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游戏视频: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無罪(第一部) 作者:傾冉

字體:[ ]

《無罪(第一部)》作者:傾冉
 
文案
 
口不對心的法醫受(陳術)×一股痞子氣正義感爆棚的組長攻(江熠)
 
 
一群想擁有無罪人生的兇手。
一群以為自己是無罪的兇手。
數十起“我沒有罪”的案件。
 
 
幕后策劃者何時會浮出水面?
她或者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C.I.U.帶你走入無罪的世界。
盡請期待吧。
朋友。
 
 
1V1
 
 
彼此是彼此的唯一
 
內容標簽: 懸疑推理 
 
搜索關鍵字:主角:江熠,陳術 ┃ 配角:司染,單末,程局,林嘗 ┃ 其它:無罪
 
第一案 碎尸案
第1章 碎尸案01
  7月1日,凌晨三點。
 
  醉安街上的店鋪早早就關門了,空蕩蕩的街道如死一般寂靜,時不時吹過棚子的風更添一絲詭異,這是醉安街一貫的樣子。
 
  一個提著酒瓶的男子突然出現在街上,步子有些許的輕浮,似是喝多了酒有些飄,他從衣服包里掏出手機看了看,又開了電筒往前頭掃了一掃,發現一個垃圾桶邊有一個長椅,這長椅上閃著锃亮的光,但他沒有在意,直接坐了上去。
 
  “嘟都嘟——”
 
  手機鈴聲響起,他眉頭緊鎖,不用想都知道是那幾個小崽子打過來的,幾番猶豫之下還是接通了,聲音帶著不同尋常的沙啞:“喂。”
 
  “楊廈,你小子要是再不回來哥幾個就去請條子找你了??!一天天地不著地兒,啥意思???不要我們這兒一堆兄弟就直說……”
 
  楊廈嗤笑一聲,再往口里灌了一口酒: “多大點事兒,哥明天就回去,等著哥。”
 
  說完也不管對面什么反應直接就把電話掛斷了。
 
  楊廈整個人都蜷在長椅上,醉安街這樣的地方,安靜,在這里睡覺剛剛好。
 
  他身子剛想往后躺就被一團軟軟的東西糊住了后背,醉安街沒有路燈——晚間都沒有什么人,為了節省錢,也就沒有安,楊廈只能低罵幾句放下手里的酒瓶把自己背后黏著的東西扒拉下來。
 
  “艸,什么玩意兒。”
 
  楊廈用手機照了照,這黏黏糊糊的是些帶血的碎肉,他愣了愣,夜晚的風總還是有幾分涼意,加之醉安街又帶著過分寂靜的詭異,和著這一手的碎肉,楊廈徹底醒了酒,身子還抖了一抖。
 
  他把自己手上的碎肉甩下去又蹭了些在椅子上,這手上是差不多清理干凈了,可背后還是黏黏的讓人難受。
 
  他決定先去把背后殘余的碎肉弄干凈,結果將將起身就聽到了一道清脆的響聲。
 
  常年混道的楊廈聽得出來,是刀落地的聲音,他哆嗦著往聲音的來處照,是一把沾了血的菜刀,細細一看,還有些碎肉粘在上面,看到這把刀,他反倒是放心了不少。
 
  楊廈往地上啐了口口水:“MD, 嚇老子一跳,殺豬就殺豬還糊到公共長椅上來。”
 
  他拿起菜刀看了看,這是很大眾的一把菜刀,就刀柄帶著些藍色,這更印證了他心里的想法,可怪就怪在醉安街是條酒巷 ,根本不賣這勞什子的豬肉,倒也不一定是豬肉,許是哪個路過醉安街的屠夫把東西落在這兒了。
 
  落哪里不好非要落到這里,白嚇他了。
 
  恰逢一陣風又刮了過來,楊廈全身打了個激靈,突然想起這長椅旁邊有個垃圾桶,他準備把這把刀丟進垃圾桶里,也好少幾分晦氣。
 
  一手機照過去,垃圾桶的蓋子上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楊廈走近了些,細細一看,當即被嚇的癱坐在地,菜刀也是“鐺”地一聲落在了地上,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是……一個女人的頭顱。
 
  大約過了幾分鐘,楊廈緩緩地站了起來,到底是混過的,死人這種東西已經司空見慣了,但讓他感到毛骨悚然的還是長椅上那一片帶血的碎肉以及落在地上的菜刀——想到這里,他簡直要吐了。
 
  他慢慢摸出手機,撥通了剛剛給他打電話的小子的號碼:“來,來醉安街……接我。”
 
  ****早八點,C.I.U.****
 
  “頭兒,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個?”單末喝了一口牛奶看著一旁正在進行所謂“抽煙減壓”的江熠問道。
 
  “該說就說,不說就滾蛋。”
 
  “好吧那我就先說好消息,好消息是陳法醫回國了,壞消息是司染染遲到了。”單末晃著腦袋。
 
  江熠似是沒有聽到后面那句話一般,只皺了皺眉:“陳術回來了?什么時候回來的?”
 
