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会直接强制刺激战场的玩家转游吗: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罪無可赦 作者:形?。ㄒ唬?/h2>
字體:[ ]

 
《罪無可赦》作者:形骸
 
文案
“我死去,并不是你們的勝利,頂多證明庸才對天才發動了可怕的戰爭……你們打著正義的旗號,剿滅異己,顛倒黑白……你們筆下的史書記錄我鯨吞一切,橫行霸道,壓制弱小。多年后,我的優點會變成缺點,唯有借我之手得到正義的人,將銘記我的功德。”——摘自本世紀最負盛名的犯罪天才語錄。
墨城公安局刑偵副隊長閆思弦:“狗屁!這混蛋還挺會往自個兒臉上貼金。”
墨城公安局刑偵支隊長吳端:“人都被你抓住了,你還不讓她逞會兒口舌之快?”
 
自定義標簽:懸疑靈異 偵探推理 宅男 技術流 職場 腹黑 
 
 
 
 
第一卷 恰憑欄
 
第1章 他不敢(1)
  吳端夢見有人要掐死他。醒來猶覺得喘不上氣。
  他伸手拽了一把衣領,自救一般,這才發現了癥結所在:
  秋衣穿反了。
  高出一截的后領正勒著他的前頸。
  他將領子扯開了些,在“坐起來嘗試正確的秋衣穿法”和“睡吧睡吧勒醒了再說”之間猶豫了半秒鐘,便向后一個選項搖了白旗。
  這導致后半夜他又做了好幾個夢,夢里總是有人要害他,東躲西藏,累個半死。
  好在,后半夜并不太長。
  凌晨4點27,吳端被一陣“老司機帶帶我”的手機鈴聲吵醒。
  魔- xing -的音樂讓他瞬間從床上彈起來,雖還閉著眼,卻精準無誤地摸起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有案子。”電話里,一個干練的女聲響起。
  是法醫貂芳。
  吳端按了免提,把前后穿反的秋衣正過來,“貂兒,今兒誰值班?太不憐香惜玉了,大半夜的,有案子也該叫個男法醫,活該一個個都是單身狗。”
  “說得好像你有女朋友一樣。”
  “那不一樣,他們單身是因為糙,你哥我純粹是因為……我還小,不能早戀啊。”
  在吳端的厚顏無恥面前,貂芳終于敗下陣來,“我去現場,跟你家順路,用不用把你接上?”
  “不用,地址發來就行,現場見。”
  吳端沖進衛生間,胡亂洗了把臉,水冰得他渾身激靈,睡意迅速退去,整個人都精神了。
  他抬頭,鏡子里是一張與年紀和職業不相符的娃娃臉,臉蛋上的肉比常人多一點,大眼睛,眼睛里黑白分明,不似那些目光渾濁的中年人。
  三十歲的人了,看起來卻好像剛剛二十出頭。
  這樣的長相原本是很吃香的,可偏偏吳端是名刑警,常因為給人留下“太嫩,不靠譜”的印象而苦惱。
  此刻,他習慣- xing -地皺起眉,繃緊了唇角的肌肉,想讓自己顯得老成一些。
  ……
  領秀金城小區,4棟2單元。
  這注定了是不能安生的一晚。
  救護車、警車的車燈閃爍,男人的嚎哭聲……被驚擾的鄰居們披上衣服,穿著厚重的棉拖鞋,在樓道里交頭接耳。
  轄區派出所民警已經在三樓的苦主家門口扯了警戒帶,卻攔不住鄰居們想要一探究竟的目光。
  進門前,吳端首先檢查了門鎖,門鎖完好,沒有撬壓、破壞的痕跡。
  民警向吳端介紹道:“報案的就是這家男主人,大車司機,半夜出車回來,發現妻女死在家中……哎!可憐!”
  吳端進屋時,貂芳已經到了,正拿著液體口香糖往嘴里噴,又把亂糟糟的短發塞進藍色防護帽里。
  屋里所有房間的燈都亮著,燈光慘白而廉價,顯得客廳沙發上抹眼淚的男人越發可憐。
  那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雙手抱頭,泣不成聲。他穿著牛仔褲、舊夾克,發福,尤其胖在腰腹部,符合他需要久坐的職業特征。
  右手邊兩間臥室的門開著,主臥是夫妻倆的,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次臥——從粉嫩的色調來看,應該是女兒的房間,能看出這是一個溫馨的三口之家。
  此刻,次臥的地上和床上各躺著一個人,地上是個年長女- xing -,床上則是個十幾歲的姑娘。顯然,她們就是這家里的妻女。
  吳端和貂芳走進次臥,次臥陳設簡單,一床,一衣柜,一書桌。
  床尾方向的書桌上攤著一本高一數學習題冊。在翻開的那一頁上,孩子的筆跡工工整整,習題冊上放著一只漂亮的發卡,旁邊還有個小鏡子。孩子的書包隨意地放在寫字臺旁邊的地上。
  兩人一進屋,先聞到了一股異味。
  異味是從床邊的一只粉色塑料盆里散發出來的,對于見多了胃內容物的貂芳來說,她一下就看出了盆里所盛的是何物。
  “死者有嘔吐現象,而且將嘔吐物接在了塑料盆里。”貂芳熟練地將嘔吐物取樣,準備帶回去做檢驗。
  攪動之下,酸臭味更濃了,兩人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首先觀察床上的年輕死者。
  女孩蓋著被子。
  一掀開被子,兩人都愣住了。
  女孩上身穿一件橘黃色小毛衣,燈籠袖,毛衣前襟處繡著一只長頸鹿,十分俏皮可愛。下身是一條黑色蓬蓬短紗裙。
  此刻,她的紗裙被撩起,紗裙下的打底褲、內褲被退到了腳腕處。
  兩人對視一眼,吳端別過臉去,貂芳則開始檢查死者下身。
  “床上- shi -了一片,死者這是……小便失禁……”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后,貂芳繼續道:“處女膜完好,沒有- xing -侵跡象——因該說,沒有普遍意義上的- xing -侵痕跡。”
  吳端看了一眼客廳里的男人,一樁案件有了- xing -侵的可能- xing -,- xing -別便會成為偵破案件時重點考慮的因素。
  貂芳打開手機錄音功能,一邊描述年輕女孩的尸體狀況,一邊拍照。
  檢查完床上的尸體,兩人又蹲下身,著手檢查地上的尸體。
  “中年女- xing -,呈側臥姿勢,后背靠床,身體后仰呈弓形……死者衣著完整,穿打底褲、內褲、長袖加絨睡衣……也有小便失禁的情況,沒有- xing -侵痕跡……
  死者右臂向床尾寫字臺的方向前伸——看起來,她要去夠掉在地上的手機……”
  吳端撿起距離死者大約半米的手機。
  一部粉紅色的國產女士手機,屏幕上方摔出了一道Y字形的裂痕。
  吳端按了手機上的電源鍵,屏幕亮起。
  向上一劃,沒有開機密碼,屏幕直接解鎖。
  解鎖后首先進入的是撥號界面,已經撥了“12”兩位數字。
  貂芳繼續檢查尸體。
  “沒有束縛傷,不過死者挨著地面的左臉頰和左手有擦蹭傷,是死前掙扎嗎?”貂芳思忖片刻,搖搖頭,“不像,單純的擦蹭,沒有抵抗和威逼傷,那這應該是……抽搐!死者生前曾有過抽搐現象!”
  “嘔吐、抽搐、小便失禁,是不是像中毒?”吳端問道。
  貂芳點頭,深以為然。
  問題是,為什么女孩的褲子被脫了下來?
  貂芳繼續道:“尸斑融合成大片,尸僵全身出現,考慮到現在是冬季,這種老房子供暖普遍不好,溫度較低,死亡后的尸體變化會減慢,推斷死亡時間在8到11小時。
  現在是凌晨5點,8到11小時……也就是說,死亡時間是昨晚18點到21點。恰好涵蓋了晚飯時間。”
  會不會是母女倆晚飯時攝入了某種毒物?”
  吳端起身,“我去廚房收集晚餐樣本。”
 
