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外挂手机版: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老江湖 作者:天橋底下說書的(下)

字體:[ ]

些東西是怎么畫出來的都知道。當然,對此尤姜是打死也不承認,只厲聲喝道:“本座不認識!”
  “可是扉頁上的署名……”
  他當年怎會蠢到在這種東西上寫真名,到底是誰騙他放蕩不羈才是真魔修,在魔道打響名頭的最佳捷徑就是畫春宮的?
  好吧,是何歡那個老魔頭!
  被老情人發現自己畫的春宮圖這是何等羞恥的場景,尤姜此時恨不得飛上天砍死何歡,再砍死當初年紀輕輕特別容易被忽悠的自己,然而,本是隨意翻翻的付紅葉在見到署名后竟是認真看了起來,甚至還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了他,只恍然道:“原來前輩喜歡這樣的?”
  魔修的口味可不輕,能被何歡當作珍藏的內容自然也是與眾不同,尤姜見青年的視線默默移向了自己的腰,頓時就覺背上有些涼,精怪這種一根筋的生物看完書可是真的會去嘗試的,偏他還打不過這小子,若被得手豈不是別想下床了。那場景,只是想想尤姜便是一個激靈,連忙開口制止付紅葉大膽的想法,“這些東西都是何歡偽造的,不許看,也不許信,全給本座燒了!”
  然而,熟知他反應的付紅葉可不會乖乖聽話,甚至抬手便是一陣勁風將所有書籍收進儲物戒指,面上竟還一本正經地對尤姜嚴肅道:“前輩放心,我定遵從師父囑咐將這些書悉數看完尋求造人之術,保證一本不落!”
  對此尤姜還能說什么呢?他默默捏緊了自己扇子,只想屠盡自己老情人滿門,老的小的都扔鍋里給燉了,加辣!
  作者有話要說:  何歡:二護法,你雖不像本宮這般是天下總攻,但只要畫出一屋子絕世春宮,天下魔修都會成為你的粉絲,當上魔道魁首不過是早晚問題。
  尤姜:真的嗎?我要畫!
  一百年后
  付紅葉:前輩,我收到你畫的小黃書了,我們來實踐吧!
  尤姜: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他是被正道每天懸賞的魔道魁首,卻不知道他連自己人都坑……
 
 
第五十一章 
  何歡之舉看似玩笑, 其實也是對秘籍的最后一層防護,如此混淆著,即便有人強行打開了箱子一時半會兒也尋不出正確秘籍。造人之術所需材料皆是價值不菲, 付紅葉也不急于一時, 只將所有書籍都收入儲物戒指, 待閑暇時再慢慢搜尋。
  尤姜看見自己這些大作,面上臊得很, 眨眼就已到了密室二層,付紅葉收拾完便追了上去,仍是輕笑道:“前輩,師父留下的典籍有些地方我看不太懂,能否請你指點一二?”
  他看不懂的自然不是什么正經地方, 尤姜頓時就瞪了一眼過去,只警告道:“臭小子, 再耍流氓小心本座揍你。”
  魔教教主說話算話, 撩撥得太狠可是真的會被揍, 付紅葉見好就收, 這便拉住了轉頭要走的尤姜,“難得來一趟瀚海樓密室, 前輩不四處看看嗎?”
  瀚海樓密室從不輕易開啟, 此話倒是提醒了尤姜,他的腳步一頓,只道:“本座還真對你們精怪有些興趣,這第二層的書卷可以查閱嗎?”
  密室二層皆是非人種族典籍, 大半來自付紅葉多年來的見聞,其中也有長安天子的身家信息,此時尤姜有意了解,他自是微笑著指路,“請便。”
  二層書架僅有七座,看來人族對天地生靈的了解還是不多,尤姜打量了一番,突然發現有一石柜與其它頗為不同,其上書籍看上去還很新,像是這些年剛剛印出的。他好奇地伸手探了探,驚訝地發現此處竟無禁制,不由問道:“這些是什么書?怎么不守著?”
