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灵敏度怎么调适合自己的: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被皇上剝削的那些年[穿書] 作者:溫風如舊(下)

字體:[ ]

,皺皺巴巴看起來有點丑。
  將軍府的大門就在不遠的地方,正是中午,外邊人聲鼎沸,可沈初就是不想挪步。
  “過幾日趙晴君趙大人恐怕會多拜訪幾次,沈家既然敢欺負你,也該有所懲罰。”蕭煜低著頭,突然補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沈初過于驚訝,一時之間都忘記用敬語。他突然反應過來,“趙晴君是殿下的人?”
  “之前不是,現在是了。”蕭煜選擇忽視第一個問題,簡略的回答了第二個問題。他抬起頭,眼神溫潤中帶著一絲笑意。
  “那……”沈初的話沒說出口。
  “思歸該回去了。”蕭煜指著大門說。
  沈初望了望將軍府的大門,又望了望蕭煜,張了張嘴還是沒把話說出來,最終他還是行禮告別,選擇聽話的離開將軍府。
  蕭煜站在將軍府大門內,雙手背在身后,眼看著沈初一步一步離開將軍府,坐上馬車。沈初的影子越來越遠,馬車也越來越遠。
  最終什么都看不見。
  總有一天,他會讓他的思歸回到他這里,也只能回到他這里。
  作者有話要說:小劇場,蕭煜:我不管我不管,思歸就是吃醋了!
  沈初:……你愿意這么想……就是這么回事吧
  沙雕推送:傳聞皇帝蕭煜生- xing -兇殘, 殺人如麻,娶了六個如花似玉的妻子,卻沒有一個活過了第二天。沈初就嫁給了這樣一個惡魔??啥捶炕ㄖ蛞?,他才發現,原來惡魔,是他曾經的摯愛……
  被沈秋庭日的小哥哥當然是假的啦,系統出品仿真娃娃,小初初怎么可能那么狠心,放心吧。
 
 
第64章 錦鯉池
  沈初一回到侯府便感覺到一股肅殺之氣。這個時候就連門口看門的下人都不敢多一句嘴,整個侯府靜悄悄的, 什么聲音都沒有。
  在回來的路上沈初聽既明說過一些詳細的內容。今日沈夫人帶沈秋池一同去道賀, 沈夫人同自己的閨中好友一起說話,沈秋池便尋自己的好友一同在肅王府里游玩。
  肅王府里有一處園子離主院很近, 卻甚是僻靜,肅王便充作書房。當時應該是這處園子里突然出了一聲女子的尖叫聲, 眾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便一起去看熱鬧。結果肅王正拎著衣衫不整的沈秋池出來。
  肅王之前大概是沒想那么多,一出書房撞上了眾多女眷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接下來的事便眾人皆知了, 沈夫人也就灰溜溜的帶著女兒回了家。
  以沈家的地位, 沈秋池這個人肅王是不得不收。沈侯爺雖然身上只有閑職, 但是畢竟侯爵身份還在。肅王同沈秋池一起衣衫不整的出現, 不管肅王是不是主動的, 他都要把沈秋池接下。
  只是不知道是作為側室還是僅僅作為一個侍妾進入肅王府。
  正廳里的氣氛猶如冰天雪地, 仿佛深吸一口氣都會凍成寒冰。沈侯爺一臉肅殺的站在正廳最靠前的位置,沈秋池哭哭啼啼的跪在地磚上,雙眼哭的紅腫, 捂著臉嗚嗚噎噎。沈夫人在一旁哆哆嗦嗦的站著,張嘴欲言又不敢說話,見到沈初進來像是找到了發泄口一樣, 狠狠的瞪了沈初一眼。
  沈初表示很無辜, 又不是他教唆的沈秋池,怪他也沒用。
  “父親安好。”沈初很敷衍的行禮。
  沈侯爺自然看得出沈初的敷衍,只是如今形勢比人強, 沈初身后是楚王殿下,他也沒什么能說的,只得冷哼一聲。
  “爹爹為何罰我,女兒……女兒雖說給爹爹丟臉了,可此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沈秋池即便是哭,聲音也是嬌嬌嗲嗲的,透著一股做作勁兒。
  看來是沒打疼,沈初坐到一旁等著看戲,就差捧一捧瓜子了。
  沈秋池一邊裝模作樣的抹眼淚,一邊兒偷偷瞪著看戲的沈初。
  “好事?”沈侯爺臉色鐵青,大概是氣的狠了,直接一腳踹上沈秋池的大腿,“什么好事!能有什么好事,沈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還能有什么好事!”
