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腾讯防沉迷官网解除: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末世辣文男配逆襲記 作者:非蘿(上)

字體:[ ]

 
    文案
    葉晨不小心掉坑了
    穿越到末世辣文里,在死與不死,爆菊和被爆菊中,糾結的活著……
    內容標簽:重生 末世 穿越時空 異能
    搜索關鍵字:主角:葉晨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不小心圍觀了一把
    
    葉晨動了下手指,眼皮很沉,身上傳來陣陣酸痛,鼻間充盈著一股子淡淡地血腥味,不對勁……掙扎許久之后,葉晨睜開眼,錯愕凝視著四周陌生的環境擺設,恍然發現自己置身在一間狹小的房間里。
    房間約二十平米左右,身下是一張軟床,左邊是一張桌子,右邊立著一個衣柜,東西不算多,卻也不少。
    微微清涼的觸感驚醒沉思的葉晨,低頭一看,嘴角頓時狠狠抽了兩下。
    身上只穿了一條純白的小內褲,震驚的看著身上密密麻麻的紅痕,青痕……
    這……
    葉晨恨不得開機重啟!
    誰來告訴他,他不過是爬坑吐槽、上廁所沒沖水,腫么就這樣了?
    難道是上床的方式不對?
    泛紅的眼睛緊盯著被子下的身體,白嫩、纖細,這,這什么世界?他引以為傲的六塊腹肌沒了,胸口處的槍傷沒了,腹部的刀疤沒了……這嫩豆腐似的小身板到底是誰?
    穿越?
    重生?
    葉晨想起這兩個詞,作為一名黑暗世界的雇傭兵,除了任務外,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窩在那間不足八十平米的小窩里看小說,身為一名資深網絡讀者,不同其他人喜好種馬文、言情文,葉晨最愛鈣文,高H鈣文絕逼是真愛!穿越、重生他并不陌生。
    這次,剛去非洲做完一個任務,回到自家小窩,熬夜看了本鈣文末世辣文,主角小受頂著無敵光環在末世一路打怪征服各種小攻,最后和小攻們幸福美滿踏入歷史新紀元……
    文中,除了主角小受,身邊男配、龍套、炮灰沒一個有好下場。不是慘死、枉死,就是被喪尸分尸,文中有一男配和他同名,性格驕縱,樣貌妖孽,偏偏老是跟主角小受作對,劇情剛開始就被小受騙入喪尸群,活生生被咬死……
    葉晨一時氣不過,看完后,爬上去吐槽罵了兩句。
    罵完,提著褲帶跑了趟廁所,剛想沖水,聽到手機響,轉身出了廁所。
    于是……
    然后…沒有然后了!
    傻愣盯著身上的紅痕、青痕,沒見過豬跑,還吃過豬肉。傻子都明白身上這是些什么玩意,想著,葉晨突然覺得菊花疼,一驚,刷的坐起身,顫抖著手往下邊一摸。
    呼呼……
    還好,菊花完好,沒殘。
    揉著酸痛的腦袋,掃了眼簡單的房子,簡單的就像是監獄里面的房間,應該不會是監獄吧?咳咳……對比葉晨那間堆滿的屋子??戳稅胩?,轉而一想,就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側過頭,將頭貼在墻壁上仔細聽了起來。
    很安靜,不過空氣中若有似無飄蕩著血腥味,身為一名雇傭兵,血腥味對他而言并不陌生,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突然,轟地一下。
    腦袋里面有什么東西驟然炸開,葉晨趴在床上,手緊緊抓著床沿,細密的汗珠漸漸布滿他整個額頭,順著額際緩緩往下滑落。
    腦子里莫名多出了不少記憶……
    葉晨平緩呼吸,慢慢梳理忽然多出來的記憶。
    葉晨,黑發褐眼,十七歲,江南市揚州城布吉區人,有一個厲害的大哥葉瑾,不過在一年前參加狩獵清剿活動時失蹤了。傳聞葉瑾被喪尸咬了,成為一名變異種。
    2013全球爆發不知名病毒,隨著不知名病毒的爆發,全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爭奪物質、搶奪資源……伴隨不致命病毒的蔓延,天災更是接踵而來,海嘯、龍卷風、火山噴發……短短數月,全球陷入災難當眾。
    經過人類十年抗爭,最終形成全新的格局,存活的人類建立了新的人類居住地,葉晨所在的江南市隸屬華夏聯盟。
    華夏聯盟是全球五大強國之一,末世后,全球一共有五大國家,華夏聯盟、印度、美利堅、歐聯盟、蘇俄國。加上南美洲、非洲等構成了十三個人類生存基地。
    理清腦子里紛雜的思緒后,葉晨扯了下僵硬的嘴角,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微笑。
    從一團漿糊的腦袋中分析出,他這是穿越重生了,這世界正是他穿越前看過的那本鈣文,尼瑪……那書根本就沒寫完!
