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抽奖: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正經魚在線破案+番外 作者:榮小軒(下)

字體:[ ]

民間傳說,神話故事,世界未解之謎,靈異錄一類的書籍。
  可以看得出,何清涼很在意張白的病,那么張白經常翻閱的書籍通常而言必然與張白有關,虞七拿出書籍一一翻閱,幾乎是過目不忘的速度迅速將書籍瀏覽了一遍,其中在一本傳說類書籍中,有一個故事被插了書簽,書頁上,“許愿瓶”三個字被重重的用黑筆圈了出來。
  虞七立刻想到了張珂拿來的那個許愿瓶,根據張珂所說,那個許愿瓶是段錦瑟送給他的,而且極有可能救了他一命,而許愿瓶中的臟器也神秘消失,虞七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個許愿瓶中的臟器,是誰的呢?
  以“許愿瓶”為線索進行推斷,何清涼知道許愿瓶能夠治愈張白,而他之所以知道,很可能就是十年前自己的痊愈,也就是說,“許愿瓶”這個東西,在十年前就存在了,同理,那個始終登錄不上去的網站,十年前也存在了,而且段錦瑟或者蒙椰的父親早在十年前就登陸過網站,并且獲得了某些神奇的物品,包括許愿瓶。
  十年前的何家權勢強盛,為了救自己的孩子,尋找到了蒙家,蒙家或許不愿意醫治,或許是有其他原因,雙方必然是產生了分歧,又或者何家單方面的眼熱,想要奪寶,最后動了殺心,不對!還有不完善的地方!
  虞七努力將事發以來的所有線索結合起來,蒙椰跳樓自殺了,而何清涼極力促成此事,說明他希望蒙椰死亡,那必然是蒙椰的死亡對他有利,或者是他完成許愿瓶的必要條件!所以十年前段錦瑟孩子的死亡,也不是單純的意外!
  而且為什么在調查中,段錦瑟的兩個孩子,小的蒙邪還有一個頭骨,大的蒙上卻連信息都被抹去了?
  所以當年的意外,蒙家人其實全都死去了!只有繼承了段家絕學的段錦瑟活了下來,兩個孩子和蒙椰的父親,全部死于十年之前。十年前的蒙上沒有尸體,十年后的蒙椰尸體也被迅速火化!兩人都尸骨無存!
 
  虞七一瞬間明白,何清涼在十年后做了一件何家夫妻十年前曾經做過的事,正是因為如此,何家夫妻即使痛心兒子的死亡,也不敢大張旗鼓,因為他們明白,只要衛十命調查清楚蒙椰的死因,就有極高的可能推理出十年前蒙上的死亡。
  至于“許愿瓶”的真正作用,別人或許不明白,但是何家夫妻和段錦瑟一定知曉。其實在此之前,事務所的人都沒有將許愿瓶中的內臟和蒙椰聯系起來,畢竟張珂獲得許愿瓶的時候,蒙椰還活著,只是如今來看,許愿瓶這種本就不符合常理的東西,根本也無法用常理來推斷。
  至于蒙椰的死因,雖然還沒有這方面的確切證據,但若蒙椰真的困于自己是誰這個執念,那么死因也無外乎如此了。
  何清涼查到真正的蒙椰已經死了,推測出蒙椰并不是真正的蒙椰,以此為突破點,若在施加其他方面的壓力,曾經遭受到言語暴力的蒙椰在承受多方面壓力的情況下,會產生嚴重的自我懷疑,若再從挑撥方面入手,斷掉蒙椰與這個世界的唯一聯系,也就是段錦瑟,那么蒙椰對這個世界的歸屬感也會迅速崩塌。
  畢竟無論對于誰來講,突然有一個人告訴你,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甚至都不是人,而你唯一的親人也只是利用你,你是替身,再輔以強有力的證據,任何人的世界觀都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當然,蒙椰所遭受的一定遠比想象中的要復雜,要嚴重,至于具體的證據,虞七并沒有在書房中找到,看來是被何清涼或者何家夫妻處理了。
  正準備去何海江的書房查看的時候,窗邊的老虎突然吱吱叫了兩聲,虞七湊到窗邊,剛好看到方婭從車上下來,進入了何家。