  “是啊,也是件好事。”沈秋池跪著蹭到沈侯爺腳下,抱住沈侯爺的大腿,“肅王殿下礙于沈家的地位必然……必然會讓女兒入府的。既然沈家支持肅王殿下,如此一來關系不是……更為牢固了嗎?”
  沈秋池抱著沈侯爺的腿繼續嗚嗚噎噎的哭,故意哭的發髻散亂楚楚可憐,以期求得沈侯爺的垂愛。
  不過這個時候裝可憐……怕是為時已晚。
  沈侯爺眼神一凜,腿上一用力踢開了沈秋池,“放開!你倒是能說!也……也好意思說出口!你做拿著腌臜事情的時候也覺得是好事嗎!”
  “爹爹!爹爹!”這一次沈秋池是真的被踢疼了,也顧不上她的形象,假發都掉在了地上。“爹爹,女兒……女兒也是也為了家里好!女兒真的是為了家里好!”
  “侯……侯爺。池兒也是怕嫁的不好才出此下策……池兒是咱們唯一的女兒,是咱們沈家的人,即便是有錯您也要救救她。”沈夫人此時也跪在一旁,用柔柔弱弱的語氣哭訴著。
  當初也是這樣,沈初發出一聲冷笑,用柔柔弱弱裝可憐的模樣去害人,害得沈雁初的母親不得喜歡。
  甚至……還掩蓋了一切。
  “閉嘴!”沈侯爺氣的額頭上青筋暴起,轉眼瞪著眼睛指著沈初大吼,“你笑,笑什么笑!”
  沈初坐在椅子上,漫不經心的摩挲著椅子扶手,被磨的光滑的紅木有一種滑膩的觸感。
  他勾起一絲意味不明的笑容。
  沈初可不是當初的沈雁初,可不怕沈侯爺。
  “敗壞沈家名聲的可不是我,父親。”沈初抬著頭直視著沈侯爺,一字一句的緩慢開口。“這件事也同我無關,遷怒于我可沒有解決辦法。”
  他的話一針見血,不過這樣的大實話最能氣得到沈侯爺。沈侯爺嘴唇發白,臉上的肉抽搐了一下。
  “沈秋池,罰跪祠堂三日,不許吃飯!等到什么時候知道錯了再來見我!”沈侯爺惡狠狠的瞪著跪在眼前的沈秋池,仿佛看著自己的仇人。“來人,拉下去!”
