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和刺激战场: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民政局領到了媳婦 作者:白念君

字體:[ ]

《民政局領到了媳婦》作者:白念君
 
28歲的大齡單身狗姜梓泉,開火鍋店是為了生活,設計屋子是為了自己的愛好。
俗話說的好,飽暖思□□,萬事不愁的姜梓泉28歲的生日愿望就是有一個可以羞羞燥燥的愛人。
上天似乎對她很好,她只不過去了民政局一趟,竟直接領了一個膚白貌美的媳婦,果然漂亮的小姐姐都是國家發的。
同樣28歲的語文老師沈玉墨,在結婚那日,突然知道了原來未婚夫竟已經有了個三歲的孩子。
原本想一走了之,沒想到遇見了姜梓泉竟被她騙去領了一個結婚證。
“聽說你這媳婦是民政局發的?求問哪一個?”
姜梓泉抬抬眼,拿出那本閃亮亮的紅本子道:“定是我日常行積一善,國家給我發的。
所以,你們這些凡人”抖了抖肩:“估計是不太可能了”
眾人:“我去,不就是做善事嗎?我捐一毛。mmp”
先婚后愛的寵文。
背景是同- xing -可婚
內容標簽: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姜梓泉,沈玉墨 ┃ 配角:姜梓韜,陳瀾依 ┃ 其它:
 
 
 
