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开箱子: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劍三)逍行大唐+番外 作者:湘都(上)

字體:[ ]

 
 ?。ńH╁行寫筇?/div>
  作者:湘都
 
文案
他是一個唐門的頂尖殺手,慘遭師門出賣,身陷敵手,受盡折磨,在彌留之際,卻被一個偶然闖入的路人相救,從此,他追隨著他,大唐江山盡在腳下,整個世界的畫風都不一樣了……
他原本是個底層公務員,在打劍三游戲時……穿越了!還穿到了自己的游戲角色身上!頂著全新的身份渾渾噩噩地過了五年,卻在有一天他發現了當時和自己一起打本的親友!然后又在誤入煙花之地時,遇上了今生注定的情緣……
當小公務員,二貨歌手,經商達人,電腦少年和暴力基佬,遇上落難殺手,宗門叛徒,腹黑師兄,入魔和尚和苦逼道長——一群現代廢渣和古代盧瑟,帶領著一堆江湖紛爭的棄子和朝廷傾軋的炮灰,該如何在這個風云變幻的大唐江湖生存?
沐離:我不想搞事情,真的。
眾江湖大佬:……滾!
——拆西皮有之,OCC有之,五個親友,四個妖號。
 
內容標簽: 情有獨鐘 穿越時空 游戲網游 系統
搜索關鍵字:主角:沐離,唐鷹 ┃ 配角:葉輕侯,藍花花,水無心,李僙 ┃ 其它:劍三 
 
 
第1章
 
  《舊唐書.南詔蠻傳》:天寶“七年,歸義卒,詔立子閣羅鳳襲云南王。無何,鮮于仲通為劍南節度使,張虔陀為云南太守。仲通褊急寡謀,虔陀矯詐,待之不以禮。舊事,南詔常與其妻子謁見都督,虔陀皆私之。有所征求,閣羅鳳多不應,虔陀遣人罵辱之,仍密奏其罪惡。閣羅鳳忿怨,因發兵反攻,圍虔陀,殺之,時天寶九年也。”
  唐開元七年,南詔王皮邏閣逝世,下詔立其子閣邏鳳世襲云南王。
  南詔位于唐朝的劍南道,天寶九年,閣邏鳳路過云南(即姚州),張虔陀向他勒索賄賂,甚至還意欲染指閣邏鳳的妻子香花夫人。
  而閣邏鳳的妻子香花夫人在這件事中受到嚴重驚嚇,竟然從此一病不起,不久之后便香消玉殞。閣邏鳳怒而起兵攻破云南,殺張虔陀,舉起了反唐的大旗。
  很久以后,此役經長于軍陣者反復推敲,發現頗有蹊蹺之處:
  首先,大唐對于邊境守軍一直頗為重視,劍南道毗鄰川蜀天府之地,兵精糧足,又坐擁守城之利,卻被閣邏鳳輕易攻破,而且攻城的南詔軍傷亡并不大,實在令人費解;
  其次,根據后來被人偶然發現的仵作記錄,張虔陀的首級神態安詳自然,渾然沒有兵敗城破應有的驚慌恐懼,更像是在毫無防備中被人一刀斃命。
  ——而這一些疑慮,在還沒來得及翻出浪花之前,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抹消,并未在朝堂上泛起一絲漣漪。
  姚州之變一個月后。
  唐家堡,紫竹海。
  天上明月,光灑竹海。
  隱隱約約有十條人影在竹海中穿行疾奔。他們的身姿敏捷矯健,在沒有道路的竹林中向前飛奔,就如常人在平地上跑步一般,就像是十條在黑色海面之下的游魚。
  東方開始泛起一抹魚肚白,而這十人眼看著也快要到達竹海邊界,突然竹林響起幾聲異動。
  一叢灌木搖晃幾下,一龐然大物猛地撲出,帶著一聲猛獸的低吼,向著他們撲來!
  好幾人正要拔出短刀反擊,那帶隊之人低喝一聲,聲音清冷低沉:
  “收手!散開!”
