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是什么游戏要钱吗: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柴雞蛋  hp  你丫上癮了  逆襲

春闈秘史+番外 作者:生生死死(上)

字體:[ ]

 借尸還魂是一種奇妙的體驗,這種奇妙雷靖正在體會著。
 
      雷靖本來是一個雇傭軍,在中東某次執行任務時,不小心吃了槍子兒,渾渾噩噩醒來,本以為到了天堂或是地獄,原來卻是還魂到了異時空一個叫射雕的國家。
 
      這是一個與現代平行的空間,只生產力水平比較落後,約等於原來空間宋朝的模樣,不但生產力是古代的水平,便連國家體制也跟古代差不多,是君主制──有帝王,有朝臣,有貴族,也有士子與庶民,等等,都跟古代差不多。
 
      雷靖目前的身份是這個國家的太子,名字叫元文昊。
 
      別看是射雕王朝的儲君,其實這個太子當得搖搖欲墜,便是這次太子死亡讓他得以還魂在他不動聲色的打聽中也猜度多半是被人害死的。
 
      據目前掌握的情況看,元文昊生前軟弱無能,被幾個兄弟以及朝中重臣挾制得死死的,哪邊的話都要聽否則小命就會朝不保夕,雷靖有理由懷疑這次元文昊的死只怕是他沒處理好跟哪方勢力的關系被人做了。
 
      對於雷靖本人來說,當不當這個太子無所謂,他知道古代皇帝活著不自在,責任太多,但目前的形勢由不得他,你若不殺人人必殺你,所以為了自保,雷靖在稍作了解後就知道即使以後不準備做皇帝了,但在暗地里還是得作些小動作,對身邊的人該殺的殺該留的留──元文昊身邊顯然有無數方的眼線──否則自己新得來的這個身體要不了多長時間恐怕又會再次失去。
 
      在開始的一個月里,雷靖一方面借口剛醒來身體還不太舒服需要休息,時時刻刻躲在房里練習搏殺以增強自己的防衛能力,另一方面也不時觀察身邊的人看看哪個可以信任哪個絕不能信任。
 
      第二個月的時候,身體不舒服這個借口不能再堅持下去。
 
      一來射雕國君元睿派胡御醫來給他看病的時候,大皇兄元文宇陰惻惻地發表意見:如果胡御醫再醫不好太子的病,建議皇帝元睿剁了這種庸醫喂狗。元文昊(從下面開始除非用於區別否則用元文昊這個名字)明白在這種威脅下,即使自己真的身體不舒服,胡御醫在權衡大皇子和太子勢力的情況下也會診斷自己身體已經好了,既然這樣,干脆就不再稱病。
 
      二來,府中男寵三五不時過來騷擾他也讓他煩不勝煩,準備整頓一番,找個時機秘密殺掉幾個,當然這個需要見機行事,不到一定時候動不得,否則會打草驚蛇。
 
      射雕王朝男風頗盛,有權有勢者蓄養男寵成風,元文昊府中的這些男寵來路五花八門,有的是帝王賞賜的,有的是幾個兄弟或者朝中重臣借各種名義送來的,實際上基本都是各方勢力的眼線。據說元文昊曾經喜歡自己的伴讀,不過沒幾天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從此以後懦弱但尚算善良的元文昊便沒再自己尋找男寵,需要的時候就用府中現成的。
 
      雷靖以前對床伴基本不挑,只要長得還過得去,男人女人都一樣用。那時候水里來火里去,身邊也只有床伴沒法安安靜靜談感情,現在到了古代,情況看起來依然如此,他本來也想談談感情,人嘛跟畜生畢竟不同,有時候莫名其妙的腦子里就反饋出這種需要,雖然不至於極度渴望談感情,但總歸有過這個想法??裳巰碌南質迪勻徊輝市?,雷靖只得作罷。
 
      身體在被御醫診斷“恢復”了可以不用“臥床休息”後,三皇弟元文博送來的男寵文清就跑過來侍候他,每日里在眼前為他端茶倒水,十分殷勤,元文昊暗笑這個眼線工作態度倒很積極,難不成自己吃飯喝水上廁所這種事文清也要報告給元文博不成?否則不需要這麼時刻不離的監視吧?
 
