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外挂软件: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偷生+番外 作者:歡小宴

字體:[ ]

《偷生》作者:歡小宴
 
文案
 
這世上還算有點溫度的就是人心了,如果人心冷了,那這人間就和地獄無異了。
 
“在我二十歲以后,我的每一天都是偷來的,如果能在這偷來的日子里歡笑,那是最好不過的,但沒有歡笑,我也能夠忍受下去。我向來不是那種見過陽光就忍受不了黑暗的人,我可以沉到暗無天際的深淵里,也能飛升到陽光燦爛的天堂里去。卑微或倨傲,于我而言并沒有什么區別,這世界要我這樣,我就這樣。但你不能給我糖吃,糖太甜了,而地獄里不給發糖。”
 
 
“陸轍,你愿意當我的小灰狼嗎?”
“一點也不。”
 
犯罪題材 背景設定與現實無關 HE
 
內容標簽: 情有獨鐘 現代架空 懸疑推理 
 
搜索關鍵字:主角:陸轍,安柏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Chapter 1
十梓街這邊一向都很繁華,即使在華燈初上的微雨夜里也是熙熙攘攘。霓虹燈像是暈染開的水粉,不均勻地鋪在天上地下。鉆入人群,每個人都是五色斑斕的,像是在過某種節日一般。
 
一個不怎么起眼、細看又十分扎眼的糙男人抄著口袋擠出人群,慢吞吞地停在一家灰頭土臉的店面前,瞇眼掃了眼油蒙蒙的菜單,沒什么起伏地說道:“六元的炒飯一份。”
 
負責店面的是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妻,丈夫聞言開了火炒飯,妻子則坐在一邊笨拙地劃著手里的智能機,邊瀏覽微信里的消息邊露出笑模樣。陸轍面無表情地掃了一眼,只看見幾個字——安柏微給他說過,沒事別試著解讀朋友圈里的消息,不是十個可以減肥的動作就是十種怎么吃也不胖的食物……看多了降智商。
 
他揉了揉脹痛的太陽- xue -,下意識地往褲兜里一摸,摸出來個又癟又皺的煙盒,一捏,跟沒了氣的氣球似的在他手里皺成一團。
 
沒煙了。
 
陸轍微不可見地皺了下眉,正巧店老板把炒飯遞了過來,他便把早就握在手里的零錢交到對方手里,連句謝謝也沒有,自顧自提著飯冒著雨鉆進了一邊的小賣部,又往褲兜里摸了幾下,摸出來一個臟兮兮的鋼镚。
 
老板有些錯愕地看了男人一會兒,轉而好脾氣地笑道:“來點什么?”
 
陸轍把目光落在店里最便宜的煙上,沉默片刻,半晌輕輕吐了口氣,將鋼镚壓上玻璃柜臺,淡淡道:“要根棒棒糖,草莓味的。”
 
老板露出了個笑來,他知道面前這個頭發蓬亂臉色蒼白的人是煙癮犯了,又沒錢買煙,不過他畢竟是個生意人,對方不點破,他自然不會明說,只是把棒棒糖鄭重其事地放在鋼镚旁邊:“這個是新來的牌子,尤其是草莓味,特好吃,原價一塊五,讓你五毛錢,下著雨來買棒棒糖也不容易,天- shi -路滑的……”
 
陸轍已經揣著棒棒糖走了出去。
 
他嘴里有點發干,撕開包裝就把糖放在嘴里,草莓味對他來說過于甜膩了,但他就是想吃點甜的,據安柏微說甜食能讓人心情變好——不過對他似乎沒什么太大的效果。
 
雨下得有些大了,陸轍卻好似沒察覺到似的,依然叼著棒棒糖信步走著,經過一處路口時,對面突然沖來一輛摩托車,駕駛人一手掌把一手拿手機津津有味地看著,等他發現陸轍時,哎哎了兩聲,連個“小心”都沒喊出來,就七拐八拐不偏不倚地撞在了他身上。
 
陸轍:“……”
 
這個駕駛技術有點厲害,他上輩子一定是個狙擊手,還是子彈會拐彎的那種。
 
陸轍叼著棒棒糖神態自若地從泥巴坑子里站起來,像是沒事人似的看向摩托車駕駛人,那一身工作服看上去明顯是個送外賣的,年紀很輕,此時被嚇得有些傻,扶正摩托車之后就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了,陸轍耐心等了他半天他也沒支吾出個所以然來,便輕輕嘆了口氣,惋惜地看向摔在草叢邊的炒飯。
 
晚飯沒了。
 
駕駛人這才戰戰兢兢地磕巴道:“對、對不起……我我我……”
 
陸轍打斷他:“我不碰瓷。”
 
“……”
 
駕駛人窒息了一瞬,瘋狂撓了撓頭,尷尬地干笑幾聲:“你看……我這,我毛手毛腳的,真是……您沒事吧?這、這,我賠給您飯錢可以嗎……”
 
陸轍把棒棒糖在嘴里滾了兩周擱到一邊,攤了攤手:“我沒事,也不要賠償。這個時間你應該很忙,你去忙就好,飯錢也不用你管……下雨天注意安全。”
 
對面的小伙子幾乎要感激涕零,一迭聲地說了各種花樣的謝謝您,最后還給陸轍鞠了個九十度的躬,推著摩托車眼眶紅紅地走了。
 
陸轍:“……”
 
