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游戏怎么要求好友组队如何退出组队: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天潢貴胄 作者:漫漫何其多(上)

字體:[ ]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太子祁驍生而尊貴,奈何皇帝不是生父,處處算計;嶺南世子百刃,為了封地子民被迫入京為質。
  有過相似經歷的太子一眼看中了故作堅強的質子殿下,用盡手段,逼迫也好,誘哄也罷,從身到心都不放過。而世子就在這一步一步強勢又不失溫柔的手段中逐漸淪陷。
  這是一個腹黑變態神經病攻步步緊逼終于俘獲小受心的養成史,也是個時運不濟的太子攻一步步上位終于登上龍椅的復仇路。
  太子攻一步步攻略質子受,養成+寵溺
  【宮斗 強制愛 不虐不糾結,輕松升級向?!俊炯蕓粘黃鸝季?,博君一笑。有愛的姑娘收藏一下吧^^鞠躬】內容標簽:宮廷侯爵 情有獨鐘 宮斗 報仇雪恨搜索關鍵字:主角:祁驍,東陵百刃 ┃ 配角:敦肅,祁靖 ┃ 其它:甜蜜寵溺,輕松升級
 
    編輯推薦:太子祁驍生而尊貴,奈何皇帝不是生父,處處算計;嶺南世子百刃,為了封地子民被迫入京為質。從小缺愛的太子一眼看中了故作堅強的質子殿下,天生掠奪的性格使他果斷出手,用盡手段,逼迫也好,誘哄也罷,從身到心都不放過。而小小的世子,就在這一步一步強勢又不失溫柔的手段中逐漸淪陷。有別于作者以往水到渠成的兩情相悅,本文中的太子天生掠奪的性格注定了他對世子的愛是強制的。雖是傳統的強取豪奪梗,明明是陰謀詭計的強制愛,但作者行文間的又不失寵溺之情,溫馨之處令人動容。腹黑陰狠卻內心溫柔的太子和外表冷淡疏離內心純善的世子的互動細節溫暖甜蜜,通篇行文流暢,宮斗手段層出不窮,讓人目不暇接,酣暢淋漓。
  ==================
  
