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黄金风衣: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你丫上癮了?+番外 作者:柴雞蛋(上)

字體:[ ]

 
文案:
【幽默歡樂療傷系】
有一種人,
就像毒品。
沾了一口,
此生難戒。
【京味,高干,強強】
 
你丫上癮了?的關鍵字:你丫上癮了?,柴雞蛋,高干,京味,強強,直男
 
 
  第一卷:悸動青春 1我媽要結婚了!
  “爸,我媽要結婚了。”
  “祝你媽新婚快樂!”
  白洛因一個激靈醒了過來,耳根子后面、脖子上全都是汗,暑伏天氣還沒過,每天早上都是被熱醒的。他用手隨便胡嚕了一下,手心都滴答著汗珠子,一大早就讓人冒火。
  拖著兩只趿拉板,白洛因懶洋洋地走到水龍頭底下,腦袋一垂,冰涼的自來水順著脖頸子直接流下來,心里終于痛快了一點。
  白漢旗,也就是白洛因的父親,此刻正在掃院子。一米八五的大個頭,每天窩在家里操持內務,如果他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也就算了,偏偏還做不好。
  所以白洛因一直看他不順眼。
  刷牙缸子里的水被白洛因吞到嘴里再吐出來,他打開水龍頭,想把這些白色泡沫沖下去,結果發現水池子里的水越來越多,貌似又堵了。
  一個分鐘后,白洛因用一根木棍挑起水池里的一塊破布,水流很快順著水池子的眼兒流了下去。
  “爸,您又把我的褲衩倒水池子里了。”
  白漢旗剛掃到一半,聽到這話,猛地頓住,扔下掃帚就朝晾衣桿走過去。一個、兩個、三個……數了好幾個來回,都少了一條內褲。不用說,肯定洗衣服的時候落下一個,連同洗衣粉水一起倒進了下水道。
  “哎,別扔??!洗洗還能穿。”
  白洛因氣得鼻尖冒汗,“得了,您留著自己穿吧。”
  走出家門,繞過一個胡同,碰巧遇到剛出門的楊猛。
  楊猛,名字和人大相徑庭,他父親年輕那會兒是村里有名的小白臉,比娘們兒長得還水嫩,可惜了,那會兒的民風不開放,但凡長成這樣的都遭人膈應。于是楊猛的父親為了改善下一輩的基因,委屈自己娶了一位壯妻,楊猛出生的時候,其父將全部的厚望都寄托在這根獨苗子身上,所以賜他一個“猛”字。
  可惜了,這孩子自小就隨他爸,人家同齡的孩子都在外面活泥巴、上樹,他躲在家里剪紙、做針線活。為此楊猛沒少挨打,他爸每次打完他,都會自己抹一會兒眼淚,然后義無反顧地繼續他的訓子之路。
  “你頭發呢?”
  楊猛摸摸自己的頭頂,俊美的臉上浮現一絲哀愁,“得了,別提了,大早上醒來就沒了。”
  “你爸昨天晚上偷偷給你剃的?”
  “廢話,除了他還能有誰!”
  白洛因哼笑一聲,“咱倆還真是同命相連。”
  楊猛突然想起來什么,一巴掌拍在白洛因的脖頸上,“昨天你給我打電話,說到半截就掛了,到底想和我說什么?”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淡淡回道:“我媽要結婚了。”
  楊猛聳然直立,“你還有媽呢?”
  白洛因深吸一口氣,“你以為我爸是蚯蚓???第5節能和第6節交配,自己就完成受精了?”
  楊猛笑得肩頭直顫,“你別逗我,我說真的呢,迄小我認識你,就沒見過你媽。”
  “胡扯!去年我媽還回家住過一個禮拜,你忘了?我媽經常去你家那邊倒車。”
  “哦,我想起來了,那是你媽?怎么比我侄女還年輕?”
  “你是不是找抽???”
  “不是,我侄女剛生下來沒幾天,一腦袋抬頭紋。”
  “新生兒都那模樣兒。”
  這下楊猛沒詞了,瞧見白洛因面無表情地走在旁邊,心里突然掃進一層陰霾。他最好的哥們兒,自小和他爸過著稀里糊涂的窮日子,現在他媽又要改嫁,心情可想而知。
  “這樣吧,我找一群人,去他們婚禮現場砸場子,你覺得怎么樣?”
  “就你?”白洛因擺出一副鄙視的模樣,“你能找來什么人?一群唱戲的小白臉?和一群部隊官兵作斗爭?”
  “部隊官兵?”楊猛面露驚詫之色,“你媽這是要嫁給誰???”
  “一名少將。”
  楊猛舌頭打結,“這……這么高軍銜啊……”
  “繼續說。”
  “說什么?”
  “說你要找的人。”
  楊猛俊朗的面孔被頭頂的陽光一照,白得都快透明了。
  “我要是再找,就等于找死了。”
  白洛因突然站住腳,定定地瞧著楊猛,眼睛里有一團暗藏的火焰,正在緩緩地壓抑著,馬上就要迸發出來的感覺。
  “沒關系,你就告訴我你一開始的想法。”
  楊猛收住呼吸,略顯底氣不足,“我大舅是哭喪隊的大隊長,我開始是想讓我舅找一群人,去婚禮現場哭一通,現在……”
  “挺好!”白洛因突然打斷了楊猛的話,“怎么聯系你大舅?”
  “你別害我們,我們就是平常老百姓。”
  “你放心。”白洛因的嘴角溢開一抹狡黠的笑容,“會把你大舅撇出去的。”
  第一卷:悸動青春 2我爸要結婚了!
  “小海,酒席已經訂好了,咱們明天什么時候出發?”
  “我說過我要去了么?”
  孫警衛緊閉的嘴角微微開了一條小縫,一股清涼的氣體沿著鼻翼爬到眉梢,這小子真難搞定,從小到大都這副犟脾氣,軟硬不吃。
  “首長說了,這是命令,不容反抗。”
