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手游: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絕地寵愛[電競]+番外 作者:九江淼(上)

字體:[ ]

  《絕地寵愛[電競]》作者:九江淼
  文案:
  絕地求生明星賽隊KG新簽的隊員官宣了,是前世界冠軍FW戰隊的隊長Hawk。
  KG現隊長殺人王TigerK的粉絲和Hawk的粉絲撕成了一團,誰是才KG第一王者?敵隊友隊紛紛拿出爆米花瓜子話梅糖搬著小板凳興致勃勃圍觀這場雙王之爭,誰生誰死?一場大戲。
  半年后,兩個隊長在一起了。
  圍觀群眾:???
  ——————
  財大氣粗富二代電競隊長攻X前世界冠軍受
  注意:攻的財大氣粗就是那種有錢,特別有錢賊他媽有錢。
 
  互寵
  絕地求生游戲
  本書比賽設定部分虛構,不要套現實,背景時間線是二零二零年。
  無原型,謝絕KY。
 
  內容標簽: 強強 情有獨鐘 競技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野 ┃ 配角:
 
  作品簡評:
  受傷退役的前冠軍隊隊長回到PUBG打主播,卻處處碰壁。明星俱樂部KG現隊長周丞堯主動給他伸來橄欖枝,邀請他重回賽場。林野對賽場向往,卻因手傷生畏,便選擇了拒絕。周丞堯財大氣粗,用錢砸服了林野,林野簽進KG。周丞堯給林野治手,用心陪他從低谷慢慢走出來。手傷恢復,林野所向披靡,曾經的Hawk,K神回來了。林野與周丞堯攜手再戰世界冠軍,重新踏上領獎臺,彼此成就。文中描寫的比賽節奏快,熱血激燃。男主之間感情細膩甜蜜,沒有誤會,一甜到底。他們從低谷到巔峰,從兄弟情到愛情。作者文風輕松,觀文體驗極好,值得一看。
 
 
 
