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手游集装备领首款头盔皮肤怎么玩: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樂可+番外 作者:金銀花露

字體:[ ]

 
  
  一句話簡介:純情少年被干成YD騷年的性福故事,無節操肉文,肉香味美(ˉ﹃ˉ)強烈推薦
  
  
  1
  “那么,我該走了。”樂可把帶來的教科書一本本放到包里,與學生和家長道完別后,離開了這戶人家。
  樂可剛上大二,雖然已經十八了但個子卻一直很矮。為了長高他試過各種運動,但都收效甚微。細胳膊細腿,加上娃娃臉和黑框眼鏡,還有一頭卷毛,使他看起來年齡看起來要比同齡人小一些,就是站在一群高中生中間也毫無違和。
  今天做家教的地方在菜場里面的一個小區里。才到晚上九點半,周圍的商鋪就已經收攤了,只有幾個雜貨店在黑暗中點著一盞昏暗的燈,孤獨地守在路邊。樂可其實很不喜歡這份家教,尤其不喜歡穿過這個夜色下陰暗的菜場,還有菜場前面一條黑不嚨咚的巷子。但是因為酬勞還不錯,而且家長對他很客氣,兩個月下來也就習慣了。
  走著走著就已經穿過了大半個菜場,微熱的空氣中還殘留著成年累月積下來的蔬菜水產和各種其他食物微微腐敗的味道。樂可加快了腳步,接下來只要穿過前面那條彎彎曲曲的小巷就可以去站臺等公汽了。他望著不遠處的巷子,早已適應黑暗的眼睛卻看到巷子里站了幾個人。
  樂可不由得緊張了一下,他害怕是打劫的小混混,但隨后冷靜下來:巷子不算長,如果大聲呼救一定會有人聽見,而且身上只有不到一百塊錢和一部老是白屏的國產山寨機——就是因為想換手機,他才來做兼職——如果對方要錢,就把這些給他們吧,他壯著膽子往前走。
  果然,一走進巷子,樂可就感覺到了這群人的視線,一共三個人。樂可只敢用眼角余光偷瞄這幾個人的身影,對方也好像不太友善地盯著他,這讓樂可更加緊張了,腳步也不知不覺加快了。
  “小兄弟,有打火機沒?哥們借個火。”其中一個人突然開口說。
  樂可嚇得一個哆嗦,停在了路中間:“我不…抽煙。”他結結巴巴地回答。
  三個人嬉笑著圍上來,把他擠到墻角。樂可怕得兩腿發軟,連忙說:“錢和手機都在包里。”
  “哥們不要錢。”三個人湊得更近,“就想找你玩玩。”
  另一種更不祥的危險慢慢從毛孔里滲出來,渾身冷汗涔涔。他縮了縮身體,遠處的燈光照在他蒼白的臉上,驚慌失措的表情讓這幾個人更加放肆。一個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臉:“長得還挺可愛的。”
  “你們想怎么樣!”恐懼讓聲帶僵硬得像塊石頭,聲音也是異常干澀尖銳。他看著這三個男人,竟察覺到他們眼中帶著一種?邪。
  “不怎么樣,陪哥們玩玩。”一只手摸向樂可腿間:“這么小,還是個雛吧!”
  “那不更好,上起來才過癮!”
  “不…不要!”樂可縮起身體想要躲開男人的手,這時才他真正明白自己遇上了什么。救命!剛想張口呼救,嘴巴就被捂住了,手臂從后面被反剪,雙腿霎時一軟跪在了地上。過了好一會,樂可才反應過來是腿彎被踹了一腳。他想掙扎逃脫,但是細瘦的身板完全逃不開這幾個人的壓制。
  “讓我先嘗嘗這小嘴味道怎么樣。”一個男人走到他面前,拉開褲子前面的拉鏈,掏出半挺的老二,已經明白他要做什么的樂可忍不住從喉嚨里榨出一聲悲鳴,他猛烈地掙扎,極力避免將要遭遇的悲劇。
  “老實點!”一個耳光掃過來,半邊臉頰都嗡嗡作響,緊接著是鋪天蓋地的疼,打得樂可半晌都不敢動彈。趁著他不動的空檔,在他身后的男人用力掰開他的下巴,接著體味濃烈的巨塊插進嘴里。
  “怎么樣?”
