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抽奖: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小將軍是我心尖寵[重生]+番外 作者:不辭歸

字體:[ ]

  《小將軍是我心尖寵[重生]》作者:不辭歸
  
  文案:他又剛又軟又害臊。
  宋小將軍俊逸出塵,武藝高強,驍勇善戰。
  齊瑄:嗯,我的!
  上輩子,還是宣王的齊瑄“不小心”把大名鼎鼎的宋小將軍給睡了。
  宋小將軍不要補償,不拿他出氣,連他的喜歡都不要。
  可齊瑄還是把整顆心、整個人都賠給了他。
  卻沒想到,用情再深,也逃不過命運弄人。
  接到宋淮戰死的軍報,齊瑄才猛然發覺,他坐擁這萬里江山,可放在心尖上的那人,竟成了一具枯骨。
  一朝重生,回到當初那個“不小心”的時候,緊緊抱住這個人,死也要?;ず盟?!
  此生與卿,紅塵共渡,黃泉同赴。
  不折手段黑心流氓攻x武藝高強隱忍害羞受
  前世心頭血,今生心尖寵
 
  注意:1、主攻,攻重生,受視角也有(攻為主視角,但非攻控文,有偏好者慎入:)2、前世微虐,重生后會甜,高糖保證!3、架空,架到外太空!沒什么權謀戲,就小打小鬧小甜甜
 