  “對,我回來了。”
 
  說陳術陳術到,這不,陳術穿了身規矩的深色西裝倚在門邊,江熠抬手把手里的煙碾滅,陳術向來不喜歡煙味,他一直都記得的。
 
  旋即抬眸,眸子里帶著些許質問:“國外條件那么好,你回來做什么?知不知道國內的案子都有多兇險???”
 
  陳術沒有急著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慢慢地走到江熠身邊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呷了一口才緩緩地說道:“我愿意。”
 
  一聽這話,江熠眉毛鼻子都要皺在一起了,正要發火就聽見陳術不冷不熱地說:“ 你別擺出一副我欠了你八百萬的樣子,你江少爺是差那八百萬的人嗎?再怎么說我也是C.I.U.的一員,去國外進修一年也該回來了,況且國外可沒有國內安全。”
 
  “江隊!”不等江熠搭話反駁陳術,門口就進來了一個小警員,“專案組今早七點十三分接到一個案子,勘察了現場回來之后還是有諸多疑點,程局說轉到江隊手上讓C.I.U.去破。”
 
  單末“啪”地放下了手里的牛奶:“專案組的案子關我們什么事?林嘗那個龜兒子是不是又想甩鍋???!”
 
  “是這樣的,這個案子現場極度……林隊……林隊實在是覺得這個案子適合C.I.U.,真的……”
 
  江熠從椅子上緩緩起身:“也就是說專案組接到報案去現場溜了一圈就回來了?也沒有勘察現場,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然后林隊覺得這案子有問題,他專案組破不了就把鍋甩到我頭上了?”
 
  小警員被問住了,好在陳術對這個案子有些興趣,幫他解圍:“行了江熠,既然是程局要求轉過來的,那給專案組再多的時間都解決不了。”
 
  單末見此又喝起自己的牛奶,以免待會兒江熠辦案自己還在喝東西。
 
  江熠冷哼一聲,看在陳術的面子上他就不計較這么多了,于是看著小警員,問:“ 地點。”
 
  “醉安街22號旁邊垃圾桶周圍,專案組已經調人封鎖了,就等著江隊過去了。”
 
  江熠挑眉,這沒想到林嘗這小子膽子小- xing -子慫,辦事兒卻還算辦的周到,那他就勉為其難地看在陳術面子上幫忙破破案吧。
 
  “陳術,我們走。”
 
  單末停止了喝牛奶的動作,搞了半天江隊沒打算讓他去呢?
 
  “不是,江隊,你不能只讓陳法醫去而不讓我去啊,江隊你不地道……”
 
  “你沒有發言權,等我和陳術回來再說,對了,帶個話給司染,讓她直接來醉安街22號周圍找我,不用來警局了。”
 
  說完,江熠拉著陳術就出去了,小警員看著單末,單末也看著小警員,良久,單末開口:“兄弟,喝牛奶嗎?”
 
作者有話要說:
喜歡的就留下來看看陳術和江熠倆人會擦出什么火花吧~
 
 
 
 
 
第2章 碎尸案02
  江熠和陳術趕到的時候醉安街可謂是被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裹著,這塊地方這么多年還是頭一次出命案,住在附近的居民也是頭一次近距離接觸這么多警察,圍得那叫一個水泄不通。
 
  “江隊,您來了,誒,陳法醫也回國了嗎?”
 
  陳術可沒什么心情跟專案組的人寒暄,他幫專案組解圍就一個目的——看看讓林嘗感到惡心的尸體長什么樣子。
 
  倒是江熠臉上掛起了痞氣的招牌笑容:“他啊,今兒回來的,估摸著想我了哈哈,行了,現場?;さ腦趺囪??”
 
  “林隊帶我們過來的時候就看了一眼,單單一眼林隊就覺著這案子不簡單,程局也看了我們傳回去的現場的視頻,這才決定移交給C.I.U.的,現場我們?;さ目珊昧?,絕對沒有讓居民破壞。”
 
  江熠點點頭,直接擠進了警戒線內,陳術也不緩不慢地走了過去。
 
  倒也怪不得林嘗那小子把這案子推給他們,單從這個現場看來,就知道不簡單,就藍色垃圾桶蓋子上的女人頭顱來說,擺的非常“藝術”——在蓋子正中間,藍色的頭發披散著,臉上還上了妝,除了切口處沒有一絲血跡,不可謂不精致。
 
  再看垃圾桶旁邊的長椅,這上頭有一半是干凈的有一半鋪的全是碎肉,還帶著血,椅子前有一把菜刀,目測應該是宰肉的工具,專案組的警員遞給江熠一雙- ru -膠手套,江熠套上之后就拿起菜刀細細看了看,奈何這菜刀除了刀柄是藍色的以外實在是太普通了,他估摸著這附近的居民每個人都有一把或幾把。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