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吐槽大会: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雙殺 作者:娜可露露

字體:[ ]

  《雙殺》作者:娜可露露
  文案:
  封燦轉會到SP俱樂部的那一天,電競圈一半人都驚呆了,另一半在看好戲,發出喜聞樂見的聲音:宇宙第一ADC來給年哥當兒子咯,家暴預定。
  年下狼崽子攻(封燦)x冷酷控場受(程肅年),1V1HE。
 
 
第1章 新隊友1
  8月12號,早上八點。
  程肅年正在睡夢里大殺特殺,手機鈴聲催魂似的叫了起來,把他吵醒了。
  來電顯示:野哥。
  ——郭野,SP電子競技俱樂部的老板,程肅年的頂頭上司。
  “肅年啊。”這會兒郭老板正在國外出差,不知道那邊是幾點,只聽他精神抖擻地叫了一聲,親切道,“睡醒了沒?醒了就早點起床吧,今天咱們基地有新人要來,勞煩我年神給個面子,親自接見一下?”
  “……”
  程肅年頓時睡意全無。
  郭野道:“你應該知道是誰了吧?我不是故意瞞你到今天,是怕你不同意,只好先簽下來,省得你和我再費口舌。我保證,他絕對是國內最有潛力的ADC,你會喜歡他的。”
  “……誰?封燦?”
  “對。”
  “……”
  程肅年臉一沉,“他不是我想要的。”
  話一出口,郭野訕訕笑了兩聲。他早料到程肅年會是這個反應,所以才直接簽了合同,現在人馬上要到了,再說什么都是無效抗議。
  程肅年沒想到的是,郭老板當了好幾年不管事的甩手掌柜,臨到關鍵時刻,突然給他來這一手。
  封燦是誰?
  這位根本不用介紹,整個電競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堪稱圈內新晉流量——粉絲巨多,但是黑比粉更多。
  當然,程肅年對那些粉粉黑黑的爭議毫不關心,他介意的是封燦本人。
  封燦今年十九,以前是一個游戲主播,去年才開始打職業。
  他們現在這款游戲叫《英魂之歌》,外文名EOH(Epic of Hero),由美國知名游戲公司出品,運營十年長盛不衰,是全球最熱門的一款電競游戲。
  游戲火爆,玩家群體龐大,EOH不僅在電競行業受追捧,在直播圈更是養活了大大小小無數主播,其中佼佼者如封燦,巔峰期橫掃直播平臺各大榜單,擁有天價簽約費和爆炸式人氣,風光得像個大明星。
  可那又如何?直播是直播,電競是電競,這是兩個世界。
  封燦當主播的時候,被譽為第一全能技術主播,他轉行做職業選手,卻在第一年就以一己之力,把戰隊從EPL(英魂之歌職業聯賽)中游的戰績搞崩到下游,險些降級,淪為整個電競圈的笑柄。
  大家笑他,主要原因不是他戰隊成績差,是因為他本人雖然年紀不大,- xing -格卻十分高調張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縱然他的確有天分,是個罕見的天才,可EOH是一款團隊競技游戲,最重要的是戰術配合,不是顯擺個人英雄主義。
  他卻把比賽當成了他自己的舞臺,隊友都是給他提鞋的,這種風格打法和為人處世作風,導致他的前東家UG戰隊場上僵硬,場下宮斗,戰績越來越差,隊內氣氛越來越低迷,兩廂促進,惡- xing -循環,賽季末直接崩盤了。
  封燦可謂是名不虛傳的“毒瘤”。
  這種人,即使他天賦再高,程肅年也不想要。
  ——程肅年喜歡聽話的ADC,在下路乖乖給他當兒子,別搞那么多有的沒的。
  郭野顯然很了解他,嘆氣道:“哎,肅年,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你覺得我故意坑你是吧?哪兒能啊,SP不光是你的心血,更是我的心血,咱們這兩年的成績一直不太理想,你想過原因沒?”
  程肅年沒接話。
  郭野自顧自說:“該革新了,別人評價我們隊,都說我們保守,你的風格就是顧全大局,你要掌控一切、要穩,我當年看中你就是看中這一點——你是最好的戰術指揮官,你已經盡力了,可結果總是不盡如人意,為什么?因為你缺了一把為你沖鋒陷陣的好刀??!”
  郭野的口吻活像個傳銷頭子:“封燦就是這把刀,你信不信我?”
  “……”
  人都簽了,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還有什么可說的?
  但郭野把話說到這份上,程肅年不好再駁他面子,只得順著他應付幾句,表示自己接受了,這才掛了電話。
  一通電話不到十分鐘,程肅年平時不會這么早起床,今天卻是睡不著了。
  他洗漱一番,隨手套了件T恤,把煙和打火機揣進牛仔褲的兜里,下樓去了。
  SP——Special Power電子競技俱樂部,訓練基地總部位于上海。
  這是一棟六層的大樓,EOH分部占了兩層:五樓訓練室,六樓是隊員和教練組的宿舍。
  往下數,一樓是辦事大廳和用餐區,其余樓層歸其他游戲分部所有。
  程肅年來到五樓。
  他和往常一樣,在五樓陳列各種獎杯、獎章的大堂里巡視了一圈。
  SP是國內最頂級的豪門俱樂部,沒有之一。
  雖說不過才十幾年歷史,但電子競技是一個新興產業,如今EPL里的一線戰隊,建隊歷史只有幾年的新隊一抓一大把,SP絕對是老資格了。
  但祖上的輝煌是屬于過去的,屬于別的游戲。SP俱樂部的EOH分部,是在六年前,郭野為程肅年創立的。
  六年前,程肅年從生涯的最低谷艱難爬了上來,一個人舉起SP的旗幟,帶隊橫掃國內外各大比賽,拿了無數獎杯。
  他就像一個戰無不勝的將軍,斬獲的勛章和戰利品全都陳列在這里。這些透明的玻璃柜子,里面滿滿當當的獲獎記錄,是他光輝功績的證明。
  這些很重要,但也不重要——
  程肅年走到大堂中央,在眾多玻璃柜子的簇擁中,有一個更高的柜子,上面標記著:EOH世界冠軍。
  它是空的。
  年復一年,始終是空的。
  程肅年面無表情,盯著空柜子看。
  以往他只是路過時偶爾看一眼,今天卻足足看了十分鐘有余,然后才調轉方向,進了五樓的訓練室。
  這里的訓練室有三間,一間是一隊,一間是二隊,另一間給試訓的外來選手用。
  封燦已經簽完合同了,從今天起就是SP的正式隊員,當然不需要試訓,但程肅年專門把試訓室打開,用這里歡迎他。
  程肅年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給自己點了根煙。
  其實,今年夏季的轉會窗口一開,外面就有傳言,說封燦要來SP,但當時沒人信,程肅年自己都不信,因此沒拿這件事問過郭野,在他看來,郭野還不至于那么神志不清。
  可惜,郭野還真是。
  今天早上在電話里聽到的那番話,程肅年當然不全信,他哪有那么容易被忽悠,他還不了解郭老板么?說什么革新,都是幌子。
  郭野就是看上封燦的名氣了,倒不是說指著封燦賺錢,郭野不差錢,但是“巨星情結”特別重。
  什么叫巨星呢?
  EPL里有實力的選手一抓一大把,可大部分人默默無名,即使實力再強,也不一定有機會成為超級巨星。
  而封燦不一樣,封燦是帶著光環來的,并且在EPL首秀上狂秀了一把本命英雄,在那天夜里一戰成名。
  當時的情形程肅年還記得,那叫什么?電競圈跟過年了似的,畢竟大眾都愛追捧橫空出世的天才,跟風狗又多,一夜之間仿佛全世界都在吹封燦,吹出了花來。
  后來呢?高開低走,摔得厲害。
  當初吹他的人,現在不知道有多少轉黑了。
  但程肅年看問題比較善于透過現象看本質——
  為什么會這樣?
  因為封燦雖然強,卻不穩定。
  為什么不穩定?
  因為他- xing -格有問題,年輕人,太自負,太飄了。
  如果是一時的膨脹還好,可以調教。就怕封燦本質就是這種人,那麻煩就大了,有幾個隊夠這毒瘤禍害的?程肅年真是一點都不想要他。
  可事已至此,說什么都無用。
  程肅年抽完了一根煙,點著第二根。
  外面終于有人敲門了。
  SP的領隊蓉姐在門外說:“肅年,人到了。”
  “進來吧。”
  程肅年把椅子轉向門口,摁滅了煙。
  作者有話說:提醒:程肅年是受,不逆。
 