雨越下越大,他卻站在了原地,許久才慢吞吞地看向倒在草叢邊的那盒炒飯,微微瞇了下眼——此時,一只臟乎乎的、帶著大小傷疤的小黑手正小把小把地抓起被雨水淋- shi -的米飯,又迅速地縮回草叢里。
 
他聽力很好,能清楚地聽見狼吞虎咽的吃飯聲。
 
頓了足有四五秒,陸轍才重新邁開步子朝前走去,嘴里喃喃著:“權當做慈善了……”
 
他住在一處高檔公館里,公館名他記不清是飛鴻還是鴻飛,總之惡俗又難聽,所幸公館的外形還勉強看得上眼,占地面積也令人滿意,此外還有小院子和各種讓人心曠神怡的花草樹木……
 
然后精致的院門被人推開,又邋遢又蓬亂還摔了一跤的狼狽男人邁著四方步走了進來,嘴里還叼著他那根解饞的棒棒糖。
 
摸鑰匙、開門、脫衣服甩鞋,最后他只穿著一條小褲衩坐在了沙發上,打開電視面無表情地看新聞聯播,看了得有十分鐘才稍稍扯動嘴角,隨口把嘴里的小塑料棒吐在垃圾桶里,摸過茶幾上的手機撥出一串數字。
 
結果一連串的手機鈴聲在家門口響起來了。
 
“今天部里下班早。”門口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脫外套的聲音,陸轍仰靠在沙發上扭頭懶洋洋地看過去,那個眉眼帶笑的人就是和他同居的安柏微,身高足有一米九多,眼窩深鼻梁挺還有一頭栗色的軟發,乍看上去像是個混血,實際上是個土生土長的農包子。
 
安柏微換好拖鞋,踢踏著走過來把手里的飯擱桌子上,經過沙發后面時順手撩了下陸轍的頭發:“你去沖下傷口,我給你上藥。”
 
陸轍把腦袋扭到另一邊瞅著安柏微的背影,面無表情道:“我不想用藥,涂碘酒很疼。”
 
臥室里傳來幾聲響動,安柏微嗤聲笑:“趕緊去,磨磨唧唧跟個娘們似的……說說看,怎么摔的?”
 
“車撞的。”
 
正提著小藥箱走出來的安柏微嘴角抽了抽:“沒骨折嗎?真稀罕。”
 
“摩托車。”陸轍把手機扔到一邊,走去衛生間嘩嘩沖了下腿上和手上的傷,甩著水走出來的時候,安柏微已經坐在他剛才坐過的地方,正朝垃圾桶里放- she -著審視的目光,直到陸轍走到他面前才抬起頭來,神情有些怪異,“你……今天又抽這么多煙?”
 
陸轍依舊是一副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來的樣子,自顧自地坐下啃著安柏微帶回來的肉包子,含糊不清道:“沒多少。”
 
安柏微扯過他一只手放在自己膝蓋上,拿蘸了碘酒的棉棒朝傷口涂去,涂得咬牙切齒:“你剛才給我打電話,是想讓我給你買煙是吧?”
 
男人對手上的痛感絲毫不聞,靜靜地啃了會兒包子才像是聽見對方的話似的轉過頭去:“有什么問題嗎?”
 
得到確認的安柏微低聲咒罵一句,又拉過他另一只手涂著碘酒,涂著涂著就頓住了,安靜地待了會兒,又湊過去仔細給他涂起了腿上的擦傷,邊涂邊說起了話,一聽之下甚至有些詭異的溫柔:“陸轍,我跟你商量個事。”
 
陸轍沒說話,安柏微便繼續接著說:“安眠藥……能不吃就別吃了。”
 
陸轍拿包子的手指微微收緊幾分,神色如常:“那就不吃了唄。”
 
安柏微似是沒想到他答應得這么容易,當下略微詫異地抬起頭來看向陸轍,恰巧陸轍也正看向他,四目相對,倒是陸轍率先偏開目光:“還有什么事?”
 
“你可別表面答應,得聽話。”安柏微涂完藥,邊收拾小藥箱邊撇嘴,“那玩意吃多了變傻,我不騙你。”
 
“你每次不讓我吃東西的時候都這么說。”陸轍毫不留情地揭穿他的罪惡行徑,“我吃巧克力,你說吃多了變黑;我吃餅干,你說降智商;我吃零食,你說吃多了會老年癡呆……”
 
“正常人誰一天吃十塊八塊的巧克力,你卡路里用的完嗎?那一個月你胖多少斤自己沒數?”安柏微痛心疾首地打斷他,“手指餅干,小熊餅干,夾心餅干……你一箱箱地買,連飯都不正常吃了,我再不阻止你你要飛???還有零食……”
 
他翻起白眼,懶得再說,最后聳了下肩膀:“今晚睡覺前把你所有安眠藥都給我,我替你保管,想吃給我要,我視情況給你。”
 
陸轍窩在沙發里轉了轉手上的包子,面無表情。
 
“還有,你被戒煙了。”安柏微去臥室放好藥箱后下了最后通牒,“再不給我調理好你這個糟爛身體,以后就別想吃肉了……你看看你臉色成什么樣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