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和刺激战场有什么不同,如何玩和平精英: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氪命玩家已上線+番外 作者:清風曉(下)

字體:[ ]

壞掉圣誕樹會不會讓惡魔放棄這個鎮子我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羅飛飛頓了頓,瞇著眼,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與祁羽如出一轍。
  只不過這樣的微笑在祁羽臉上展現出的是邪里邪氣,而用他這張溫和的臉表現出來,是截然不同的腹黑,像一只素來溫順的小貓躲在暗處,突然露出了利爪和獠牙。
  羅飛飛揚著嘴角:“那么暴躁的惡魔,怎么會原諒破壞圣誕樹的人呢,肯定是要予以制裁的……”
  “到時候,不用我們費盡心思去找它,它按奈不住自己就會跳到我們面前,送上門來。”
 
 
第115章 氪命的第一百一十五天
  夜色漸沉,奶黃色的圓月躍上光禿禿的枝頭。
  平安夜的夜晚,看著這樣的場景,明明周圍都是圣誕節的裝飾和音樂,卻給人無限恐怖萬圣夜的感覺,空無一人的街道,拐角隨時可能竄出一個全身冒血的怪物。
  距離夜里十一點,只有四個半小時。
  三個被惡魔溜了幾天的玩家,決定孤注一擲徹底惹惱對方,搓搓手準備把惡魔按進雪地里揍到形神俱滅。
  “確認一遍。”三人在鎮子里一通亂晃,尋找能夠破壞圣誕樹的道具,羅飛飛問,“你們的復活卡都還多嗎?”
  畢竟不知道這個惡魔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萬一出來以后他們搞不定,保不齊又要集體刷掉一條命。
  “我還有三張。”羅菲如實交代老底,“你們呢?”
  羅飛飛說:“四張,夠死的。祁羽?”
  祁羽走在最前面,聽到他這么問笑了聲:“別擔心,多得很,多到就算你們的用光了我還能順手給你們復活。”
  “哇……大佬。”羅菲真心實意地感慨一聲,“真讓人安心。”
  “你怎么有這么多條……”
  話說一半,羅飛飛仔細想了想,跟著祁羽這么多關,好像還真只見他在這一關刷掉過一條命。
  ……這人真是,人帥錢多命還多,不管是游戲還是現實里都很有資本,目前看來除了做飯還是個十項全能。
  但做飯什么的,并不重要,有錢還怕吃不到飯?
  等等……
  羅飛飛打住自己的想法,這種評價對方的方式,他是在把祁羽當相親對象看嗎?
  不不不不,不能夠。
  感覺自己受祁羽各種毫不掩飾的示愛影響,越來越被他牽著走了。
  祁羽聽羅飛飛半晌沒下文,回頭看了他一眼,與羅飛飛的視線碰了個正著。
  千分之一秒間,羅飛飛的視線躲閃開去,像偶爾想做個壞事卻被老師抓住的乖學生。
  祁羽奇怪地看著他:“羅羅?”
  “沒事,”羅飛飛欲蓋彌彰地摸了摸鼻子,“嗯……我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說命多了,比不過比不過。”
  “你剛剛是不是在想什么?”祁羽敏銳地察覺到羅飛飛的小動作,問。
  “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羅飛飛語調平緩地回答,面無表情,無懈可擊。
  “行吧。”祁羽應著,轉身走進面前一戶人家的院子,隨意地瞥了瞥,忽而眼神一亮,吹了個打著轉的口哨。
  “Lucky~”他彎腰撿起院子角落里堆著的三把斧頭,隨手丟給身后兩人一人一個,“走吧,砍柴去。”
  “用這個砍圣誕樹嗎?”羅菲看著詳情里表示它只能砍碗口粗的樹,有點迷茫,“會壞吧?”
  “不是砍圣誕樹。”羅飛飛在這方面總能分外理解祁羽的想法,解釋道,“是給這個鎮子來一場盛大的,篝火晚會。”
  羅菲一開始還沒明白篝火晚會的意思,直到跟著他們將本打算用來做圣誕樹的那批松樹砍成柴火,堆在了鎮口巨大的圣誕樹下面。
  如果整棵圣誕樹被火點燃,那大概是一場直沖云霄的最盛大篝火晚會了吧。
  “我想我們還是需要點油。”羅飛飛用指甲掐了把堆在底下的柴,“畢竟不是干木頭,直接點可能點不著。”
  “比起油,我們好像連火都沒有……”羅菲抬頭環視著周圍的場景,喃喃著,“唔……有電,如果澆上油的話我們可以破壞掉電線,用電的火星來打火……”
  “你好像想太復雜了。”祁羽哂笑道,“回一趟我們的屋子,你會有驚喜的。”
  他這么一提醒,羅菲恍然大悟。
  對啊,壁爐??!
  那個從早燒到晚里面木材一點也不會燒光的長明燈式壁爐,那可不就是現成的火嗎!
  三人回到他們的房子,打開門,暖烘烘的空氣夾雜著閉塞在屋里而越來越奇怪的氣味撲面而來。
  貓還掛在樹上,垂著腦袋一副魂歸大地的樣子,但在他們走向壁爐時瞬間炸開毛,張牙舞爪地掙扎起來,掙得整個圣誕樹都跟著晃動,隨時能整個倒下。
  “別動。”羅飛飛偏頭看著那只貓,微微皺起眉,“再動,就拿你熬油。”
  “喵……”貓聽懂了這句威脅,動作一僵,竟然真的一動不敢再動。
