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外挂qq群: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都市田園人家 作者:蘿卜精(上)

字體:[ ]

   
文案
 
遙想當年他也是個有名的皇家御廚,死后受香火供奉,倍兒受人尊敬。
化成一縷孤魂在人間,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曾曾曾曾曾曾曾孫子長成一個被人欺負戲耍的慫貨。
連活著和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平白氣的他蛋都疼。
一朝驚醒,發現他重生成那個慫貨。
手握靈泉,他拳打渣男,腳踢惡毒男小三,一夜宿醉過后,竟揣了包子。
臥槽?。。。。。。。。。。。?!
一臉便秘的看著懷中小兒。無奈,只好種種田,做做美食,順便養養娃。
結果那個畜生,竟然跑來跟他搶兒子。
蘇長歌眉毛一挑:不給,想要自己生?。?!
 
內容標簽: 美食 種田文
 
 
作品簡評:
 
長歌曾是御廚,為報香火延續之恩化作孤魂守護。卻因變故重生在蘇家軟弱的小兒子身上。意外獲得靈泉,他斗渣男、踩賤人、揚蘇家美食之名,照顧重病雙親,尋失蹤多年的哥哥。悲催遭遇克星,被一個占有欲十足的富二代日日糾纏。醉酒之后居然還揣了包子?誰才是他真正要守護的人?他的美食又是否會招來無妄之災?本文圍繞在蘇家千百年美食傳承所展開的故事,一個真正的美食締造者因種種禍端被迫回歸田園,卻照樣過的風生水起。蘇長歌一生重情,本想過簡單的生活,卻遇到身份復雜的莫唯深。兩人的身份背景并不相同,又如何相愛?不禁開始期待,倆人破除萬難,共同攜手過滋有味的田園人生。
 
 
 