第1章 歸來
  凌晨四點,林野發了一條朋友圈:我回來了。
  定位江城。
  他把手機放到床頭,關燈拉上被子蓋住臉。
  兩年前離開,微博上交,微信再不登陸,他是個失蹤人口。
  半睡半醒間,恍惚聽到電話鈴聲。沉寂兩年的電話,響的那瞬間林野有些分不清夢境與現實。
  林野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房間內一片漆黑。電話鈴聲持續的響,他狠狠揉了一把臉,打開床頭燈撿起手機看到來電是江旭。呼出一口氣,情緒松懈靠到床頭上接通電話,“我是林野。”
  “你回江城了?”
  “嗯。”林野還沒徹底清醒,嗓音沙啞帶著鼻音。
  “你的手現在怎么樣?”
  林野伸出修長手臂撈到床頭柜上的煙盒,他皺了下鼻子,取出一支煙咬著。房內燈光不甚明亮,把林野那蒼白的肌膚映照的更加不健康。打火機聲音清脆,藍色火苗卷起香煙,燃燒出瑰麗的光。
  “嗯。”他又應了一聲,煙霧落入肺中,隨即他把自己咳成了癆鬼。在咳嗽中,他看到手機屏幕上的來電,江旭,開始回想江旭這個人。
  “嗯是還能打嗎?”江旭說,“你少抽點煙。”
  “沒事。”林野呼出煙霧,終于把江旭從混沌的記憶深處拎出來了。煙頭拿的離自己遠一點,坐直道,“打職業不行,其他沒問題。”
  他又把手機往眼前晃了下,看到上面的時間,早上七點。
  “現在做什么?還玩游戲嗎?”
  林野皺眉,又把煙咬回嘴上抬腿下床,赤腳踩在冰涼的地板上。南方的初春,冷是沁入骨髓。林野打開窗簾,光迫不及待沖進房內,占據了全部空間。
  “沒怎么玩。”
  “我們這里缺個主播,你想試試嗎?”
  早上七點鐘的太陽,林野打職業的時候沒見過,退役后也沒有見過。冷讓他的大腦清醒,他退役兩年了。
  “做主播對手的要求就沒有那么高,可以不露臉,你不想公開,不會有人知道你是Hawk。”
  林野又抽了一口煙,屋子里的熱氣凝聚成水珠,順著玻璃往下滑落。退役之前,他想過退路。找個學校重新讀書,手里的錢夠花幾年??墑掠朐肝?,退役第一年他在醫院里度過,退役第二年,他依舊在醫院里度過,順便送走了他的父母。
  “怎么做?跟誰做?”林野掐滅了煙,不裝逼了,真冷。他快步走回床飛快把自己塞進被窩里。他極其怕冷,用被子死死包裹住自己,壓抑住牙齒打顫快速的問道,“我現在什么都沒有。”
  林野以前也播過游戲,FW戰隊剛拿到世界冠軍,幾家直播平臺就來搶人了,最后他們高價簽給了香蕉直播。林野是隊長,當時技術最好,林野的簽約費是其他三個人的總和。香蕉直播給他大封推,官方力捧,那是林野最風光的時候。
  “隊伍我們這里有,你知道路西法嗎?就我們公司的老板。他的隊伍走了個主播,現在缺個技術擔當,剛剛聽到我提你,他立刻就同意讓你過來試試。”江旭以前是FW戰隊的后勤,跟林野關系還不錯,林野離開FW戰隊那天,江旭也離開了FW戰隊。這兩年他們斷斷續續的聯系,林野知道江旭在做主播經理人。“野哥,待遇方面,我們的關系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你退役兩年沒露面,現在直接談錢我不太好做。中午你過來我們公司,也跟路西法見個面。你覺得行的話,我現在去接你?”
  路西法這個人林野知道,現在當紅一線主播,隔三差五上熱搜。
  “地址發我手機上。”林野現在缺錢,缺瘋了。二十三歲,要什么沒什么,他能發這個朋友圈就是低頭,沒學歷沒工作經驗,想找一份工作太難了。“我自己過去。”
  他落魄到這個地步,不想被人看到。
  掛斷電話,林野把手機撂到桌子上,抬手搭著額頭緩了一會兒才起身去洗手間。
  要生活啊,尊嚴有個屁用,不頂吃喝。
  林野從行李箱里翻出一件稍微體面點的衣服,以前買的牌子貨,長款羽絨服。走出出租屋就跟對面正打架的夫妻打了照面,那女人的鞋就扔到了他的衣服上,落出一個灰撲撲的腳印。
  鞋掉到地上,林野緩緩抬頭,一雙漆黑的眼- yin -鷙。那夫妻暫時熄火,林野狠狠一腳把鞋子踢開,鎖上門大步走向樓梯。
  林野現在住的房子環境極差,郊區的不能再郊區了,一室一衛,一個月三千。一層住了二十多家,打開門就是對方家。
  那么怕吵的他,現在也適應了鄰居制造出來的各種噪音。
  林野在樓下的餛飩店要了一份生煎,一碗餛飩,他邊吃邊查路西法的資料。路西法以前也是職業選手,打絕地求生。打的不怎么樣,隊伍打解散了,后來他轉主播卻意外爆火。
  林野皺眉,一口咬下去生煎里面的湯順著下巴就滾進了衣領子里去。林野扔下手機,連忙抽紙擦湯汁。
  這最后一件體面的衣服,也不體面了。
  路西法的公司放在寸土寸金的江邊別墅,住在郊區的林野,打車費用了一百八才到這片金子鋪成的土地上,簡直肺疼。
  寒風蕭索的江邊,林野等了兩分鐘,江旭扭著肥胖的身影飛奔而來,特喜慶的喊道,“野哥。”
  林野掐了下眉心,又把手裝進羽絨服口袋,點頭致意。這兩年,他和江旭也只是在網上聊過,重新走出來,始終是有些陌生。
  “玩夠了吧?”江旭伸手要搭林野的肩膀,林野本能的側身避開,江旭搭了個空。瞬間兩人的視線對上,俱是尷尬。
  林野咳嗽一聲,拉下口罩,“那什么……肩膀疼。”
  “我知道的,我知道。”江旭干笑,轉移話題,“最近打游戲了嗎?”
  前幾天去網吧玩過,算是打游戲了。林野又把口罩戴回去,點頭。
  “手感怎么樣?”
  “嗯。”
  江旭一邊走一邊介紹這里的環境,隨手一指前面最豪華的那套別墅道,“以前KG的訓練基地就在這里,現在搬浦東去了。”
  林野看了江旭一眼,KG?連續兩屆PGI冠軍,后起新秀里最強勁的隊伍。
  “我們老板把公司地址放到這里也是想沾點冠軍氣兒——”江旭忽然剎住,迅速回頭看林野,林野也是在PGI上一舉成名,如今的林野沒落成這樣,聽起來十分諷刺。“野哥,你當年才是巔峰,他們不如——”
  “TigerK的狙非常驚艷。”林野嗓音毫無波瀾,看了一眼江旭,略長的劉海遮住- yin -郁的眼,“他碾壓李洋碾壓我。”
  TigerK是KG戰隊的隊長,也是KG的狙擊手。李洋是當年FW戰隊的狙擊手,林野的隊友。
  “李洋現在怎么樣?”林野偏頭看向江旭,目光依舊平靜,如同黑暗之下的海面。
  “去ZA戰隊了。”江旭拉開別墅的門,“做替補。”
  林野停住腳步,單手插兜瞇了眼,物是人非。
 
 
第2章 “他是Hawk。”
  路西法早上直播不會客,林野被安排在會客室等待,江旭給他端了一杯水出門去接電話。這一等林野就等到了下午兩點,林野有些不耐煩房門才被推開。抬頭就看到染著一頭夸張黃色頭發的男人,膚色蒼白的不那么健康,看上去十分疲憊。
  路西法。
  視線對上,路西法眼尾上揚,十分不屑的看向林野,略沙啞的嗓音道,“林野?”他的語氣沒有絲毫的客氣,他拿著水瓶灌了一口,回頭喊道,“阿旭!人呢?”
  “在在在。”江旭飛奔下樓,直竄過來笑的諂媚帶著討好,“林野,野哥。這是路西法,西法哥。”
  林野給江旭面子起身伸出手,路西法卻沒有跟他握手,自上而下打量林野,“你的手廢了?”
  林野瞇了下眼,他把手垂回去,“什么?”
  “世界冠軍哈。”路西法似笑非笑,看垃圾似的看過林野,轉身往外面走,“給世界冠軍一個面子,讓他用大熊的電腦打下午的主播賽,看看世界冠軍的實力。”
  林野攥緊了拳頭,血液都涼了下來,沁入心肺的寒。
  路西法上樓去了,林野瞇了眼。
  “野哥,西法哥沒有其他的意思,你別多想。”江旭陪著笑低聲說,“他就是說話不大好聽,野哥,你消失了兩年,兩年前都知道你是頂尖,可現在——”江旭盡職盡責的做屬于自己的工作,他停頓了一下,“野哥,機會不多,要不試試?”
  林野是他的朋友,可路西法是他的老板。兩年前江旭能無所畏懼,現在他不能,他得四處賠笑才能吃起飯。
  這就是現實。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