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训练场在哪: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遲到的證人 作者:而蘇

字體:[ ]

《遲到的證人》作者:而蘇
 
文案
 
十年前,一樁入室殺人案經媒體報道引起社會轟動。據悉,受害者是一對夫妻和他們剛剛年滿十二歲的兒子,兇手作案手法極其詭異而殘忍,三位死者依次死亡,時間相隔甚遠。難以想象這個家庭是如何看著彼此走向死亡,同時為自身進行死亡倒數。
 
然而,由于案件沒有偵破,還有更多警方沒有進行披露的細節,比如目擊屠殺的一雙眼睛……
 
當年證據不足,一樁兇殺成為懸案,直到十年后,一切真相終于浮出水面……
 
可能是披著刑偵皮的小甜餅
 
cp:封哲 x 季懷安
 
內容標簽: 恐怖 都市情緣 近水樓臺 懸疑推理 
 
搜索關鍵字:主角:封哲,季懷安 ┃ 配角:警局里的伙伴們以及一些死者等 ┃ 其它:刑偵,年上,he
 
 
第1章 第一章
 
“我們來玩一個游戲吧。”
 
“不,不!”
 
“回答錯誤,女士。”黑影- yin -惻惻地露出微笑,他握著男孩細軟脖頸的手突然用力,男孩的臉色變得灰白,像一條瀕死的魚一樣翕動著嘴吸氣,“我會加大力度,直到您回答正確。”
 
“放開我兒子!”女人尖叫著,兩行眼淚在極度恐懼下從面頰上流下來,她瞪大著充血的雙眼,急促地喘息,“我答應你,我什么都答應你,放開我兒子……”
 
“哇哦。”黑影將男孩丟開,兩只帶著潔白手套的手拍在一起,伴隨著他自我陶醉般的掌聲,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那么,游戲開始……”
 
游戲開始,游戲開始,游戲開始!
 
這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尖,黑影仿佛走得越來越近,身形越變越大。他終于露出了他的獠牙,潔白的手套變成了猩紅色,沾滿了血液。
 
“把門打開。”他說。
 
不,不可以開門,不可以開門??!
 
……
 
“安安,開門……安安,你在里面嗎?季懷安,開門!季懷安!”
 
躺在沙發上午睡的男孩緊皺眉頭,嘴里不斷發出輕哼,顯然沉浸在夢魘里,幾下顫動之后,他猛地睜開眼睛,坐起身來。蓋在肚子上的小薄毯滑落到地上,男孩的衣服已經被冷汗浸得發- shi -,貼在身上有點黏膩得難受。
 
他還沒完全從噩夢帶來的心悸中走出來,有些微微發愣。
 
“……季懷安,開門!”
 
刑警大隊辦公室的實木門被敲得咚咚作響,季懷安這才反應過來,顧不上鞋襪,匆匆忙忙起身去開門。
 
封哲正想著再不開門就要撞開得時候,門突然開了,正好對上季懷安還有些懵圈的臉。
 
“你……”怎么喊了這么半天都不開門!
 
封哲深吸了一口氣,把后面的話咽下去,這小孩一向膽小,別到時候等趙隊回來又看見他哭鼻子。
 
“又做噩夢了?”封哲看著這破小孩有些發白的臉色,額前幾縷頭發因為出汗而貼在了腦門上。
 
“嗯。”季懷安老實地點了點頭。
 
“去先把鞋子穿上。”
 
封哲皺著眉頭拎著他,把他按回沙發,順手將毯子從地上撿起來,看著他乖乖把鞋襪穿好。
 
這小孩體重輕得出奇,個子和一米八五的封哲比起來也矮了小一個頭,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長的。想想過了今天,季懷安就成年了,成年,就意味著身高體重都差不多定型,封哲嘆了口氣——唉,這么些年來擱在警隊里好吃好穿地養著,怎么就養不大呢?
 
季懷安系鞋帶的動作一板一眼,跟個小學生一樣規矩。直起腰來,兩只穿著帆布鞋的腳踏了踏地板,確定真的系好之后,抬頭看著封哲:“系好了。”
 
封哲嗯了一聲,轉而又想起來問他:“今天做噩夢,有沒有記起什么來?”
 
剛抬起來的小腦瓜子又低了下去,過了一會,傳來一聲悶悶的“沒有”。
 
“沒有多的。”季懷安補充道,他抓著自己頭發的手扯了兩下頭發,聲音有點委屈,“頭疼。”
 
“好了好了,頭疼就別想了。”封哲一巴掌拍開他揪著頭發的手,挺可愛的自來卷被弄得亂七八糟的,封哲看著有點心疼,心疼頭發,他想。
 
記憶里季懷安似乎從他剛調來山北市警隊就在這兒,跟著趙民亮。他一開始以為是趙隊的兒子,還問過趙隊孩子是不是跟媽姓。
 
趙隊的回答是狠狠拍上他的腦袋:“臭小子,你少亂說。”
 