    坑爹,葉晨這小男配剛冒頭就炮灰掉了有木有?
    身上這些玩意,可不是簡單的吻痕,淤血的青痕……這身子差點就被人給輪了,而且還是被同武館的學員,武館等同學校。
    末世中,十歲后就得進入武館學習各種格斗技巧,根據實力強弱,分為初級學員、中級學員及高級學員,初級學員是指一級異能者/體術者,中級學員是二級異能者/體術者,高級學員是三級異能者/體術者,晉級四級后才被稱之為武者。
    異能者,是指覺醒各種異能的人類,體術者不同于異能者,體術者是指那些無法覺醒異能,憑借肉體變強的人類。
    葉晨在布吉區第三武館待了七年,卻遲遲無法晉級到中級學員,跟他一樣年紀的人早已晉級高級學員,甚至有不少成為了真正的武者,唯有他一直原地踏步。
    葉晨沒有覺醒異能,體術也很差,卻偏偏長了一張妖孽的臉,末世女人適應不及男人,所以女人數量一直不多,所以長相好的男人變得很吃香。葉晨有一張不錯的臉,加上有一個厲害的大哥,一直沒人敢欺負他,養成了他驕縱、刻薄性子。
    但是,在葉瑾失蹤后,一切都變了!
    許諶,是葉瑾在一次狩獵清剿行動中撿回來的孤兒,和葉晨一樣大。
    許諶便是小說盯著無敵光環的主角小受,聰慧清俊,謙遜醇和,和葉晨的廢材不同,許諶在十二歲便覺醒了水系異能,是一名異能者。
    和許諶一比,葉晨除了一張臉,什么都不是。
    一年前,葉瑾狩獵未回,失去了蹤跡。沒了葉瑾的庇護,葉晨沒少被人刁難,這次差點被爆菊,就是有人故意將他引去布吉區的邊際荒廢站,要不是恰好遇上外出狩獵回來的小分隊,只怕葉晨不死也得脫層皮。
    三四個身強力壯的中級學員,葉晨這小身板別說抵抗,連求救都做不到。
    仔細回憶腦子里的情節,葉晨驚悚發現,他便是小說中那驕縱刻薄一無是處的廢材男配,說是男配,算是抬舉他了!葉晨不是前身那白癡,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蹊蹺。
    這傻子,分明是被許諶設計了。
    葉瑾一年前外出時,在布吉區‘貴族’留下了一個保險箱,告訴葉晨,如果他出事就讓葉晨去貴族取出這個保險箱,里面的東西能讓葉晨以后衣食無憂。葉瑾是一名高級武者,也就是一名六級體術者,布吉區總共也就只有五名高級武者,葉瑾便是其中之一。
    葉晨低著頭,清涼的眼睛一閃而逝陰狠。
    前身喜歡陳琛,陳琛中意許諶,許諶為了得到葉瑾留給葉晨在貴族的那個保險箱,要陳琛佯裝帶葉晨外出狩獵,然后喂葉晨吃了春藥,讓陳琛出面套出貴族保險箱的密碼,等許諶得到保險箱的密碼后,許諶將葉晨騙入喪尸群,就在一旁親眼看著葉晨被喪尸活生生咬死……
    深吸一口氣,葉晨起身,踉蹌推開浴室的房門,看著鏡子里那張妖孽的臉,嘆了一口氣,軟綿綿的息肉沒半點肌肉,很弱……簡直不堪一擊!