  顧海站起身,挺拔的身姿彰顯了軍人世家的風范,他在屋子里溜達一圈,即便是以一種散漫的姿態,都散發出血氣方剛的男兒氣魄。
  “那就讓他把我綁過去。”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孫警衛的兩個外眼角多出三層褶子。
  “你何必呢?夫人都走了那么長時間了,首長不過四十來歲,總不能讓他年紀輕輕就單過吧?”
  孫警衛的話戳中了顧海的傷處。
  “我媽的事,我記他一輩子。”
  孫警衛忙不迭地跑到顧海的身邊,小聲說道,“小海,這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讓首長聽見了,他得扒了你一層皮。你媽的事情純屬意外,法醫都鑒定過了,你怎么還能懷疑你爸呢?……”
  “行了,別說了,我心里有數。”
  孫警衛往后撤了一大步,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那我明天來接你。”
  顧海在擊劍俱樂部玩了一下午,摘下護面,被一雙充滿韌性的手捂住了眼睛。
  “別鬧。”
  金璐璐把手拿下來,瞇著眼睛打量著顧海,顧海則把手放在金璐璐的臉蛋旁,輕輕拍了幾巴掌,惹得金璐璐不時地發出爽朗的笑聲。
  金璐璐,顧海現役女朋友,一米七二的個頭,四十多公斤的體重,用飛機場來形容她都有些牽強,更恰當的形容詞是前胸貼后背,真是要什么沒什么。若是你覺得她這張臉會出彩,那你就錯了,此人皮膚略黑,單眼皮,鼻子不挺嘴不翹,五十米開外看不出是女的。
  就是這么一位屌絲女,偏偏讓我們各方面都極其優異的太子爺看上了,而且一好就好了三年。
  “你怎么又曬黑了?”
  顧海微微一笑,窗外的陽光全被他的臉吸了進來。
  “這程子總是去游泳。”
  金璐璐隨著顧海一起到休息區,抽出兩張紙巾給他擦汗,每次靠近顧海,都能聞到一股煙草夾雜著汗液的獨特氣味。閉上眼睛,會把這個人想象成三十歲的成熟男人,可是睜開眼,卻瞧見一張少年老成的面孔。
  “傻丫頭,看什么呢?”
  顧海伸出胳膊將金璐璐圈到懷里,輕輕嘆了一口氣,“我爸要結婚了,婚禮儀式明天低調舉行。”
  “這么快?”
  金璐璐的頭抬起來,炯炯有神的眼睛瞪著顧海,“那你呢?你去參加你爸的婚禮么?”
  “你說我是去還是不去?”
  “去??!為什么不去?你就得讓她明白,這里不光一個當家的,她沒有興風作浪的份兒!”
  顧海把心中的無奈藏得很深,“我是真的不想瞧見他倆,你知道么?在我媽出事之前,他倆就認識了。像我爸這樣的身份,絕對不可以二婚的,所以,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明白。”
  “或許是你把事情想復雜了。”
  顧海咕咚咕咚喝了兩口水,喉結處一跳一跳的,金璐璐笑呵呵地捏了一下,顧海險些嗆到。
  “我問你,假如我找來一群記者,對明天的婚禮大肆報道,會不會給他倆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金璐璐一驚,“你想砸場子?”
  “我想報復老爺子很久了。”
  “我覺得,記者不好請,就算他們采集到了新聞,電視臺不讓報也白搭。”
  “你錯了,我的目的不是讓他們報道,是讓他們扛著相機設備到現場攪局,反正誰也別想痛快。”
  “哦——”金璐璐尾音拖得很長,“我明白了,是不是記者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陣勢,得給婚禮主辦方和當事人造成心理恐慌對吧?”
  “你很聰明。”
  顧海的黑眸里透出異樣的光亮。
  第一卷:悸動青春 3我們成哥倆了!
  楊猛他大舅給白洛因找來了四個人,分別是麻禿、剌剌蔓、三渣子、四鈴鐺。光是聽外號,就知道不是什么機靈人,說來也是,機靈人誰干這一行??!
  麻禿直愣愣地瞧著眼前這座豪華的五星級酒店,忍不住往手掌上啐了口吐沫,然后雙掌一合,搓出了一層泥花,臉上盡是興奮之色。
  “今天我非得哭抽過去不可。”
  三渣子不理解,“哭抽過去算三百塊錢的,那小子就給咱們一個人二百塊錢,你要是哭抽過去,咱們不就賠了么?”
  “那一百塊錢算我送他的。”
  “……”
  剌剌蔓蹲在墻根底下朝麻禿問,“為啥?”
  “誰讓他來這么貴的地方擺酒席!”
  四鈴鐺一直站在旁邊不說話,眼睛盯著面前經過的一輛輛名車,心里越來越沒底。
  “鈴鐺,干嘛呢?”
  “我發現這里停的都是軍車,這人來頭不小??!”
  “廢話,哪個來這里擺酒席的人是我們這副德行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咱們別把事搞瞎了,到時候再折進去,蹲個三年五年的……”
  “半不啰啰的顛兒了,丟不丟人???再說了,事成了還有一千塊錢呢,不要了?”
  四鈴鐺蔫了,瞧著一排排的保安不發一言。
  “我看有人進去了,咱們也進去吧,請柬拿好了,把東西規制規制,進門的時候別露怯。”
  “等下!”四鈴鐺猛地頓住。
  三渣子沒耐性了,“你麻利兒的行不行?不想進去就把錢拿過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