 
第2章 新隊友2
  程肅年話音剛落,門開了。
  先進來的是SP領隊鐘蓉。鐘蓉一米六的身高,擋不住她身后一米八幾的那位。程肅年從電競椅里抬起頭,和封燦棒球帽下的雙眼對上了視線。
  眼熟。
  當然眼熟了,他們見過。
  上賽季整整一年的比賽,按照EPL的賽制,每兩個戰隊之間至少會交手兩次,程肅年在比賽場館里見過封燦本人。
  但當時SP全隊狀態低迷,程肅年很長一段時間心情不好,比賽現場又人多、吵鬧,他沒心思注意那么多,況且他和封燦沒交集,誰都沒必要特地去關注對方,只在臺上匆匆擦了一面。
  “坐。”程肅年沒動,拿下巴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蓉姐,你去忙吧。”
  “好,你們聊。”
  鐘蓉笑了一下,走之前順手幫他們帶上了門。
  領隊一走,程肅年又點上了煙。
  他抽煙的事兒整個EOH分部都知道,按照規定,基地禁煙,但實際上什么規定都是管別人的,管不到程肅年頭上。程肅年也就表面遮掩一下,其實戰隊經理也好、領隊也好、教練也好,都得聽他的。
  他是SP名副其實的一把手、隊霸。
  但封燦是新來的,顯然對這一點認識得不夠深刻,他似乎不理解為什么是程肅年接待他,按理說新隊員第一次來基地,教練不應該出來交待幾句么?領隊怎么把他一個人扔這不管了?
  封燦的臉色不好看,大概覺得被輕視了。
  程肅年不管他怎么想,自顧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你的隊長,程肅年。——SP的一隊和二隊都要叫我隊長。”
  封燦點了點頭,剛要開口打招呼,忽然反應過來:“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程肅年說,“這里是試訓室,表現好進一隊,表現不好進二隊。”
  “……”
  程肅年一般不會故意給人甩臉色,他不想讓你好過的時候,總是平靜又冷酷的,如果你在他面前跳腳炸毛,就會顯得你更沉不住氣,是個弟弟。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