后來封哲才知道趙民亮有個媳婦,姓吳,跟季氏沒有半點關系。夫妻倆關系好著呢,自己這一巴掌沒白挨。
 
警局里上至大隊長,下至普通警員,都寶貝著季懷安。按照警隊老人兒的話說,這孩子經歷慘,長得漂亮,- xing -格還乖,這不兒可著人疼呢么。幾年前那個案子你記得吧?就是那個入室行兇的案子,跟外頭說一家三口都受害了,實際上,當時還留下來一個八歲大的小孩兒,這是唯一一個目擊證人,趙隊就給帶回來了,一帶就是這么些年。
 
誒,這些話你可別跟外頭亂說去。警員似乎覺得自己多嘴了,有點警惕地看著初來乍到的封哲。
 
封哲有點無語,這都說完了才擔心是不是晚了點?嘴上還是說著,放心,我肯定不說出去。
 
季懷安這小孩有點木訥。
 
封哲沒過多久就發現了這個事兒。
 
大概是因為當年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被趙隊帶回來的頭兩年是自閉的癥狀,不搭理人,也不愛說話,一有生人靠近就警備起來,活像一只豎起毛來的奶貓。好在警局里有心理醫師,經過兩年多的心理輔導,季懷安的情況總算好了起來。
 
但是這事兒也有很大的后遺癥,雖然不再屬于心理疾病的范疇,但是季懷安仍舊膽子小,而且內向,情商的發育也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減緩。更要命的是他竟然是把八歲以前的事情忘了個干凈,先不說現場證據少得可憐,單說唯一一個目擊證人的證詞取不到,整個案件都陷入了僵局。
 
不過在警局工作久了的人都知道,逝者已逝,活著的人還要努力活著。即使這個案件一直都是趙隊喉頭的梗,他也要?;ず謎飧齪⒆擁某沙?。現在就算是逼迫他想出證詞,也依舊沒有別的強有力的證據來作證,更不要提茫茫人海中尋找一個已經逃之夭夭的兇手。
 
季懷安的到來雖然沒有在這個案件上幫到警局的忙,但是也為警局帶來了一個小驚喜——這個孩子似乎對于犯罪有著天生的敏感直覺,他做得一些心理畫像有時候甚至會超過專門學習偵查的偵查員,達到一個難以置信的精準度。
 
回想起這些往事,封哲搖了搖頭,又將目光落在眼前的小孩身上。從他畢業來警隊一直到四年后的今天坐到副隊的位置上,這個小孩卻似乎并沒有受到歲月帶來的什么影響。
 
季懷安一雙大眼睛盯著封哲,他剛剛已經說自己系好鞋帶了,封哲怎么沒有反應?于是他又干巴巴地提醒一句:“封哲哥哥,我系好了。”
 
唉!封哲又是嘆了一口氣,一個爆栗子敲在季懷安腦門上:“你什么時候能長大???”
 
季懷安吃痛捂住了自己的腦門,他想,這人怎么這么沒道理!但是他又不敢說。
 
封哲是挺具侵略- xing -的長相,雖然好看,但是警局其他小警員都挺怕他——這個副隊罵起人來比趙隊都狠,而且生活上又挑剔,偏偏家里好像還挺有錢,經得起他這么造作,惹不起惹不起。
 
封哲又是一巴掌貼在他額頭上,也不知道是揉啊還是又按了一把,把季懷安從沙發上拉起來:“走,今天晚飯跟哥哥出去吃!”
 
怎么出去吃飯?季懷安想著,突然想到了,哦對,今天是我生日啊。于是又不計前嫌地快步跟上封哲,沖著他微微笑了起來。
 
 
 
 
 
 
第2章 第二章
 
封哲選得地方是一間泰菜館,在鬧市取靜的一間花園式酒店里面。山北市經濟比較發達,各種泰菜館質量參差不齊,兼顧衛生和口味,最后封哲選了這一家。
 
“之前吃過泰國菜嗎?”
 
季懷安搖了搖頭,他正盯著酒店室外的露天游泳池。泳池雖然常見,但是這個泳池修建得仿佛一個巨大的玻璃魚缸,擺放在地面之上,雖然泳池的深度沒有魚缸那樣深,里面游泳的人可以踩到水底,但是他們看上去就如同一群五顏六色的金魚。
 
但是人類是不會吐泡泡的。他想。
 
封哲知道季懷安幾乎不挑食,尤其偏愛酸甜的口味,他應該會喜歡泰國菜,于是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發現這個小孩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跟著他一道看過去,不看還好,一看,封哲瞪大了眼。
 
嘿,那邊泳池也不知道在弄什么派對,男男女女穿得花里胡哨,大冬天也不嫌冷,露著白胳膊白腿,跟著周圍的燈光一打,那叫一個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不過封哲瞪大的眼睛可不是為了那些花白大腿……
 
他一下子捂上了季懷安的眼睛,斥道:“小孩子不可以看這些,長針眼。”要是讓趙隊知道他帶著他家寶貝懷安就給他看了這些東西,趙隊能嘮叨死他。
 
季懷安被突如其來的黑暗弄得一激靈,過會緩緩轉過身來,喃喃地“哦”了一聲,也不知道聽沒聽懂封哲的話。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