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画质: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重生之迎娶白富美 作者:眠琴柳岸(下)

字體:[ ]

的股東本遠多于徐胤全,這次因為重病,以及徐胤全的挑撥,流失了部分支持者。
  可即便如此,徐胤全想在股東大會上獲得三分之二以上的支持,依舊需要費一番功夫。
  沒過兩天,許南山收到了來自陸一鳴的電話,陸一鳴約許南山出去見面,許南山當然不見。直到最后陸一鳴拋下一句:“你如果不來,我就把咱倆的事,告訴徐凝了。”
  許南山才又驚訝又不解地答應下來。
  陸一鳴約了長山音樂學院外的一家比較私密小資的日料店,那是他們學生時代最愛一起去的店之一。
  許南山到時,陸一鳴已經在包間里等著了。
  幾年不見,陸一鳴的長相略有變化,頭發比以前短了些,堪堪到耳朵上面,劉海梳了起來,露出額頭,下巴上的美人溝比從前更有味道了,但或許是因為跟徐凝在一起了的緣故,他身上的男- xing -氣息壓過了從前雌雄莫辨的中- xing -美。
  看得出來他是精心打理過的,頭發上打了發油,還化了妝,淡淡的木香從他身上飄過來。不過,也能看出來他這幾天過得并不好,下巴上青色的胡茬沒有剃干凈,眼底有些血絲,臉上難掩頹喪。
  或許是因為分手時的不美妙,又或許是因為他和徐凝以及自己被黑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系,許南山現在很難對他有好感。
  許南山摘下墨鏡放到桌面上,拉開椅子坐下,打量了一下包間內的布局,道:“這么多年過去,沒想到這家店還在。老板換了,裝修也越來越好了,不知道味道跟以前比怎么樣。”
  陸一鳴道:“我看菜式換了不少,不知道你口味變了沒,我點了些你可能會愛吃的。”
  許南山點了下頭,問:“不過,你為什么要約在這兒,想緬懷一下學生時代么?”
  陸一鳴手里捧著一杯溫開水,聞言手指緊了緊,低頭喝了一小口,解釋道:“約在這兒,主要是想跟你道個歉。”
  許南山挑眉:“道什么歉?”
  陸一鳴沉默了一下:“先吃飯吧,邊吃邊說。”
  日料精致美觀,許南山許久不來,竟覺得這里的味道有些陌生起來。
  陸一鳴的聲音混在餐具相撞時的脆響中,有些躊躇,不好意思地說:“一時間不知道從哪里開始說了。”
  許南山對他耐心有限,道:“直接說重點吧,別迂回了。”
  陸一鳴抿了抿唇,像是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才說出來:“其實我后來回想起來,才發現才畢業那兩年,你對我沒什么不好的……是我功利心太重,太要強,又太不信任你。現在想想,覺得挺對不起你的。”
  兩人在上學時是同一個班的,且都是人盡皆知的人物。外形好,天賦好,專業課成績總是年級前幾,又天天膩在一起??殺弦抵?,許南山經由司子平,簽了星動,陸一鳴卻沒他這么好的運氣,他簽了一個小公司,小公司各方面都不如星動。
  陸一鳴一向要強,隨著許南山的爆紅,慢慢就無法接受始終在原地踏步的自己,兩人在一起時,他總是難以面對兩人之間的鴻溝。而另一方面,通告和應酬越來越多的許南山,也讓陸一鳴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他擔心許南山對他不忠,擔心許南山看不起如此糟糕的他,擔心許南山會為了事業放棄他。種種焦慮、不安最終壓垮了陸一鳴,因此他選擇和許南山分手。
  許南山沒料到會聽到這一番話,事實上,對于陸一鳴而言,兩人分手了五年,可對于許南山,已經過去了十余年了。因此之前的事他早已經記不清了。
  陸一鳴說:“剛和你分手那兩年,我每天都會關注你的動態……你新寫了什么歌,出席了什么活動……我有時候還會偷偷去看你的演唱會。”
  他低著頭彎了彎唇角:“你的歌,你的表演,都很棒,我確實比不上。”
  陸一鳴說著這些,許南山卻已經代入不了感情,不由得有些尷尬,無所適從。當初對眼前的人約莫也是真心喜歡的,分手時好像確實傷心了挺長時間,還特矯情地為此寫了幾首苦情歌。不過再濃烈的感情,十年過去,也忘干凈了,何況現在樂生一個就足夠占據他全部的注意力了。
  陸一鳴說著,飛快地抬眸看了許南山一眼,見許南山無動于衷,大約也是覺得有些尷尬,連忙結束了回憶和煽情,直截了當地切入了正題:“不說這些了……說說現在。”
  “我是gay的事,是你告訴徐凝的吧?”
  許南山沒有否認:“是。”
  陸一鳴似乎為此非??嗄?,撫著額皺了皺眉,又喝了一杯溫開水,揉了揉額頭:“昨晚多喝了幾杯,所以不太舒服,希望你不要介意。”
  許南山客套道:“不會。”
  陸一鳴說:“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竟然完全都沒有對你發脾氣。”
  許南山挑了挑眉,他確實覺得挺奇怪的,他以為陸一鳴會給他幾拳。
  陸一鳴說:“因為你說的畢竟是事實……確實,我們交往過。不過,在你之后,徐凝之前,我短期地交往過一個女朋友,覺得自己大概不是單純的gay,而是雙吧。徐凝那天跟你見面后,回去就跟我鬧脾氣,鬧分手。”
  “我跟她解釋了,到現在還沒哄好,也怪我之前沒跟她說清楚。”