  內容標簽: 宮廷侯爵 情有獨鐘 重生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齊瑄、宋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駕崩
  冬夜,朔風凜冽。
  大寧朝第四任君主齊瑄的寢宮承明殿,香爐里燃著活血利氣的龍涎香,卻被一股濃重的藥味掩蓋。
  “咳咳……”龍床上傳來咳嗽聲,聽音色分明還是壯年,卻氣若游絲,虛浮縹緲。
  太監總管長康聽見動靜,跪俯到腳踏邊,看著年僅三十二歲就病入膏肓、面無血色的宣啟帝,顫著聲喚道:“陛下,您醒了?”
  守在寢殿內的太醫立刻上前給宣啟帝把脈,片刻后,對長康微微搖了搖頭。長康咬牙,忍住眼中的淚。
  “阿珩……阿瑤……”齊瑄張了張唇,吃力地喊出這兩個名字。
  長康朝身后揮了揮手,小太監便去傳旨了。
  宮女把藥端了上來,齊瑄本是不打算喝的,這副殘軀早已藥石無靈,卻又怕自己突然咽氣,不能把未盡之事交待清楚,還是讓長康一勺一勺喂著,強咽了下去。
  大抵人死之前都會追憶平生,想起一些念念不忘、耿耿于懷的人或事,齊瑄方才做了一個夢,夢里全是宋淮。
  夢見宋淮說他們不能在一塊,夢見宋淮始終皺著的眉,夢見宋淮為他落淚,因他受傷……
  夢見那傳信兵說:“宋、宋小將軍……舍身殉國!”
  所有與宋淮有關的記憶,齊瑄在失去宋淮的這十年里飲鴆止渴般地一遍遍回味,嚼爛了咽下,融進了骨血,隨他生,隨他死。
  齊瑄記得,自己當時顫著手打開宋淮的父親定北侯宋驍親筆所書的軍報,上頭“宋淮”二字剛勁堅毅,“殉國”二字卻脫了形,筆劃扭曲,連筆鋒都收不住……
  阿淮死了。
  齊瑄只覺心臟一緊,一口腥甜涌到了喉間,耳畔一陣轟鳴,眼前的一切突然扭曲,變得光怪陸離,什么也看不清。
  齊瑄不聽、不看、不信,自欺欺人,直至靈車將宋淮的棺槨運回京,碾碎了他最后一絲僥幸與期盼。
  定北侯府的靈堂,齊瑄撫著宋淮的棺,想著,若是將它鑿穿,是不是就能重新見到那個人鮮活的眉眼?
  “開棺!”齊瑄咬著牙道。
  “使不得陛下!”長康勸他。
  “朕說,開棺!”
  九五至尊字字鏗鏘,可這話一出口,為何滿心悲涼?
  朕?
  朕坐擁這萬里江山??!可放在心尖上的人,怎就只剩一副骸骨了呢?
  “陛下!”原本健碩剛強的定北侯宋驍,此刻形銷骨立,形容枯槁,擋在齊瑄面前,啞著嗓子道:“請莫擾我兒清凈。”
  齊瑄抬頭看向他,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宋淮,宋淮的相貌與定北侯有七分相似,剩余三分遺傳自侯夫人柳眉山。
  可偏偏這三分盡在眉眼,讓宋淮和定北侯給人截然不同的感覺。
  定北侯面容剛毅,高大健碩,神色冷峻,威嚴懾人。而宋淮眉眼多了一絲秀氣,清冷俊秀,更像一個書生,而不是靠著一桿長.槍以一當十的昭勇將軍。
  此刻,齊瑄從這雙和宋淮截然不同的眼睛里,看到了憎惡與憐憫。
  定北侯不同意他與宋淮在一塊,曾諷刺他:“王爺,請自重,莫糾纏我兒。”
  可他怎么能放手呢?他寧愿放棄唾手可得的江山,也從未想過放棄宋淮。自他抓住了宋淮的手,就沒想過要放開。
  可命運終究愚弄了他們,侯夫人的死橫亙于二人之間,讓他與宋淮,再無可能。
  那一別,竟成了永別。
  齊瑄偏過頭,不敢直視定北侯的眼睛,哀求道:“讓我……看看他。”
  一國之君先服軟,宋驍雖心有怨言,還是側身讓開,心中嘆道,那渾小子……想必也想見他吧……
  齊瑄如愿看到了宋淮最后一眼。
  哪怕是冬天,骸骨從北疆運回來,也開始腐爛了。
  齊瑄卻仿佛看不見那腐爛的創口和可怖的尸斑,聞不見那腐臭,站在棺前,將宋淮的眉眼細細描摹。
  阿淮臉色青白,左頰有一道很深的刀痕,即便已經被縫合,依舊猙獰可怖,臉上、手背還有許多細小的劃痕、擦傷。
  阿淮膚色很白,尤其是那雙常年不見光的腳,齊瑄曾打趣他,若不是個高腳大,腿上肌肉緊實,那雙腿腳真像個女子。
  因為太白了不像個武將,容易被軍營里的同僚笑話,阿淮自個練武的時候,都愛打著赤膊,把臉和上半身曬黑些??芍灰徊簧?,很快又白了。
  北疆冬日苦寒,- yin -晦多雪,沒幾日晴天,宋淮的臉又白得不像話了。
  會被人笑話的,阿淮,起來罷,我陪你去曬太陽可好?齊瑄手扶著棺木,心中哀求,可向來有求必應的那人,再也不會回應他。