  ☆、第一章
  
  “太子……太子……”
  祁驍鳳眸微睜,見天不過蒙蒙亮又閉上了眼,眉頭微蹙:“怎么了?”
  屏風外太子府的總管太監江德清躬身低聲道:“殿下,奴才剛得著消息,敦肅長公主昨晚已經到了,今日一早就要進宮。”
  祁驍聞言揉了揉眉心坐了起來,江德清聽著動靜轉過屏風進來了,祁驍起身褪下寢衣,不用江德清伺候,自己拿過床邊小幾上擺著的中衣慢慢的穿上了。
  江德清走近將床幔攏了起來掛在蟠龍金鉤上,轉身拿過榻邊衣衫來伺候祁驍穿衣,一邊小心翼翼的整著朝服一邊繼續道:“公主今日怕就要跟皇上說殿下的婚事了……公主當真是費心了,皇帝如今多重視嶺南呢,殿下若是能同嶺南結親,那等于是得到了東陵一族的助力,百利而無一害啊……”
  敦肅長公主是祁驍的嫡親姑母,自武帝和孝賢皇后雙雙升天后,敦肅長公主算是祁驍最親厚的人了,敦肅長公主的意思,祁驍自是無不從命的,只是婚姻一事上,祁驍向來避諱,江德清在祁驍身邊伺候多年,自然明白祁驍的心思,低聲勸道:“且如今幾位皇子一天大似一天了,殿下心里就不急么……奴才心里同敦肅長公主是一樣的,好些事還是早作打算的好,再說……”
  祁驍轉身拿過環佩,薄唇微抿,低頭慢慢的戴上了,見江德清不說話了笑道:“怎么了?接著說。”
  江德清小心的看著祁驍的臉色,忖度著他的心思一笑道:“再說,不過是個側妃,殿下要是喜歡呢,那咱們府里就多了個伺候殿下的人,若是不喜歡呢,就當多養了一個閑人罷了,費多大事兒呢。”
  祁驍一笑沒說話,轉身出了內室,江德清連忙招呼外面的宮人進來侍奉。
  承乾宮中,皇帝看了看敦肅長公主遞上來的折子笑了下道:“才幾年沒見,皇姐跟朕外道了許多,怎么帶了這許多東西,姐夫呢?”
  “駙馬先去吏部交接文書了。”敦肅長公主眼中含笑,柔聲道:“因為這連月的大雨誤了皇帝的萬壽節,這些算是罰我的罷。”
  敦肅長公主去歲剛過四十,因保養得當,并不顯年月,依舊算是個美人,身為中宮嫡女,儀態端莊得體,這樣笑吟吟的說起話來讓人舒服的很,皇帝不自覺地放緩了語調:“皇姐又說笑了,其實不過就是個壽辰,誤了算什么的,之前朕就說了可以不必來,南邊瘟疫四起,路上這兩月,皇姐和姐夫沒染上什么病就是萬幸了。”
  敦肅長公主點頭嘆了口氣:“大災大難之后必有瘟疫,托皇帝洪福,我跟駙馬都還好,一開始我還不覺得,出來了才知道果然澇的厲害,今年的賦稅……”
  “這個還支持的住。”祁靖自登基以來休養生息,一力彌補武帝連年征戰耗的虧空,這幾年國庫豐盈了許多,皇帝一笑,“萬幸只有兩個省遭了禍。”
  敦肅長公主點點頭,好似不經意道:“我聽聞……嶺南全都淹了?”
  皇帝笑了:“哪里,不過是茂山以南淹了,沒有那么厲害……不過他們先是大旱又是大澇,確實不大好過。”
  “可不是,這都來找你借糧了。”敦肅長公主欣慰一笑,“我這一路都聽說了,嶺南世子親自來借糧,那一路熱鬧的,百姓說的那些都能成書了,我聽駙馬說嶺南世子留下了?”
  皇帝眼中抹過一絲笑意,嶺南是異姓王的封地,歷代大襄皇帝的心腹大患,如今嶺南王頭一次跟朝廷低頭是在自己在位的時候,皇帝想不自得都難,只是皇帝面上向來謙和,笑道:“東陵百刃本是來替他父王東陵奕來跟朕商議借糧一事的,他不過十五歲,在皇城中住了段日子,仰慕皇城威儀,欲觀習教化,就不想走了,我也實在是喜歡他,就將他留下了,那孩子同驊兒一般大,俊秀非常,難得的是聰明的很,極討人喜歡,皇姐回來多見見肯定也喜歡,對了,這就是他們進貢來的茶葉,皇姐嘗嘗……”
  驊兒,即祁驊,皇二子。
  敦肅長公主心中輕笑,既是嶺南送來的質子,她可不敢“多見見”。
  話題已經轉到了敦肅長公主需要的地方,她不再多言百刃,繼續閑話家常:“我記得……萬壽節后就要到太子的生辰了吧?”
  皇帝一點頭:“是,驍兒的生辰是臘月初十。”
  “一轉眼,驍兒也十八歲了……”敦肅長公主放下手中描金茶盞,抽出袖間絲帕按了按嘴角,“該給驍兒選太子妃了。”
  皇帝頓了下,淡淡一笑:“還太早了些吧,正是讓他學著辦事,上進的好時候,娶了正妻,每日卿卿我我,不耽誤了正事?”
  敦肅長公主忍不住笑了:“皇帝就是太看重太子了,怎么忘了自己也是不足弱冠就娶妻了呢?說起來你比驍兒還要早呢,才剛滿十六,還記得么?大婚前來跑到公主府里來,問我大禮之后還能不能回去跟母后一起住……”
  皇帝因生母早逝,襁褓中就被抱到了鳳華宮中由中宮皇后親自養育,敦肅長公主比皇帝大了快十歲,沒出嫁前也一直住在鳳華宮中,那會兒她就待皇帝很好,說句長姐如母也不為過,說起前事來皇帝微笑:“皇姐還記得呢?”
  敦肅長公主莞爾一笑:“你和武帝都是我看著長大的,什么記不得?”,因說起武帝來,敦肅長公主眼眶微微紅了,復又笑道:“罷了,說這些做什么,還是說驍兒的婚事,你心中有主意沒有?”
  皇帝心里自是一百個不愿意提這事,但聽了敦肅長公主柔聲細語的說了半日閑話,勾起了些幼時的回憶,不好這個關頭太敗她的興,苦笑道:“確是想過,只是沒有合適的人,太子妃以后是要母儀天下的,半分都錯不得,皇姐應該能體諒吧?”
  敦肅長公主點點頭:“確實……這也罷了,我也不過是想起來了就跟皇帝提一聲,太子妃的人選哪里是我能置喙的,不過是因為太子自幼……唉,你也知道的,我難免多疼他一些,皇帝說的有理,太子妃不好隨便定下來……給太子先選兩位側妃,可行?”
  皇帝一笑:“皇姐是看上哪家千金了嗎?”
  敦肅長公主膝下三女二子,大姑娘去年已經嫁了,二姑娘今年芳齡十四,也是快要議親的年紀了,皇帝估摸著敦肅長公主多半是想親上加親,他最是忌憚這種事,正要拿話來岔時只見敦肅長公主抿嘴一笑:“我自同駙馬去了任上,每日看到的不過是些鄉野姑娘罷了,哪里知道什么千金呢?這還是讓皇后費心吧。”
  不等皇帝松口氣敦肅長公主眼中一亮笑道:“對了!誰說我不知道千金呢,剛說起的那位嶺南世子,我聽聞……是有兩位待字閨中的姐妹的。”
  皇帝的微笑凝在嘴角,正要說什么時外面一宮人躬身進來,低眉斂目道:“皇上,長公主,太子來請安了。”
  皇帝點點頭,宮人躬身下去,不多時祁驍走了進來,走近給二人請安,敦肅長公主連聲讓祁驍走近,拉著祁驍的手上下仔細看了看,皇族相貌大多不錯,祁驍更是隨已逝的孝仁皇后,俊美非常,只一雙鳳眸像極了武帝,星眸凌厲,不怒自威,多了幾分英氣,敦肅長公主見祁驍長的越發像他已逝的父母心頭驀地一酸,笑了下遮掩過去,滿意道:“半年沒見,驍兒又高了些呢。”
  祁驍一笑:“姑母倒是一點都沒變,氣色越發好了。”
  敦肅長公主轉頭跟皇帝一笑:“聽聽,多會說話……”
  不等皇帝接話敦肅長公主又笑道:“真是個大人了,我剛還跟你父皇說,給你選個側妃,嶺南王的郡主,你喜歡么?”
  皇帝轉了轉拇指上佩的翡翠扳指,心中不豫,面上卻溫和的很,微笑道:“皇姐當真是性急……”
  祁驍心中雖有可無不可,但敦肅長公主已為他籌謀多日,臨了自己是萬萬不能拆臺的,淡然一笑:“婚姻大事,自是要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侄兒不敢多言。”
  敦肅長公主趁熱打鐵,側過身對皇帝笑了笑:“皇上,肯不肯讓我做個媒呢?”
  敦肅長公主身份特殊,就是皇帝也要忌憚三分,不敢太下她的面子,且今日之事敦肅必然是有備而來,自己硬要阻攔怕更會橫生枝節,皇帝壓下心頭火,望向祁驍慈愛一笑:“還不謝謝你姑母為你辛苦操持。”
  