第1章 
 
  11月的北津寒意初顯,外面的香樟樹葉都落下了不少,地面上厚厚的一層,人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響,怪不得說今年的冬天來的格外要早些。
  不過,無論天氣如何,也阻擋不了這是個戀愛結婚的好時候。
  北津長星民政局。
  這里是夾雜著世界上最開心的時間和最痛苦的時間。
  東堂結婚,西堂離婚,兩者不過相距兩百米,卻猶如是兩個世界。結婚的甜蜜不能傳到離婚這里,而離婚的痛苦自然也影響不了結婚的好心情。
  而我們的故事自然是在東堂發生的小故事了。
  11月10日,今天結婚的人特別的多,畢竟明天就是光棍節了,不少的年輕人都喜歡挑這種時候結婚,完全為了明天不再讓人叫做“單身狗”。
  隊伍排的很長,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難以抑制的喜悅,年輕的小情侶與自己的愛人低頭耳語,說著自己此刻的心情。男生笑的爽朗,女生笑的溫婉。
  不過,結婚也少不了粗枝大葉的人。
  “姜先生,陳小姐,請拿出戶口本,身份證等相關證件。”服務臺的女士已是四十歲的年紀,或許是天天都在他人的笑臉中工作,整個人顯得很年輕,很溫柔。
  姜梓韜和陳瀾依互相看了一眼,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便開始找自己的相關證件。
  陳瀾依做事靠譜,很快的就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帶著靦腆的笑交給了工作人員。
  “怎么了?”陳瀾依見姜梓韜翻了好久的公文包,不由得警鈴大振,她這個男朋友哪里都好,就是做事有點馬虎。
  “啊”姜梓韜不還意思的撓撓自己的短發,一臉歉意的說道:“我,戶口本忘帶了”
  陳瀾依瞪了他一眼,在結婚這么重要的日子里都能出錯,她自然是生氣的。
  姜梓韜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對,急忙摟住老婆,諾諾道:“親愛的,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見到這場面,又都是小年輕,都是莞爾一笑,有的還吹起了口哨。
  “那個姜先生,今天人多,您看”工作人員也被這對璧人給逗笑了,暗暗想到若是自己家那個傻兒子能夠像這姜先生會撒嬌,恐怕自己早就給自家的戶口本戳上一下子了。
  不過這工作還得繼續,只得先請這兩位往后排隊了。
  這么多人看著,陳瀾依羞意上來,急忙拉著姜梓韜就往旁邊走,還不住的給工作人員道歉。
  “你看你”
  “老婆,別生氣了,梓泉馬上就來啦,啊”姜梓韜一邊哄老婆,一邊趕緊給自己的妹妹打電話,保佑那個懶豬,今天沒有在睡懶覺。
  “嘟,嘟,嘟”  
  手機響了三聲,姜梓泉的目光從電視上移下來,拿起手機一看:“狗腿子”。
  她笑了笑,翹起了二郎腿,接電話道:“呦,哥,證領好了嗎?”
  “不要說話,聽我說,戶口本在我房間里的床頭柜子上,我忘記帶了,你馬上給我送來,開咱家的那個車,好了。”姜梓韜一口氣說完直接掛了電話,他妹妹這個人向來看熱鬧不嫌事大,若是再和她多說幾句,指不定要拖拉到什么時候。
  “喂,喂”姜梓泉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掛了電話,心里想到恐怕應該很急的,急忙就去了姜梓韜的臥室里。
  一眼便看到了那紅色的本子,孤單單的躺在床頭柜上,她那個傻蛋哥哥結婚竟然敢不帶戶口本,也難為她嫂子能看的上。
  “梓泉啊,你哥打電話什么事???是不是領好證了?”旁邊的劉蕓聽到了姜梓韜的聲音,也跟著姜梓泉近了她哥的臥室,就差腦門上寫上高興二字了。
  姜梓泉拿出那戶口本,擺了擺手,沒有說話。
  劉蕓眨眨眼睛,馬上反應過來了,大拍了一下手,開心道:“梓泉啊,你這是偷戶口本結婚啊,哎呀,對方什么人???”
  說話間,劉蕓便走到了姜梓泉的面前,握著她的手,顯然是八卦極了,她這女兒終于要嫁出去了,隱隱的還要留下激動的淚水。
  姜梓泉倒是雷的外焦里內,這母上大人狗血電視劇看多了吧,無奈道:“你可真是我的親媽。”
  丟下這么一句,姜梓泉腳上帶風匆匆忙忙的趕了出去,若是真的遲了,她哥估計會滅了她。
  “別跑啊,你喜歡就行啦,啊”母上大人還沉迷在女兒偷戶口本的喜悅中,過了好一會才想起自己可憐的兒子,一拍大腿嘀咕道:“不對啊,梓韜那孩子不也是今天結婚嗎?”。不一會兒便猜出了始末,劉夫人急忙給自己兒子打了過去。
  姜梓泉看了看時間,下午2點30分鐘,還好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她這一路倒也暢通無阻,應該30分鐘就到了,不會耽誤事情的。
  沈玉墨坐在等待的座位席上,今天她來和相戀四年的男朋友領證。四年前剛一畢業,她便回了老家北津這個三線城市,她父母在這里,她也不想出去,她的工作是教書,教書在哪里都可以教。
  她的男朋友陳若光是父母的朋友的兒子,長相并不出色,是個公務員,不過幸好是個體貼的,他倆一直相安無事四年,所以今天就來結婚了。
  她不像年輕人那樣是為了避開所謂的單身節,而是以前找人算卦說最好今天領證,她倒是無所謂,也正好她沒有課,而他沒有工作,便來了。  
  她身邊的陳若光看了看沈玉墨,又看了看旁邊的女生,沈玉墨極具江南水鄉美人的感覺,看起來溫溫柔柔的,- xing -子卻又擰的狠,或許教的是語文,自帶一種書卷氣,讓人感覺很舒適。
  不過,也讓他感覺有時候覺得無趣,旁邊的其他女子總是帶著熾熱的眼光看著自己將要結婚的男人,而他的未婚妻總是極為禮貌,一點規矩都不越,似乎這周圍只有他們倆顯得沒有那么相愛,甚至顯得有些疏遠。
  他知道或許沈玉墨并沒有喜歡過他,以她的- xing -格挑上了自己完全是因為自己看起來老實,不過感情這種事情是可以培養的,等到日后結婚,生了孩子,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贏得美人的芳心的。
  想到這里,他的笑顏才算是真正的展開了。
  沈玉墨不知道為何陳若光突然就笑了,但出于禮貌,她也回以了微笑。
  姜梓泉熟練的停下了車,小跑著進了大廳,手機一聲聲的響,看來是自家哥哥等急了。
  跑的太猛,一時間沒有看到前面的人,猛的一下就把對面的人給撞倒了,接著便傳來了“啊”的痛呼聲。
  姜梓泉感到很不好意思,她知道自己力氣有多大,還沒看到人臉就急忙說了對不起。
  她趕緊自己站起來,只見被自己撞到的人也快站了起來,或許是受了點輕傷,又痛的坐了下去。 
  姜梓泉急忙跑過去,看了看她的傷勢,歉意道“有事嗎?對不起啊”
  沈玉墨抬頭看了她一眼,是個活力十足的姑娘:“沒事”
  她抬眼,姜梓泉才看清了她的長相。
  肌膚如雪,眼睛如墨,鼻子高而挺,頭發散散的披散在肩上,鼻尖盡是她的清香,淺藍的風衣,白色的毛衣,襯得她身材愈發的修長。
  “腹有詩書氣自華”
  姜梓泉見到沈玉墨的第一眼便浮現了這樣的一句詩文,她覺得自己的心似乎慢了半拍。
  “這位小姐,我沒事了,再見。”沈玉墨見她拿著戶口本猜著她也是來結婚的,不想太耽誤這這位小姐的時間,又撿了剛才掉在地上的兩瓶水,臨了,補了一句:“結婚快樂。”
  她的聲音如空谷幽蘭,讓人心曠神怡,姜梓泉像是魔怔了一般,看著沈玉墨走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嘟,嘟,嘟”
  手機的震動才把這位姜小姐拉回到現實,接起手機,才知道自己此時重任在身:“我來了,來了”
  隔了老遠,姜梓韜便看見自家帶著騷粉頭發的妹妹,慌慌張張的沖了進來,趕緊向她揮揮手。
  “梓泉,這里”
  姜梓泉喘著粗氣,抹了一下自己頭上的虛汗,便把戶口本交給了哥哥。
  “梓泉,謝謝你了。”陳瀾依和姜梓泉關系也很好,剛道完謝,那姜梓韜便把她拉去排隊結婚了。
  姜梓泉也不在意,畢竟今天她是見過仙女的人,無論怎樣她今天應該是不會生氣了。
  “哎”想著,想著姜梓泉便嘆了口氣,覺得今天實在是太不是時機了,能在民政局的漂亮女人想來應該是來結婚的,她這顆好不容易才動一下的心,馬上就要被凍住了?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前的暖玉。
  跑了一路,她身上都是汗,問了工作人員,便去了洗漱間開始自己的補妝工作。雖然今天只是哥哥的領證日,她也不能像平時那樣放蕩不羈,這面子可不能丟。
  “沒事”
  “這位小姐”
  “這位小姐”
  她剛一開始補妝,腦子里全都是與那沈玉墨簡短的交流,像是一部電影似的來回重復,還被她加了一層層的濾鏡,她的語氣溫柔,大方,實在是讓人久久難以忘懷。
  “我叫姜梓泉”
  想著想著姜梓泉便對著鏡子里的人說了這么一句,早知道當時應該留下電話,就算她結婚了,也能當個朋友不是。隨后,又甩了甩頭,才怪,他們姜家人個個都是癡情的種,她還真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