      晚上沐浴的時候,文清依然侍候著。
 
 
 
      “殿下雖然生了一場病,但身體似乎比以前更強壯了呢。”文清帶著挑逗地輕撫元文昊的胸膛。
 
      元文昊輕笑,道:“是嗎?讓我來看看清兒的身體怎麼樣了,這些日子天天照顧我只怕這腰又累細了幾分,摸起來不知道會不會更好。”
 
      算起來也禁欲很長時間了,既然文清這麼舉動,他也不必推辭,做了便是。
 
      文清有些驚訝,他倒沒想過元文昊會說出這種調情的話來,臉有一瞬間在聽了元文昊的話後不由微紅,其實是沒預料元文昊會這樣講沒有防備才控制不住臉上發熱的,剎那之後便又恢復了白皙。以前他們侍候元文昊時,元文昊眼里總會偶爾閃過厭惡之色,不過基於他們的來路,元文昊也不敢將他們怎麼樣,只能接受,實在懶得接受了也不過發發脾氣,說“我今晚想一個人睡不行嗎”之類可憐至極的話。
 
      文清尚未驚訝完畢,人便被元文昊用力一扯拖進了浴桶里,連嗆了好幾口水,七手八腳才定住身形,便聽那元文昊贊道:“果然楚腰纖細掌中輕。”文清雖然不知道“楚腰”是什麼腰,但聽元文昊的口氣似乎是細腰的意思,暗想聽元文昊這話里的意思,難道他喜歡腰細的?……
 
      元文昊看那文清狼狽的模樣,心下微愉,暗道暫時雖不能取爾等性命,惡整一番出出這些天被這些人監視的惡氣還是可以的。
 
      “就在這兒邊洗邊做吧,既有情趣還不會弄臟床單,清兒覺得如何?”
 
      元文昊邊問邊脫文清的衣物,聲音慵懶而悅耳,聽得文清的心不自主地加快了跳動。
 
      今天的太子似乎有點兒不一樣……
 
      “都聽殿下的。”才這樣答應著,便覺有灼熱物件抵住了自己的後面。
 
      “放松些。”元文昊一邊手在文清身上的敏感處游走一邊吩咐。他這樣說倒不是害怕文清會因為緊繃而受傷,而是為了照顧自己的感受,太緊的話做起來自己也吃力。
 
      文清感覺身體有點酥麻,元文昊的手今天似乎帶了電,經過的地方讓他不自主地起了顫栗的快感,跟往日元文昊的被動與無動於衷大不相同,當元文昊的手放在他的玉*上來回揉弄時,文清終於忍不住地呻吟了起來,元文昊看他身體放松了便將鐵杵放了進去慢慢*插了起來。
 
      元文昊畢竟年輕還是有點本錢的,本來雷靖還擔心這個身體弱雞在床事方面折騰不了幾下就泄了,事實上時間長度讓雷靖還是很滿意的,當然也可能是這個身體長時間沒有性事積累的,反正當天晚上元文昊連做了三次才感到徹底的滿足。
 
      文清沒料到元文昊竟然會逮著他做三次,若是往日,便是一次也需要他們主動,哪里會主動找他們做三次。其實文清雖是慣做風月的出身,但能被元文博當成眼線送到太子的東宮,其水平與一般的男寵自然大不一樣,但對於情事卻是相當熱衷的,往年被調教過的身體是耐不住寂寞的,別人往日勾引太子或許是為了搜集獨家情報,他除了也有這個目的外,另外也確實想找人爽一爽的,只可惜以前的元文昊從來沒有好好滿足他,他想過紅杏出墻,只可惜東宮這地方不安寧,若貿貿然找個床伴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人算計進去丟了小命,而他又無法出東宮,基於這些原因,文清這才一直忍著,說起來也很辛苦。
 
