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里面的金币有什么用: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夜盡將明 作者:Fraise

字體:[ ]

《夜盡將明》作者:Fraise
 
文案
一句話文案
主線戀愛副線順便破個案的不正經戀愛小說。
正經文案
付裴光與宋逐時兩位凄慘好友相逢開啟了老友相處模式順便破案的……愛情生活。
一切仿佛進了一個圈,幾個案子總有著千絲萬縷的巧合和聯系,還有那個時不時出來刷個存在感的Satan,當真相血淋淋撕開呈現在他眼前時,一切都變了。
小劇場
付裴光:宋大作家為什么一直盯著我看,我臉上有花?
宋大作家曰:有眼屎。
付裴光記小本本中:今日來了個神經作家,名字聽著像豬食,脾氣也差。
偷看本本成功的神經作家:付隊長以后千萬不要做生意。
付隊長曰:why?
宋作家笑:因為你一定會賠光的:P
付隊長:我怎么覺得有點冷,要感冒了嗎=_=
破案時智商上線日常二傻子偶爾運氣爆棚警察攻×清冷淡漠只在攻面前偶爾小孩子偶爾嘴炮- xing -格不一作家受。
有存稿,不會坑,新人寫文,求收藏求評論
偶爾沙雕,人設可能會崩。
內容標簽: 情有獨鐘 歡喜冤家 現代架空 懸疑推理 
搜索關鍵字:主角:宋逐時,付裴光 ┃ 配角:計拾,江川,池桑,付瑾,等等等 ┃ 其它:
案一 報應
第1章 序
“想好了?”
“當然。”
面具后的人笑得身體一顫一顫的,仿佛是來自地獄的笑聲,“那么,好戲開場吧。”
破爛的小屋里擠滿了孩子,最小的只有四五歲,最大的也才十三四歲,空氣中飄散著各種難聞的氣味,飯菜的餿味讓來了兩個月的“新人”恩樹胃里一陣翻涌
“吱呀”,門開的聲音,他聽到了輕微的掙扎聲,“唔...”一聲悶哼讓他他感覺身邊多了一個人。
“這小孩真特么難搞,你看看我胳膊,全是牙印和他指甲撓的道道。”
“砰!”,門關上了,屋里又陷入一片黑暗,不過對恩樹來說黑暗和光明也沒什么區別,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黑。
“你沒事吧。”他摸索著伸出手想試試看身邊的人哪受傷了,剛碰到胳膊就聽到一聲慘叫,恩樹趕緊憑著感覺捂住他的嘴,“別叫,你還想再引那些人進來打斷你的腿嗎?懂就點點頭。”
感受到他腦袋上下擺動的動作,恩樹松開手,“胳膊斷了?”他點頭卻沒聽到回應,適應屋子里昏暗的環境后他發現詢問他的男孩眼睛并沒有看向自己。
恩樹像是反應過來什么,一拍頭,“我看不見,所以你要是做什么動作了我看不到...”
他斷著一條胳膊,只被草草包扎,臉上也是鼻青臉腫的看著很是可憐,“我,我胳膊疼。”
恩樹撓撓頭,“他們是不是就用破布給你包了一下?”
“嗯。”他點點頭。
“這到底,是,是什么地方?”他因為害怕變得有些結巴。
“抓你來的是不是有個叫刀哥的?”他問。
那孩子想起路上那個眼鏡男喊一人刀哥,點頭,“嗯。”
“那人是這里的老大,咱每天都會輪流一些人出去裝可憐討錢,再交給那個刀哥。”恩樹拍拍他的肩膀,“你不要怕,我想個辦法讓你跟我一起。”
“謝謝。”他像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一般向恩樹這棵“稻草”充滿感激的道謝。
“不用謝,”他笑,“我叫恩樹,你叫我小樹就行,你叫什么?”
等了許久都沒有聽到回應,他撓頭,“是不想讓我知道嗎?那我就叫你葉吧,我是樹你是葉,聽起來多般配啊。”恩樹笑的陽光燦爛,跟周圍麻木,冷漠的表情顯得格格不入。
葉看著他,也跟著笑起來,胳膊似乎也沒那么疼了,他問:“你為什么會叫恩樹這么奇怪的名字???”
“孤兒院的朋友都姓恩,我聽阿姨說我是在樹下被發現送到孤兒院的,就叫我恩樹了。”
“真好。”他語氣滿是羨慕。
“孤兒有什么好的???”恩樹頭一次見到羨慕自己的人,倒覺得有些好笑。
葉沒有說話,他小臉兒蒼白,像是想起來什么可怕的事情。
恩樹從口袋里掏出一塊巧克力偷偷遞給他,“我前天出去乞討的時候一個阿姨給我的,我一直都沒吃吶,給你了。”
“那你……”
“我不喜歡那東西。”說著他臉也耷拉下來有些滑稽。
葉又一次被逗笑,它把巧克力小心翼翼地收在口袋里,問道,“你是怎么被抓來的?”
“別提了,我那天跟我們孤兒院一個胖子打賭,如果我能自己從廣場那里走一圈再回來,他就認我當老大,我偷…我還沒走多久吶,就被人拽到一輛車上,變成現在這樣了。”
他激動的直拍大腿,“要不是我眼看不見,注意不到,他們才抓不到我呢。”說完他好像意識到了什么,趕緊摸索著找到葉湊近說道,“周圍什么表情?”
葉看了看周圍,依然是麻木和空洞的眼神包圍著他們。
“都沒注意咱呢。”
“那就好,”恩樹拍拍胸口,“哎你是怎么被抓來的???”
……
又是一陣沉默。
“還是不想讓我知道嗎?”恩樹癟著嘴,皺眉學著電視劇里聽到的口氣說道,“我心好痛。”