 
    第1章 人生
    
    幽暗僻靜的小路上,路燈拉長了身影。蘇長歌吹著冷風,竟一點不覺得寒冷,剛剛在單位被領導當著所有人的面劈頭蓋臉的一頓數落,說他比實習生都不如。甚至陰陽怪氣的那他的性向說事。這不是第一次被當眾羞辱了,顯然,也不會是最后一次。
    他工作兢兢業業的,加班是常態,上個月幾乎每天下班到家都要晚上十一點,那時候辦公室只有一盞昏黃的小燈還開著,也不知為何有那么多干不完活兒,被同事開玩笑說是公司里最忙的人。原本的三個月試用期,莫名其妙又延長了三個月,直屬領導總拿不過試用期為幌子,要他多干點活兒。年輕人,多干點又怎么樣?他干了,卻意外的在洗手間聽到直屬領導,跟別人笑稱:“那個傻逼,天天被我訓的跟狗一樣,那又怎樣?還不得在我手下討生活。”
    若是個有血性的,絕受不了這個??墑撬粘じ樅滔鋁蘇飪諂?。這已經是第四份工作了,要是再辭,只怕真的找不到了。他嘴角扯開一絲卑微的笑,幸好,爸媽不知道。
    人一旦無能,忍耐就變成了家常便飯。被噎,堵心窩子這種事情司空見慣。
    沒錯,他是個同,大概是上學的時候就清楚了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年少無知被那個人碰見,就以為遇見了真愛。非要出柜跟他在一起。父親勃然大怒,皮帶抽折了好幾根,看著蘇長歌倔強不肯服輸的樣子,氣的當場腦溢血。
    他蒙了!從未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后來父親搶救過來了,但手腳也不像往常那樣利索。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原本是點私事,卻被所有人知道了。導致后面無數他不想說的挫折。
    后悔嗎?他真的后悔了。從此害怕起在公眾面前說話,害怕在人多的地方走過,害怕自己身邊的人受到傷害,害怕父母會離他而去。只要一想到都會抖個不停。卑微的討好著周圍的人。甚至自欺欺人的想著,只要沒有歧視,說不定父母會原諒他,說不定他們的身體會變好……可是一切都沒有變,事情只會越來越糟。
    那個以為是此生摯愛的男友,經常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現在更想要跟他分手。
    他心中發了狠!三年的感情憑什么說分就分!憑什么我要成全你的幸福。一種深深的惡意席卷了他全部的思維。
    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下地獄吧!
    可是今天,他厭倦了。
    雖然這很痛苦,但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失敗者。
    失敗者可以再懦弱一次!
    他喝了一口加了料的水。
    頭腦已經越來越昏沉了,他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是他的小出租屋里,格局不大,可是每一個角落都是他精心收拾過的。顯得十分溫馨。只是常年的受挫壓垮了他對生活的熱愛。
    可是他的身體越來越沉。
    從小到大他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身邊始終有一個影子在?;に?。小的時候差點掉在河里、差點被車軋到、都有個聲音喋喋不休的出現在耳邊。每次發燒,都仿佛有一個冰涼舒爽的手貼在額頭上來給他降溫。后來長大了就漸漸少了。那時候總覺得自己是做夢??墑墻裉煬褂幸桓齷奶頻哪鍆?,他覺得這個人其實是真實存在的。 因為他已經恍惚的看到身邊一個人的身影!
    能真切的聽到一個聲音:“王八蛋,你這個懦夫!多大的事兒就想尋死覓活的。你還他媽的算是個人?你知不知道,你媽是公職,當年你是超生。計生委的人拉著你媽去做引產,你媽跪著求那醫生把引產針打在腳踝上。門外面有人守著,就等著看你死在里面。你媽愣是咬著塊毛巾,一聲不吭的硬是把你生出來!你爸偷偷的把你揣在懷里抱出來,一路上求爺爺告奶奶,動了多少關系給你送到保溫箱里,不就是遇見傻逼上司和人渣男友嗎?不想活了!你父母現在就剩下你這么一個兒子,你死了他們怎么辦?”
    蘇御廚快被活活氣死了!沒錯,他是一縷孤魂,當年也是吃皇糧的,可謂顯赫一時,在皇宮里也算是說一不二的牛人,只是自己沒享福的命,一生所學還未傳下來就一命嗚呼了,常言道人走茶涼,雖生前富貴,但死后連個摔盆的人都沒有也是凄涼。
    他死后靈魂居然飄蕩在人間,看見曾經賞了一口飯吃的小侍衛收走了他的骨灰,以一飯之恩的名義,自認義子還改姓蘇,給他摔盆,給他安葬。甚至還開了一個小食館,不過他嫌棄那廚藝,撐死就是個量大管飽。
    都說生前不管死后事,他卻感動這人重情,決定要照看他們的子孫。滄海桑田時代變遷,大概是繼承了那小侍衛的重情,每一個當家人臨死之前都會吩咐下一代人照看好這個食館。
    蘇長歌是他眼見著出生的??醋潘涌奚刃∶ǘ薊刮⑷醯腦綺涑梢桓魴』鎰?,小時候還貼心可愛,沒料到越長大越慫。被人戲耍,被人瞧不起。眼見著蘇家食館的邊邊角角掛滿了油膩子和污垢,就跟當年看著小侍衛一點點的衰老一樣痛心。