  虞七短暫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后天就開庭了,方婭必然是前來溝通案情的,但是根據他和衛十命的調查,這個方婭極有可能是段錦瑟偽裝的,這就很有意思了!虞七從兜里掏出竊聽,遞給老虎。
  老虎通過這段日子的修煉,已經能清晰了解虞七用靈識下達的各種指令,拿著竊聽器,跳出窗外,等待時機。
 
 
第71章 第七十一條魚
  方婭進門之前自然也看到了衛十命的車, 神色如常的同衛十命點了頭,算作打招呼,然后就邁進了別墅。
  衛十命也沒有想到今天方婭會來,可以算是意外收獲,恰好監聽器里傳來了細微的響動,衛十命知道,虞七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并且準備找機會安裝監聽器。
  方婭在傭人的引導下, 直接進了何家夫妻的臥室,其實這個舉動是有些失禮的, 但是沒辦法, 樓下停著這樣一尊大佛, 何家兩個人都越來越慌,根本不敢讓衛十命離開自己的視野。
  方婭一進屋就發現了這個問題,何海江更是直接邀請方婭到窗邊, 指了指樓下的衛十命。“他在這里已經有一會兒了,這樣沒問題嗎?”
  “大名鼎鼎的黑道世家,還會怕一個小小的偵探嗎?”方婭的聲音很平和,卻又帶著一種律師特有的自信和氣勢。
  何家夫妻倆臉色微微一僵,何家雖然是黑道起家,但是這么多年早就將產業洗白, 黑道自然也就成了敏感詞匯, 不過兩人也知道,方婭既然能取得這么高的成就, 必然也有自己的手段,能調查到這些也不奇怪。
  何海江避開了黑道這個問題。“要是別的偵探也無所謂,但若是百分百破案率的衛十命就不得不在意了,畢竟就是方律師你不也在其之下嗎?”
  顯然何海江也不是吃素的,這么多年的黑道生涯,脾氣又怎么可能真的和善,立刻就不動聲色的噎了回去。
  不過方婭似乎并不在意,甚至連表情都沒有變換一下,何海江不禁有些無趣。“方律師,今天的案件分析還繼續嗎?”
  方婭語氣平淡。“當然,后天就開庭了,難不成要等到明天分析嗎?誰知道明天又會發生什么事。”
  何家夫妻自然不想拖到明天,畢竟如果分析過程中發現了什么問題,還要留一定的時間來進行補救的,明天顯然不太來得及。
  三人也不打算換房間,打算邊談邊看著衛十命,三人的注意力過多的放在了衛十命身上,從而誰也沒有注意到,另一扇窗外,一只松鼠正老老實實的舉著監控器,監聽著屋內的談話,虞七也爬進了三角巾中,聽著屋內的動靜。
  于是,一場關于何清涼名譽權和隱私權的案子就這么在幾個人的耳邊徐徐展開。
  方婭將自己準備的文件夾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在窗邊一個圓形小桌邊坐定。“開始吧,從頭到尾,你們所能想到的每一個細節都完完整整的告訴我,如果你們想贏,就不要有任何遺漏,也不要有任何隱瞞。”
  何海江的聲音緊隨著從屋里傳來。“上一場官司,那些原告不是贏了嗎?贏官司也沒那么難,證明我兒子的名譽權和隱私權受到侵犯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我們只要不像那些人一樣別被抓到把柄就好了,另外,還要制止他們繼續調查蒙椰的事。”
  方婭拿著手中的筆,一雙銳利的眼睛盯著何海江。“上一場官司贏了嗎?贏了什么?錢?名譽?哪怕是一口氣?那些原告在開庭之前難道沒想過這些嗎?衛十命不是傻子,尤其是我們并不知道他們對蒙椰的調查進行到了什么地步。”
  “他們調查到什么地步關我們什么事。”何母在旁邊插嘴,似乎想要表現的不那么在意。
  “何夫人,衛十命不傻,同樣我也不傻,關注案件的群眾也不傻,我們只能從蒙椰自殺事實成立來著手,那么現在,能給我講一講事情的具體經過嗎?”方婭不管臉色千變萬化的何母,再次補充道。“不要說謊!”
