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战地和平精英: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香禾 作者:香草繆(下)

字體:[ ]

舉國之力抗洪,在他們的字典里,似乎沒有乞求這么卑微的詞,他們信賴的,一直都是他們自己。
  就連香禾來這里之后幫助這里的人做了那么多的事,也不過是零零星星的得到了個別散碎信仰,還只是對個人,不是對“神農”這么個名號的.
  卻沒想到,他們曾經也有過信仰神的時候。
  恒譽一臉看智障的眼神看著四人:“那當然,要不然我當初為什么要出海找神求助?我們曾經也信奉過神的,那個時候我們國家的名字還叫天啟,后來巫女出現了,人們發現那時候的巫女比起公務繁忙的神更能守護我們,所以就信奉起了我們國家的巫女,我們就改名叫巫啟了,再后來,人們覺得靠自己才最實在,所以也沒人信巫女了,這里原先也是一個大祠堂,現在都荒廢了。”
  眾人低頭陷入了沉思,恒譽繼續道:“我當初出海求了十個別國的神,沒有一個肯幫我們的,在你之后還求了一個神仙,那個更過分,直接說,等死吧,沒救了,想不到最后還是你們過來了,實在是......”
  少年興致沖沖的話才說了一半,卻發現根本沒有人搭理自己,各個都做著埋頭苦思的樣子。
  “好好聽別人講話阿喂!”
 
