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战场改和平精英: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小白楊同人)心照不宣 作者:天下迪憶的包子

字體:[ ]

  《(小白楊同人)心照不宣》作者:天下迪憶的包子
 
 
第1章 
  “隊長,今年過年回家嗎?”
  “怎么了?”霍喬叼著根棒棒糖坐在電腦桌前寫新人訓練計劃。
  “沒事,找您請個假。”
  霍喬把棒棒糖從嘴里拿出來,轉過椅子看著面前的人:“怎么,家里又要讓你相親了?”
  “可不是嘛,自從上次韓隊長帶著嫂子來了以后,我爸媽天天催我回去相親。說什么不結婚至少把孩子要了。”說話的軍官臉色微哂,撓撓頭,道。
  “喲,敢情這是先上車后補票,這速度快趕上東風31A了吧?”霍喬挑挑眉,半開玩笑道。
  “嘿嘿。隊長我要是長得有你這么帥,我也不愁——哎喲!”
  話還沒說完,霍喬飛起一腳踹到那人的屁股上:“說什么呢?隊長都敢拐著彎兒的笑話了?還想不想批假了?”
  “隊長我錯了,我錯了。”
  “去,寫個條子,我明兒給你遞上去。”
  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進來。”霍喬一邊又往人小腿上踹了一腳,一邊道。
  是陳靖。
  陳靖一開門就看到辦公室里貓捉老鼠的場景,也見怪不怪了。
  “報告!”
  霍喬看了陳靖一眼,對軍官說:“去吧,早點找到媳婦,等著喝你喜酒。”
  “哎!謝隊長。隊長也趕緊找吧。唉?隊長你是不是已經有了???”
  “滾你的!”
  “哈哈,陳靖,你說隊長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有個屁!該干嘛干嘛去。”霍喬一腳又要踹上去,那人閃了個身,靈活的跳出了辦公室門。
  “咣當”一聲門被關上,辦公室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有事兒?”霍喬笑著搖頭,又重新坐回電腦前打字。
  “啊,就是想跟隊長說一下,我今年不打算回家了。所以兄弟們有誰想申假,可以......”
  “為什么不回家?”霍喬嘴里叼著糖,吐字有些不清楚。
  “嗯,沒什么事情。”
  霍喬聽后,想了想,轉過身子,伸出手朝陳靖揮了揮。陳靖會意地走過去,突然霍喬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往自己懷里帶了帶。
  “有假不用不可惜了。這樣吧,春節跟我回家怎么樣?”
  “???”陳靖瞪圓了眼睛。
  “啊什么啊,就這么定了。反正你在基地里也沒什么事兒”霍喬打了個響指,“行了,準備好東西,過幾天跟我回秦皇島。”
  “隊長......”
  “干什么?違抗軍令?”
  “不敢......”陳靖有些無語。
  “嗯,過年后我去京城見兩個朋友,到時候帶你去京城玩。順便你想見新羽也沒問題。知道了吧?”
  “額......”
  霍喬聽出陳靖有些猶豫,皺眉道:“還有什么問題?哦......你不會是躲著家里相親才不回去的吧?”
  “???”陳靖被霍喬這句話嚇了一跳,這是什么思維?
  作為特種兵對表情識別簡直手到擒來,霍喬立刻看出陳靖否定的意思,暗自松了口氣,含含糊糊地來了句:“不是就好。”
  “什么?”陳靖沒有聽清楚。
  “沒什么。總之,反正你也單身嘛,那就跟我回去唄。好了,就這樣,你出去吧。”霍喬一聲令下,然后背對過去不再理會陳靖的架勢。
  陳靖推了推眼鏡,說了聲“是”,就悄聲離開了。
  其實他一直都知道,霍喬應該是有女朋友了,哪怕沒有女朋友也是有了喜歡的人了。
  他怎么知道的?
  還是霍喬升隊長的時候。韓隊長鑒別宴的那天,霍喬喝了不少。韓卓比他早進雪豹大隊,但是霍喬一直跟著他,也很受韓卓的照顧,兩個人關系這么多年就好像親兄弟一樣。既為了兄弟高升而喜悅,也為了兄弟離別而不舍,這樣的心情陳靖多少能體會到一些。
  但是霍喬喝醉了有個不好的毛病,見到個東西就喜歡抱,尤其是人,整個都能掛上去。所以大家喝完酒離開的時候,他還沒回過神來,霍喬就晃蕩著步子直接掛在他身上了。他當時也沒想別的,大不了累點把人背回宿舍。
  可是半路上,原本睡過去的霍喬,突然喊了一聲“小靜”。
  陳靖一開始以為幻聽,但是豎起耳朵,才發現那人確實喊了這個,而且連著喊了好幾遍。陳靖下意識以為是自己的那個靖字,后來又笑自己自作多情,接著否定掉了?;羥且恢苯興?ldquo;小陳”,而且自己何德何能,能讓隊長夢里還這樣記掛著?
  他當時心里不知怎么,就覺得有點酸楚。
  這個人,總會做一些讓他誤會的事情,說一些讓他誤會的話。
  剛進偵察連的時候,見了自己第一句,說自己“留半年頭就能裝大姑娘”,大家都哈哈大笑的時候,卻又在自己耳邊低聲說“不過我覺得挺好看的”??吹階約毫澈煬突嶁Φ娜嘍親?。后來當自己排長的時候,總是喜歡擦邊逗自己,許闖問他為什么,他就說“看他好玩逗逗他”??墑怯質欽嫻畝宰約漢?。整個軍區,這么多人,難說自己真的是最優秀的那個??墑撬炊宰約閡恢北ё藕艽蟮南M?,總是希望把自己拉到他的麾下。
  別人帶著羨慕的對他說:“隊長對你真好。”他當然很清楚。他也未曾多想。他覺得自己和霍喬也許就像霍喬跟韓卓一樣吧。如果霍喬需要,他愿意忠心赤膽,跟隨于他??墑侵鋇剿吹接岱緋嗆桶仔掠鸕氖焙?,這樣的想法忽然就動搖了。
  因為這兩個人,讓他看到了男人和男人之間也會有別的可能。
  他有一瞬間突然想,自己和霍喬有沒有可能呢?雖然下一秒自己硬生生把這一個想法扼殺掉了。
  太荒唐了。
  那可是他的隊長,他的戰友??!
  但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第一印象,之后霍喬的一言一行,每一次玩笑,他都有些無法擺正心態。
  同- xing -之間界限本就模糊。
  就像當初那句“小靜”,他根本無從問起。
  現在對自己說“跟我回家”,也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一秒的心跳加速。
  那樣的一個人,讓他如何敢認真的問出口呢?
  何況,他連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霍喬也還弄不清楚。
 