  何母閉嘴了,說來奇怪,方婭明明沒有表現出任何激動情緒,但是氣勢卻穩穩的壓住了兩人,這讓兩人都很不舒服。何海江比何母好的多,臉上沒有情緒的遺漏,神色淡淡,帶著一貫的居高臨下。“方律師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要說謊?難道我們一直以來說的都是謊話嗎?蒙椰的死跟我兒子沒有關系,誰知道衛十命是什么意思?還是說方律師怕了?”
  方婭輕笑了一聲,這可以算得上她進屋以來第一個比較明顯的表情了。“好,那么就請陳述一下事情經過吧。”
  何海江帶著明顯不悅的聲音響起。“9月8號,我們突然接到了警方的通知,你無法想象我們當時接到電話的心情,尤其是當我們看到清涼尸體的時候,有一種整個世界都塌掉的感覺,然而這樣的案子,警方卻一直在拖延,沒有任何進展,最后甚至說什么我兒子成了嫌疑人,實在太可笑了!人死為大,說這些的人也不怕下了拔舌地獄!我兒子雖然死了,但是老子還活著,我不能就這么放任下去,不能讓我兒子成了冤死鬼!”
  方婭聽完,抬手鼓掌,機械的掌聲加上面無表情的動作讓何海江沒有獲得任何愉悅感,然而不待何海江繼續說話,方婭就開口了。“重要的線索一句沒談,所說的話也句句屬實,沒有毛病,情真意切,很是感人。但是,你兒子的老子確實活著,那段錦瑟呢?難道就死了嗎?”
  何海江臉上肌肉不明顯的抽動了一下。
  方婭視而不見,冷靜的聲音依舊。“想要驗證真相很難,但是想要摧毀一個謊言卻輕而易舉,因為只要有一個突破點,完美的謊言便如同崩塌的多米諾骨牌,環環相扣,瞬間土崩瓦解。只要存在一個變數,一切……就懸于一線。最簡單的,你如何解釋衛十命查到的那些支付記錄,何清涼為什么花費巨額錢財,通過多種方式促成蒙椰的自殺?”
  何海江沉默了,看著方婭冷靜的雙眸,一時間卻想不到一個合理的解答,那些支付記錄實實在在存在,無法否認,就算他以自己兒子年幼叛逆就是錢多為由,也無法否定買兇的行為,正無頭緒之際,方婭冰冷的聲音響起。
  “衛十命找到的支付記錄全部是手機支付,那么問題來了,誰?有可能拿走何清涼的手機,并且知道他的支付密碼呢?這個人和他很親密,卻與二位有矛盾,最好……還……死無對證……”
  何海江連同何母的眼睛都為之一亮,何母更是脫口而出。“張白!”
  方婭淡淡的勾了勾唇角。“沒錯,謊言雖然不容易完美,卻容易終結,我們為什么不選擇簡單一點的途徑呢?不用懷疑,衛十命必然會查到很多信息,你們不是說衛十命的能力在我之上嗎?那么,我能查到的信息,我能推理出來的,他必然也能推斷而出。”
  “方律師的意思是衛十命已經掌握了很多資料了?”何母其實并不懷疑方婭的說法,尤其是衛十命今天不知道抽什么風,突然開車到了他們別墅外。“所以我們要禍水東引,用張白來了解此事。”
  方婭冷漠的點頭。“沒錯。天時……地利……人和……”
  何母似乎懂了,面露喜色。“這招實在是妙啊,就算那衛十命查到什么資料,我們只要推給張白,一切死無對證,而且這么久,張白也火化了吧,他就算是本領通天,只怕也無力回天。”
  方婭看著笑得燦爛的何母,靜靜開口。“似乎誰曾說死者為大,有人要下拔舌獄來著。”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