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子弹伤害: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氪命玩家已上線+番外 作者:清風曉(上)

字體:[ ]

  《氪命玩家已上線》作者:清風曉
 
  文案:《驚笑游戲》是一款開發中的系列全息游戲。
  羅飛飛起初看到這個游戲名時,天真地以為是一款驚險與搞笑齊飛的游戲。
  剛好游戲招募一批測試玩家,羅飛飛搓搓手,沖著豐厚的獎品果斷報名。
  進入游戲后他才知道:驚的是人,笑的是鬼。
  羅飛飛:……我突然有那么一丟丟后悔。
  ——來不及了。
  “叮!”氪命玩家已上線。
  ◎流氓二世祖攻x扮豬吃虎受
  ◎大概不會很恐怖的恐怖主題逃生游戲,玩游戲順便談個戀愛啥的
  ◎第一次嘗試這種題材,不同副本也許會畫風突變,全文瞎扯,謝絕考據【小聲bb】
 
  內容標簽: 強強 靈異神怪 無限流 系統
  搜索關鍵字:主角:羅飛飛;祁羽 ┃ 配角:林亦初;崔子源;羅菲 ┃ 其它:恐怖游戲;逃生游戲;1v1;HE
 
 
第1章 氪命的第一天
  “砰!”
  羅飛飛迅速地閃身進屋,反手將門鎖上,與此同時,身后的“怪物”撞在門上,鐵質的門受到撞擊發出一聲巨響。
  羅飛飛剛才被那“怪物”鍥而不舍地追了一條走廊,險些被追上,此刻倚著門,心肝都隨著鐵門的震動顫了顫。
  這個工作人員這么拼,他不疼嗎?羅飛飛奇怪地想著。
  這是密室逃脫的最后一個房間,出去便能通關。
  為了烘托氣氛,房間燈光十分昏暗。
  整個房間的布置似乎是西洋風格的,正對著羅飛飛的墻上貼著一面圓鏡,房間唯一的光源正在它跟前的桌上閃爍搖曳,是一盞燭燈,仔細一看才發現并非真的蠟燭,只是飄曳的火焰做得十分逼真。
  房間不大,但環境昏暗,以至于周圍看不真切。
  羅飛飛走到鏡子前才發現桌前還有張圓凳,如此看來,這倒像是個梳妝臺。
  燭臺并沒有固定在桌上,他端起燭臺往四周照去,余光一瞥,登時頭皮發麻。
  臉。
  房間左右兩面墻上,甚至屋頂上,整整齊齊,貼了無數張臉。
  明知是假的,在這樣刻意渲染出詭異的環境中猝不及防看到這般景象,羅飛飛心里還是忍不住“咯噔”一下。
  他手不由得握緊了燭臺,又朝一面墻走近兩步再仔細看了看,舒了口氣。
  是一排排人臉面具,做得其實并不逼真,但黑暗有混淆視聽的作用,乍一看還真挺嚇人。
  這些面具每一張都不盡相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哭或怒或喜或悲。
  羅飛飛定下心神,拿起最靠近的一張面具看了看,若有所思。
  此時,梳妝臺處忽然傳來一聲東西落地的聲響,細微的聲音在幽靜黑暗的屋中被無限擴大。
  羅飛飛立刻轉身照去,看見一支口紅不知何時出現在梳妝臺上,滾了兩滾,而那面圓鏡上,赫然浮現一行紅色的字:
  “我的愛人啊,你會出現在今晚的黑暗中,帶我逃離這牢籠嗎?”
  羅飛飛知道是自己觸動了什么條件,這句話就是通關線索。
  他走到鏡子前伸手抹了兩下,這字不是口紅涂上去的,只是看起來像。
  這面鏡子是個顯示屏。
  羅飛飛捕捉到這句話里的關鍵詞,“愛人”、“黑暗”和“逃離”。
  他想了想,在梳妝臺前坐下,鏡中立刻便映出他在幽幽燭火中晦暗不明的臉。
  他將燭臺放在桌上,忽而對著鏡中的自己笑了笑。
  太簡單了,這根本是一道送分題。
  他在燭臺底座摸索一番,順利地找到了開關,“啪”的一聲按下,整個屋子最后一點光亮也被剝奪。
  再抬頭看向鏡子,完全的黑暗中竟還能看見鏡子映出的畫面,而鏡面上的紅字像被水融化了般一點點消失殆盡。
  那行字消失后,鏡中驟然出現一張男人的臉,從鏡中的角度看來就是貼著羅飛飛的肩頭,近在咫尺。這張臉倒不可怕,甚至還有些英俊,羅飛飛放在身側的手指只緊縮了一瞬便放松下來。
  下一刻,另一行字在鏡面漸漸浮現。
  “來找我吧,我的甜心,我就在你身邊。”
  甜心……
  雖然知道這只是游戲設定,對每個玩家都是如此,但看到這兩個字用在自己身上,羅飛飛嘴角還是忍不住抽了抽。
  這個游戲,根本沒有考慮一下男- xing -玩家的感受!
  抱怨歸抱怨,待鏡上的字和臉都消失后,羅飛飛又摸索著按下了燭燈開關。
  微弱的光亮重新燃起,他再次端起燭臺,回憶著方才鏡中人的臉,開始從墻上數十張人臉中尋找他的“愛人”。
  不過話說回來,“愛人”的臉都被貼在墻上了真的好嗎……
  一排排的面具找得眼花繚亂,最終羅飛飛在另一面墻上找到了那張臉。
  掛得還挺高,若是個小姑娘在這兒就要把梳妝臺前的凳子搬來才夠得到了。
  羅飛飛伸長手摘下這面具,翻過來一看,果然背后凹陷中黏了把鑰匙。
  鑰匙做成古樸的青銅樣式,還挺有心。
  “砰砰砰砰!”
  突然的巨響讓羅飛飛心下一驚,是剛才來的門突然又被大力撞擊起來,好像外面的東西隨時會破門而入。
  他意識到可能是有時限,立即用燭臺照著路走到另一扇門前,摸到鑰匙孔,將手中的青銅鑰匙插進去,緩緩扭動。
  身后的撞門聲愈演愈烈,像是索命的鼓點在催促著玩家,步步緊逼。
  緊隨著一聲輕細的“咔嚓”,面前的門鎖應聲而開。
  羅飛飛放下燭臺,面前的門厚重沉實,他稍稍用力,往外推去。
  踏進光明中的一刻,頭頂響起女- xing -毫無情感波動的機械音:
  “第44名玩家順利脫出。”
  “恭喜玩家羅飛飛通關密室。”
  “玩家羅飛飛獲得《驚笑游戲》內測資格。”
 
