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过检测视频教学: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罪無可赦 作者:形?。ㄈ?/h2>
字體:[ ]

頭上司不和,可是官場大忌。
  之后唐宏旗好像被說服了,同意讓’他們’來。
  唐宏旗在電話里說了一句’他們都是什么人,能靠得住嗎?’
  感覺他挺不放心的,好像要把一件大事交出去。
  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覺得……唐宏旗死了,閆思弦被人劫持,會不會跟’他們’有關。”
  “是陳兆榮要求派’他們’來幫忙的?”
  “是。”
  吳端再次撥通媒體的電話。
  “吳先生,請問……”
  吳端直接打斷對方,“陳兆榮曾經往墨城派過人,以協助唐宏旗,目的很可能是對付小閆。
  我要陳兆榮的所有通話記錄、社交軟件聊天記錄,還有最近一個月他見過的所有人,查他派過來的人究竟是誰。”
  “好,我這就查。”
  高鴻杰知道自己上當,并未表現出過多的情緒,被人抓了小辮子,處處掣肘的情況他只能忍著。
  吳端反倒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我說話算話。”
  高鴻杰嗤之以鼻。
  閆思弦已失蹤近12小時。
  期間貂芳打電話來通報了一個壞消息:在閆思弦失蹤現場——也就是他家地下車庫——發現了他本人的血跡。
  一小灘,外加幾個血腳印。
  貂芳推測,閆思弦腿部受傷,可能傷及靜脈。
  這個消息讓所有參與案件偵破的人,又多了幾分糾結。
  受傷?靜脈?
  然后又追著兇犯的車穿越了半個墨城?
  吳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他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
  閆思弦最近一次跟韓粟聯絡,是在兩個半小時前,距離閆思弦受傷近10個小時。
  包扎了吧?止血了吧?一定……吧?
  一定的,不然撐不了這么久。
  將高鴻杰交給張明輝看管,并約定好閆思弦獲救后立即放人,并不真的立案,吳端就火急火燎地要駕車回墨城。
  張明輝不放心道:“你連軸轉了多久,我派個人給你開車,路上睡會兒吧。”
  吳端沒拒絕。
  臨走,張明輝又道:“萬一……萬一小閆有什么事兒……你打算怎么處理高鴻杰?”
  “他不會有事!”
  張明輝張了張嘴,最終只點了下頭,“嗯,不會有事。”
  吳端坐上后排座位,張明輝往車里塞了兩包蘇打餅干,又囑咐道:“路上吃兩口,攢點力氣才能救人。”
  弄得吳端有點不好意思,就差高歌一曲“啊這個人就是娘”了。
  張明輝派來開車的刑警沉默寡言,一看就是那種埋頭干活的老黃牛,各部門都賊喜歡的勞動力。
  對方不說話,吳端只象征- xing -地詢問了兩句,知道了對方外號斧子。
  斧子。
  聽起來是個狠角色。
  但吳端沒在這人身上花更多心思,他在腦海里將所有事情過了一遍,確定帝都之行已經盡了人事,再沒有他能努力的地方了,便開了一包餅干吃起來。
  沒胃口,但他強迫自己必須吃。
  不吃人會垮,他還不能垮,閆思弦還等著他救。
  好在,不久后馮笑香便傳來了消息。
  “吳隊,綁匪身份查到了!”
  這是今天第一個令吳端振奮的消息,他忙問道:“怎么樣?”
  “是陳兆榮雇兇!他承認了!”
  “好!詳細說說!”
  “是這樣,北吉市警方突審了陳兆榮,唐宏旗死后,陳兆榮一度情緒崩潰……怎么說呢,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所以警方問什么,他都交代了。
  據陳兆榮供述,唐宏旗頭到達帝都時,并沒有急著去見高鴻杰,而是托關系打聽了一下形勢。
  這一打聽,他們便得知,在閆哥的帶頭下,許多制藥企業紛紛捐藥,以搶占市場。
  這些制藥企業肯慷慨解囊,也是有條件的:嚴懲長天制藥。
  他們是抱起伙來,拿出了務必將長天制藥從行業壟斷的地位上拉下來的決心,就等著看它破產倒閉了。
  倒一個長天制藥,對主管單位來說,不是問題,可誰也說不準,上頭會查到什么程度,萬一查的不止一家藥廠呢?陳兆榮、唐宏旗等北吉市上級主管單位的實權領導,會不會跟著遭殃?這誰都說不準。
  他們恨死閆哥了,覺得要不是閆哥挑事,事情還有轉圜的余地。
  陳兆榮聽唐宏旗匯報了閆哥的所作所為,起了殺心……
  還有就是……高鴻杰剛剛可能跟你說謊了。”
  “說什么謊?”
  “根本不是暗示!
  唐宏旗找高鴻杰托關系,高鴻杰明確點出,最開始舉報長天藥業的,并不單單只有長天藥業內部的一名高管,高管背后還有人——就是閆哥!”
  “你的意思是……長天藥業的事兒曝光,閆思弦是推手?”