  宋淮不愛笑,因為定北侯宋驍曾責他- xing -子太過溫和綿軟,若是再嬉皮笑臉,如何服眾?如何接過宋家世代護衛北疆的重任?
  宋淮對父親宋驍又敬又怕,追隨著父親的腳步,保家衛國,戰功赫赫。世人道“虎父無犬子”,不喊他官職,也不叫他世子,就愛喊他宋小將軍。
  齊瑄知道,當被稱贊“有乃父之風”的時候,阿淮心中是得意的。
  因為不愛笑,宋淮看著孤傲冷清,難以接近。但又不同于定北侯身上那種令尋常人害怕的肅殺之氣,宋淮身上,透著一種君子如蘭的孤傲高潔。
  可當長.槍在手,弓箭在側,他又是那般英姿勃發,銳不可當。
  宋淮其實對齊瑄笑過,在齊瑄送他生辰禮物的時候,他抿唇笑了。那個笑容很淡,但齊瑄卻記得很清楚。
  后來,齊瑄總是不遺余力地想逗宋淮笑,可尋常頑笑的招數并不好使。再后來,路越來越難走,那淺淺的笑容再也沒有在宋淮臉上出現過。
  他還總愛皺著眉,好似比齊瑄這個為應付朝堂詭譎而繃緊心神的人還要憂心忡忡。
  齊瑄一直不明白宋淮在憂慮什么,也不明白,他為何總說,他們不該在一塊,不能在一塊。
  皇位繼承?他可以不要!
  宋家血脈?宋淮是定北侯獨子……齊瑄不敢肯定,這是否是一個原因。
  又或者,因為那些流言蜚語,給他、給宋家帶去了傷害?
  宋淮曾說:“我不曾奢望過同你在一塊,是我沒將心思藏住,拖累了你。”
  是啊,喜歡是藏不住的,宋淮喜歡他,他一開始就看出來了。
  他們的開始并不愉快,甚至可謂糟糕。齊瑄一直無比懊悔自己當初的混賬行徑。宋淮恐怕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以為他只是在利用他。
  宋淮定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引人注目,不知道像齊瑄這樣皮相光潔、內里晦暗的人,有多容易被他吸引。
  齊瑄極少對宋淮表白心意,他以為宋淮都知曉,后來才發現,宋淮不敢肯定他的心意,更不敢向他求證。
  意識到這一點,齊瑄時常把自己有多中意他掛在嘴邊,可惜,宋淮總是當他在說笑,在哄他。
  可阿淮啊,喜歡,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偽裝的。
  若我不愛你,為何此刻會心痛到麻痹,好似被扼住咽喉,無法呼吸呢?
  齊瑄看著宋淮的遺容,忽然發現,宋淮到死都蹙著眉。他欠了宋淮一輩子,一輩子不曾讓他歡顏!
  堵在齊瑄喉間那口腥甜沖了出來,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從那之后他就病了,身體時好時壞,心卻病入膏肓,恨不得隨宋淮去,又怕對不住這宋淮舍身護衛的國,沒臉去地下見他。
  一直到宣啟十年的冬天,終于到時候了,他終于……可以去見宋淮了。
  宣啟帝病重,皇太弟齊珩和長公主齊瑤都在宮內侍疾,前腳剛回偏殿稍作休息,又被傳旨的小太監領了進來。
  “皇兄……”齊珩和齊瑤跪在床邊,紅著眼,哽著喉喚他。
  先皇宏光帝好男色,雖有一后四妃,佳麗幾人,卻只得了三子一女。
  齊瑄不是嫡子,卻是皇長子,比岳皇后所出的嫡子齊琛大六歲,比公主齊瑤大七歲,比最小的皇弟齊珩足足大了十五歲。
  宏光帝做太子時,齊瑄的生母崔氏是太子良娣,在齊瑄未滿周歲時病逝。此后齊瑄被記養在太子妃岳氏名下,原本也算作嫡長子,可岳氏后來有了自己孩子,齊瑄不僅成為了棄子,還成了齊琛的擋路石。
  自幼不知何為父子情深、母子溫情、兄弟相親,還要應對宮廷傾軋,防備詭計暗箭,齊瑄自認內里- yin -暗扭曲,自私利己,是個薄情黑心之人,何人不讓他好過,那便一起不好過。
  直到有了宋淮,才在最艱難困苦的日子,攀住了一根救命的藤蔓,沒墜入深淵,那藤蔓上還凝結著甘露,滴滴甘甜,沁入肺腑。
  也是宋淮見岳皇后偏疼齊琛,苛待待嫁的齊瑤和年幼的齊珩,心有不忍,問齊瑄能不能幫扶幫扶二人。
  齊瑄當時覺得好笑,阿淮為何這般心軟?他自己已是舉步維艱、自身難保,哪還有閑心管別人?
  可宋淮開了口,他便答應了。
  后來,齊瑄暗自慶幸當初聽了宋淮的話,在失去宋淮這十年間,還有齊珩和齊瑤兩個伴著他,守著他,沒讓他變成那御座上的孤家寡人。
  齊瑄身子不好,不曾納妃立后,膝下無子,早早立齊珩為皇太弟,如今,便要把皇位交給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