 
第2章 
  “不管怎么樣,這個假我一定要休,小舅,你幫幫我。”
  “怎么了?”陳靖經過霍喬辦公室的時候,看到好幾個隊員都圍在門口。
  一個隊員看到陳靖,聳聳肩一臉的無辜:“不知道,小俞不知道怎么了,一定要跟隊長要假,連小舅都叫出來了。感覺隊長挺生氣的。”
  另一個隊員也應和道:“是啊,小俞平時一向是公私分明的,陳靖,你跟小俞之前都是偵察連,你知道什么情況不?”
  陳靖瞟了一眼緊閉的辦公室門,搖搖頭:“不知道啊。”
  幾個隊員一臉失望的表情。陳靖笑著圓?。?ldquo;行了行了,活兒都干完了嗎?后天就三十了,就別管小俞了。”
  陳靖把幾個隊員打發走,嘴上說著“不知道”,心里卻是猜了八九不離十。俞風城肯定是想去京城找白新羽的。
  辦公室里突然傳來“嘭”的一聲,緊接著俞風城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來。
  他看到陳靖,表情微微動容:“班長,你能幫我個忙嗎?”
  “你說。只要我能做的。”
  “除夕的時候,能給新羽打個電話嗎?”
  “你怎么不打?”
  “我怕他不接我電話。”
  陳靖聽后,嘆了口氣:“知道了,就算你不說我也準備給新羽打電話的。”
  俞風城點點頭,道了聲“謝謝”,就轉身離開了。
  陳靖敲開霍喬辦公室的門,看到他正背手站著,面朝著窗外,和平日里一樣挺拔地仿佛一桿槍。
  “隊長,你找我什么事兒?”
  “剛才辦公室里的動靜,你都聽到了?”
  “額......”
  “唉,不好意思啊小陳,咱們不能先去秦皇島了,直接回京城吧。”
  “好啊,我都可以。”
  霍喬轉過身子,眼睛直直地看向陳靖,半晌又開口:“陳靖,你說男人為什么會喜歡男人呢?”
  陳靖頓時僵在原地,近段時間對霍喬不清不楚的感知沖撞著他的內心,讓他面對提出這樣問題的霍喬,有些抬不起頭。
  “男人怎么能喜歡男人呢?”
  霍喬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后幾乎成了自言自語。
  陳靖看著霍喬英俊的側臉,張了張口,最終無言以對。
  雖然遠在祖國邊疆,但是一百來人的新年,仍舊稱得上熱鬧有趣。只是今年沒了平日里活躍氣氛的白新羽,還有犧牲了的戰友,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的想到往事,難免有幾分傷感在心頭。
  陳靖被隊友灌了不少酒,最后還是被俞風城給拽走了。他給白新羽打了電話,俞風城站在他身邊,手指摳著桌腳。
  白新羽的聲音帶著幾分醉意,很輕:
  “喂?”
  “新羽,新年快樂!”
  陳靖微醺,語氣也跳脫了些。
  “班長,新年快樂,我好想你??!”
  “班長,你們沒忘了我吧?”
  白新羽的聲音居然是哽咽的。
  “不會,永遠都不會忘。”
  陳靖剛說完,視線就撞到了俞風城熱烈的眼神。他只好道:
  “哎,風城要跟你說話。”
  白新羽那邊沉默了,俞風城迅速地接過了話筒。陳靖想回避一下,沒想到戰友們看到陳靖和俞風城兩個人消失,以為兩個人是躲酒去了,都悄悄跟了過來,此時知道電話另一邊是白新羽,紛紛爭先恐后地要跟白新羽說話。
  陳靖害怕兩人說得暴露太多,但是很快俞風城就把話筒還給了自己??從岱緋鞘淶牧成?,就知道兩人的談話并不怎么愉快。他跟白新羽又簡單聊了幾句,就把話筒給了其他戰友。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