  許南山心想: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陸一鳴:“她還問我之前是不是交過男朋友。”
  許南山:“你沒告訴她是我?”
  陸一鳴:“沒有,你職業特殊,不方便暴露。她現在也不太喜歡你,- xing -向不應該成為你被攻擊的理由。”
  許南山總算笑了笑:“這倒是顯得我非常卑鄙了,用- xing -向攻擊你。”
  陸一鳴搖頭:“我向你道歉,還有一件事。”
  許南山:“什么?”
  陸一鳴:“今年五六月的時候,你不是有幾次因為- xing -向上過熱搜么?”
  許南山:“你透露出去的?”
  陸一鳴神色帶著歉意:“我應該是喝多了不小心跟人提了一句,誰知道就被有心人聽去了。所以你這次跟徐凝說起我的事,也算我一報還一報吧。”
  許南山:“我比較好奇那個有心人是誰。”他當初就覺得奇怪,應該是有人故意- cao -作的,否則誰會幾次三番地扒他的- xing -向?
  陸一鳴愣了愣,回想了一下,說:“這我還真不知道,當時跟朋友吃飯,桌上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人。不過……”
  “不過什么?”
  陸一鳴:“我猜想,可能跟你那對家有關……我不確定,你最好再查實一下。”
  “駱清翔?”許南山點頭,“我知道了。”
  陸一鳴:“你不怪我?”
  許南山掃了他一眼:“我們扯平了。”
  陸一鳴:“徐凝那兒,我確實跟她提過你的一些事,但是她以前是你的粉絲,我也沒料到會發展成這樣。所以,對不起了。”
  許南山聽他一口一個徐凝,忽地有些好奇,陸一鳴現在看起來這么理智的一個人,怎么會喜歡徐凝那么偏激、歇斯底里的女人,偏頭問:“你真的喜歡徐凝?”
  陸一鳴還是護著女朋友的:“她其實挺可愛的,也挺好的。她對我很好,不會因為自己的家世,就對我頤指氣使的,雖然有些嬌氣,不過女孩子嬌氣一些也正常。她十分顧忌我的自尊心,也很依賴我。”
  許南山回想著前兩天西餐廳里那個女人,很難和陸一鳴說的人聯系起來,這些和他沒有關系,因此許南山搖搖頭:“隨便你們……你喜歡就好。”
  陸一鳴:“你現在呢?有喜歡的人嗎?這幾年你緋聞炒了不少,不過真正承認的,卻一個都沒有,是一直沒有再交往新的嗎?”
  樂生笑時圓圓的酒窩霎時浮現在腦海,許南山情不自禁地露出一個笑容:“有啊,我現在有一個男朋友。”
  “他很好,”許南山想起樂生曾說過的,要走出自己的世界,走向他的話,“他很愛我,細膩、溫柔,而且勇敢。”
  夸起樂生來,許南山才覺得自己的詞匯量匱乏得要死。
  陸一鳴:“你們在一起很久了?”
  “不,沒有很久。從正式交往到現在,”許南山說到這里突然停頓了一下,他發現自己好像沒有正式地對樂生告白過,沒有正式地和他說過交往之類的話,“……到現在,也才三個多月。”
  正式交往應該是從七月七號那天開始算,到現在才三個月出頭。
  “不過,”許南山說,“卻好像已經認識了很久一樣。”
  兩人一起吃過飯后,便各自告別,還客氣地加了一下微信號,不過雙方都心知肚明,加了之后估計就是躺列的結果。
  和陸一鳴的一翻談話,許南山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欠缺了樂生一些儀式感。并且算算時間,他們交往約莫有一百天了,一百天,似乎也應該慶祝一下。兩人交往,儀式感有時候往往很重要,別出心裁的慶祝,也是促進感情、保持新鮮感極好的方式。
  樂生最近比較忙,那么慶??梢約虻ヒ壞?。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小天使們給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悠遠 2枚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_^
 
第47章 一百天
 
  交往一百天, 該做些什么, 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為此, 許南山特意去征詢了已婚人士羅雨石的意見, 此人近來為了自己懷孕六個月的太太,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許南山眼前了。要不是為了樂生,許南山都要忘了他的存在了。
  羅雨石給許南山提了很多意見, 可許南山一一對應到樂生身上, 發現都不合適。主要原因在于, 一來,樂生是男的,二來,樂生現在太忙, 根本沒時間跟許南山出去玩。
  許南山問了半天, 都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問:“就沒有合適的, 簡單點的, 能在家里就完成的嗎?”
  羅雨石已經對這個耽誤自己夫妻二人世界時光的男人忍無可忍, 聞言道:“在家里, 除了□□, 你還想做什么?最浪漫的就是跟他□□了!”
  “……”許南山嚴肅地思考了幾秒,問,“你當初跟嫂子,是談了多久才做的???”
  羅雨石回想了一下,說:“兩個多月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