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灵敏度: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花間一壺酒+番外 作者:吃湯圓啊

字體:[ ]

  《花間一壺酒》作者:吃湯圓啊
  簡介: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崔酒受崔謬舉薦,與太子辜渙一黨亦敵亦友。至太子及冠(元景十八年),高祖遜位,為太上皇,改國號為鳳翼。北方亂局方定,多年戰亂導致國庫空虛,南疆百夷崛起生變,文帝- xing -情溫文寬簡,主要采取休養生息的國策,對外以安撫羈縻為主。崔酒主動請纓出使百夷,不料南疆局勢有變,崔酒被困百夷六年。六年間,崔酒扶持舍迦鼓動百夷內亂,并趁機回到齊朝,不久辭官歸隱。
  努力學習清正的心機攻×努力學習心機的耿直受(馮懷素×崔昭靈)
 
 
第1章 滿園春色關不住
  鳳翼二年,春日宴。
  太子辜渙如今登基已有兩年,高祖皇帝如今對朝政已徹底放手,成日深居簡出,很少見人。新帝辜渙- xing -情溫文寬簡,若是放在二十年前那個亂世中,恐怕是寸步難行,哪怕是十年前崔謬當權時,都會步履維艱。
  放在如今,卻是恰到好處。
  繼元之亂至高祖北定中原,時間雖不長,北地卻是飽受摧殘,重建非一日之功。待中原重新繁榮,突厥亦死灰復燃,幾次出兵后,北疆徹底平定,國庫也是讓掏了個精光。最艱難的時候,別說軍餉,竟然連朝中大臣的俸祿都發不出,還是高祖親自登門,向崔氏等幾個士族借的。高祖執政后期,是花了大力氣來充實國庫的,雖有些成效,但家底依舊很薄,根本經不得折騰。
  高祖皇帝膝下無子,細說起來,太子辜渙其實是高祖的侄兒。辜渙出生時,江北已失,舉家遷往江南之后,家中度日尚算得溫飽,卻難稱得上富貴。他又是家中長子,自幼便慣于節儉,登基后,也依舊保留了這個習慣。如今的皇后朱漪乃是辜渙當年的太子妃,朱氏是江南世家,底蘊遠不如江北士族來得渾厚,更因著以經商起家,以門第而言,遠不能與江北世家相提并論。
  或許是受家中熏陶,皇后朱漪是個極其精明厲害的- xing -子,將后宮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不說,其崇尚節儉、精打細算的- xing -子,與辜渙更是不謀而合,經她整頓宮務后,很是節省了一筆后宮開支。
  高祖當年雖靠士族支持才得以上臺,并平定江北,但自古權力之爭便是如此,權大壓主從來讓人忌諱。高祖念在世家平定江北時出力之多,對世家很是厚待,卻也不可能允許這種狀況一直延續下去。故而在為辜渙挑選伴讀時便已排除了幾大世家。
  當然,這也算是皇帝與世家間長久以來的默契了,除非是極亂之時,世家擁護皇帝,卻不擁立皇帝。
  從龍之功固然可喜,但風險也甚高,更平白增添君主忌憚,可做,卻要少做。
  高祖皇帝給辜渙選了三位伴讀,一位是左央左含章,是戍守南疆的左炎大將軍之子;一位是太子太傅袁笏之侄袁熙袁夢杳;一位是馮遜馮懷素,是大儒馮懇馮真寄之孫。
  如今這三位品級雖不算高,卻是深受信任,各司要職。左含章在金吾衛,袁夢杳在文淵閣,馮懷素在國子監。
  今日的春日宴,便是馮懷素組織起來的。
  馮懷素- xing -格飛揚灑脫,為人風流,更帶三分桀驁不馴,與其祖父大不相同,才華文氣倒是同出一脈,在清流中聲望很高。這春日宴,一來是踏青郊游賞春景,二來則是考校國子監諸位學生的才學- xing -情,每年都算是玉京里一件盛事。
  崔酒從來不愛湊這些熱鬧,再加上他出身士族,與如今寒門子弟居多的國子監并不相合,一連推了兩年,直到今年,馮懷素親自遞了帖子,再不出席未免太駁了人面子。雖是近來與馮懷素鬧得頗不愉快,表面文章也還是要做足,免得聽些閑言碎語。
  崔酒從不愛這種吟詩作對、附庸風雅的場合,他詩詞歌賦都很是平平,唯有策論尚算拿得出手。好在他平素是個愛飲美酒的,一個人躲在角落里看杏壇落花,自斟自飲一壇梨花白,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他正一個人喝得高興時,覺得似乎有人在看他,抬眼一瞧,原來是鄰座。那人與他年齡相仿,膚色略深似小麥,有一種金茸茸的溫暖顏色,他相貌頗佳,又穿著一件淺杏色的圓領袍,在席間很是顯眼。
  崔酒看了他兩眼,覺得有幾分面生,也許朝上來來往往時有見過,但朝中人員眾多,他一時也有些想不起來了。所幸大方一笑,拱手道:“在下水部員外郎崔酒,不知郎君如何稱呼?”