 
第2章 氪命的第二天
  《驚笑游戲》是國內最大的游戲公司——EGG游戲公司最新開發的一款系列全息游戲,因為號稱感官百分百真實,還未上市就贏得廣泛關注。
  EGG公司索- xing -再添了把火,為游戲造勢,招募玩家進行內測,并公布:能成功突破所有關卡的內測玩家,不僅有大額獎金,在游戲內的表現還會變剪輯成宣傳片,與公司簽約成為明星玩家。
  而其中,獲得第一名的玩家更有成為該公司游戲策劃的資格。
  羅飛飛作為骨灰粉,向來對EGG公司很憧憬,前面兩個獎勵已經很吸引人了,見到最后一個更是兩眼放光,毫不猶豫地報了名,心道反正就算不能得獎也免費玩了把最新款游戲,這波穩賺。
  而為了保持神秘和期待值,EGG公司并未公布游戲主題。
  起先看到《驚笑游戲》這個名字,羅飛飛下意識覺得是一款既驚險又搞笑的游戲,很符合EGG一貫的游戲風格。
  直到報名時需要提交體檢報告,羅飛飛眉頭一皺。
  好像哪里不對。
  *
  剛剛通過的密室逃脫是內測資格的最終選拔。
  當工作人員交給羅飛飛一枚印著“44號”的徽章時,他的內心是有那么點拒絕的。
  emmmmmm這游戲還沒開始呢,他可是要沖擊第一名、成為游戲策劃的男人。
  早知道就再晚點出來了,這數字真是開門不利。
  羅飛飛當然沒將這些顯示在臉上,他接過徽章別在胸口,對工作人員笑了笑,一如既往的乖巧禮貌,隨后就走過一小段走廊來到一個像是會議廳的地方。
  這里已經聚了不少通過密室的玩家,羅飛飛隨意找了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一邊打量著其他人,一邊手指劃過手機屏幕百無聊賴地刷起微博,靜靜等待。
  總的來說,在場男- xing -玩家居多。
  因為報名有限制年齡為十八至三十,整個屋子里都是些年輕的面孔,有為人高調的在吹噓自己剛剛在密室中表現多么多么精彩,旁邊人一邊附和一邊用關愛傻子的眼神看著他。
  一副炮灰臉。
  羅飛飛在心里這么評價那人。
  當然,更多的人還是像羅飛飛這樣獨自坐在位置上,把玩著手機,淡淡地旁觀一切。
  在第一百名玩家踏入會議廳后,大門隨之關上。最前方的講臺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他拿起麥克風,笑容可掬:“歡迎來到EGG公司。首先,恭喜各位獲得《驚笑游戲》內測資格。”
  話音剛落,臺下有人發出勝利的歡呼,還有人吹起了口哨。
  緊接著,中年男人便說了幾個要點,又讓所有人簽了一份無故不得中止游戲協議,最后笑呵呵道:“考慮到大家從全國各地而來,公司為各位安排了宿舍,游戲期間你們可以選擇住在公司,也可以選擇自行外住。待會兒安排大家去醫療層做個體檢,請各位配合,明天我們正式開始游戲。”
  EGG游戲公司作為國內最大的游戲公司,高聳入云的摩天大樓內設備應有盡有。
  至于專門配備一整層的醫療層,羅飛飛只能想到游戲行業令人心肌梗塞了。
  下午的體檢全面到羅飛飛覺得自己不是準備參加全息游戲,而是要應征入伍。
  結果出來得很快,有一人也不知什么指標不合格被請了回去,據說走的時候心不甘情不愿,最后是被保安叉出去的。
  而到晚上時,又聽說加了一人進來。
  羅飛飛不關心這些,反正他在這里一個人都不認識,他從隔壁省而來,人生地不熟,選擇了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
  公司安排的宿舍是兩人間,羅飛飛拖著行李箱推開宿舍門,就看見一個染著滿頭金色頭發的男孩已經先翹著二郎腿躺在了下鋪。
  金發男孩見到他立刻放下腿,從床上一躍而起,明亮的一雙眼笑嘻嘻地看著羅飛飛,在發色映襯下像個暖暖的小太陽。
  小太陽主動幫他拖過行李,又友好地伸出手掌,語氣活潑興奮:“你好呀,我叫崔子源,你叫什么?”
  “你好,我叫羅飛飛。”羅飛飛也溫和地笑著,輕輕握住崔子源修長的手,這才發現他還戴了耳釘。
  看對方的臉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薄薄的耳垂上嵌著枚暗黑色的三角形金屬耳釘,搭著這一頭金發,很有些叛逆。
  對初次見面的人,羅飛飛話不多,倒是崔子源似乎是個自來熟,羅飛飛在上鋪收拾床,他就躺在下鋪嘰嘰喳喳。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