  “爹爹不要!女兒可……可還從未跪過祠堂,爹爹難道不疼女兒了嗎?”沈秋池哭的聲音更大了,捂著臉跪著去求沈侯爺,卻被沈侯爺躲開了。
  “侯爺,祠堂那里又冷又黑,池兒怎么能跪在那里,只是丟人些,又不是什么大事。侯爺消消氣,先消消氣可好。”沈夫人跪著往前幾步,軟聲軟語的低頭。
  “不是大事?無知婦人!你若是求情,便一起去跪著。”沈侯爺似乎已經氣到極致,已經說不出什么話了。
  兩個使女施施然走進來,強拉著沈秋池往外走。沈秋池自然拼命掙扎,拉扯著兩個使女不肯離開,精致的衣裳都被扯開了一塊。
  沈夫人眼看著著急,卻不知道該如何幫忙,這一次是真的急出了眼淚。她指著自己的女兒,哆哆嗦嗦想說話卻又不敢說。
  沈秋池還是被拖了下去。
  “大少爺呢,去哪兒了?”沈侯爺站著緩了緩,長出一口氣坐到椅子上。
  沈夫人抹了抹眼淚,靜悄悄的走到沈侯爺背后輕輕的替他按著太陽- xue -緩解疼痛。她嫁到侯府幾十年,從側室坐到正室,抓的就是男人的心思。若是此時她都看不出來侯爺是真的生氣,她是白瞎了這么多年的鉆營算計。
  “庭兒昨夜便沒有回來,許是有什么公事還在忙,也或是有什么應酬。”沈夫人陪著笑臉道,“庭兒如今已經當上了四品官,再有兩年必定會升遷,庭兒還是不錯的,必定會光耀咱們沈家的門楣。”
  沈侯爺被伺候的舒服了許多,又提到了大兒子,心里略微舒服了一些。“一直以來庭兒做的確實還不錯。”
  沈初抬手摸了摸眉毛,半掩著臉偷偷笑了一下,一會兒估計沈侯爺就會自己打自己的臉。
  “侯爺,大……大少爺回來了。”一個小廝跑進正廳行禮道,“大少爺他……他是被扶回來的。”
  “怎么回事?”沈侯爺語氣慌張又急促的問。
  小廝一說話沈侯爺就立馬睜開了眼睛,他一伸手揮退了沈夫人,一臉警惕眼睛直直的望著小廝。小廝被盯得渾身冒汗,哆哆嗦嗦的說不出話來。
  “大少爺……大少爺是……被人從花月樓外邊扶出來的!”小廝眼睛一閉,咬著牙把話說出來。
  京城最大的妓院,花月樓的名字說出來,京城里沒有人不知道的,沈侯爺自然也是知道的。
  沈侯爺一愣,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剛說出去的話轉瞬被打了臉。他冷哼一聲,站起身來,“怎么是被扶回來的?”
  “不知道少爺碰見了什么,今日午時才在花月樓附近的一條巷子里被發現,發現的時候……衣衫大敞像是……氣血不足,陽氣虛弱。”小廝小心翼翼的低聲回復,生怕惹怒了沈侯爺。
  這話里包含的隱晦意思便是沈秋庭在花月樓里不注意著他那個幾乎要陽痿的身體,自己把自己的身子掏空了。
  聽到這個消息,沈初臉上沒了笑容。
  沈侯爺剛剛緩和的臉又爬上了怒容。但是還沒等他發作,又一個小廝過來了。
  “侯爺!外邊來了宮里的公公,說是陛下召見!”
  這句話不亞于晴天霹靂,直接砸在了沈侯爺的腦袋上,砸得他天旋地轉,不斷的轟鳴聲充斥著他的耳朵。眼看著沈侯爺腳下踉蹌兩步,這才扶住桌子勉強穩住身體。
  沈秋池的事……被皇帝知道了?沈初暗自心驚,那沈家和肅王結親,大概是跑不掉了。
  沈侯爺和沈夫人連忙一同離開正廳到前廳去見宮里來的人。沈初不愿意繼續看戲,再看戲或許麻煩便到了他的頭上。
  于是沈初離開正廳,帶著既明回到了回燕庭。
  回燕庭里依舊溫暖安定,里邊的下人依舊井然有序,看到沈初回來紛紛問好,這里的氣氛同沈府的劍拔弩張完全挨不著邊。
  沈初沒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里歇著,而是在回燕庭外的錦鯉池旁邊喂魚。今年不知怎么的,過了年之后回暖的有些快,錦鯉池里的冰已經融化大半,有幾條錦鯉已經在水池里緩緩游動著。
  沈初一身白衣端正的站在錦鯉池旁,眼神卻漸漸的有些飄遠。
  沈秋庭既然在花月樓外被發現,那他的計劃……應該是成功了。雖然他也并不是很想讓這個計劃真的成功。
  沈初漫不經心的往錦鯉池里丟了一把魚食,幸存下來的幾條錦鯉爭先恐后的游過來搶食。紅白相間的魚身輕輕搖擺著,在水中劃開一條細細的水痕。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