  “真他媽爽!小嘴又軟又熱,要是能給我舔一下就好了。”男人興奮地擺動著腰,一下下往舌根頂,加上又臊又腥的味道,直叫樂可覺得想吐。頭被固定住,肩膀和雙手也被壓著不能動彈,還有一個男人正解開他的衣服,在他身上亂摸亂舔。沒想到會遭受這種侮辱,樂可忍不住哭了出來。
  “哭什么,等會就有你爽的。”在他口里進出的男人?笑著,加快了動作,頂得樂可喘不過氣來。然后男人抽出了還帶著唾液的?莖,對準樂可的臉射了出來,一股溫熱的液體噴在他臉上、眼鏡上,順著下巴流下來。
  男人們哈哈大笑,樂可瞪著眼睛,巨大的屈辱和憤怒讓他渾身發抖。這時換了另一個男人站在他面前,準備將他的東西塞進去。樂可任由那讓人惡心的肉塊插進來,在對方最無防備的時候,用力咬下去。
  “??!”男人捂住褲襠,痛得彎下身子:“他媽的!敢咬我!”他惱羞成怒地說,又狠狠地踹了樂可幾腳,踢得樂可倒在墻角,蜷成一團。
  “好了好了,打廢了就沒得玩了。”一直拉著樂可手臂的男人發話了,他抓起樂可的頭發威脅:“再敢咬就敲碎你的下巴,打斷你的牙。”
  剛才的反抗幾乎用掉了樂可全部膽量,他現在疼得喘不過氣來,任由第三個男人將分身塞進嘴里??闋右蒼緹捅話塹裊?,一雙手在下體上來回撫摸,時而捋著他軟垂的?莖刺激前端,時而揉捏著他的屁股,害怕挨打的樂可也不再敢掙扎。
  “搞什么,這么久都站不起來,這雛是有問題吧。”在他嘴里抽送的男人說。
  “有什么問題,還不是老三下手打狠了。”
  “直接給他下點藥,保證爽歪歪。”剛才被咬的男人說。
  “下藥玩起來是很爽,但是玩壞了怎么辦?”
  “管他的。”被稱做老三的男人走過來,從褲兜里掏出什么,蹲在樂可身邊說:“小弟弟,來點這個,等會就讓你爽翻天。”
  他打開手里的小盒子,從里面挖了點藥膏一樣的東西,分別涂在樂可的rǔ頭和軟垂的分身上,最后又挖了一大砣,掰開他的屁股,插進他的后庭。樂可拼命掙扎,被男人死死按住,將那藥膏里里外外涂了個遍。
  另一個一邊看著他做這種事一邊笑著說:“哇,用這么多,就怕等會要操到脫精了。”
  “哼,讓這小賤人知道自己有多浪!”男人用力摳挖樂可的穴眼,仔細將藥膏涂滿每個褶皺。
  這時在樂可嘴里的男人也射了出來。?液從嘴角溢出來滴得到處都是。樂可忍不住扭著頭全部吐出來,那男人拿?莖拍拍他的臉:“吐什么,等會你哭著求著想喝都來不及。”
  麻癢的感覺是先從后面gāng.門起來的,緊接著是rǔ頭,然后連?莖也癢了起來,三個男人一邊玩弄著他的全身一邊觀看他的反應,沒過多久樂可前面就高高翹起,聳立在兩腿之間。rǔ頭也又硬又腫,凸起在單薄的胸口上。而從gāng.門里傳來的又酸又麻的奇異感覺像一把野火,沿著密集的神經燒遍了全身,樂可連呼吸都亂了起來,他一邊喘氣一邊扭動身體,消彌這無處不在的酥癢。卻不知道他動得越厲害,藥膏就越滲進粘膜,藥效已走遍全身,不一會兒他就躺在地上,渾身潮紅,春情蕩漾地呻吟。
  “小朋友已經受不了了。”一個男人摸了摸樂可已經帶水的?莖,將手指狠狠插進后?穴。
  “呀??!”樂可控制不住地叫出來,男人粗暴的動作恰到好處地減輕了搔癢,他忍不住夾緊男人的手指,讓男人的動作舒解他的痛苦。
  “夾得這么緊,你真的是雛嗎?”男人嘲笑他,手指用力地在緊窄的???穴里抽?插:“真?蕩啊,感覺一定很爽吧?”