  只見那龐然大物撲到帶隊之人腳下之后,只聽得“嗚嚕嗚嚕”幾聲,便沒了動靜。
  小半個太陽浮出地平線,一縷晨光將這十人照亮,卻是十名全副武裝的唐門弟子,臉覆面具,只露出嘴,從身形上看是九男一女。而此時這十人正一起虎視眈眈地看著匍匐在地的那頭“猛獸”——
  ——只見此物黑白相間,憨態可掬,正抱著那帶隊之人的大腿求撫摸。
  “……切,食鐵獸啊。”
  緊張奔波一晚的眾人早已身心俱疲,當下就有幾人惱怒之下想要將它擊斃,但是又被那帶隊的男人揮手阻止了。
  “唐鷹,你這么護著這畜生,難不成也和那些小姑娘一樣喜歡這種向人獻媚的蠢物?”其中一個明顯和帶隊之人不對付的唐門弟子怒道。
  “喂喂,唐遠,鷹師兄那叫有愛心,再說,姑奶奶我就是喜歡這種蠢物,你有什么意見嗎?”十人中唯一的女- xing -立刻不干了,插腰反唇相譏。
  唐鷹卻對兩人的爭吵毫不理會,他將那只熊貓翻了個身,只見熊貓肚子上,有一個標志著唐門的藍色印記。
  熊貓古稱食鐵獸,乃蜀中特產,嘴巴挑剔,脾氣古怪,極難伺候,因此唐門把喂養這些小祖宗作為磨練弟子心- xing -方式,豢養了一批熊貓,并在其腹部打上唐門的標記。
  “我們這次任務乃是機密,不可讓任何人知曉,因此我們才不走大路,只穿竹海。本門飼養的食鐵獸,正午時都會去唐門后山進食,若殺了它,恐會引起本門追查,暴露我們的行蹤。”
  那熊貓賣了一會兒萌,十人中只有一人忍不住擼了它兩把,它見無人投喂,頓覺無趣,扭著肥肥的屁股鉆入林中走遠了。
  唐鷹見天色已亮,他們這伙人再穿著這一身唐門制服上路著實不合適,便下令眾人原地休整,先用些干糧,然后換裝上路。
  這幾個唐門弟子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人,在一起啃干糧時,三言兩語間便聊起來了。
  “這次任務難度,天字甲等啊,咱唐門逆斬堂可很少見么大的活啊。”
  “話說這么重要的任務,我們為什么不等大師兄一起來?大師兄和鷹師兄雙劍合璧,不是更加穩妥嗎?”
  “沒辦法啊,聽說大師兄和另外一票兄弟也接了個大活,遠赴西域了;而雇主對時間又逼得緊,一個月之內就要見人頭,不然就要雙倍償還。那可是天價!”
  “我們唐家堡就那么缺錢嗎,竟然接這么找死的任務。”
  “不接還真不行!你知道這次委托人是誰?大唐朝廷!你敢抗旨嗎?”
  “要我說,只有難度大的任務,才能顯現出我唐門的本事。我們可全都是沒有失手記錄的,一個邊陲小國的君主而已,我們十個人聯手還怕他個蛋!”
  “就是就是,我們這次的任務要是做成了,怕不是要名垂青史了吧?”
  “對!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天下何人殺不得?”
  “揚名立萬!”
  “日他南詔王個仙人板板!”
  一群年輕人血氣方剛,雖然說話聲音極低,但已按捺不住躍躍欲試之意。
  而帶隊者唐鷹卻在一邊默不作聲地獨自吃著東西,同時眼觀六路,為眾人放哨。他倚在一株紫竹上,身形挺拔玉立,雖然看不見容貌,但僅是側身剪影,便已是無數女- xing -的深閨夢中人。
  一條窈窕身影湊到他身邊:“鷹師兄,你覺得咱這次任務,能成不?”
  唐鷹瞅了這十人中唯一的女- xing -一眼,冰冷的面具擋住了少女探究的視線:“小師妹,這次任務你不應該跟來,此行兇險萬分,你學藝未精,跟來純屬胡鬧。”
