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今日公测下载不了: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尊禮】The Beautiful Future+番外 作者:宗像遐邇

字體:[ ]

尊禮/ ·The Beautiful Future
 
著/宗像遐邇
 
-主cp是尊禮。首發周宗吧,興致來了我就搬來了x。
-第一次發帖請多關照。
-架空未來戰爭設定
-尊禮【保持本篇記憶】設定。其實也能叫重生。
-作者腦洞又大
-長篇慢更[大概]
-關于軍銜機甲部隊我真的是小白一個
 
 
 
 
[第一章]
 
   在一片漆黑中有光芒出現,德累斯頓石板隨著光芒的增強占據了整個視野。青藍色的幽光除了它本身什么都沒能照亮,看起來就像是這個巨大的石板懸浮在虛無之上。像是感應到視線一般地,石板的光芒愈發明亮,鐫刻其上的晦澀難懂的符號更顯得灼目,讓人有種生靈寄存其上,在拼命訴說著什么的感覺。有模糊難辨的歌謠像是穿越了亙古的洪荒而來,引導命運者前來。他幾乎要情不自禁地將手放上去。
 
   宗像禮司猛地睜開眼。
 
   他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什么時,只感覺到隨著自己想要抬手的動作傳來一陣電流穿透的麻痹感。他想要掙脫,四肢和脖頸傳來的冰涼觸感讓他驟然冷靜下來。
 
   宗像感覺到自己被固定在一個鐵床上,手腳規矩地放好被鐵環扣在上面——說是鐵環也不太準確,因為有源源不斷的電流隨著它流遍四肢百骸。
 
   至于眼前……哪來什么眼前全是模糊才對!
 
   他試圖轉動脖子,發現自己帶著一個類似頭盔的東西。眼角還能瞥見頭盔內置似乎代表各項功能的小燈閃爍,透過眼睛處的透明材料模模糊糊全是白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視力可以說是失去了作用,他的聽力好了不少。
 
   有雜亂的腳步聲夾雜著機器運轉的滴答聲,機械的女聲在報告著數據還有急促的人聲:
 
   “K-1024失去反應!”
 
   “k-1008無法連接!”
 
   “k-1049失去生命跡象!”
 
   什么東西?宗像想。他呼出一口氣,嘗試著催動王之力。那一瞬間電流猛地增強,他的手腕已經快要失去知覺,身體被撕裂般的劇痛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但是王之力卻沒有絲毫反應。
 
   他愣怔一下,隨即記憶蘇醒,像是開了閘一樣地涌了上來。
 
   宗像禮司閉了閉眼,自嘲地輕笑一聲。
 
   哪里還會有什么王之力,他已經死了。
 
   只是……這里怎么看也不該是黃泉該有的景色才對。
 
   他還沒思量完,一個響起的略有耳熟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同于之前人聲的死板,多了不少活力,攜了滿滿激動欣喜的語調。
 
   “這里有個醒了?。?!”
 
   “K-1001醒過來了?。?!”
 
    k-1001?是在說他?
 
   已經有腳步聲近了,一聲提示音響了之后,扣著他的鐵環松開,與鐵床歸為一體。他戴著的頭盔也被人打開,那人扶著他坐起來,白色的亮光一下子涌入眼底讓他不適地瞇了下眼,也使得他稍微看清楚了那個人的樣子。
 
   深綠色的軍裝外套著一件白袍,銀白色的短發,漂亮的面容帶著溫和的笑容。
 
   果然是熟人。他心里道,白銀之王——阿道夫?k?威茲曼。
 
   但是——長發及腰怎么變成短發了?
 
   對方不知道是沒看到還是沒在意宗像審視的目光,拉過他手腕將一個手環扣上,手環上飛快地滾動著不明含義的數字。
 
   “抱歉?”宗像出聲打斷正興奮地盯著數據的男人。
 
   男人聞聲抬頭看著他,短暫的驚訝過后但還是笑道:“什么事?”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顯示臺上放著的眼鏡。
 
   “哦哦……”男人走過去將眼鏡拿來給他,盯著宗像的眼神像是看寶藏一樣地閃著光,“抱歉我太激動了!而且沒想到你會說話,哈哈還真是……”
 
   難道說話不是本能嗎?宗像戴好了眼鏡,這才開始打量所處的地方:
 
   這個房間里入目全是白色,白色的墻和燈光,里面全是按組擺放的鐵床,鐵床旁的顯示臺上投影出各項數據反應,上面躺著白衣服的人和他剛才一樣被固定在鐵床上。過道里和威茲曼一樣穿著白袍的人拿著文件走動記錄,像是個實驗室。
 