    但卻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憤怒,人生父母養!再難,有當年蘇家被紅衛兵砸,為偷藏一塊牌匾半夜跑在山中,險些掉進懸崖的爺爺難么?再難,有他父親一手給他剪臍帶,一手護著孩子,抱著必死也要保住他活著偷運出去難嗎?他早產出來渾身脫皮,嘴唇發紫,手指就像雞爪子似得,呼吸微弱,趕去醫院卻正好趕上堵車!他爸爸一個四十多歲的大男人,哇的一聲就哭了……
    蘇御廚不知道他喝了什么,可是一定要打醒他。他不能就這么死了。當年他哥哥被拐。他父母不到三十歲卻生生的一夜急白了頭,如今他要是死了,不是要他父母的命嗎!
    蘇御廚看著他,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一點點的失去力氣。從來沒有這樣無助過,這是小侍衛最后一點的血脈!要是這個小慫貨也掛了,將來到陰間如何面對這個重情重義的小侍衛。
    “你不能死!”蘇御廚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可是他卻再沒有動靜了!
    “懦夫!慫包!”可是蘇御廚的心里卻緊的要命,這么多年以為見慣了生死,可是還是受不了這樣的場景。他的眼淚掉了下來。落在他的身上,忽然精光大作,蘇御廚頓時一陣天昏地暗,再睜開眼。居然看見雪白的天花板,他恍惚的起身,感覺陣陣眩暈襲來,他用手捂了一下頭。忽然睜大了眼睛。
    這感覺來的如此真實,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了一個事實,他居然重生成了蘇長歌?這讓他有些懵!不過連人死后靈魂不滅這種事情都發生在了他的身上,重生似乎也并不多稀奇,短暫的迷糊過后,立刻回了神,也好!能做的事兒還很多,既然他不行,就代替他走完這一生!
    看了一眼床頭,那瓶礦泉水還剩下一半,應該只是剛剛發生的事情,眩暈感還陣陣的襲來。他忙打了個120電話。他可不想剛活過來,就再死去。
    去醫院洗了胃,掛著吊水,折騰完看了一眼手表已經是凌晨三點鐘,急診室的空氣不太好,眼皮也沉重的厲害,可是他就是不舍得閉上眼睛。
    許久之后終于沉沉的睡了去。
    早上是被一陣來電鈴聲震起來的,在人來人往的急診病室,看見上面寫了領導兩個字不停地晃動,他聽夠了鈴聲才慢悠悠的接起來。
    “蘇長歌你找死???這會兒還不來,你想曠工嗎?臥槽!真他媽一早上就給添堵,快點滾過來,活多死了!”剛接起來電話那頭噼里啪拉的說了一堆。
    “我不干了!”他的聲音還帶著一絲輕松的慵懶,能呼吸到空氣,是多么讓人感到開心的事情,這已經是無數人想要卻留不住的生活。不懂珍惜的都是傻子。
    “要你干什么,一天拿這么高的工資,叫你干個活兒還真拿自己當個娘娘……裝什么裝!……什么?”電話那頭有點蒙了。
    蘇長歌笑了一下,誰不知道誰??!這個直屬領導就是一個LOW貨,平常跪舔領導,討好同事,好不容易帶個小兵,往死里折騰,仿佛不這么做就無法梳理他的權威似得,都是打工仔,可那家伙恨不能走路都帶風!
    “你……你說啥?”他有點發懵。
    “老子不干了!”
    “你這樣是違約,小心被告!”他虛張聲勢的喊著。
    “臭傻逼,我忍夠你了!真不知道你哪兒來的優越感爆棚、你算老幾???還想讓人取悅你!真拿自己當根蔥誰拿你熗鍋??!滾吧,老子不伺候了!”
    “你……你可別后悔我現在就要開了你……”電話那頭氣瘋了!
    不等他說完直接電話掛斷,電話拉黑,從此世界都明媚了幾分!
    蘇長歌交了住院費,查詢了一下卡上還剩下兩千七。眼下要先賺錢才是王道,父親的病需要復健,母親簡直就是拿藥當飯吃,還有一個飯店,雖說經營不下去了,可是都是跟著他們家干了好久的老人,遣散費也不能少。現在缺錢!
    徒步走了兩個小時,哪怕走到腿酸也不舍得花一塊錢做個公交,騙自己說想要繼續感受這腳踩在土地上的感覺。
    蘇家食館前,蘇長歌久久的佇立,就這么一個有年代感的牌子跟這個快餐店一點都不搭配。現在正是飯點。別的餐館人滿為患,而蘇家食館冷冷清清的。顯得又滑稽又可憐。因為有它的襯托,別家生意越來越火了。
    蘇長歌記得這塊牌子一共重做了三次,一塊是小侍衛在的時候,蘇御廚堂哥帶人來給砸了,小侍衛捧著牌子死不撒手被打的滿頭是血那倔強的眼神,連他都為之動容。一塊在文革時候埋在土里不知道被哪個人舉報,挖出來砸了還給那老實巴交的人剃了個陰陽頭,推到菜市口批斗。這是第三塊,現在看起來簡陋,可是當時卻是蘇長歌爺爺全部的錢,它仿佛是一個垂垂老者,在一群活潑新穎的牌子面前顯得那么簡陋,那么沒有生命力。
    蘇長歌看到這個牌子忽然覺得自己很渺小。
    對著這個牌子深深的鞠了一躬。他眼圈紅了,此情無以為報,唯有讓蘇家菜名震天下方能對得住小侍衛一脈數百年來情誼。
    “長歌,你咋來了呢?”店里面的劉嬸兒之前看一個人在這佇立著就恍惚的覺得面熟。沒想到還真是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