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视频直播: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重生之一世周全+番外 作者:斐爾南多

字體:[ ]

  《重生之一世周全》作者:斐爾南多
 
  文案:[前生往日]
  汝涼鈺臨死前對伯玄昭說:我愿你長命百歲,我愿你無病無痛,我愿你大業得成。我愿你后半生,高墻宮闈,獨身伶仃,生無同枕,死無同- xue -。
  伯玄昭的后半生,思念成罪,無饒無恕。最后吊死在寢宮的橫梁上,他死后想:如果有來生,我傾盡所有也護你周全。
 ?。壑乩匆皇潰?/div>
  汝涼鈺大伯:太子殿下,家侄需要你的血做藥引。
  伯玄昭:拿刀來,要多少?
 
 
第1章 
  這座后宮里最輝煌的宮殿,何時這樣破舊了?
  伯玄昭在棲鳳宮門口停下腳步,攙扶著他的蘭貴妃隨著停下腳步,“陛下?”
  再看一眼周圍的景色,剛入秋,這兒已經枯草叢生,入目盡是蕭瑟。
  蘭貴妃面色微變,催促道:“陛下,我們先進去吧。”
  “伯玄昭,是你來了嗎?”嘎啞的聲音,難聽的像瀕死的老婦。
  沒有人回答他,周圍寂靜的只剩下慘淡的白月光,還有院子里面色各異的三個人。
  伯玄昭突然猛烈的咳嗽,攙扶著他的蘭貴妃幫他拍著背,“來人吶,把皇上的藥拿過來。”
  尖細的命令聲,讓伯玄昭的耳膜要被撕裂了一般,“行了,去把門打開。”嘴里一股血腥味,看來他的內疾是沒有回轉的余地了。
  隨行太監和蘭貴妃交流了一下眼神,才上前推開厚重的宮門。
  隨著吱吱呀呀的聲音,格外顯得明亮的月光下,站著的是一襲紅衣的皇后。沒有束起的長發,散落在背后。
  他慢慢轉身,露出的那張臉,血肉模糊。一片- yin -暗中,只能看到那雙明亮的眸子。
  伯玄昭皺著眉,看著曾經被稱贊為天下絕色的美人,他的男后。當初他是為什么娶這人進宮的?就是那張絕色的臉嗎?
  現在,竟然變成了這幅樣子。
  “宣昭吧。”伯玄昭有氣無力的揮了下手,讓身后的太監上前宣讀圣旨。
  手捧圣旨的太監抬腳上前,門后的紅衣男人已經轉過身來。他的懷里抱著一塊木牌,一步一步往門外走。
  “你可還記得我叫什么名字?”嘎啞難聽的聲音,讓伯玄昭的胸口郁積起一股悶氣。
  “你們可還記得我和弟弟的名字?”那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突然發狂一般、目眥盡裂的瞪著伯玄昭。
  “也罷。我汝涼鈺這一輩子最錯的事,不過是被你救過一次。”
  汝涼鈺咧著嘴笑,臉上斑駁的傷口又淅淅瀝瀝的滴血,和那襲紅衣的顏色一樣。
 
