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今日公测礼包: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寵夫科舉路+番外 作者:阿凡提托著驢

字體:[ ]

  《寵夫科舉路》作者:阿凡提托著驢
  簡介:
  【雙潔1vs1 前期發展后期金手指,強強聯手】
  程慕本以為自己娶了一個小媳婦,相處以后竟然成為小夫郎!奈何對小夫郎早已經生情愫!
  小夫郎嗓子壞了,攢錢治病。
  小夫郎熟讀四書五經,帶他去科舉。
  到了京城,云韻才逐漸發現他這個相公身份不一般,夫夫合力共同平冤,治理天下。
  主cp:程慕×云韻
  副cp:南榮澤鈺×風嵐笑
  全文走向:種田+科舉+官場
  作者天馬行空,考據黨慎入,最后會有魔尊皇夫番外
 
 
第一章 
  烈日炎炎下,樹葉都打了蔫,田地上空無一人,一個身穿黑色布衣,腳蹬草鞋的男子正拿著鐮刀快速擱著麥子,還時不時抬起頭擦汗。
  這邊還是大晴天,西邊卻明顯烏云密布了,得趕緊在下雨前將麥子割完,不然就糟蹋了。
  心里這樣想著,程慕手上的動作更加麻利了。
  這也不怪程慕慢,別人家都是一家幾口齊上陣,三五天幾畝地就完事了。
  獨獨他孤家寡人一個,中午連個送飯的人都沒有,只能自己早上帶點干糧,歇息的時候就著水就算午飯了。
  天公作美,程慕剛將兩畝麥子割完運回家,大雨嘩啦啦下起來了。
  “有人嗎?程慕在嗎?”
  聽到外面有人喊,程慕洗個臉,胡亂用汗巾擦一下出去看了。
  打開門一看,竟然是村里的張媒婆,冒著這么大的雨,程慕趕緊將她迎進屋。
  張媒婆打量著屋子,跟上次來的時候沒什么兩樣,就一張桌子,多的物什都沒有,這程慕到底窮成什么樣,多件家具都舍不得。
  “敢問您來有何事?”
  程慕這副古板的模樣讓張媒婆心里不悅,這幅德行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給他啊,就算忍得了這- xing -子,家徒四壁誰又忍受的了。
  “這后山有家人說要嫁女兒,彩禮只要十兩銀子,我這不想著你今年二十五了,村里年紀這么大的就差你沒娶妻了,第一時間就想著你。”
  這個年頭娶妻一般都要十五兩銀子以上,這只要十兩銀子的怕是中間有些貓膩,想到這,程慕眉頭緊皺了一下。
  媒婆又如何不得知他的心思,這么多年嫁娶,她也是第一次聽說只要十兩銀子當嫁妝的呢。
  “這人沒問題,就是娘家底子弱,說是父母雙亡,現在由嬸嬸看養,年紀大了就想找個婆家,省的在家花銀子,還有就是,聽說她嗓子不咋好,說話聲音不好聽。”
  聲音好不好聽次要的,程慕就怕是個病人,要是來了不過幾日就死了,可不就虧大發了。
  “要是沒病,還望嬸嬸替我多關照一下,十兩銀子娶媳婦我是娶的起,我家的情況您也知道,只要姑娘不嫌棄,這媒是做得起的。”
  程慕嘴上這樣說,心里開始盤算著,這娶親聘禮再加宴請客人滿打滿算需要十四五兩左右,好在今年收成不錯,把麥子賣錢就差不多夠了。
