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除草app免费: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罪無可赦 作者:形?。ǘ?/h2>
字體:[ ]

  接到閆思弦的電話,韓粟頗有些忐忑,生怕自己工作沒做好,引得這位喜怒無常的股東不滿。
  閆思弦說明問題后,韓粟明顯松了口氣,解釋道:“西成是因為最近高管變動,才跟研究院搭上關系的。”
  “高管變動?”
  “換了CEO,新來的CEO叫陳樹,跟研究院有些關系,是院長的熟人,我打聽到,新人已經走馬上任,但不知為什么,還沒對外公布消息。”
  原來如此。
  閆思弦道:“蘭向晨跟陳樹有交情嗎?”
  “這就不清楚了,不過……”韓粟猶豫了一下。
  閆思弦道:“你只管說,不用有顧慮。”
  韓粟便繼續道:“我對蘭向晨雖然了解不多,但能看出來,他就是個純粹的科研人員,對市場運作什么的不敏感,也沒興趣。
  而陳樹,他跟我是一類人,我們其實不太不關心科研情況,更多的精力放在市場擴張上,所以……我估計,他們不大可能有交集。”
  “知道了,干得不錯。”閆思弦少有地開口夸人,電話那端的韓粟一愣,來不及說什么,通話已經被掛斷了。
  電話剛一結束,只聽有人敲駕駛位置旁的車窗,吳端一看是交警,趕忙降下車窗。
  “路邊禁止停車,麻煩您出示一下駕駛證。”交警行了個禮,作勢就要抄車牌寫條子。
  吳端一看,剛剛兩人只顧著看資料打電話,將車隨意停在了路邊。
  他趕緊掏出警官證,“執行任務。”
  交警一愣,看看吳端的警官證,又看看閆思弦那輛價格在五百萬往上的座駕,登時對吳端的警察身份產生了懷疑。
  吳端一時百口莫辯,就差背誦的當年入職宣誓以證身份了。
  當同行懷疑你的警官證造假時,你怎么證明警察是警察?這尼瑪是個哲學問題,和你如何證明你媽是你媽有著異曲同工之感。
  好在,一番解釋外加保證立即挪車之后,那交警還是選擇放兩個可疑人員一馬。
  吳端乖乖挪車,閆思弦則拿過他的手機,接起馮笑香的電話。
  “吳隊!有發現……”
  閆思弦按開免提。
  “……有發現,圖偵調取了蘭向晨失蹤當天的外圍監控,發現了可疑車輛,是一輛黑色桑塔納,因為司機刻意遮擋了車牌,我們只能根據監控追蹤車輛行駛軌跡……需要些時間,而且,無法保證一定能查到。”
  吳端問道:“怎么個可疑法兒?”
  “我們還原了蘭向晨失蹤當天的行為軌跡,早晨8:16他開車去了研究院,一切正常,10:17有一輛黑色桑塔納停在研究院正門馬路斜對面。
  11:22蘭向晨乘坐魯仁松的車離開研究院,兩人直奔西餐廳吃午飯,這時候那輛黑色桑塔納動了,就跟在他們后面。
  兩人進了西餐廳以后,黑色桑塔納就近???。
  12:15兩人吃完飯出門,魯仁松獨自駕車回到研究院,而蘭向晨選擇向不同的方向步行,結合老人家的日程來看,他要去一家位于西餐廳附近的寫字樓,他跟那里的一家慈善機構辦公室負責人約好了見面。
  我們看到黑色桑塔納再次發動,緩緩跟著蘭向晨,老人路過位于秦川路的最后一個監控后,便不見了蹤影,而黑色桑塔納在下一個直行路口處恢復了正常速度。
  以上,我們懷疑是黑色桑塔納劫持了蘭向晨。”
  “好!有進展隨時聯絡!”吳端道:“笑笑,再幫我查一家公司。”
  “吳哥,你說。”
  “西成制藥,還有這家公司現任CEO陳樹的所有信息,尤其是蘭向晨失蹤前后,陳樹的……”
  閆思弦卻對著手機說了一句“笑笑,這個你不用管”便掛了電話。
  吳端憋氣道:“你故意的吧?仗著手上有傷,我不敢跟你搶手機,你故意的吧????”
  “別生氣啊,隊長,聽我說,”吳端道:“黑客就別指望了,按照制藥公司慣例,重要的配方資料即便有電子版,也絕對跟互聯網絕緣,黑不進去的,你倒是可以指望我。”
  “你?”
  “你想啊,一家有望掌握治癌藥物配方的公司,他們是不是得準備購置新的設備,建新的流水線,甚至是新的制藥工廠,你說,這時候他們需要什么?”
  “……錢?”
  閆思弦點頭,“那我最不缺的是什么?”
  吳端:“……”
  閆思弦以熊掌攏住耳朵:“你說什么?——我聽不到——”
  吳端:皮一下很開心嗎?
  閆思弦:隊長我錯了。
  “總之,我剛讓秘書向陳樹辦公室透露了投資意向,陳樹新官上任,正是不惜一切手段證明自己能力的時候,我給他送了一大塊肉,他當然得咬,已經迫不及待想和我見面了。
  我做為砸錢的一方,探探他的底牌總不過分吧?
  所以,陳樹這邊我來解決,至于吳隊你……”閆思弦抬了抬熊掌,不無遺憾道:“就麻煩你做回司機吧。”
  吳端:好像我現在不是在給你當司機?
