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训练场吉利服: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胤煜]春水繞汴城.+番外 作者:濯之

字體:[ ]

《春水繞汴城》作者:濯之
文案:
少年李從嘉偶然結識了一位江湖俠客,一見鐘情,二見傾心,當即召他做了府上幕客,當男寵似的養著。
 
豈料這男寵根本不是什么柔順乖巧的綿羊白兔,而是淬了毒的蛇、懸了鉤的蝎,非但以下犯上以卑逆尊,把他壓在身下日夜欺凌,還在最后關頭給南唐惹出了滔天大禍。
 
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李從嘉暗搓搓地發誓,從今往后他與他就似那天上月與地上雪,空中鳥與水中魚,他再也不會見他,再也不要愛上他。
 
真香。
 
 
【注】感情戲從第五章開始(華麗麗地錯過了黃金三章),可直接跳讀。
 
 
 
【食用指南】
 
1.歷史衍生文,趙匡胤×李煜
 
2.年上文,攻受有十歲的年齡差
 
3.破鏡重圓文,前期:資深流氓平民攻×溫潤如玉皇子受;后期:舔狗無下限皇帝攻×難得糊涂降君受
 
4.本文純屬虛構,與歷史無關,與歷史無關!僅借用了歷史的一個大框架,人設、劇情大多為原創??季蕕澄鶉?,歷史迷勿入,拒絕杠精。
 
5.本文雷點:拆官配,即歷史中的BG向
 
6.這真的是個甜寵文……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攻對受一直很好,以及兩人其實一直都是兩情相悅。
 
最后,??次牡男』鋨槊橇笏?!
內容標簽: 情有獨鐘 破鏡重圓 歷史衍生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李煜,趙匡胤 ┃ 配角:周薇,宋氏,李仲寓,潘惟吉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敵軍圍城,彈盡糧絕;火連四野,哀鴻遍地。
  南唐,要亡了。
  宮女、太監們忙做一團,死的死,逃的逃,兵荒馬亂,各自收拾細軟另尋他路。
  他的歌姬、妃嬪們,躲在皇宮中最不起眼的一座宮殿里,瑟瑟發抖,連哭聲都是細微的抽咽。
  她們會遭受什么樣的命運?
  他又會遭受什么樣的命運?
  李煜閉了眼,他不敢想。
  他還坐在尊貴的龍椅上,穿著明亮的龍袍,卻早已沒了帝王之姿,只剩下凄涼與落魄。
  偌大的宮殿里,除了他再無一人。
  宮殿外,名畫珍寶燃起熊熊大火,火苗躥出三丈高來,已漸漸侵噬到殿內。
  尊貴帝王的桌案上,擺著一壺酒,一盞酒杯。酒壺通體銀色,火光照耀在上面,閃著微微的酡紅,好看的緊。
  他伸手,握緊了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卻因著手不穩,反倒撒了一桌子。
  李煜雙手執著酒杯,遙遙望向宮外,聲音嘶啞而低沉:
  “李從嘉,敬——遠游之人。”
  喝下這杯酒,從此- yin -陽兩隔,再不相欠。
  淚水悄無聲息地劃過他的臉頰,他哆哆嗦嗦地將杯沿往唇邊遞。
  然而,不等他喝下這杯酒,手腕處便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美酒已傾灑一地。
  他毫無知覺地向后靠去,眼神呆愣,驀然間感到脊背竟已- shi -了一大片。
  擊中他手腕的是枚玉佩,倒還溫潤,只是玉佩下的穗帶已被大火焚燒殆盡,很明顯是有人情急中剛從殿外的大火中撿出來投擲過來的。
  李煜瞇了瞇眼,緩過神來,看著殿下烏壓壓的一片人,個個一身鱗甲,卻并非他南唐的將士。
  為首的那人一身戎裝,神色剛毅,他向前一步,拱了拱手道:“李公子何必如此,人生本就苦短,何必自己為難自己?”
  曹彬頓了頓,繼續道:“榮華富貴,還在汴梁等著您呢。”
  李煜幾不可聞地苦笑一聲,榮華富貴......這是要他做樂不思蜀的劉禪嗎?
  李煜低下|身去,拾起已碎裂成兩半的古玉,將它攏進了袖子里。
  “請吧。”
  押解他的途中,他看見了周薇。她正不顧一切地欲往火里沖,偏偏被幾個老臣死死地拉著。
  “王后娘娘,您不能跳啊王后娘娘!”
  周薇死命地掙扎,邊喊道:“她們都可以,為什么我不行?國將傾覆,別說皇室,就是朝臣亦當自戕!你們這幫貪生怕死的畜牲!別攔著本宮!”
  這場大火,是以他在殿前燃的那把名玩字畫為信號點燃的。
  這是一個誓言。
  凈德院八十名女尼,紛紛跳進火海,自焚以殉國。如今,她們的香魂已隨風飄蕩了。
  可他背棄了這個誓言。
  周薇一把抽出身旁侍衛的佩劍,架在脖子上,便要自盡。
  “薇兒!”李煜不禁大喊出聲。
  周薇回頭,看見了他的夫君。
  他的夫君,正被一幫敵軍簇擁著,儼然已是一副投降的姿態。
  她不可置信地盯著他,眼中漸漸浮現了濃重的失望神色。旁邊的老臣忙抓緊時間,一把將她架在脖頸的劍給奪下。
  即使隔著老遠,李煜依然能看清楚,周薇緩緩吐出的兩個唇語:
  “懦夫。”                            
                                