  張媒婆臨走時,程慕還不忘拿一顆碎銀子塞進她手里,惹得張媒婆一陣喜,這程慕平常是呆子一個,如今也上道了,滿腔歡喜地保證只要姑娘家愿意,這個媳婦是娶定了。
  人都走了老一會兒,程慕還沒從那句娶定了反應過來。從二十二歲開始陸續人給他說媒,結果不是說他家里無公婆,孩子難以照料,就是聘禮出不起,如今有個姑娘聘禮這么低,程慕暗自保證,等姑娘來了一定對姑娘百倍好。
  這么一來,程慕整個人輕松了許多,有種新媳婦明天就要來的感覺,想到這他趕緊翻柜子算錢財,想著等天晴了好問村里的嬸嬸需要布置哪些東西。
  傍晚太陽就出來了,雖然路上的依舊泥濘,程慕還是拿著點碎銀子到村口的小店處。
  村口的店鋪是最近幾個村莊唯一的一處小店,平常買點東西村里人都會來這里,店里沒有的東西大家才會去十幾里外的鎮上買。
  程慕來到村口小店,天色已經放晴,村口處有一塊平整的大石頭,村里的人平常沒事都來這里吃飯聊天算是打發時間。
  程慕平常是從來不來這里的,他一個大男人,村口一起說笑的基本上都是女人,只是今天特殊情況,他滿懷著期待從小店里買了一點鹵素菜,來到中間石桌旁,將菜放到桌子上,對著各位婦女說道,“嬸嬸,今日程慕有些事想要請教。”
  程慕是村里典型的木頭樁子,平日里見到人都不理,今日這般客氣一群女人夾起涼菜吃起來歡喜說道,“程慕啊,有什么就問嬸嬸,咱們知道就跟你說。”
  程慕聽到之后,臉刷的一下紅了,半天支支吾吾說道,“晌午張媒婆說是給我說了一個姑娘,我就想問問有什么要準備的。”
  孫家的聽到之后忍不住笑起來,“程慕,你這是想媳婦想瘋了吧,新媳婦還沒來就開始問了。”
  被這么一說,程慕臉更紅了,他從來沒跟女人打過交道,不知道這種情況該怎么解決。
  旁邊的李家媳婦就是看不慣孫家媳婦這一幅調戲人的樣子,平常勾搭別人也算了,這程慕是村里有名的老實人,這樣做也太過了。
  李家媳婦將程慕拉到一旁,偷偷對他說,“你要是想知道,明天來我家,我找幾個靠譜的媳婦給你說,這里人多眼雜,指不定說成什么樣。”
  程慕萬分感謝又鄭重謝了各位嬸嬸才算回去。
  回去之后天色已經黑下來了,他拿著早上剩下來的饃饃直接啃起來就著涼水喝下肚躺床上就睡了,夏季空氣潮,蚊子多,躺了不一會兒,程慕就感覺無數只蚊子在他旁邊響。
  他皮糙肉厚的想來是不害怕蚊子,要是小媳婦來了之后可怎么辦,家里這樣晚上她要是被叮到了就不好看了。想到這,程慕決定過幾天去鎮上看看買頂帳子。
  第二天吃過早飯,程慕看看日頭,來到村東邊的李家,敲敲門從墻頭往里面看。
  不一會兒,李家媳婦招呼著他進來,一進門,兩個小孩子在地上玩泥巴,他仔細繞過去站在門口就不動了。
  “程慕,趕緊進來啊,我招呼的人都來了,就差你了。”
  程慕依舊站在門口不動,身子背過去說道,“嬸嬸,我一個大男人不方便進屋,就站門口聽就行。”
  李家媳婦無奈只好將屋子里的人喊出來,搬著小板凳坐在院子里讓程慕也坐下來。
  “可是張媒婆說的媒?”
  程慕老實點點頭,李家媳婦繼續說道,“聘禮多少?”