    隨意沖了個澡,套上衣服。
    這個時候,許諶應該和陳琛在一起。沒記錯劇情的話,陳琛在布吉區有一套房子,專門為許諶準備的,許諶擔心被葉晨發現,不準陳琛上門找他,平時見面都在陳琛買的那套房子里。
    那套房子位置有些偏,離葉晨和許諶住的地方不遠,只隔兩條街。
    捋了頭發,戴上帽子,隨意偽裝了一下。葉瑾臨走前告訴了葉晨保險箱的密碼,卻沒告訴葉晨貴族的具體位置,也就是說葉晨根本就不知道貴族在哪。
    劇情中,許諶在拿到貴族中葉瑾留下的保險箱后,異能發生變異,從水系進化為冰系異能者,變異異能者地位比普通異能者更高,整個江南市也就寥寥數人進化為變異異能者,許諶可謂是一步登天!
    房子像四合院,外面看起來有些陳舊,葉晨攀著圍墻跳了進去,揉了下發麻的雙腿,眼神一凜,這身體果然太弱了!盡快拿到葉瑾留下的保險箱才行。
    葉晨受傷被人救了回來,許諶很快就會知道,接著他就會讓陳琛帶他一起參加狩獵活動,他得在那之前拿到保險箱。
    “還愣著干什么,快端過去啊,我端得手都酸了。”許諶輕聲道,口里的話像是半含在嘴里一樣,聽著很性感,就像是情人之間的嘟噥。
    “???哦!馬上。”聽到許諶的抱怨,陳琛機靈清醒過來,頓時一陣心疼,‘咕嚕!’咽了下口水,感覺許諶跟平時不太一樣,帶著點微微的刺激,叫他心火不斷上漲,恨不得上前含住那開合的嘴。
    這樣想著,陳琛只覺得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沉重,幾天沒得到安慰的地方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許諶滿意的看著陳琛眼中的情欲,陳家在布吉區勢力很大,陳琛是陳家獨子,得到他的幫忙,對自己有益無害。
    “哎呀!”許諶假裝沒站穩,身子一歪眼看著就要撞上門框,陳琛眼尖反射性伸手一撈,解釋的臂膀將許諶圈在懷里。
    許諶倒在陳琛的懷里,雙手若有似無在陳琛身上磨蹭,清俊的臉適時布上一層紅暈,羞澀的樣子叫人禁不住想要狠狠操練一番。
    “嘶嘶!”陳琛喉間發出難耐的低吼,圈著陳琛的手緊了緊,讓許諶偏瘦的身軀更加貼近自己,尤其是那早已堅硬的地方,將手中的碗朝流理臺一放,低頭銜住那渴望已久的嘴唇,明明要過很多次了,身體還一如既往叫囂要得到更多。
    許諶在心里翻了白眼,這陳琛,每次動作都十分粗暴,只知道靠蠻力,不過每次他都有爽到就是了!
    引導陳琛圈上自己的腰,欲拒還迎,惹來陳琛更加急切的索求。
    葉晨趴在窗外邊,看得津津有味。
    這許諶一看就是老手,想不到眾人眼中清俊謙遜的許諶,在床上竟是個‘高手’,嘖嘖……這小蠻腰扭得真夠味!
    “真甜!你可真敏感!”陳琛大力咬著,手順著許諶的后脊慢慢下滑,爬上那挺翹的臀,使勁的掐了兩把,一個大力撕下了許諶的褲子,將自己置身在許諶的兩腿之間,大手心急扒掉自己礙事的褲子,將兇器抵在那細軟的入口處,一下一下頂著、撞著,一個反手,讓許諶趴在流理臺上,背對著自己。
    “快點!”許諶難耐扭動了幾下,喘著粗氣,“陳琛,打聽到貴族的下落了嗎?”
    陳琛用力掰開許諶的雙腿,青筋隆起的兇器試探刺了兩下,俯下身,狠狠撞了進去,“打聽到了,那地方挺玄乎的,不在布吉區,說是貴族其實就是荒廢站,不過要想進去一定要身份牌……真舒服!”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