 
第65章 原清輝(五十二)
  “香禾啊——”原清輝一直在香禾的旁邊走著,趁著恒譽小子難得的要上茅廁的工夫,得到了與香禾獨處的工夫,“你很在意剛剛看到的雕像???”
  夜幕降臨,天色微涼,眾人終于走出了亂石下,開始往回趕,但是剛剛原清輝就注意到了,香禾從恒譽說出那句話后,就一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讓人格外的在意。
  香禾點了點頭,仍繼續往前走,嗯了一聲,點頭道:“我在想,未來的人類,是不是也會像他們這樣,才是最好的?”
  這句話說得很亂,但是原清輝也理清了香禾想說的意思。
  也許,未來神會慢慢的從所有人類的視野里消失,而這樣,也許才是香禾真正在追求的?
  不會被神壓迫,也不用求助于神,他們的人生,只有他們自己的一雙手。
  不存在強力的壓迫,大地上所有的生命,全都是平等的。
  原清輝站到了香禾的身后,貼近他,但是不會讓他會厭煩的距離,兩人迎著月色負手而立。
  “也許是這樣,但至少,現在你眼前的仗,不得不打贏。”
  “這次是真的要走了?”恒譽挑著眉毛對他們說要走的消息是一臉不可置信。
  “這次吃飽了,干糧也帶夠了,是真的要走了。”指針妖一臉滿足的拍了拍身后的行囊,就只有他一個是切切實實的考慮著這一隊的伙食問題,實際的很。
  香禾走到恒譽的面前,似乎想要跟恒譽再說些什么,原清輝十分機敏的微微側身擋在了兩人中間,讓他們不能太近。
  恒譽先開口了:“等我將我的國家穩定下來,我就去找你。”
  他媽——就怕你說這種話了,臨走前還真是不忘記說???
  香禾有點為難的越過原清輝的半個身影,想對恒譽說話,卻在開口的瞬間被恒譽打斷了:“你不用說話不用回復,反正我認定了的事就一定會去做的,就算你再攔著我也是沒有用的,我一定會去做的!”
  總覺得這話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聽過,原清輝低頭,看到了正抽抽著嘴角在自己和恒譽之間打量著的香禾......
  “這些話咱們暫且不談,臨行前,我祝愿你能早日治理好你的國家,我相信有你在,會讓這里很快的富有起來的。”香禾避開了恒譽的問題,對其微微一拱手,笑道。
  恒譽也不是那種小氣吧啦十分計較的人,對于香禾的回避,他沒有像原清輝那樣非要追問到底,只是非常灑脫的回應了香禾禮,道:“山高水長——”
  “還來?”人群里小指針發出嗤笑的聲音。
  “我就只會這一句道別的話......”難得見到恒譽那般窘迫的樣子,黑黑壯壯的小少年,從來都是陽光堅定的模樣,一害羞起來,整張臉黑里透著紅,就好像,就好像山竹似的!
  香禾也跟著哈哈笑了兩聲,隨后,朝著恒譽拱手道:“后會有期。”
  “清輝哥,你這么開心呀?”很少說話的小金娃鉆到了原清輝的身后,探出個腦袋笑著望著他。
  原先終于擺脫了恒譽的興奮此刻突然蕩然無存,總感覺,他的身邊,還有敵人,而且,棘手程度不亞于恒譽。
  “能離開那個那么熱的地方,誰不開心,你說是吧香禾?”原清輝腦子一轉,就將剛剛想說了“終于能離開那臭小子了誰不開心”給換成了這句,轉頭望向香禾。
  離開了巫啟國的土地,進了滄海,周圍的一切都不一樣了,至少天氣都要涼快了許多,不用給香禾扇風他都不會再出汗了。
  卻在轉頭的一瞬間,看見香禾在自己的祥云上仍然望著已經漸漸遠去的巫啟國發著呆。
  心中立馬咯噔了一下,他不會還記掛著那個臭小子吧?
  仔細算算他們之間也沒有太大的交集,每次恒譽想要對香禾出手都被自己攔住了,他不該對他產生感情的???難道在自己的阻攔中,他們反而還真的看對了眼?不至于啊,這不是還有香禾的師兄這倒門檻在嗎?等等等等,好像恒譽的氣質確實挺像香禾的師兄曾經的樣子的,又正直又血- xing -,難道就因為這個,就讓自己從一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
  “香禾......你還在想那個小子???”原清輝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香禾半晌沒說話,很久很久,直到巫啟國漸漸的消失在了他們的視野里,香禾才緩緩的坐到了原清輝的祥云上。
  接著,似乎是累了,又似乎是不想面對些什么,香禾屈膝,抱住了自己的雙腿。
  “!”
  你這樣,也太容易讓人想太多,也太容易,讓人想抱抱你了吧......
  良久良久,直到出了滄海,他們還不知道該去哪里,只得商量著先降落到地面上,香禾終于開口了。
  “原清輝——”
  還沒等香禾說出下文,原清輝就立馬應了一聲:“嗯?”
  香禾抬頭,臉上的神色有些疲倦,一雙眼睛都無法像從前那樣完全睜開,半瞇著不透亮又沒有精神,卻蘊著淺淺的笑:“我們去西洲國吧,你說的西芋糕,我一次都沒有嘗過呢。”
  比起從前明艷的笑更讓人無計可施,更加讓人心動,更加讓人想隨你吧,隨你吧,你要什么都給你。
  “好!”
  “我的天吶,這里跟巫啟國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啊。”小指針隨著原清輝來了西洲國,一起往西洲的清茶坊里趕,望著熙熙攘攘的的人群,像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似的,驚嘆聲一聲高過一聲。
  原清輝仰著頭,眼睛都要翹到天上去了,心里不知道有多嫌棄指針妖,當初他出生的國家都城,可是比這里還要繁華不知道多少倍。
  這個天下就是這樣的,富的超乎你想象的富,窮的也超乎你想象的窮。
  只是也沒有想到指針妖也是只千年大妖怪了,也這么沒見過世面,甚至還沒有作為一個“小孤兒”的小金娃淡定。
  原清輝作為隊伍里絕對的領頭人,揮著扇子在前頭昂首闊步走的賊騷氣,一轉身,發現已經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前頭走,身后的仨人全丟了。
  嚇得登時心肝一顫:“香禾!香禾!”
  立馬往回穿著去找香禾,還好還好,沒丟,走了兩步就發現這人正趴在一個小攤前面眼睛發光的盯著別人的東西。
  那是一個玩具攤,有一個架子上擺著的都是面具,無非是一些討小孩喜歡的牛羊豬馬和神話故事里的角色,最近馬上要到中元節了,也有很多祭祀相關的面具種類。
  香禾正盯著一個豬頭的面具眼睛發光,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子似的,再等會,怕是要像小孩子一樣,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其貌不揚的一個面具,做工也很粗糙,就是普通豬頭的模樣,連美化都沒有給美化一下,那個人用那樣的眼神盯著那個面具,弄得別人老板都不好意思了。
  “小哥,這個兩文錢,你要真喜歡,一文就可以給你。”
  香禾將注意力從面具身上移到了老板的身上,麻利瀟灑的摸了摸懷里,隨后,站在了原地耳根紅了:“我沒錢......”
  原清輝看著那么大個人那樣的姿態杵在那里,也是端端正正的模樣,雖紅著臉,卻絲毫不露怯,不卑微,心中一動,此刻正是自己表演的時刻了。
  正要從口袋里掏出銀錢來,出門在外,尤其是這種比較發達的地方,不帶著金葉子怎么討生活?
  卻還沒等自己走到了,就聽見玩具攤的老板道:“沒事沒事,反正都是我自己做的,不值錢,你要實在喜歡,送你便是。”
  “......”
  所以說,長得好看就是好,刷一張臉就能走遍天下了。
  看見香禾喜悅的抬頭,眼里又綻放出星光,在在片刻后又暗了下去:“我不能白拿您的東西,謝謝了。”
  說完,香禾揮著袖子就想走。
  “老板,給我把這個包起來吧,剩下的就當做小費,不用找了。”
  終于到了自己表現的時刻,原清輝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因為興奮而有些發抖,快看我呀香禾快看我呀,有沒有覺得從兜里掏出一片金葉子的我此時格外的瀟灑帥氣?
  卻被老板拒絕了——
  “哎呀,大老爺您這個錢我可找不開,請多擔待我沒法賣給您啊,要不然我直接送您吧,您看,我這有的是!”玩具攤老板一臉惶恐的推著原清輝遞過去的金葉子,因為自覺卑賤,甚至不敢碰原清輝伸過去的手,只是虛攔著,自己一步步的后退。
  原清輝伸過去的手被攔在一邊,很是尷尬。
  可他也沒有更小的貨幣了,每個國家的貨幣都不一樣,出門在外還是金葉子最通用,他也沒想到這個老板這么實誠,連打賞都不要的。
  轉頭看了一眼,發現他瞅了一眼面具,又瞅了一眼為難的老板,有些失望的望向原清輝,抓回了他遞金葉子的手:“算了吧,我們不要為難老板了。”
  我說你,你都露出那樣的眼神了,我怎么可能會算了,怎樣都要滿足你的啊——
  原清輝順著香禾的意收回了手,對老板道:“那老板,你給我留著,我去把錢找開,等下再過來買。”
  “哎——也成!”老板利落的答應了。
  原清輝風風火火的要往前頭的茶樓里頭沖,沖出去沒多遠又趕緊沖回來囑咐香禾千萬不能走遠了,他馬上回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