  面具下,少女的紅唇彎出一絲狡黠的笑容,“有多兇險?比刺殺張虔陀更加兇險嗎?”
  唐鷹沉默了一下,緩緩地說:“不,不一樣。一個月前,大軍圍攻姚州城,張虔陀和他身邊守衛都被南詔軍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他毫無防備,殺他,一人一弩足矣。
  但南詔王一個月前剛剛舉兵反唐,正是提防來自大唐的暗殺的時候,南詔皇宮必定戒衛森嚴。
  像這樣的任務,至少要派遣三名以上的天字級高手方才妥當,可是我們逆斬堂中的天字高手幾乎都和大師兄一起去了西域,導致接下這次任務的,除我以外,都是地字級的師弟,而你更是只有玄字級。這次委托極為不智,只怕背后另有隱情。”
  少女向來冰雪聰明,立刻便想通了其中的彎彎繞繞:“這么說,唐門的內外之爭已經激化了?這次任務,難道是陷阱?”
  唐家堡并不是鐵板一塊。
  唐門宗室弟子,以門主唐傲天為代表,是這個唐家堡的嫡系和真正的主人,被稱為“內宗”。
  還有一些非宗室的弟子,有的是被收養的孤兒,有的是極遠的旁支……以唐門四堂長老為代表,被稱為“外宗”。
  唐鷹是被歐冶子別院的老殺手頭子收收養的棄嬰,是典型的“外宗”。
  “內宗”和“外宗”自唐門建派以來就矛盾不斷。一方面,外宗對內宗弟子僅因血緣便能執掌大權而憤懣不已;另一方面,內宗弟子也把外宗弟子視為妄圖篡奪唐門的心腹大患。
  原本外宗只是內宗附庸,但是近年來,不知應算是幸還是不幸,外宗弟子人才輩出,如今四堂長老全是門主的母親唐老太太所收養的義子,都屬外宗,在一些內宗人士看來,唐門已是血脈不純至極了。
  而逆斬堂是四堂之一,敏堂堂主唐懷智的直屬殺手組織,更是深受內宗忌憚。
  唐鷹沉默了一會兒之后,說:“任務是敏堂堂主所發,不可能作假,但是內宗有可能從中作梗。刺殺一國之君,哪怕只是個邊陲小國,只給一個月時間,太少了。”
  少女問:“鷹師兄,你是逆斬堂天字一號,甚至有自己遴選任務的權力,明知這次任務不妥,為什么還要接這次委托?”
  唐鷹望向不遠處一片樂觀的師弟們,皺眉道:“我們逆斬堂是唐門最鋒利的奇襲之刃,絕對不出孬種。如果我為了自己逃避風險而置師弟們的安危于不顧,我又有什么臉當他們的師兄?”
  少女眼睛一亮,握緊粉拳:“對!咱逆斬堂沒有孬種!師兄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現!”
  唐鷹搖頭:“不行,小師妹,這次任務,你就在最外圍放哨,不管發生什么,都不要進入南詔皇宮,如果看見我的信號,你就跑,不要管我們,只管跑……不是讓你現在跑!”
  少女卻早已跑開,一手還放在耳邊作聆聽狀:“師兄說啥?我沒聽見!”
  然后她便一頭扎入另外八人聊天的圈子里。其中一個唐門弟子問她:“剛才你和鷹師兄說啥子哩?”
  她嘿嘿一笑,回道:“我們在說啊,咱逆斬堂的人,可不能當孬種……”
  唐鷹撫額,頭大如斗。
  吃完干糧,眾人開始喬裝打扮。過了一會兒,幾個相貌普通,灰頭土臉的腳夫,商販,乞丐和村夫農婦,陸陸續續的從竹海中走出,彼此之間好像都不認識一般,分頭沿著不同的道路向南詔進發。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