  付紅葉沒想到他眼力如此好,竟是一眼選中這一層最特別的書,頓時就用意味不明的語氣勸道:“前輩,那些是十七寫的,我建議你別看。”
  他這言語著實奇怪,正好尤姜對風十七此人頗為好奇,聞言只道:“你這樣說,本座還偏要看了。”
  魔修素來叛逆,魔道魁首更是如此,尤姜這便拿下一本翻了翻,誰知第一眼就瞧見個《十七斬仙滅魔錄》的書名,這個名兒就讓他的手頓了頓,然而,魔教教主不信邪,又繼續翻看了下去,待到看見書中的風十七吃了顆丹藥就飛升成仙終是受不住了,這才明白付紅葉的警告著實是過來人的經驗。
  文字淺顯也就罷了,沒有立意也能當作攤販讀物打發時間,可他就不能給主人公換個名字嗎?這柜中每一本書都是風十七捏造的傳記,在這些書里他可是做遍了魔道魁首、正道魁首、妖族首領,精怪之王……什么奇遇仙緣都碰著了,與他為敵之人永遠是一招斃命,反正最后的結局就是喜得良緣飛升成仙。
  作為魔道魁首的尤姜自是被擊斃不下三十次,付紅葉更是接連以各種方式退位,有感慨晚輩天人之姿自慚形穢,也有尋了個道侶歸隱山林,其中最喪心病狂的理由就是——前盟主吃飯被魚刺卡住,于是無奈讓位能一口氣吞掉整條鯉魚的風十七。
  待翻完這些東西,尤姜竟不知該同情被擊斃的自己還是被各種魚刺骨頭蘋果核卡住的付紅葉,只能用懷疑人生的表情看向天道盟盟主,“為什么這些書中人的名字都是風十七?”
  付紅葉早些年就被風十七的大作驚得辟谷了十幾年,如今已算是習慣了,只無奈道:“或許,這是他的夢想?”
  這夢想可不是一般的大,尤姜也只能抽了抽嘴角,“那還是真是……年少輕狂。”
  風十七的低級趣味在正道尙是個秘密,不知門弟子也是極力遮掩門主的怪癖,付紅葉估摸著尤姜一時半會兒是忘不了這些可怕內容了,攤了手便道:“十七雖是門主,但他寫的書門下弟子都是不看的。他自己倒是毫無在意,反而大量印刷就放在瀚海樓門口供人借閱,連密室中都要放一份。也是不拘閣弟子覺著丟人奮起抗議,他這才起了個鄰安君的筆名。至今修士們還道鄰安君是十七的狂熱追求者,全將此事當作笑談,卻不知他自己就是鄰安君。”
  魔教這些年處處針對玄門正宗倒是忽略了不知門的消息,尤姜隱隱記得是有這么回事,聽見鄰安君三字卻是突地疑惑道:“這個筆名真的只是巧合嗎?”
  這件事別人或許只當風十七年少輕狂,付紅葉卻不會忽略鄰安君這個名字,此時也是無奈地搖頭,“我也不確定,可他若真是鄰安君又何必瞞著我呢?長安與鄰安乃同源靈脈,我又不會害他……”
  風十七身份果然是個謎,二人猜測許久也沒個結論,最終尤姜只是將那些書扔得遠遠的,提起了另一件正事,“之前紛擾太多,本座倒是忘了問你,這里有沒有長空生死門的消息?”
  說到這到底二人分離的根源,付紅葉神色也嚴肅了起來,“前輩還記得我們是如何進入生死門的嗎?”