      今日卻不同,元文昊做得既讓他舒服又讓他滿足,高潮迭起的當口他差點暈過去。
 
      清晨的時候,元文昊還在睡,文清昨晚雖然被元文昊弄得有些腰酸腿軟,但仍是比元文昊先醒過來,從元文昊懷里抬頭看時,只覺今日的太子分外吸引人,眉宇間隱有冷峻的霸氣,與往昔大不相同。
 
      看了看擱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文清確定這個元文昊跟往日確實不同。以往元文昊雖然不敢趕他們出寢殿,但每次做完後睡的時候都跟他們離得遠遠的,何時會摟著他們睡覺?
 
      莫非,以前的元文昊是在韜光養晦,現在卻是真正的元文昊?可如果以前真是韜光養晦那這個太子做戲的手段也太高段了,連懦弱也裝得那麼像。如果不是韜光養晦,又怎麼解釋元文昊與以前的不同?這種不同自己是不是及時通知三殿下?還是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本宮長得是不是俊美無儔?累得清兒看了這麼長時間?”
 
      其實在文清從懷里趴起來的時候起,一貫的警覺性就讓元文昊醒了過來,直到被文清盯著足足看了一盞茶的工夫這才受不了地開口問。
 
      文清被元文昊突然的開口弄得臉上緋紅。
 
      “好了,侍候本宮穿衣吧。”
 
      如果這個床伴不是眼線的身份,元文昊自不會這樣吩咐,多半會體恤他昨晚的“勞累”,讓他好好休息。他雖稱不上好情人,但也不至於冷血無情。不過眼前這人的身份不同,那就例外了,累死最好,別人還不會懷疑。
 
      文清忍著身體的不適,從床頭拿過元文昊的衣物,小心給他穿上。
 
      現在這個太子他看不太懂,做事還是小心點好。
 
      文清決定先觀察一段時間再看看要不要報告三殿下,貿貿然就前去報告萬一情報收集有誤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第三章
 
      據元文昊觀察,以前那個太子也不是沒有最信得過的人,比如他的太傅田奉和就是死忠元文昊的。
 
      太子太傅田奉和是三朝老臣,從元文昊幼年就指為太子師,曾為軟弱的元文昊解決過很多難題,可惜元文昊是爛泥扶不上墻,雖然田奉和是三朝老臣在朝中也經營了一片勢力,但無奈元文昊實在過於無能與軟弱,總在田奉和沒注意的當口犯錯誤,弄一堆爛攤子讓他收拾。
 
      不過田奉和雖然是元文昊最可信任的人,其實也是有利益存在的。
 
      第一,田奉和的孫女是元文昊的太子妃,且育有一子,如果元文昊成為皇帝,無疑以後田家就是皇親國戚,且以後的帝王有極大可能會是田妃的兒子。
 
      第二,田奉和深諳駕馭之道。大皇子元文宇為人陰險毒辣性情變化無常,與這樣的人處事極易丟掉小命,即使暫時合作愉快也不能保證將來能保住榮華富貴,萬一哪天元文宇心情不好,所取得的一切很可能會馬上消失,與其合作顯然不可取。三皇子元文博母親阮貴妃家族阮氏勢力雄厚,田奉和插進去也不會成為最倚重的人,若不能成為最倚重的人將來定然不能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種結果顯然不是田奉和想要的。四皇子元文磊年幼且狡詐若狐,再加上張淑妃正值得寵,自己若投靠過去,落在有心人口中難免會被人說趨炎附勢。而元文昊就不同了,元文昊是正統出身,是這個國家帝王親自選定的儲君,維護他那是師出有名,再加上元文昊本人軟弱無能,極好控制,所以這也是田奉和一直站在元文昊這邊的緣故。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