  那人笑起來時唇邊有一個小小的梨渦,看起來有幾分靦腆道:“太常寺協律郎藍愜。”
  崔酒心道:是了,太常寺協律郎是個很風雅很清貴的八品小官,只有每月大朝時才會出現,他在工部掌管水利,官職雖不高,卻是管實務有實權的。兩者離得實在有些遠了,難怪看著他十分面生。
  藍愜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倒是要活潑一些,他搭話道:“崔員外郎看著有些面生,可是第一次來?”
  崔酒嗯了一聲:“不必這么客氣,喚我昭靈便好。崔某詩詞歌賦都不算拿得出手,當年很是讓叔父敲打過也沒什么效果,這樣的場合來得很少。”
  “你可叫我舒恩。”藍愜笑道:“想必賢叔父定是文采斐然,便如家慈極擅長音律,便總是覺得我不夠好,因此時時敲打我。”
  這話倒是有幾分說到崔酒的心坎里了。
  “這便是了,想來越是擅長之事,眼界便高,眼界一高,要求便更高。如此說來,你我有緣,不如滿飲此杯?”
  藍愜也不推辭,面不改色地滿飲一杯。崔酒不由心中叫好,對此舉很是欣賞,兩人一來一回,推杯換盞間,倒是十分談得來。
  待馮懷素到時,崔酒與藍愜喝得已有些多了,面上都飛著一層薄紅。他手里提著一只酒壇,開口笑道:“原本我還特意備了好酒,以待貴客,如今看來倒是白費一番心思了。”
  崔酒看清來人,笑意璀璨,語氣冰涼:“梨花白已是上佳,更何況酒逢知己千杯少。至于馮主簿的酒,崔某人怕是消受不起。”
  馮懷素還待說些什么,便被崔酒打斷了:“時間已是不早,一會兒曲水流觴便要開了吧?馮主簿怕是要忙著考察學生,崔某一時貪杯有些醉了,想去河邊走走醒醒酒。告辭。”
  藍愜覺出氣氛不對,打算跟著起身告辭,被馮懷素攔了。
  馮懷素笑容妥帖:“崔侍郎酒量如何,在下還是略知一二。既然崔侍郎與先生為知己,這酒贈予先生也算正好。若說告辭,也該是,在下告辭。”說著笑意晏晏將酒壇放下轉身離去。待走到無人處,便將扇骨被拗斷的扇子丟了開來。
  轉身便看見袁夢杳一臉不贊同地在他身后看著他,馮懷素掛上個笑臉,打趣道:“夢杳今日竟脫得開身,沒被那群學生纏???”
  袁夢杳瞅了瞅地上的扇子道:“這又是怎么了?”
