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丧尸模式在哪: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絕地寵愛[電競]+番外 作者:九江淼(下)

字體:[ ]

來就喘不過氣的難受。
  “我知道,你喜歡我,誰跟你說了什么?”周丞堯的目光沉下去,瞬間- yin -沉下來。“林野?”
  “沒有,我只是——”林野突然發現自己把周丞堯的脖子給抓傷了,周丞堯的嘴角也有血,連忙去摸周丞堯的脖子,“對不起,我弄傷你了,你沒事吧?你疼不疼?”
  “沒事。”周丞堯嗓音沉下去,強行把所有情緒斂起,低頭親過林野的嘴唇,輕笑,“你的指甲該剪了。”
  林野狠狠抹了一把臉,他抬手想抽自己,手腕被周丞堯攥住,周丞堯臉色- yin -沉,“干什么?”
  林野嚇傻了,怔怔看著他,沒見過周丞堯發這么大的脾氣。
  “周丞堯。”
  “你想接吻?”周丞堯的聲音冷沉。
  林野攥著周丞堯的衣服,深吸氣幾次,垂下頭。
  “說話。”
  林野抬頭看到周丞堯的冷硬的下巴,他的五官沉刻,眼眸沉邃。
  “想不想?”周丞堯緩了語氣,嗓音沉啞誘惑。
  “想。”接吻讓林野有安全感,他貪戀這短暫的安全感。
  “閉眼。”
  林野閉上眼,周丞堯的吻就落了下來。逐漸激烈的吻,林野抱住他,結束之后他抱緊周丞堯,看到近在咫尺的抓痕,嘴唇貼到上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很怕我會變成她的樣子。”
  “誰?”
  “我媽。”
  他心疼死了,恨不得抽死自己。
  “你那里有藥么?用不用打破風針?”林野的心抽著疼,母親去世時候的歇斯底里,他以后會成那樣的人嗎?
  “不至于。”周丞堯摸了摸林野的后頸,“沒事,別擔心。”
  林野垂下手站著,像個犯錯的小孩。
  “搬過去跟我住,你要帶什么?”這個吻只是單純的吻,因為心事重重,并沒有勾起多少欲望。
  林野鼓起勇氣,說道,“我們還是不住一起吧?”
  “為什么?”周丞堯凌厲黑眸落過來,“不想跟我同居?”
  “不是。”林野立刻搖頭。
  “那是什么?”
  林野抿了抿嘴唇道,“我會傷害你。”
  周丞堯哧的就笑出了聲,“你剛剛怎么清醒的?”
  林野攥緊了手,隨即又松開。
  周丞堯拉開林野的床頭柜抽屜,把他的內褲拿出來放進行李箱,“就你那點本事還想傷害我?K神,我練了六年散打,我不是女人。”
  林野垂下頭。
  他的思緒紛亂,周丞堯還在慢條斯理的整理他的衣服,林野不知道要做什么,只好過去接手整理行李箱。
  “不用擔心你傷害我。”周丞堯抬眸,冷沉目光落到林野身上,“你如果碰到我的底線。”他看著林野的發頂,頓了下說道,“我會動手。”
  林野抬頭看周丞堯,忽的笑了下,因為這句話反倒讓他輕松了,“對我別心軟。”又起身去柜子里拿衣服,“我再碰你,你就揍我,我不還手。”
  周丞堯起身大步走到窗戶邊,又走回來,居高臨下看著林野,氣的說不出話。喉結滑動把戾氣壓下去,他不還手,他可真體貼,他對別人也這樣么?才會被欺負成現在的樣子?
  林野找了幾套睡衣放進箱子里,沒煙抽他有點焦躁不安,但又不能朝周丞堯要煙。
  “我就拿這些穿的衣服。”
  周丞堯垂下視線看到箱子里不同顏色的死亡格子短褲,眉頭再次皺起,他大步走到林野面前,拎起兩件格子短褲,“這兩個有什么區別?”
  “一個灰色一個藍色?”
  周丞堯服了林野,拎起另一件格子襯衣,“這個呢?”
  “這是襯衣。”
  周丞堯把襯衣揉成團扔到床上,怒氣仍在,“短褲我可以忍,在家穿,那種襯衣以后別出現在我眼前。”
  土嗎?林野的審美不怎么樣,也就認識周丞堯后他才在意穿著。
  “不好看?”
  呵。
  周丞堯氣不順,現在不想說話。林野也沒惹他,很聽話的把幾件襯衣都拿出來,只把隊服和上次隊里發的那套西裝放進去,拉上箱子,“可以了。”
  反正就對門,不行過來拿。
  周丞堯帶林野錄了房門指紋,似漫不經心提到,“今天肥肥找你了?”
  “飛哥?嗯。”
  “有什么事?”
  林野把行李箱拿進去,“也沒什么,就問了我和你怎么回事?”
  “我和你怎么回事?”周丞堯打開衣柜的門,“你的東西放這里,明天中午沒訓練,出去給你買幾件衣服。”
  “穿隊服就行,我不用。”
  “你上床也穿隊服?”
  林野:“……”
  林野的臉刷的就紅了,通紅滾燙,這話是字面上的意思嗎?
