機,心跳得飛快,有種緊張得蛋都要痙攣的錯覺。
  劉芳平躺到床上說:“小梁你記得,一會兒出了門之后千萬千萬不能回頭啊,大師說了,只要回了家就好了。”
  梁余聲想到回頭之會產生的后果,深吸口氣再輕輕吐出去,點點頭應了聲“知道了”,然后再次不由自主地看了看照片上的人。其實黑得什么也看不見,但他就是覺得這屋里有第二雙眼睛正在死死地盯著他,弄得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叮!
  整點一報時的立鐘在這時盡職地發出聲音,梁余聲心神一緊,咽了咽口水,連忙抬起左手的照片用打火機點燃,然后搖晃著它,嘴里念念有詞,“韓志國韓志國,快跟我走,韓志國韓志國,快跟我走……”
  劉芳早已經屏心靜氣,半點動靜也無。
  黑燈瞎火的,唯一的光源是梁余聲手里那張照片上的火光。梁余聲一直不想看,但是他的眼睛卻像有意識一樣,老是忍不住要往照片上瞟。藍、桔色交織的火焰隨風而動,連帶著照片上那張臉好像也跟著扭曲起來,就像一雙有力的大手生生把這張臉抻開,再揉碎!
  梁余聲嚇得再不敢看,加快了腳步就往門外沖,嘴里的聲音在不自覺間拔高。
  于是看在值班的保安小哥眼里就是一個年輕的男蛇精病高舉著左手大喊著“韓志國韓志國快跟我走!韓志國韓志國快跟我走!”瘋狂奔向小區大門口!
  保安小哥驚了,這是小區的業主嗎?不像啊,特眼生,別不是哪里來的小賊偷了東西裝瘋賣傻想要逃出去吧?這么一想,保安小哥壯起膽子奮起直追,高喊:“什么人?快給我站??!”
  梁余聲聽到這聲嚇得跑得更快了,兩條腿像加了馬達一樣飛速倒換,但是跑到大門口的時候他就震“精”了,尼瑪,大門是鎖的?!鎖的!這叫他怎么出去??!
  啪一聲糊到鐵大門上,梁余聲狠命晃了晃,但漂亮的雕花鐵門幾乎是紋絲未動!
  保安小哥氣喘吁吁卻仍難掩得意地在后面喊:“該!我看你這下往哪兒跑!”
  梁余聲知道這是跑不出去了。這小區是刷卡出入的,他沒有業主出入卡,來的時候還是借著別人進來的功夫跟著一起蹭進來的,這要是不解釋清楚,肯定是一場麻煩。想到這他只得先安分下來,客氣地說:“后面那位兄弟,我,我是來這個小區見個客戶的,就是C-16棟的業主,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她叫劉芳。”
  保安小哥一手持手電一手持電棍,“是么?那你先轉過來!”
  梁余聲哭笑不得地說:“我不能回頭。”
  保安小哥怒,“什么叫不能回頭?舉著胳膊還不能回頭,你當你是勝利女神???”
  梁余聲剛想說兄弟你懂得可真多,結果話還沒出口,就見門外頭緩緩走過來一人,一個身高得有一米八五,面色冷硬,氣勢極強大的男人。
  這男人看起來有點眼熟。
  保安小哥也不說話了,故作深沉地看著門外的男人。
  梁余聲卻在沉默了三秒之后,突然“啊啊啊啊啊??!——??!”驚恐地大叫起來,然后趁著門外的男人跟門內的保安小哥愣住的時候,仿佛被錐子戳了屁股的猴子一樣三下五除二翻過大門,以雷電一樣的速度眨前間向西大街狂奔而去!簡直媲美穿出去的火箭!
  門外的男人:“……”
  保安小哥:“……”
  門外的男人:“哪來的瘋子?”
  保安小哥開了門,淡定地說:“韓先生晚上好,據瘋子剛才說的來看,他應該是從您大伯母家跑出來的。”
  韓重云:“…………”                        
作者有話要說:  過節了,俺來新開個坑,純現耽,不涉及靈異哈,喜歡的小伙伴們求收藏,打滾蹭啊嗷嗷~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