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和平精英图片: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小白楊同人)+番外 作者:一盞清酒

字體:[ ]

=================
《(小白楊同人)》作者:一盞清酒
 
備注:
     本文為水千丞大大的作品《小白楊》同人文。
 
關于馮東元小天使的故事,純溫馨,不虐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衛一鳴,馮東元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清晨五點半,馮東元準時醒來。
  他輕手輕腳地起床,穿戴整齊后去衛生間洗漱,出來時不小心踢到了椅子。
  “你干嘛起那么早。”一顆亂蓬蓬的腦袋從對面上鋪的被窩里鉆了出來,看了馮東元一眼,迷迷糊糊地小聲抱怨,然后翻了個身,面朝墻壁又睡了過去。
  “不好意思啊小尋,又吵醒你了。”馮東元撓了撓頭,他已經盡量讓自己不發出動靜,卻還是吵醒了室友。
  “習慣了。”況尋蒙著被子悶悶地說。
  “我去跑步了,回來給你帶早飯,你接著睡。”馮東元快速套上羽絨服,正要出門時,聽見況尋悶悶的聲音又飄了出來,“記得戴圍巾,還有……我要吃肉包。”
  馮東元看了眼上鋪蠕動了幾下的被窩,微微一笑,說了聲好。
  周末的清晨,校園顯得格外冷清,又逢今日大降溫,不用晨跑的學生們都恨不得一整天都能賴在被窩里,偏他馮東元還是雷打不動的按點起床,那是他在部隊兩年養成的習慣。
  今天真得是特別冷,風大得不行,馮東元只做了些熱身運動,鼻子就已經給凍紅了。不過跑起來之后就好多了,雖說風吹得臉冷,但比在部隊那會兒好多了。
  他沿著宿舍樓下的小道一口氣跑到了小籃球場,繞著籃球場跑了十圈后,又穿過旁邊的停車場抄近道跑到了第二學生食堂門口。
  馮東元看了看手表,剛好六點半,有人從里面準時打開了食堂的大門。
  看清來人后,馮東元笑著打了招呼:“早啊,王嬸。”
  王嬸顯然愣了一下:“喲,東元啊,今天這么冷你還跑步啊。”
  “嗯,習慣了,一天不跑就感覺一整天都沒精神。”馮東元邊說邊幫著王嬸一一打開了食堂里的燈,就像過去兩年里他每天都會做的一樣。
  王嬸看著馮東元被風吹得通紅的臉頰,心疼地說:“看把你凍的,來,嬸給你泡碗熱乎乎的姜茶,你喝了暖暖身,小心別凍感冒了。”
  馮東元笑了:“王嬸你別忙活了,我不冷,以前在新疆當兵的時候比這兒冷得多,我們還不得每天起來訓練。”
  王嬸嘆了口氣,用一種羨慕又疼愛的眼神看馮東元:“我們家小尋要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不用這么- cao -心了。”
  馮東元知道王嬸又要開啟數落模式了,于是安慰道:“王嬸,你別這么說,小尋自有他的好,他成績好,人也機靈,人緣還好,將來一定有出息比我強。”
  王嬸一擺手,意思是不必馮東元替他說好話:“他出不出息我還真無所謂,我就指望他能像你一樣懂事,別老讓我和他爸- cao -心就謝天謝地了。”
  說起來,況尋家里條件挺不錯的,或許比白新羽俞風城他們有所不及,但好好經營也可以一輩子吃喝不愁了。至于王嬸為什么會來學校食堂當員工,馮東元只能感嘆一聲,可憐天下父母心。
  喝過姜茶后,馮東元覺得渾身說不出的舒坦,他幫著王嬸從廚房將沉甸甸的粥桶搬了出來,又幫著把蒸好的白饅頭包子花卷小籠等面食一一擺上大餐盤,再蓋上紗布保溫。
  王嬸打開粥桶,濃濃的粥香立刻飄了出來。
  “這粥好香啊。”馮東元贊道,忍不住湊近粥桶看了一眼:“哇,是八寶粥嗎?”
  “今天是臘八,給你們熬點臘八粥。”王嬸笑瞇瞇地說。
  “已經臘八了嗎,日子過的還真快。”
  “可不是嗎?再過兩個星期,你們就該放假了吧。”王嬸拿過一個不銹鋼大碗給馮元東舀了滿滿一大碗粥,又給拿了兩個肉包一個花卷。
  馮東元推說太多了,吃不完,可王嬸堅持說他太瘦了,必須要多吃點。
  其實,馮東元是能吃的,但是他的伙食費有限,不能放任自己敞開了懷地大吃。
  結果,他給王嬸刷食堂卡的時候,王嬸卻怎么都不肯劃錢,兩人推來推去的爭了好半天。
  “王嬸,這不合規定呀,我不能要。”馮東元最后說。
  王嬸知道馮東元的脾- xing -,雖說家里條件不好,卻決不會因此占別人哪怕一點兒便宜。
  “今天也算過節了,再說我家那混球一定又讓你帶飯了吧,這頓嬸子想好了要請你的。”王嬸說著掏出自己的食堂卡,按著給馮東元的吃食,算了雙倍的錢給劃了卡,然后看向馮東元說:“東元你給作證了,嬸子可沒占公家的便宜啊。”
  馮東元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笑著說:“那謝謝嬸子了。”