  “當然記得,江陵郊外有厲鬼作祟,城中各派修士自發驅鬼,天書閣也下令命我加入調查。那事發之地乃是一座古墓,探查修士剛進入便被機關拆散,我們這隊人尋到了一處密道,以為那就是出口,誰知出來后所見的只是一座無名海島。”
  時隔百余年,尤姜對當初之事仍記憶尤新。那一場廝殺太過漫長,直到沐風自裁,他成為了唯一的勝者活著離開了生死門,卻因御座奪權被誣蔑成了殺死這些人的兇手,從此流落魔道,這件事的真相也就不了了之。
  尤姜本以為一切都是天書閣謀劃,等到他滅去天書閣,從殘余長老口中卻沒有逼問出生死門的消息,這便不得不懷疑還有人隱藏在此事背后。
  如今生死門再現,李小葡又在其中成了旱魃,他自然要抓住機會進行調查,這便對付紅葉道出了自己猜測,“江陵與海域相隔甚遠,我想,應當是有人在墓地中做了手腳,刻意將我們引入了生死門。”
  他的想法與付紅葉一致,玄門掌門聞言也是認真道:“據心魔所說,我渡劫時也在一座海島,那時我為幻境所困分不清現實與幻象,它卻不會看錯,若無意外,鳳知也定是在那里遺失。”
  付紅葉佩劍渡劫失敗后便不見蹤影,未想竟是遺失于那片秘境中,尤姜頓時眼前一亮,“玄門掌門與佩劍血脈相連,你現在尋得到它嗎?”
  付紅葉點了點頭,“那海島是天地絕境,我暫時還沒有感應,但是,只要生死門再次打開,我定能立刻尋出其位置。”
  這個回答讓尤姜放了心,尋了百年終是抓住了那個地方線索,事到如今他竟是連憤恨的神情都做不出了,只能沉重地閉了眼,“那便等著吧,他扶持長生門為的就是探尋不滅川,如今不滅天子都被我們帶出來了,本座不信這人會就此收手……只要他露出狐貍尾巴,本座定叫此人不得好死。”
  密室中關于生死門描述有限,還需等風十七到來告知這些年的探查情況,二人查過典籍便選擇離開,誰知剛出密道便見文鄉身邊多了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藍衣修士。
  來人便是在不知門議事的秋月白,付紅葉見他神色似有憂慮,心知必是出了變故,連忙問:“秋府主在此可是有事相商?”
  果然,秋月白見他們終于出來了,立刻就憂心忡忡道:“盟主,風門主去調查金丹仙門已七日有余,至今仍不見歸來也沒有傳遞消息。我想,就算他再隨- xing -也不至于晾著五派聯盟之事這樣久,會不會是出事了?”
  風十七時常外出游歷,十天半個月沒消息是常有的事,因此不知門弟子對此也沒有上心,倒是素來謹慎的秋月白覺出了幾分不對,今日見風十七仍未歸來,便來尋盟主商議。
  如今四派領袖已在不知門等候七日,玄門掌門和魔教教主也到了,風十七不是不知輕重之人,按理說是該先來回個消息,付紅葉聞言便微微皺眉,對著文鄉便問:“你們門主外出前可曾說要去何處?”
  “門主說金丹仙門弟子常在長安活動怕是有所圖謀,他不放心,一定要去查一查。”
  風十七走時像是發現了什么極為匆忙,文鄉本還不怎么擔心,見幾位頂尖修士都是神色嚴肅,不由也有些慌了神,“門主已是渡劫修士,天下也沒幾個人是他對手,應當不會有事吧?”
  尤姜聽見長安這個地名已是心中一跳,想起至今沒傳來消息的左右護法,握緊了扇子便對付紅葉道:“長安與鄰安以修士腳力不過三個時辰就能來回,寸劫兩日前就去接獨活,今日也沒傳來消息。”
  風十七是渡劫修士,正道僅次于付紅葉的強者,寸劫與獨活也是魔教二把手,又具備天下無雙的醫術與毒術,按理說這樣的三人去哪里都能全身而退。但是,若他們的敵人是一個散仙,結果卻是難料。
  如此一想,付紅葉終是不放心,寧可自己多跑一趟,對著秋月白便吩咐道:“秋府主,勞你與各派同道守住不知門,我即刻前往長安。”
  他不放心義弟,尤姜更是放不下左右護法,這兩孩子還年輕,修為也不如風十七高深,更是容易出事。此時尤姜也無暇顧及其他,立刻就捏了踏云法訣,“本座與你一起。”
  作者有話要說:  秋月白:盟主,下路好像被偷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