  吳端道:“那你什么時候跟陳樹見面?”
  “我知道越快越好,畢竟蘭老那顆裝滿知識的腦袋十分寶貴,但是……”閆思弦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行頭,聞了聞身上的味道,最后目光落在自己的一雙熊掌上,“打仗總得有個準備吧。”
  閆思弦果斷道:“先回家。”
 
 
第155章 福音(10)
  閆思弦家,臥室。
  “我擦姓吳的你輕點!拽到老子頭發了!……靠!”
  “姓閆的你老實點!手抬好!別弄- shi -了!……”
  一名年輕貌美的女醫生給閆思弦的手拆了紗布,剛說一句“恢復得不錯……”實在看不下去兩個鬼叫的男人,一把抓過吳端手里的吹風機,指揮道:“你去拿條毛巾給他手擋著點,傷口千萬不能沾水。”
  吳端如獲大赦。
  等他從衛生間拿了干毛巾出來,女醫生已經開始嫻熟地給閆思弦吹起頭發。
  吳端生怕頭發上的水滴沾上傷口,趕忙撐著毛巾。
  他看到了毛巾下的那雙手,手掌上各有一道深深的傷口,其中右手虎口被豁開,縫了針,即便痊愈,短時間內肯定也能看出差別。
  手指也有傷口,深可見骨,左手小指幾乎從關節處斷開,吳端已不記得自己在現場捧著他的手大喊醫生的行為,但他記得那種心悸無助的感覺。
  不得不感慨現代醫療技術的發達,以及……有錢真好。
  閆思弦當天是被醫療直升機接走的,顯然他已習慣了那龐然大物,比吳端淡定多了,躺在墳地里一邊說笑道:“別喊了隊長,鬼子都讓你喊跑了……”
  一邊指揮吳端撥打了一個電話,報了位置,并調侃道:“抱歉,你這輩子的第一次直升機之旅,恐怕不那么美好。”
  一架直升機轟隆隆地來,接上閆思弦,又轟隆隆地走,如閆思弦所說,吳端做為隊長,肩負起了送傷員去醫院的責任,跟他一起上了直升機。
  前后總共20分鐘,直升機就在一家私立醫院頂樓停穩,與此同時,全市最好的神經科、骨科醫生已經在手術室準備就緒。
  吳端第一次見識到醫療領域里的一路綠燈。
  當然,第二天幫閆思弦結賬時,看著那七位數的費用,吳端重新認識了家中老媽曾說過的一句話:錢花哪兒哪兒好。
  他還為局里究竟能報銷多少著實忐忑了一把,誰知閆思弦大手一揮,表示那都是小意思,不必在意。
  此刻,這雙手雖然還有些蒼白,卻已經有了大病初愈的樣子,吳端最擔心的那根小指已經完美地接了回去,依舊修長,連傷口都不太明顯了。
  許是受了吹風機里熱風的刺激,那根小指微微動了一下。
  幫閆思弦拆紗布的女醫生道:“就一會兒啊,紗布給你放這兒了,完事兒了你記著包上,你這根指頭現在一點兒都不能受力,受風也對恢復不利,?;げ緩鎂偷茸挪蟹習?hellip;…”
  閆思弦突然湊到刀子嘴豆腐心的女醫生耳邊,不知說了句什么,女醫生臉一紅,嬌嗔地看了閆思弦一眼。
  她計上心來,指了指閆思弦受傷的手,壞壞地丟下一句“你行嗎?”便拎包離開了。
  看著被質疑行不行的閆思弦,吳端噗嗤一聲樂了,仿佛大仇得報。
  閆思弦無所謂地起身,用一根手指推開衣柜,開始搭配衣服。
  吳端實在是忍不住,笑得幾乎蹲在地上,要捶著柔軟的羊毛地毯,以至于閆思弦實在沒法繼續忽視他。
  “想什么呢你,臟心爛肺,我約她一塊打游戲!”
  “哦——打游戲——啊哈哈哈哈——”
  閆思弦:滾過來,爸爸要踹死你?。。?!
  笑歸笑,閆思弦拉開衣柜時,吳端還是注意到他的衣服掛得十分整齊,想來應該是家政每天收拾的結果。
  衣柜里大致有三個區域,代表三種不同需求。
  其一是居家服,但凡純棉或純毛質地穿起來舒服的,不分品牌價格,占據了衣柜半壁江山,余下位置一半是高訂西裝,每套下方都有配套的純手工定制皮鞋,嚴謹內斂,屬于穿上就能直奔華爾街上班,另一半的衣服雖也價格不菲,卻略顯輕佻,吳端已經能想象閆思弦穿著它們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戰績。
  “想什么呢?”閆思弦從華爾街區域拎出兩套西裝,問道:“哪個?”
  吳端看看左邊的,評價道“人模狗樣”,又看看右邊的,評價道“貌似忠良”。
  最終,閆思弦選擇了貌似忠良。
  他穿衣服問題不大,可是系領帶、袖扣等精細活兒,手就不那么靈光了,只好由吳端代勞。
  吳端正幫他系領帶,有人敲臥室門,叫了一聲“閆總,方便嗎?”
  閆思弦顯然聽出了來人是誰,道了一句“進。”
  身材凹凸有致的秘書開門,眼看吳端拽著閆思弦的領帶,只愣了一秒鐘。
  “閆總,合同范本我按您要求打出來了,放這兒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