  “反正陳兆榮是這么說的??贍塋聘繒嫻母閃聳裁?,也有可能,高鴻杰故意挑唆,好借刀殺人。
  他這么一說,新仇加舊恨,閆哥自然就成了陳兆榮他們集火的目標。
  再者,為了爭取轉圜的余地,這些人必須打破閆哥和政府簽訂的合同。
  總之,陳兆榮自己承認了,他的確雇兇殺閆哥。”
  “他雇的人,身份確定了嗎?”
  “李鐵,83年生,當過兵,在部隊時,多次獲得格斗比賽冠軍,退伍后以給人當保鏢為生——是那種跟違法犯罪掛鉤的保鏢,說難聽點,就是幫人打架。
  后來因為打架還被判過刑。
  李鐵和付豪是在牢里認識的,倆人是舍友,在牢里的時候,付豪就是李鐵的跟班小弟。
  李鐵從陳兆榮那兒接了活兒,帶上了付豪這個跟班小弟。
  急匆匆趕到京北市,等待調遣,結果一下飛機,陳兆榮又通知情況有變,讓兩人往墨城趕。
  兩人便租了車,去往墨城……”
  “等等……”吳端道:“這兩個人,沒跟唐宏旗聯系過嗎?”
  “沒有,據陳兆榮交代,李鐵跟他是單線聯系的,唐宏旗雖然知道他買兇的事,卻并未插手,用陳兆榮的話來說,唐宏旗看不上他雇來的人,覺得買兇殺人的手段有點……反正就是看不上。”
  這兩個……是上下級嗎?
  吳端覺得怪,卻也并未深究,只顧著關心閆思弦。
  “那李鐵人在哪兒?找到了嗎?閆思弦跟他在一起嗎?”
  馮笑香道:“鎖定了一處廢水泥廠,咱們的人走訪時,有果農看了監控照片后反應,曾經見過照片上的越野車開進廢水泥廠,咱們的人正往那兒趕。”
  吳端激動得不拿手機的那只手一會兒在褲腿上蹭蹭,一會兒又用指關節敲一下車玻璃。
  “我不一定能趕回去,一切以保證小閆的安全為前提。”
  “知道,大家心里都有數,情況稍有不對,立馬開槍。”
  吳端少有地不愿掛電話,電話那頭的聲音對他來說,就猶如鎮定劑,抑或救命稻草。
  吳端認了。
  或許,閆思弦破了那么多案子,終于輪到他替閆思弦收拾一次爛攤子了。
  墨城郊區,某廢棄水泥廠。
  賴相衡帶隊偷偷摸進門去的時候已是凌晨2:18。
  出乎刑警們預料。
  李鐵和閆思弦竟然都在睡覺。
  兩人在一個屋,李鐵躺在床上,閆思弦則被綁著手腳,也歪倒在床上。
  兩張簡易彈簧床上并沒有被褥,只有一些蒿草。
  屋外的偵查員發現,每隔20分鐘,屋里就會傳來手機鬧鈴聲。
  刑警們估計,李鐵是困極了,但也不敢睡死,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起來檢查閆思弦有沒有搞小動作破壞捆綁。
  歹徒李鐵是個光桿司令,刑警們沖進屋,很快便將其制服。
  閆思弦獲救后,問出的第一句話便是:“吳端要氣死了吧?他人呢?我得見他。”
  遠在數十公里外的吳端聽聞閆思弦獲救,先是大大松了一口氣,緊接著便怒罵道:“讓他滾回家等我!老子要扒了他的皮!”
 
 
第293章 你就像那一把火(11)
  吳端是自己進入閆思弦家的,用指紋。
  他進屋時,閆思弦還沒睡,像個小學生一樣端坐在沙發上。
  看到吳端,立馬起身,訕笑道:“看,把你指紋留下是對的吧,是不是很方便……”
  他還想繼續沒話找話的,被吳端瞪了一眼,作罷。
  兩人面對而坐,大眼瞪小眼。
  閆思弦揉了揉鼻子,“你問吧,我答。”
  吳端先是將他上上下下掃視一圈,才問道:“腿怎么樣了?”
  閆思弦一愣,撩起一側褲腿,只見小腿上纏著紗布。
  紗布不薄也不厚,看不出傷勢究竟如何。閆思弦便道:“沒事,一點小傷,幾天就好。”
  “貂兒說可能傷著靜脈了,縫針沒有?”吳端又問。
  “真沒事。”
  “行吧。”吳端這才開始說正題,“你可真有本事,高鴻杰那么大的官兒,愣讓你欺負得孫子似的。”
  他說的反話,閆思弦聽著,心里別提多得意了,面上卻還得裝出一副“我知道錯了”的樣子。
  “你都知道了?”閆思弦小心翼翼地問道。
  “高鴻杰肯定記住我了,不知道以后會不會托關系給我穿小鞋,算了不想以后的事,你是跟楊子函合起伙給高鴻杰下套的吧?”
  “是。”閆思弦大方承認。
  吳端撇嘴,“我看楊子函對你有意思,你這么對人家,合適嗎?”
  “她?哈哈,她不是對錢有意思嗎?不是吧吳隊你這么傻白甜……”
  吳端用一記眼刀終結了閆思弦繼續打哈哈。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