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吃鸡神器: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朕與將軍解戰袍+番外 作者:清水濁流

字體:[ ]

《朕與將軍解戰袍》作者:清水濁流
 
文案
有道是:朕與將軍解戰袍,芙蓉暖帳度春宵。
但使龍城飛將在,從此君王不早朝。
內容標簽: 年下 情有獨鐘 
搜索關鍵字:主角:喻子清(卿)祁珩 ┃ 配角:喻儲溪(懷瑾帝)東方祭溫瑾年林洛川 ┃ 其它:芙蓉暖帳度春宵
嵩寧篇
第1章 Chapter1
  
    “死者喻子清,22歲,S大大二學生,照尸體的現狀看,死亡時間應該是今夜的七點到八點之間,其余情況還得等家屬來了才能再進一步進行解剖了解!”
    法醫合上手中的文件夾,推推滑下的眼鏡,抿了抿嘴唇,看著眼前一語不發的警官。
     “你說,這人是不是造了什么孽???平白無故走在路上也能被雷劈?”
         警官有些煩躁的深吸一口嘴上的煙,又長長的吐出一口,頓時面前煙霧繚繞,法醫揮揮手,將漫過的煙霧丨彈開,視野又開始變得清晰起來。
    “可能是霉運纏身了吧!不過我剛剛給他檢查身體的時候,發現他左腳腳底板上居然有七顆黑痣!”
     法醫有些夸張的自言自語的比劃著,警官則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以前算命的說過,腳踏六星乞丐命,腳踏七星皇帝命,這年紀輕輕的,別說皇帝命了,就連生活都沒能好好享受幾年呢!”
    警官仍舊沒有接話,整個檢查室陷入一片安靜,只有墻上的掛鐘一步一咔嚓的轉動聲。喻子清安安靜靜的躺在解剖床上,看不出一絲異樣。
    “我說老陳,這遺體要怎么處理???”
     法醫耐不住寂寞,又只想趕緊將手頭的事情先處理完,可陳警官卻一語不發的就坐那抽煙,真當每個人都跟他一樣沒家沒室的嗎?
    “先放你們法醫處的停尸房,等家屬來了再做決定吧!夜也深了,你也快回吧,家里還有老婆孩子等你呢!”
   陳警官留下一句話,離開了檢查室。
   喻子清此刻正站在旁邊看著兩人對自己的遺體討論半天。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辯解一下。
   誰說腳踏七星就是帝王命了!我就是有帝王- xing -也無帝王命??!我只想好好的茍活于事,怎么就那么難。
  自己就想好好混到大學畢業,找個工作,娶個媳婦,生個自己的孩子,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過日子,可如今這世道,真是慘絕人寰??!
   他空靈的身子胡亂漂浮在檢查室里,他覺得他想出去,便朝窗邊飄去,隨即被一股巨大的撞擊力沖回了室內。
   隨即喻子清發現了一個另他目瞪狗呆的畫面。
   方才離開的陳警官抬起的腳沒再放下,法醫伸去關好冰柜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墻上的鐘也停下了前進的腳步。也就是說,時間在這一刻凝固了。
  隨后時針開始逆轉,咔嚓咔嚓咔嚓,停在了傍晚六點半喻子清回到宿舍準備出門家教的時間。
    喻子清感覺到自己被一陣強有力的氣流裹挾著,隨即暈了過去。
  醒來之后發現自己正拿著一把傘,站在寢室門口,腋下還夾著一本厚厚的五三,是英語。
  他有些好笑的拍拍自己腦袋,這是重生了還是又要遭一次雷劈不過管他呢,既然要再被劈一次,自己繞路走不就好了嗎?
  喻子清回到寢室先將自己的所有東西都整理好,讓父母來了之后好收拾趕緊離開這個讓他們傷心的地方。
  收拾好了所有之后他走到門口,又回望一眼,室友們今天都在圖書館奮斗,沒人發現自己離開了寢室,也許知道自己被雷劈了之后還會笑兩聲,再嚎啕大哭。
  畢竟自己瀟灑不羈二十二年,卻遭遇了這樣的大禍。連自己都想笑自己。
  他理好心情,今天去自己學生家一定要繞路走。不過這雷雨天氣,走哪都不好??!
  空中電閃雷鳴,外面風雨交加。喻子清有些后悔自己出門前應該看看黃歷,要是寫著不宜出門自己死都不出寢室半步。
  風從他的脖頸里灌了進去,一絲絲涼意從背后傳來,他一邊計算著自己被雷劈的時間一邊朝著另外一條街道走去。
  若是換成晴天,此時這條街上可就是人擠人,不過這樣的天氣,除了像自己一樣為了賺錢攢錢的人,哪還會有什么跑出來找罪受。
  各處商攤也不見蹤影,顧客也都沒了,商販也不來了,來來往往的車輛帶起一陣陣水花濺在了路邊的盆景里,顯得無比荒涼。
  他帶著僥幸的心理挪動著腳步,突然一輛出租車從他身邊飛馳而過,濺了他一身的泥水,他低低罵了一句,隨即想到了一個事。
  要是自己打車去不就沒這事了嗎?
  隨即他決定打量出租車去家教的地方。
  他在路邊站了一會,路過的車輛猶如沒有他這個人一樣,盡數掠過,無一輛停下來。
  喻子清氣結,這死到臨頭了還不允許小爺我搭個便車。
  忽然腦后飄出一個聲音,“靈車要不要搭一程?”
  “誰?!”