  “快趁熱吃吧,涼得吃了該肚子疼了。”王嬸笑著將他推出了售賣間。
  馮東元吃完后去王嬸那里領了給況尋帶的那份,這時已經快七點半了,食堂里終于進來了今天的第一波學生。
  等馮東元回到宿舍的時候,況尋果然還是蒙著被子睡得正香,他只能放輕了動作,小心翼翼地拉開椅子,坐到書桌前開始看書。
  不知道過了多久,馮東元拉在自己上鋪的手機突然震響了,他迅速爬上床拿過手機,卻發現還是慢了??鲅耙幌倫幼似鵠?,眼神幽怨地看著他。
  馮東元呵呵一笑,拿著手機開門出去接了。
  等他接完電話回來的時候,況尋終于是起床了。
  “誰呀,吵死了。”況尋滿嘴的牙膏泡沫,含糊不清的問。
  “哦,班主任的老公,他說班主任昨晚突然肚子疼,早產了。”
  “沒事吧。”
  “沒事,又生了個大胖小子。”馮東元笑著說。
  況尋“噗”的一聲,吐干凈嘴里的漱口水,說:“又是建設銀行,她肯定得氣哭了吧。”
  馮東元他們的班主任不比他們這群孩子大幾歲,大學剛畢業就嫁人了,之前生過一個兒子,這次卯足了勁想生個閨女的,結果又是個兒子。這倆兒子吧,將來就得娶兩房兒媳婦,負擔確實不是一般的重啊。
  不過添丁總是喜事,馮東元想了想,沖況尋說道:“你說我們是不是該湊份子買份禮物給她和寶寶啊。”
  “你是班長,你決定。”況尋聳聳肩,無所謂的樣子。
  下午,馮東元找了班上的幾個干部把這事一說,大家紛紛表示贊同。于是,馮東元就委托了班花和她閨蜜去辦這事。雖說自己是班長,可畢竟他是一男的,去婦產醫院還是有點尷尬。
  第二天中午,他接到班花的電話,說是順利完成任務。馮東元就讓她把買禮物的賬單發到班級的微信群里,讓大家自覺把湊份子的錢給她轉過去。
  一點都不貴,一個人才二十塊。
  馮東元剛給班花轉完賬,電話又進來了,這次是教務主任,說的還是他們班主任的事。
  本來他們班主任的預產期正好是過年后,所以新來的代班班主任要新學期才到崗。如今班主任早產了,產休假自然也就提前了,好在新的班主任說自己可以提前報道,所以教務主任讓馮東元通知那些周末回家的本地生們,晚上的自習務必要到,因為新來的班主任想見見大家。
  馮東元把通知在群里一發,本地生們果然哀嚎一片,都抱怨說這么冷的天了還上什么晚自習呀。
  不過抱怨歸抱怨,晚上六點半不到大家都準時到教室報道了。
  “告訴你們,今天下午我看見咱們新班主任了。”班花邵穎嘚瑟地說道。
  “真的?男的女的???”另一個女生問道。
  “男的,特別特別得帥,而且很年輕,我覺得自己一瞬間就愛上他了。”邵穎滿眼冒著粉紅的桃心。
  “真的啊。”好幾個女生興奮地聲調都變了,能讓班花這么說的一定是帥到了慘絕人寰的地步吧。
  “嗯。”邵穎用力點了下頭,正色道:“所以,我決定了,我要追他。”
  聽見班花的雄心壯志,況尋不屑得“哼”了一聲:“美得你,這年頭帥哥都有男朋友了,還輪得到你,你有空發這花癡,不如好好學習吧。”
  “你別胡說,聽說他當過兵,肯定特爺們兒。”邵穎瞪著況尋。
  況尋“哈”一聲,更為得意了,說:“那就更容易攪基了,部隊里可都是男的。”
  “你……”邵穎給氣的不輕,不知道該拿什么話堵他,一時竟語塞了。
  氣氛正尷尬的時候,教室門給推開了,一個陌生男人走了進來。全班頓時鴉雀無聲,靜靜看著他走到了講臺的位置。
  馮東元幾乎可以聽到在座其他同學的心聲,只有一句話:他媽的,這么帥還來當老師?
  男人環視了一圈后,淡淡地開口:“你們胡老師休產假了,在她回來之前我是你們的代班班主任,我叫衛一鳴。”
  衛一鳴說著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想了想又寫下了自己的手機,“有事可以隨時聯系我。”
  女生們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機記下電話,更有甚者還偷偷照了像,估摸著是想回去之后默默舔屏。
  馮東元有些恍惚,他看著黑板上漂亮的字跡,又看了看衛一鳴,竟然有種穿越的感覺。
  衛一鳴似乎并不打算說教什么,見大家記下了手機,就問:“班長是誰?”
  同學們齊刷刷的目光看向馮東元,馮東元只能舉了下手。
  衛一鳴淡淡看了他一眼,眼神波瀾不驚,說:“班長跟我出來一下,其他同學回宿舍吧。”
  同學們目送著馮東元跟在衛一鳴身后出了教室,頓時炸開了鍋。
  衛一鳴身高腿長,邁一步頂得上馮東元一步半,兩人在走廊上一前一后走著。馮東元不知道衛一鳴要帶他去哪兒,他滿腦子都是衛一鳴剛才看他那一眼的眼神,似乎完全不認識他的樣子。
  難道他真得忘記了?不能吧,馮東元尋思著要不還是問一下?冷不防前面的衛一鳴突然急停,然后一個轉身。
  馮東元思想正開著小差,于是順理成章地一頭撞在了衛一鳴的胸膛上。他立刻后退了一步,揉著自己的鼻子,微微抬頭看向衛一鳴,想說聲不好意思,沒想到衛一鳴卻先開口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