  
  ☆、第二章
  
  毓秀殿中,敦肅長公主看著自幼長大的宮闕感嘆不已:“多少年了,這里還空著呢。”
  祁驍一笑:“嫡公主的宮殿,哪里容易讓人搬進來?”
  敦肅長公主轉頭看了祁驍一眼,低聲笑道:“那就等以后你的公主過來住吧。”
  祁驍轉頭看了江德清一眼,江德清知意,帶著殿中的宮人退了出去。
  祁驍親自給敦肅長公主倒茶,低聲道:“姑母……何必因為這事同皇帝爭執。”
  “呵……再不爭,還有誰知道你才是太子?”敦肅長公主沒了人前的溫和,冷笑一聲,“南邊遭了禍,調度糧草物資,都是你在辛苦,等萬事準備好了,皇帝卻讓祁驊做督軍去安撫兩??!說的好聽,怕災后有瘟疫,太子身份貴重不可涉險,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抹了你的功勞,好名聲全讓祁驊賺了!幸好祁驊是個不中用的,去了南邊一趟倒是鬧了不少笑話,失了人心。”
  祁驍淡淡一笑:“皇帝想拿我當橋板,我自然不能太遂他們的意了。”
  敦肅長公主啞然:“祁驊那邊……是你動的手腳?”
  祁驍笑了下沒答話,敦肅長公主心中了然,面色好了許多,欣慰道:“駙馬常說你心中有丘壑,果然是真的,只是……可做的干凈?若是讓皇帝知道了……”
  “自始至終我就沒想瞞著他。”祁驍輕輕捻弄著腰間玉佩,淡淡道,“一味的藏鋒那就是懦弱了,總要讓他明白,他現在還動不得我。”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