  喻子清懵猛的轉過身,背后卻空無一人,他覺得自己是魔怔了。他喻子清雖然怕死,但也沒怕到這個地步。
  況且這大白天的也不可能見鬼。
  他認命的放棄了打車的想法。本來還想跟閻王談談價錢,可不可以晚死幾個小時之類的,起碼讓自己先給那個小朋友上完課??!
  那娃娃六月就要高考了,臨近這樣大的關卡突然換個老師對他可不是很好??!
  他記得那個娃娃叫祁陌。
  一個很好聽的姓。
  果然閻王要你三更死就是三更死,自己還想活到五更呢!得,這下白搭,還是得三更死了去。五更的自己都死得透透的了。
  他現在就抱著一絲幻想,能堅持到祁陌的家中。
  突然一道驚雷乍現,把埋頭沉思趕路的喻子清嚇了一跳。他目瞪口呆的望著前面被劈成了兩半的梧桐樹,這沖擊有些大。
  他抬手看看時間,18:45,離自己的死亡時間還有30分鐘。
  “看來我得在這半小時里做些什么??!”
  喻子清加快腳步,他活了二十二年,連小姑娘的手也沒牽過,他倒是想在最后半小時內去找個小姑娘談個戀愛,不過好像過于倉促了!
  而習慣于多喝熱水的喻子清,下一個轉彎就進了一家糕點店。
  他買了一堆泡芙。
  有跟店員要了杯熱水。坐在里面開始胡亂的往嘴里塞。
  喻子清最愛吃這胖乎乎的泡芙。里面的奶油更是一絕。
  可惜家里從小不讓他吃這些被家里歸屬為不健康食品的東西。
  想到這個他想起了他爸媽。
  喻子清的爸爸是個大學教授,在榆林大學任教,教的也是應用心理學。他媽媽是個醫生,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醫院?;氐郊葉源約閡簿拖穸源∪艘謊?。
  這不能吃那不能碰的。
  他抹抹掉落的眼淚,卻是越抹越多,他干脆不理會了。前后都是要死的人了,死得難看些也不影響到- yin -曹地府找個媳婦。
  只是爸媽估計還是會心痛得快要瘋掉吧。
  畢竟只有自己這么一個孩子。
  周圍的所有人似乎都看不到那個哭得快要鼻青臉腫的帥哥一樣各自忙碌著。沒有誰的眼神在喻子清身上停留過兩秒。
  等到哭夠了,他胡亂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走到洗手間洗了洗臉,又恢復了那個360度無死角的帥氣的自己。
  他用手蘸了蘸水,給自己理了個大背頭,又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臉,“果然還是因為我太英俊了嗎?不僅小姑娘怕我,就連閻王爺都嫉妒我!”
  喻子清哼哼兩聲,撐開傘又走進了雨中。
  此時的他沒了方才得驚悸,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想笑。
  笑那些小姑娘有眼無珠看不上自己。
  總有人覺得自己是個渣男!
  他跟渣男有得一拼的不過就是這張臉罷了!
  還有人覺得他是個gay!
  這個他就不能忍了!他可是是個鋼鐵直男,那種比鋼板還要直的男人。至于為什么找不到對象,前面說了,自己太像渣男了。他倒是想!
  大一入學時一個學姐給他帶路,學姐人美心善,喻子清想要認識認識,便找她加微信,怎知學姐一臉深不可測的望著他,“我以為你是個gay!”
  喻子清沒禮貌的落荒而逃。
  他覺得那時的自己慫爆了!也忘記為了自己的直男尊嚴而去掙扎一下了!他到現在還記得那個學姐意味深長的姨母笑。
  那次之后學姐似乎更加認定自己是個gay了!以至于每次遠遠的看到她自己就要繞路走。
  也不是沒有被妹子表白過。
  每個高校都有一個叫表白墻的公眾號。
  喻子清入學后前三個月幾乎就是霸榜的存在。
  直到有一個叫“巴啦啦仙女”的id說了一句話:“yzq其實是個gay!”
  那之后他喻子清就出名了。
  這下跟他告白的不止軟軟的小女生,還有粗糙的漢子。
  他很想辯解什么。
  再到后來,那個“巴啦啦仙女”又冒了出來。在貼吧上發了一個帖子,標題是“長yzq那樣的鐵定是渣男,妹子們擦亮眼睛!”
  都是些什么標題黨!?
  還好喻子清有三個三觀正?;鼓芙渙韉氖矣?。不過這一切都只是他的想象罷了。
  “喻子清是渣男”和“喻子清是個gay”這兩個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樣在學校里瘋傳。
  他還得感謝這些人不外傳。要是傳回了榆林,老爹老媽不得氣死。
  這些網絡謠言,盛極一時就會自動煙消云散,他也沒去在意那么多了。安安靜靜學習,安安靜靜畢業,他是這么想的。
  “轟”的一聲,喻子清也“哦豁”了一聲,隨即靈魂出竅,看著自己的身子軟綿綿的倒在了街上。
  街上那偌大的廣告牌上顯示著19:15分整。
  喻子清咧開嘴笑得很淡定。
  老子終于還是死了。
  他感覺自己的意識開始在消散,變成了無數個碎片,散發著藍晶晶的光芒四下飄散開了。
  “這就是命??!”
  意識消失之前的最后一刻,喻子清覺得自己像是掉落了深淵。
  
    
作者有話要說: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