  樂可一聲不吭地咬著嘴唇,羞恥地低下頭。雖然后面得以抒解,但是硬得要炸掉的?莖和rǔ頭仍難受得要命。另外兩個男人看出了他的痛苦,一個捏住了rǔ頭,另一個撫摸著他的/莖。最難受的三個地方被同時照顧到,樂可簡直舒服得快哭出來。
  “小朋友,哥哥們這樣玩你爽不爽?”一直插著他后庭的男人?笑著問他。
  樂可低著頭一言不發,他只要一開口,必定會被陣陣喘息所出賣,最后殘存的理智讓他任由這群男人羞辱。
  “到底爽不爽???”男人抽?插的手指加上了幾分力道,同時撫弄前面的手指也一直戳刺著?莖頂端,劇烈的刺激讓樂可渾身一個哆嗦,差點叫出聲來。
  “都這么濕了還裝什么純潔。”男人嗤笑,向兩個同伴使了個眼色,三個人的手指同時離開了樂可的身體。
  剛有些消彌的火苗又騰騰燃燒起來,并且越來越熾烈,沒有手指的撫慰,身體里面的搔癢幾乎要讓樂可瘋掉。他不自覺地扭動身體,發出陣陣呻吟。
  “小弟弟,現在感覺怎么樣?”男人們笑著問他。
  “好………癢,好…好難受…”樂可忍不住說。
  “大哥哥來幫你止癢好不好?”
  樂可咬牙不說話,他夾緊雙腿摩擦,竭力驅逐這痛苦的欲望。
  男人們掰開他的雙腿,將他的下體整個暴露出來。月色和遠處燈光照著雙腿間,只見那里一片濕潤,未經人事的花芽和???穴看得男人們蠢蠢欲動。
  “真是個倔強的孩子。”在樂可背后替他拉開雙腿的男人裝作無奈地說,他托起樂可的身體,早已硬挺的?莖抵住了樂可的蜜?穴,慢慢在洞口摩擦。
  “哥哥把大雞?放進去給你止癢,好不好?”男人在他耳邊輕聲說,另外兩個男人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幕。
  “不要……進來……”樂可用殘存的理智說。實際上,在洞口摩擦的ròu.棍又粗又大,幾乎讓他發狂,里面也癢得要瘋了,他拼命克制住自己想要扭腰摩擦?棒的花?穴。
  男人笑了笑,同時狠狠將樂可的腰拉向自己,抵在穴?口的?棒直搗黃龍,搔癢得不行的花壁突然被撐開摩擦的感覺讓樂可尖叫出聲?;姑壞人從?,男人一把把他按在地上,用力抽?插起來。
  “呀啊啊啊??!”樂可再也忍不住了,被強行破身的羞恥和初經人事的極樂突破了他心中最后的防線,下過藥的身體更是敏感地嚇人,夾著男人分身的粘膜甚至能感覺到上面青筋和龜.tóu的形狀,隨著抽?插的動作刮擦腸壁,折磨得他忍不住哭泣起來。
  男人狠狠拉開他的雙腿,將自己的分身擠向更深處,他用力地操干著樂可,粗大的?棒來回進出著被填得滿滿的小?穴,插得汁水四濺。
  “說,大哥哥干得你爽不爽?”男人一邊插一邊問。
  “…爽……好爽!”樂可崩潰地哭叫,“啊啊啊…輕點…恩……啊,好棒……快點……還,還要……”他已經被插得胡言亂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想不想摸一下哥哥的大?雞?”男人繼續問。
  “好……好………”樂可睜著淚水迷蒙的雙眼看著男人,手已經主動伸向二人*合的地方,來回撫摸:“好大……填得,好滿…”他茫然地說道。
  “操,還真?蕩!”一旁觀看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掰開樂可的嘴就把鼓漲的分身插了進去,同時雙手用力揪拉著樂可挺立的rǔ頭,樂可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含住他的?棒。另一個將頭埋在樂可雙腿之間,吮吸他的花*,一邊引導樂可慰撫他同樣堅硬滾燙的分身。
  后面的肉洞被粗暴地進出著,前面的?莖也被高超的舌技愛撫,連rǔ頭都被指甲又摳又搓,樂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強烈刺激,喘息和尖叫被口中抽?插的ròu.棍堵住,他只能發出含糊的聲音,口水混合著xing器的分泌物從嘴角一直流到脖子,但已經在男人口中射過一次的?莖依然硬挺。
  “味道不夠濃啊,你一定經常玩這里吧?”男人吐出樂可的分身說到。
  “昨天…玩過……”樂可含糊不清地回答,迷藥有自白劑的成份,在男人的大力操干下,他現在已經爽得什么都不知道了。男人從他嘴里抽出的時候,故意將?液灌了他滿口,甚至噴射到他的臉、頭發和胸口上。他一臉迷亂地吞下這些?液,似乎這腥臭的體液是無上的美味。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