  他們親也親了,摸也摸了,昨晚情到濃時該碰到的都碰到。
  “上床要穿衣服?”
  周丞堯:“……”
  四目相對,周丞堯的目光暗下來,意味深長審視林野,“可以不穿。”
  林野差點咬住自己的舌頭,把箱子塞進柜子里,拿起自己的睡衣說道,“我去洗澡了。”
  林野飛奔進洗手間,哐的一聲把門甩上。
  周丞堯按了按眉心,從褲兜里拿出林野的煙取了一支咬著,走到窗戶邊發短信給埃文,“有沒有心理醫生介紹?”
  埃文的電話很快就打了過來,周丞堯看了眼浴室方向,走到露臺拉上門,拿下煙扔到一邊桌子上才接通,“埃文。”
  “你出問題了?你們最近的成績不是挺好?”
  “不是我。”
  “是誰?”
  “林野,這件事需要保密。”
  “那明天來醫院,我這里有精神科。”
  “你那個精神科只會給人開安眠藥。”周丞堯毫不掩飾對醫院的嫌棄。
  電競行業沒有其他競技那么嚴格的規定體檢,但林野這種情況也是很復雜。周丞堯沒找李飛他們就是怕節外生枝,埃文是他哥的人,還算靠譜。
  “我有個師姐,挺有名的心理醫生,你需要的話我給你預約。”
  “叫什么?”
  “Lisa。”
  周丞堯快速走進房間打開筆記本電腦搜索,出來Lisa的信息。他把瀏覽器關閉電腦合上,說道,“大概什么時間能約到?”
  “最遲不會超過半年。”
  “你怎么不讓我等一輩子呢?”
  “那你們打完比賽,我把她約到醫院,跟林野見一面?;褂幸患?,明天下午帶林野來醫院復檢。”
  “我知道。”
  掛斷電話,周丞堯揉了揉眉心走回去把桌子上的潤滑和套扔進抽屜,重重的關上。林野的狀態不太好,今晚計劃取消。
  他不急這一時。
  林野還在洗澡,周丞堯在原地走了兩圈,又打給了李飛,李飛接的很快,周丞堯直截了當,“你跟林野說了什么?原話跟我復述一遍。”
  “也沒說什么,怎么了?”李飛乍然聽到周丞堯用這么嚴肅的語氣跟他說話,立刻就態度端正,“雖然電競圈不像娛樂圈那樣,但公開出柜確實不大好,我不好直接跟你說,就跟他提了一句。”
  周丞堯的目光- yin -沉下去,半晌后道,“你可以直接跟我說,跟他提就沒意思了。”
  “堯哥,我尋思著他比你成熟——”
  “他只虛長了年齡,我喜歡他,我追求他,我跟他在一起,是我主導。”周丞堯說,“以后這種事直接跟我談,不要把壓力放到他身上,你明白也好不明白多想幾遍。你也知道他的情況,發生意外的話,李飛,我會跟你翻臉。”
  林野的思維非常極端,他永遠把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然后自虐,周丞堯怕他出事。
  ————
  林野洗完澡換上背心短褲,擦著頭上的水拉開門出去。周丞堯已經上床了,他躺著下象棋,手機里一會兒一聲飛象,跳馬。
  職業選手是默認不玩其他游戲,以前林野不打訓練的時候就喜歡玩連連看,玩的不精,玩了兩年也才三十多級。
  “吹風機在洗手間。”周丞堯低沉嗓音伴隨著將軍,一局結束。
  林野不喜歡吹頭發,剛要找借口拒絕,周丞堯抬眸看過來。林野轉身回洗手間吹干了頭發,頭發越來越長,打完比賽去剪頭發。
  林野吹干回去,周丞堯開了第二局,林野的心又開始狂跳起來。心上人在眼前,在床上,就在被窩里。
  林野躺平把手機放到一邊。
  周丞堯那邊一局結束,直接將軍。
  林野的心緊緊繃著,玩完了吧?然后周丞堯又開了一局。
  林野:“……”
  五分鐘后周丞堯結束一局,林野打了個哈欠,悸動平復他有些困。凌晨三點,周丞堯翻身,林野倏然睜開眼。
  他取了個耳機插到手機上,關掉了大燈,留一盞床頭燈。
  林野又把眼耷拉下去,周丞堯繼續玩象棋,林野半睡半醒之間周丞堯突然翻身壓了過來,林野猛地抬頭。
  頭頂是周丞堯漆黑的眼,他低頭親過林野的眉心到嘴唇,手落了下去。
  “堯哥?”林野的心臟狂跳,空氣逼仄,呼吸間全是周丞堯。
  周丞堯的沐浴露很香,香的林野頭暈。
  “周丞堯?”
  周丞堯親著林野,聲音緩慢,“期待什么?嗯?還不睡?”
  “就要睡了。”林野的脖子灼熱,全是周丞堯的呼吸,林野仰起頭,突然從喉嚨里發出急促的聲音,他本能的縮起來。“隊長?”
  ……
  心愛的人是最強烈的藥,直接刺激著心臟,林野對周丞堯是毫無抵抗力。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