                                      
                                
                            作者有話要說:
  小新人,小透明前來報到~
 
第2章 第二章
 
因文誤國,因慈害國,我是南唐的千古罪人。
  夜里,李煜被夢魘纏身,一會兒是鐘山上寫意風流的歲月,那人抱緊了他,耳鬢廝磨;一會兒又是父皇駕崩,他懵懵懂懂被強推上皇位;一會兒又變成了凈德尼院的熊熊烈火與其中夾雜著的僧尼的慘叫哭泣,最終的景象匯合成自己白衣白帽,匍匐跪地,將身為一國之君的尊嚴與驕傲踩在腳下。
  他在半夜驚醒,一身的冷汗,苦澀的淚不斷流下。
  或許只有在一切已成定局,不可挽回時,自己才深刻的后悔起這半生倥傯,后悔不問政事昏庸無道,他甚至開始不可自抑地怪怨父皇當初為何將皇位傳給自己,怪怨趙匡胤心狠手辣不肯顧念半分舊情。其實他心里也明白,如果不是他那么沒用的話,如果是兄長登基的話,南唐如今會不會宗廟仍存呢?隨即他又苦笑,兄長那樣鋒利的- xing -子,只怕會更早地成為大宋的眼中釘肉中刺吧。
  李煜痛苦地捂住了雙眼,再無半分睡意,枯坐到天明。
  拂曉時分,李煜走出了營帳。在隆冬時節光禿禿的枝丫背后,一輪紅日剛剛升起,渾圓燦爛,勾的人心情不由舒爽了幾分。
  “大帥有令,未得允許公子不得出去,公子還是進去再等等。”
  營帳門口,守衛持戟而立,目不斜視,公式化地陳述,將李煜剛剛好起來的心情瞬間打落谷底。再望那輪紅日,竟無半分意思。
  李煜回了營帳,又過了幾個時辰,方有人進來通報說大帥有請。
  李煜隨手披了件淡青色暗紋對襟披風,向著茫茫風雪中走去。
  曹彬約了他在一座畫舫上相見。
  那畫舫還是他當初親自督建的,采用的是蘇式建筑,古樸優雅,濃淡相宜,韻味十足,黑白交錯間盡是尊貴低調,宛如一幅水墨長卷。
  只是此時,李煜卻犯了難。
  那畫舫距岸上足有兩三丈遠,中間只有一獨木相連,木頭上堪堪能站一個人。
  李煜站在岸邊,裹著披風,半晌毫無動作,心說上個船都要給他下個套,這曹彬也真是可以。
  不久,士卒們抬著木板過來,將那狹窄獨木換掉,放上了更為寬闊的木板。
  李煜這才提袍上船。
  畫舫寬闊龐大,然而出乎他預料的是,里面卻沒幾個人,只主帥曹彬,副帥潘美,與零星的幾個士卒們,連個端茶倒水的侍女童子都沒有。
  那兩個將軍一身戎裝站在船內,顯然是已等候多時。
  李煜抿了抿唇,徑直走到潘美面前,雙膝跪地,行了個頓首禮。
  潘美一時沒反應過來,嚇得愣了一下,不自覺地后退了一步,竟生生受了他這一拜。
  “哎呀,李公子,這怎么使得?”潘美忙道,后悔不迭地苦叫,又忙作了個揖算作還禮。
  李煜淡淡一笑,“使得的。”
  他轉過頭,又要去拜曹彬時,曹彬趕忙攔了下,稱道,“在下甲胄在身,不便答復,這禮就不必了。”他雖看不起李煜,可此人身份特殊又關鍵,加之天子曖昧不明的態度,因此李煜雖已是降臣,但他可不敢隨便就讓人跪拜自己。
  李煜點了點頭,臉上是強撐起的一派云淡風輕。
  曹彬右手伸了伸,做了個請的手勢,道,“公子,上座吧。”說完,也不等李煜,自己先落了座。
  潘美最后才坐下,看著二人已各占了東與南的位置,眉角抽了抽,向北而坐。
  曹彬給自己斟了杯茶,也不看李煜,慢慢飲著,潘美先給李煜倒了杯茶,自己也倒了杯。
  三人都不說話,一時間氣氛沉默得有些尷尬。
  直到喝完了手中的一盞茶,曹彬才慢慢開口,“公子可回宮里置辦些行裝,三日后船隊出發。”
  潘美直接傻眼了。
  李煜斂眉,低聲道:“如此……多謝將軍了。”
  “不必。”曹彬頓了頓,又道,“汴京不比金陵繁華,閣下到了大宋也不比在南唐衣食無憂、富貴榮華,金銀珠寶、綾羅綢緞之類的,閣下不妨多帶些。”
  李煜點頭,“多謝將軍提點。”
  等李煜下了畫舫走遠了,潘美才轉頭,直勾勾地盯著曹彬看,那目光活似能把曹彬戳個窟窿。
  曹彬被他盯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干巴巴道:“仲詢,你干嘛一直盯著我看。”
  潘美深吸了口氣,咬牙切齒,“你干嘛讓他回去?”又不解氣的繼續道,“你怎么能讓他回去呢?”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