 
楔子一樣的眼神,晃晃悠悠的釘到蘭貴妃的臉上,“你說我把臉毀了,就不傷阿梓。你說我把嗓子毀了,你就放過阿梓。”
  說著舉起手上的靈牌,上面寫的赫然是汝梓季。抓著靈牌的手,在月光下白的瘆人。
  “啊——”蘭貴妃突然瘋了一樣,尖著嗓子大叫起來,留著長指甲的手,開始抓自己的臉。
  “你個毒夫,你對蘭兒做了什么?”隨侍太監將手里的圣旨扔在地上,走過去想要拉住蘭貴妃,恨恨的看著汝涼鈺。
  “來,看清楚了。”汝涼鈺向伯玄昭伸出手,指如蔥白,“看看你的妃子和你的臣子,看看你被蠱惑的十五年。”
  話音剛落,嘶啦一聲那太監身上的衣服,就被無形的撕扯開,剝落。
  “你以為你能生出兒子?”伯玄昭看著他隨侍太監的雙腿間,胃部一陣抽搐,俯身吐了出來。
  汝涼鈺嘴角帶笑,撿起了掉在地上的圣旨,“你果然是要把皇位傳給這個女人的孩子。”
  “你伯氏皇族子嗣旺盛,只你便有兄弟六人,再不說先皇兄弟十四人,為何這十五年間全都死于非命?先皇身體康健,為何一夕暴斃?你自幼習武從未有大病,又為何現在有瀕死之態?”
  伯玄昭看著汝涼鈺臉上唯一完好的眼睛,一句句責問之詞,刺進他的腦袋里,讓他這十五年的記憶都開始崩塌。
  “鈺鈺……”小聲囁嚅全被掩蓋在蘭貴妃的尖叫里,“我早就說過你是個毒夫,你到了現在還不死心,還想迷惑陛下。”
  她手里拿著不知從何處拿出的刀子,刀刃森森泛著藍光,分明是淬了毒。
  “呵!”汝涼鈺的手指,猛的收緊。
  蘭貴妃隨著這個動作,胸口一直強烈的刺痛,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又倒在了地上。
  而那把刀子,此刻插在了太監的大腿上。黑氣從傷口處開始蔓延,眨眼間太監就七竅流血,沒了生氣。
  汝涼鈺看著這一幕,將手里的靈牌往懷里抱了抱,一只手還輕撫著。“阿梓,你看哥哥為你報仇了。”
  他的弟弟,那個才十五歲的孩子,死的時候身上全是血,那雙瞪著的眼睛怎么也合不上。
  “看到了嗎?這就是你最寵愛的妃子。”汝涼鈺冰冷的手指捏著伯玄昭的下巴,將他的頭扭到一邊。
  讓他看著,他那個衣冠華麗的妃子、撲在一個赤裸著的男子身上,聲淚俱下的喊道:“顧郎!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哦!對了。你還有個留在夕蘭宮的兒子。”汝涼鈺手上還輕撫著靈牌,語氣輕輕的。
  “你干了什么?你對晨兒做了什么?”蘭貴妃凌亂著頭發,臉上滿是抓痕,蛇蝎一般的目光看著汝涼鈺。
  汝涼鈺那張血痕滿布的臉,就算只是淺淺的微笑起來,也很駭人。
  “我?你以為趙太后會讓他做皇帝?愚蠢至極。你不過是她趙家的一個小妾生的女兒。你的兒子,哪比得上趙家家主趙洪坤。”
  “你看。”汝涼鈺指著地上,伯玄昭順著他的手看過去,那是他剛剛吐出來的,一灘看起來黑色的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有很多蠕動的小蟲,那些小蟲在快速的爬。
  “這是你敬愛的趙太后、和你最愛的蘭妃用來控制你的蠱蟲。”汝涼鈺冰涼的手指,輕輕的扣在伯玄昭的下巴上,卻讓他動不得分毫。“被人控制了十幾年的生活,不好受吧。”
  蘭貴妃瘋狂的向外面跑,邊跑邊喊,“晨兒,晨兒……”
  汝涼鈺低下頭,和臺階下面的伯玄昭四目相對,冰涼的手撫上伯玄昭的臉。他的腦海中有什么在慢慢崩塌,他看到了那個站在一片桃花中的人。
  那人臉藏在明亮的光后面,看不清楚。
  “鈺鈺?”那個人是汝涼鈺,這是十五年前他們有一次見面時的景象,就在他們大婚的半年前。雖然沒有看清楚那張臉,但是他記得。
  那些被掩藏了十五年的記憶,如洪水般重新涌出。想伸手抱住眼前的汝涼鈺,胳膊卻分毫動不了。
  那一張無雙的臉被劃花,血肉模糊。以前清亮動聽的嗓音,嘎啞噪雜。這十五年他竟是這般無能。
  “我愿你長命百歲,我愿你無病無痛,我愿你大業得成。”汝涼鈺將手指咬破,輕點在伯玄昭的眉間,紅光幽暗。“我愿你后半生,高墻宮闈,獨身伶仃,生無同枕,死無同- xue -。”
 