  “扇骨不結實,竟給折斷了,如今玉京的鋪子可是越來越會騙人了。”
  “你我認識這么多年,難道我會不知這扇骨是怎么折的?”袁夢杳緩了語氣:“當初你去糾纏昭靈,我便不同意。昭靈- xing -情品格不是個權臣料子,真不知道你為何這么針對他。”
  馮懷素挑眉冷笑:“你可別忘了,他是崔家人!”
  “你也別忘了,他不是崔相!”
  袁夢杳看著馮懷素的冷峻眉目,他深知自己這位友人的執拗- xing -情,不是他三言兩語能勸動的,有些泄氣道:“我知我說不動你,但崔相功過幾分不是你我二人能評說的,只沖他收復江北之功,天下人便應有十分敬重。我提醒你‘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懷素你如今行徑,已近小人。”
  馮懷素斂了笑容,硬生生道:“我心中有數。”
  “心中有數?你不說這話便算了,你一說,我就來氣。”袁夢杳看他一臉油鹽不進的樣子,很是懊惱:“你心中有數便該知道,再過兩年,待幼寧孝期一過,你二人便該成親,你如今與昭靈糾纏不清,你倒說說,你對得起誰?”
  馮懷素咬牙道:“誰讓你把我與幼寧的婚事告訴給崔酒的?”
  “馮懷素!你還好意思說!”袁夢杳恨道:“起初我還以為你倆情投意合,打算退婚,結果你倒好,兩頭不肯放!若不是我偶然提起,昭靈怕是至今還蒙在鼓里!”
  “情投意合?”馮懷素壓低聲音冷笑:“誰與他情投意合?我只是騙他玩玩而已。”
  袁夢杳讓他氣得頭昏,手指狠狠點了點他:“此等行徑,卑鄙!”
  馮懷素拂開他的手道:“我知道。”
  “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馮懷素不耐:“我有我的打算。”
  袁夢杳冷笑:“你的打算?美人計還是離間計?”他頓了頓,道:“懷素,如今我是真的有幾分看不清你了。”
  馮懷素沉默了一下:“我不用你看清我,我只要你信我。”
  袁夢杳笑得有三分慘淡:“你如今這模樣,真教我不敢信。”
  馮懷素想了想,笑著折了一枝杏花遞給他道:“有花堪折直須折而已。你以為我在做什么?何必搞得這么凝重?”
  袁夢杳看著他手中那只杏花,花開正好,柔軟的花瓣上還沾著清澈的晨露,在明媚的春色里瑩瑩地閃著光,渾然不知憂愁??上Щǹ?,一時而已。這花枝一旦被攀折下來,就注定美麗不再長久,轉眼便要凋零,再長久的春光也與之無關了。
 
 
第2章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藍愜覷著崔酒的臉色,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崔酒與馮遜政見不合,常生齟齬,即便他只是個八品閑官,多少也是有些耳聞的。如今看來,確實不假,兩人竟連表面的和平都有些維持不住。
  崔酒瞧著沉默下來的藍愜,略帶抱歉道:“是我不好,擾了舒恩的酒興。”
  “昭靈言重,”藍愜擺擺手,話鋒一轉道:“不過這壇酒,我卻收不得,還請昭靈別難為我。”
  崔酒微一挑眉:“這有何難?既是送給你我的,喝了便是。”說著,打開酒壇,芳香四溢,是一壇這個季節里很少見的桂花釀,藍愜不由暗嘆了一聲好酒。旁邊崔酒看著那壇桂花釀,臉色比方才還冷。
  藍愜轉頭看見他臉色不對,輕聲道:“昭靈?”
  崔酒猝然回神,微微苦笑道:“我還真是無福消受這美酒。我吃不得桂花,小時吃桂花糕,險些要了- xing -命。”藍愜聽了,慌忙將桂花釀蓋上了。
  崔酒笑了:“聞一聞卻是不要緊,只可惜與此等佳釀無緣了。”
  藍愜斡轉道:“馮主簿恐怕只是無心之失。”
  “此事知道的人確實很少。”只是馮懷素該是知道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