  “十兩銀子。”
  十兩銀子真的不算多,當年她來的時候是十兩,現在十多年過去了,能還要十兩的怕是不好生養的。
  “我不在乎人長的怎么樣,只要人- xing -格好,就算是其他地方毛病點也沒關系。”
  幾個人都點點頭,程慕今年都二十五歲了,再不娶怕是更不好找了。
  “來,嬸給你說,這姑娘過來了,你要是有錢就給她買點首飾,沒錢就扯兩匹好布做衣服,總不能什么都沒有,這新媳婦都是用來疼的。”
  程慕心里暗暗記下了,即便是這樁婚事最后沒成,他也有點期待。
 
 
第二章 
  最初他剛來到這個臨河村,頭幾年為他說媒的不少,年紀越大,說媒的越少。如今有個機會,他定是不愿意錯過。本來他覺得只要能安穩度過這一生就好了,現在有個人愿意跟他作伴,也挺好,總不至于這么孤單。
  張媒婆已經將兩家人的事都說定了,挑了一個吉日讓程慕登門拜訪,雖說事情不一定成,這面子是要做足的。程慕出發前先去鎮子上割了一斤豬肉,一包白糖,用大荷葉包好了才往后山去。
  到后山的確需要翻過一座山,前幾日都是晴天,地上的泥路早已經干了,走起來也不算太費勁,程慕提著東西,沒走一段路程就擦擦汗,大日頭在上面掛著,走起路來十分容易出汗。
  走了一個多時辰,終于翻到了后山,遠處望過去,一些村莊稀稀落落散在山溝里。后山的人出去都特別不容易,家里條件好的都會選擇坐驢子去鎮上,家里條件不好的,只能天不亮趕緊出發。沒有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是沒有人愿意出來的。
  姑娘家在李家村,程慕不知道在何處,只能路過一個村子打聽,一個村民告訴他,靠近河邊的那個村子就是。
  程慕知道自己對于女人的要求,他不求聰慧過人,只求賢良淑德,沒有那么多心眼好好過日子就行。男女之間的情愛他也早已經看透,他想要的,只是一個能互相陪伴著的人。
  到了李家村,正是晌午,村子里各家都冒煙。
  “大嬸,請問云二家怎么走?”
  大嬸放下手里的活,斜著眼打量著程慕,“小伙子什么事,去云二家作甚?”
  “我今日跟媒婆說好來相親。”
  大嬸欲言又止,指指不遠處沒有炊煙的那家說道,“就是那家。”
  待程慕走之后,大嬸搖搖頭,云孫氏那個人心腸多惡毒,家里都沒有女兒,難不成是誆別人?
  “要我說,這阿韻也不值幾個錢,大不了賣給人伢子,咱們家現在吃飯都揭不開鍋了還要養著他,武兒還要去鎮上讀書,將來考取秀才就是官老爺,家里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可不惹了武兒的官路!”云孫氏端著盆對著屋子里大大咧咧罵著。
  “你就少說兩句,好歹也是我大哥的獨苗。”
  “哼,你不讓我說,我偏說,你大哥好歹也是鄉里的秀才,這走的時候一分錢都沒留,白白讓我們養他這個兒子,當時他出殯的時候,這么多親戚,你怎么不把人丟給別人,我們家什么光景你又是不知道。現在要是沒有人出財力,難不成還指望我給他娶媳婦,供他兩口飯就不錯了。”云孫氏破口大罵,恨不得將這個侄子直接丟出去喂狗,省的在家里礙眼。
  云二也是個怕媳婦的人,自己妻子這么說他也只說兩句話,嘴上說著卻不敢反駁。
  屋子里走出來一個身體臃腫,臉團成一個球的少爺,見桌子上沒有飯菜,對著云孫氏不滿,“阿娘,我餓了,怎么還不吃飯??!”
  “武兒讀書可是累著了,說前山說親的那小子來,怎么到現在還不來,快去柴房里喊阿韻來做飯,他在家里白吃怎的現在連活都不愿意干了!”
  云武得了指令趕緊去喊人,還沒走到柴房,云韻就出來了。
  “阿娘喊你去做飯呢,別看你馬上就要嫁出去了,這活得一分不少,阿娘好心讓你在家里吃飯,你別不知好歹。”
  云韻聽到嫁出去幾個字,臉上立即變得驚恐,手一直比劃來比劃去,嗓子也只發出哼哼的聲音。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