 
第2章 他不敢(2)
  廚房里的飯菜余香預示著女主人的手藝相當不錯。
  家里沒有冰箱,所以剩菜都放在靠近窗戶的地方——那兒溫度比較低,能起到冷藏效果。
  窗臺上有兩盤素菜,土豆絲和白菜燉豆腐,還有一只高壓鍋內膽,蓋著塑料袋。
  掀起塑料袋,只見其內的紅燒肉已經放涼了,上面浮著一層白色的油花??蠢湊餳胰送砩銑粵碩?ldquo;硬菜”。
  電飯鍋里還有剩余的米飯。
  吳端將米飯和菜全部取樣,裝進證物袋。
  水槽里泡了一只碗,兩雙筷子,還有一只碗放在水槽邊的鍋臺上。
  吳端拿起鍋臺上的碗,聞了聞,有股淡淡的洗潔精味。
  吳端回到次臥時,貂芳已經在民警的幫助下,將尸體裝進了尸袋。貂芳問道:“有發現嗎?”
  “沒什么特別的,這些食物樣本你帶回去做毒理檢驗吧。”
  “成,交給我……對了,你自己在現場行嗎?真不用把八月叫來幫忙?”
  “不用,讓他在家陪媳婦吧。”
  天太冷,幫貂芳把尸體裝上車,吳端裹緊衣服小跑進了樓道,他決定跟男主人聊聊。
  死者家,客廳。
  吳端在男主人身邊坐下。
  能看出來,男人竭盡全力想要幫上點忙,他大口呼吸,想讓自己平靜些,卻無濟于事,每吸一口氣,都是一次抽噎。
  縱然如此,男人還是極力從喉嚨里擠出聲音問道:“她們……怎么死的……”
  單單說出死這個字,就是極大的痛苦,一個字被他說得顫了三顫。他多不愿意接受這樣的現實??!
  “具體的死因還在調查中。”在案情沒有眉目之前,吳端的說辭十分保守,他轉移話題道:“先說說你吧,你們夫妻感情怎么樣?”
  “什么意思?”
  “例行詢問,你也希望我們仔細調查,不放過任何關系人吧?”
  男人恨恨地盯著吳端,“我們感情好得很!隨便你怎么問!”
  “哦?”
  男人伸出大手抹了一把鼻涕,吳端看不下去,從口袋里掏出餐巾紙遞給他。
  男人接過紙,胡亂在臉上擦了一把,“她下午還給我發微信,說家里燒肉了,讓我夜里出車回來別忘了吃點。”
  男人隔著證物袋按了幾下碎屏手機,打開上面的微信,“這是她的手機,你看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