   “請問,您還認識我嗎?”宗像禮司將視線移回到面前人的身上,他察覺到這個威茲曼似乎不是他所認識的白銀之王。
 
   威茲曼對于他的發問感覺到有些莫名,但還是愣愣地答道:“算得上……認識吧?K-1001……”
 
   宗像皺眉,對這個稱呼有些排斥,同時也確定了這里和他之前所處的世界不同。
 
   “我是宗像禮司,阿道夫?K?威茲曼先生。”他道。
 
   “啊……宗像禮司?唔好的…宗像先生。”威茲曼改口道,不但沒有流露出不滿的情緒反而更顯開心,“你的測試已經進行完畢了,現在跟著我去住所,可以嗎?”
 
   宗像點頭,扶著床下來,腳剛觸到地的時候一陣酸麻的無力感就傳了上來,險些讓他栽倒。威茲曼慌忙想上來攙扶卻被他抬手制止,“讓我緩一緩就可以了,多謝。”
 
   威茲曼有些無奈,抓了抓頭發還是站在那里等他。
   
   宗像跟隨著威茲曼走出后才發現實驗室是單獨的立在那里,門上銘牌寫著‘感知測試室’。正對著研究所的大門,旁邊停著幾輛白色的車上印著紅色的徽章?;照碌紫潞鶴趾腿沼鋝⒘?mdash;—“中華聯邦”。
 
   威茲曼帶著他去的是位置在研究所里位置靠后的一座大樓,樓里冷清得只聽得到他們的腳步聲。
 
   “請問您剛才說的測試是指什么?”進了電梯里宗像禮司才開口問。
 
   “誒?”威茲曼顯得有些為難,不好意思地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宗像顯然沒料到會是這個回答,看他的表情卻也不像是說謊。
 
   “總之是實驗體進入研究所必須要測試的一項數據,而且很重要。上面只是這么吩咐,我們做了。”威茲曼歪頭笑道,“戰爭期間,總是要防備著些的??梢岳斫飫瞺”
 
   宗像點頭不再發問,默默在心里歸納著獲得的信息。
 
   中華聯邦?這個詞在他的世界從未出現過,而且一路上看到的科技水平也遠超過當時,再加上威茲曼在研究所里工作,一切都似乎指向了平行世界這一方向。
 
   他還沒思量完,威茲曼已經在一面墻前停下了腳步,側開身讓宗像站在前面,自己則走到一旁從白袍口袋里掏出一張磁卡。刷開門鎖之前他動作停頓了一下,轉過頭對宗像道:“里面在你之前還有一個實驗體……雖然看起來兇了點,不過人很好的。你們可要好好相處,拜托啦!不然負責的我可是要倒霉的!”
 
   宗像不在意地點點頭,心道盡量吧。
 
   隨著磁卡劃過卡槽,綠色的小燈‘滴’地亮起。宗像面前的墻出現了一絲縫隙,縫隙逐漸拉大直到門完全打開。
 
   威茲曼食指豎在唇邊無聲地‘噓’了一聲,宗像獨自走了進去,門在他身后再次合上。
 
   屋子里只有相對擺放的兩張床,其它沒有任何擺設,墻上各處都安裝著小巧的攝像頭以保證這個房間內毫無死角。這種被人監視的感覺還真是討厭,宗像這樣想的時候完全不記得自己在青組宿舍里安裝的那些東西,或者說,記得他也不覺得羞愧。
 
   威茲曼所說的那位室友此刻正好好的在左側的床上背對著他睡著,聽到動靜后懶洋洋地翻了個身。紅發的男人偏了下頭,慢吞吞地睜開他鎏金色的眼睛,對上了那雙深紫色的汪洋。
   
 
 
 
[第二章]
 
 
   房間里寂靜無聲,周防尊已經坐了起來,與站在原地的宗像禮司對望。
 
周防尊本來半睜的眼睛在看清來人后震驚地睜大,宗像禮司看著他也不禁一陣恍惚。明明久違的容顏,卻讓人覺得清晰如昨。用恍若隔世形容倒也不太準確,他們本就算是隔世。
 
房間里沒有能用來計時的東西,像是滄海桑田又像是呼吸之間。最后還是周防尊恢復了一臉沒睡醒的模樣,“宗像禮司。”
 
宗像扶了扶眼鏡,“周防尊。”
 
   像是每天都會見面的打招呼,作為重逢似乎是平淡了些,但那又有什么關系?兩個大男人想要他們相擁而泣才是有些不切實際,其中包含的東西來的要更多。因為他們是相互了解的彼此,說的太多反而顯得矯情。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