 
第2章 
  “陛下,該上朝了。”元鎖在寢殿外面小聲說。他是在棲鳳宮大火之后,被伯玄昭挑選到身邊隨侍的,至今有三十年了。
  這位萬歲爺當時昏倒在棲鳳宮熊熊大火邊上,他是最快去救駕的人。
  萬歲爺經常問他,“你當時見到鈺鈺了嗎?”這位鈺鈺是已經故去的皇后,雖然是男子,但也是曾經被稱為天下絕色的人。
  第一次被問到的時候,他顫顫巍巍跪在伯玄昭面前,“奴才,奴才……”
  “好了,起來吧。”伯玄昭的面色看不出什么異常,也沒就此事繼續問下去。
  元鎖會經?;叵肫鵡歉齠嗍碌耐砩?,上任總管事顧公公暴斃,蘭貴妃抱著被刺死的年幼太子投湖自盡,趙太后被勒死在夕蘭宮的大殿上。
  更不能磨滅的是,那天晚上,他無事散步到棲鳳宮,聽到一個嘎啞的聲音說:
  “我愿你長命百歲,我愿你無病無痛,我愿你大業得成。我愿你后半生,高墻宮闈,獨身伶仃,生無同枕,死無同- xue -。”
  那是個穿著一襲紅色衣服、披散著頭發的人,他將什么東西點在伯玄昭的眉間。然后就轉身走進了棲鳳宮的大殿,就站在大殿的中間。
  毫無預兆的,周圍突然著起大火,火光映照著那人的臉,斑駁的血痕無比的駭人。
  那天晚上的大火只把那座宮殿燒成了一片灰燼,在黎明前就熄滅了。
  元鎖偷偷又去看過,那兒沒有燒焦的尸體。那站在大火里的皇后娘娘,去哪了?
  “元鎖,你當時見到鈺鈺了嗎?”這是元鎖第一次聽到伯玄昭這樣的聲音。這位被百姓愛戴、令鄰邦臣服的帝王,此刻的聲音顫抖的可怕。
  元鎖撲通一聲跪在宮門口,“陛下!”
  良久聽到伯玄昭渾濁蒼老的聲音,“罷了,罷了。”
  “元鎖公公,這陛下可一日沒出現了啊。”下午,元鎖在御書房前被一眾大臣圍住。
  “這要是……”
  “還請公公去通傳一聲。”
  這群大臣不是一般的難對付,元鎖無奈的回復,“請各位大人稍等,奴才再去看看。”
  當元鎖再一次沒有得到回應,硬著頭皮推開門,“皇上。”只看了一眼,就嚇得撲通跪在地上。
  “皇上駕崩!”悲愴的聲音很快傳遍了整個皇宮,那位后半生順遂平安、開創宏圖偉業的帝王,用三尺黃布,吊死在了寢殿的橫梁上。
  “昭!”
  是誰?是誰在叫他的名字?
  “昭!謝謝你救了我,我以后嫁給你好不好?”
  是汝涼鈺嗎?
  “昭!別人都說我生的好看,以后我嫁給你吧。”
  “鈺鈺,鈺鈺你在哪?”這三十年里,他的夢中,全是汝涼鈺的影子。“鈺鈺,你出來見見我好不好?”
  “我愿你長命百歲,我愿你無病無痛,我愿你大業得成。我愿你后半生,高墻宮闈,獨身伶仃,生無同枕,死無同- xue -。”這嘎啞難聽的聲音,是他的鈺鈺??!
  這一聲一聲的祝禱,刀子一樣捅在伯玄昭的心上。“如果有來生,我傾盡所有也護你周全。”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