“噗”,葉差點笑出聲,“我離家出走半路被抓來的。”
“離家出走一定是不好好學習被爸媽罵了吧,我有一次算數算錯了還被手還被尺子打了一下吶。”
葉沉默不語,臉色比起方才更難看了些,恩樹知道他不想說,擺擺手說道:“算啦。”
恩樹從被抓進這個地方的時候就嘗試著與周圍的人交流,無一例外的只得到了沉默或一個他看不到的白眼。
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肯與他交流的人,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恩樹一刻也不停的跟葉瞎扯,葉就乖乖的聽著,偶爾回答者他的問題。
兩個看起來差不多大的小孩就像兩塊磁鐵似的,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當葉離開那個不見天日的屋子后才看清楚恩樹的模樣,臉色蠟黃一看就營養不良,但是依然能看出來是個頂可愛的男孩子,所以總能討到很多錢,和一些小零食。
葉總是站在一旁,不說話,人給他錢他就說謝謝,大多數總是很沉默的蹲在恩樹的旁邊。
因為討到的錢如果很少便會遭到刀哥的毒打,恩樹總是要把自己的錢再分一些給他,倆人總算也磕磕絆絆的過了些日子。
情人節是個好日子。
他倆被分到了另一個組,負責去賣花,打扮凄慘的小孩子,身上帶點殘疾,家里貧苦出來賣花掙學費錢這種理由,總能得到大部分人的憐憫。
恩樹這種失明的孩子尤其讓人心生愛憐,葉的左胳膊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因為并沒有得到正規治療和復健,胳膊一直彎曲困難,下雨天時也會隱隱作痛。
天空積滿了厚厚的烏云,厚積薄發著一場大雪。
他倆捧著花四處叫賣,葉是他的向導,帶著他物色看起來好說話的人好賣出去。
花賣的差不多的時候,恩樹輕輕拽了拽他衣角,示意他靠近一點,悄聲說道,“現在,公園來散步的人應該多,”他把口袋里的錢全放進了葉手中,“他們不好對咱動手,附近有公交車能坐嗎?”
葉打從進入公園的時候便看到離門口不遠的公交站牌了,他倆要想離開那個盯著他倆的馬臉男和刀哥幾乎不太可能。
他雖早就知道他的計劃,真正實施的時候還是有些害怕的,一旦被發現,等待他倆的,或許不只是毒打。
“小樹哥哥,”他聲音有些抖,“公園門口有一個公交站,可是那倆男的還在看著咱,怎么走啊,就算走到門口,門口也有人看著。”恩樹也有些發愁。
“小朋友,這花怎么賣?”一個看著四十歲的中年男人走過來問。
恩樹回過神來,趕緊說道,“五十塊。”那人掏了會兒口袋,一拍頭說道,“我錢包忘在車里了,你們能不能在這里等我一下?”恩樹像是想到了什么,問:“叔叔,您的車停在哪里?”
“公園門口的停車場里,怎么了?”那人有些奇怪。
“那我們跟你一起去吧叔叔,您也不用再跑一趟了。”
葉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跟著附和,“是呀叔叔,我們本來也準備回家了,您給了錢我們也順便也坐公交車回家了。”
“行,那你倆跟我一起去吧。”
他倆跟著那男人一起往公園門口走,葉看了一眼刀哥和刀哥,他倆正拽著一個男孩往偏僻的地方走,應該是想逃跑被發現了。
此時的他更加害怕,伸手抓住了恩樹的手拽著他走的更快了些,走到公園門口,不遠處停著一輛面包車,是那個團伙的,車里一個盯梢的。
那人去車里拿錢包時,恩樹用力握住葉的手,“葉子,我數到三,咱倆就跑,記住,這次咱要是被抓回來,就真的完了。”葉子早已一身冷汗,“明白。”
“一,二,三,”
“終于找到錢包了,小朋友……”
“跑!”恩樹大喊,那男人嚇了一跳,手一抖錢包便在空中打了個弧落在地上。
第2章 報應
深夜,一輛白色的轎車行駛在并不繁華的小道上。
成林覺得自己今天倒霉透了,借朋友的車去鄰市一所大學參加一場講座,先是走錯地方,又是在講座上被較真的學生懟的下不來臺。
“真特么倒霉。”他不禁低聲咒罵,他看了看后視鏡,不過好歹還是有些收獲的,成林想著,前面突然竄出來一個人,“吱——”他及時踩了剎車,那人沒有任何知覺似的繼續跑。
他很是不滿,探出頭去沖那人喊,“喂,你這人眼睛長頭頂上嗎?”
那人回頭,成林這才發現,他滿身是血,連頭發都粘上了鮮紅的鮮血。
他嚇得喉嘍發緊,喊也喊不出來,那人只是看了一眼繼續踉踉蹌蹌的往前走消失在夜色中,成林立馬縮回頭,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阿嚏!”付裴光打了個噴嚏,心里咒罵著這鬼天氣,眼睛一直盯著公交車上那個手已經伸到對面女生包里的小偷,他不動聲色的挪到小偷旁邊,伸手抓住小偷的胳膊,反手就把他鉗制在身下,在一眾掌聲和被偷女孩的星星眼中抓著小偷下了車。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