  壁爐劈啪作響,赤紅色的熊熊燃燒,將整個壁爐前的沙發區域映出一塊半弧形的暖紅。
  祁羽也不怕燙,從廚房里找了塊布沾- shi -了水,裹在手上就伸進了壁爐中。
  而下一刻,本來平和的壁爐突然竄起三米高的火焰,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祁羽整個人裹進了烈火中。
  火直竄到快碰到圣誕樹的地方,貓嘶叫著想往后躲,再次炸開了全身的毛。
  “祁羽!”羅飛飛失聲喊道,沒有經過思考就往火里撲過去,被羅菲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
  下一刻,一團火人猛地從烈火中沖出來,動作連貫地在地上滾了一圈,壓滅掉大半的火,露出里面裹住的人形。
  壁爐里的火在人逃離的一刻又收回成原來的平靜狀態,之前的暴走像是惡劣巫師的惡毒魔法。
  羅飛飛和羅菲趕緊上前,抄起沙發上的靠墊往祁羽身上有火的地方猛拍。
  “你沒事吧?”火很快被全部拍滅,羅飛飛架住祁羽扶起來,眼神從對方的發梢掃到腳趾。
  “沒事沒事,多大點事。”祁羽拍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剛被烤了一遭,他的發尾都燒焦了,發出蛋白質被火燒的燒焦羽毛味,臉上有點灰,身上因為冬□□服穿得厚,倒是沒有哪里覺得疼。
  不過在這些個游戲里,這也不是他最狼狽的樣子,想想以前更慘的比比皆是。
  因此,他也沒覺得在羅飛飛面前這樣會丟臉什么的,神色自然。
  “這火不能用。”確認祁羽沒有燒傷后,羅菲說,三人已經不自覺地離火三米遠,保持著一定的安全距離,站在沙發背側看向壁爐,“我們要想別的辦法,不行的話就把圣誕樹附近的電線弄斷,用火星點火吧。”
  “嗯,別碰這邊的火了,我們先找油吧。”羅飛飛也說,“不一定要油,別的助燃物也行,我想想,比如……”
  他說到這,三人的腦袋里忽然都冒出一個滿臉大胡子,整天醉醺醺的形象。
  “酒!”
  *
  距離決定生死的夜里十一點,還剩兩個半小時。
  三人再次出現在鎮長門口,這回與先前幾次見鎮長都不太一樣,親眼見到過他把自己的頭按在自己脖子上“復活”過來,說一點也不忌憚是不可能的。
  “篤篤篤。”
  祁羽打頭陣,敲響了鎮長的門,里面不多久傳來拖沓的腳步聲。
  “唔?是你們啊。”
  鎮長打開門,手中十年如一日地抓著那瓶好像永遠也喝不完的酒,覷著眼睛醉眼朦朧地看著他們三人。
  “晚上好。”祁羽的視線從他通紅的鼻頭往下落在那瓶酒上,意圖不能更明顯了,不懷好意地笑了笑,“那個,圣誕老人托我給您帶個話。”
  聽他皮得飛起,羅飛飛瞪了眼祁羽的后腦勺。
  鎮長的大胡子上還沾著干涸的血跡,他如之前一樣說句話就仰頭灌下一口酒,喝法相當豪邁,又不少酒從嘴邊滑下落在胡子上,與干涸的血?;煸諞黃?,胡子在燈光下水淋淋地反著光。
  “哦?圣誕老人讓你說什么?”鎮長寬大的手掌將嘴巴胡子滿頭滿臉地一抹,哈出一口濃得能將古怪氣味蓋掉的酒氣,問。
  “圣誕老人說他想喝酒。”祁羽對著鎮長手里的酒瓶勾勾手指,“鎮長,可不可以借你的酒一用?”
  鎮長順著他的動作抬起手里的酒瓶,打著酒嗝,似乎在遲鈍地運轉大腦思考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緊接著,他將酒瓶抱在自己懷里,皺起眉:“不行不行,我只有這一瓶酒!”
  “可是不交出來,圣誕老人會生氣的。”祁羽朝他伸出手,又勾勾手掌,“鎮長,你也不想圣誕老人生氣的吧?”
  圣誕老人生氣這件事,即便是酒精充斥著大腦,也讓鎮長短暫地露出一絲糾結。
  但下一刻,他將酒瓶抱得更緊,眼神露出兇光:“不可能,年輕人,你們……在騙我吧?”
  一瞬間,羅飛飛冒出“這個人喝這么多酒,一定毛孔里都充斥著酒精,直接拿去點火也不錯”的想法。
  這念頭很有這個鎮子的風格,羅飛飛在祁羽身后默默注視著鎮長,躍躍欲試。
  “對啊,”祁羽微仰著頭,用俯視的角度朝鎮長抬起唇角,“我們就是在騙你。”
  說罷,冰棱從他袖口里滑出,倏忽間抵在鎮長脖子上。
  “鎮長,你的脖子可是斷過的,很脆弱吧。”
  祁羽輕聲問著,另一手伸向對方還抱在懷里的酒瓶上。
  “哼,年輕人,你以為這樣……喂!”
  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祁羽的冰棱和企圖搶走他酒瓶的手上,沒注意到他身后的羅飛飛,后者麻溜地伸手一抓,用力將酒瓶從他懷里拽了出來。
  羅飛飛抓了酒瓶丟給遠遠等在后面的羅菲,后者精準地接住,穿著高跟鞋在雪地里往圣誕樹的方向跑得飛快。
  祁羽抬腳踹在鎮長軟綿綿的肚子上,鎮長被踢得退回屋子里,又被緊跟著合上的屋門關在房內。
  鎮長咆哮著,被搶了酒像被搶了老婆一樣,用力撞擊門,力氣大得要把門連帶著抵住門的羅飛飛和祁羽都撞飛出去。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