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正版下载: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帝后哄搶小魚干+番外 作者:一桶墨水(下)

字體:[ ]

在地上了。她順勢環住了余甘的腰:“怎么了?”
  “沒事,就想抱抱你。”
  又來了。
  耿白安嘆了口氣:“余甘,我說過了我們現在這樣不行……”
  余甘微微皺眉,疑惑道:“皇上還未與你說?”
  “說什么?”這回輪到耿白安犯懵了。
  “就是余甘親吻你之后的事……”
  ……
  二人進了屋,余甘剛剛將門關上,書永和便脫下披風坐到了火盆的邊上,神情復雜地看著余甘:“說吧,你與皇后怎么回事。”
  余甘心中一驚,在一瞬間腦海中充斥著好多種自己與耿白安的結局,可無奈全都是悲劇。她咽了口口水,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走到書永和的身前,緩緩地屈膝跪到了地上:“皇上既然如此問,那便是知曉了余甘的心思,要殺要剮余甘毫無怨言,只求皇上饒恕白安,她對余甘沒有任何不該有的心思。”
  “朕只是問你一句,你不必如此緊張,起來說話。”說完,書永和看著余甘依然跪著一動不動,無奈地搖搖頭起身將她扶了起來:“朕不怪你,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
  書永和的態度很好,可是他此時身為一個皇帝,并不是墜崖之前那個平凡的書永和,所以他的態度越好,卻是越讓余甘心驚。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余甘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可她一點都不想連累耿白安。事情是她主動地,裝醉騙人的也是她,于情于理都是跟耿白安毫無關系的。
  “說吧,朕不會把你們怎么樣的。”與其說不會對余甘怎么樣,不如說是不會對耿白安怎么樣,若是耿白安足夠在意余甘,書永和也不敢把余甘怎么樣。
  余甘猶豫了好半晌,最終還是在書永和平靜的目光下,將一切都和盤托出。不僅是自己曾經和連采素的一段、自己剛才裝醉試探耿白安的事情,還說了自己是從秋獵墜崖的那天開始對耿白安心動,最后說到耿白安睡夢中親吻自己的事情的時候,余甘抓著自己的衣擺不斷地扭著,臉上卻是洋溢著一種幸福的感覺。
  睡夢中親吻余甘?
  書永和不禁扶額——這還真是像耿白安會做出來的事情。
  從小耿白安睡覺就不老實,在床上順時針逆時針轉都已經是輕了,厲害的時候還能在夢中打一套完整的拳,甚至書永和還見過她午睡的時候在床上做廣播體- cao -。那時候想湊近看看她是不是裝睡,結果剛確定了她沒有裝睡,就被揮過來的手打了一巴掌。
  書永和表示十分委屈,可那時候耿白安剛失去了親人來到自己家,只能跟自己睡一間房,所以書永和沒少受到耿白安的摧殘。只是后來隨著年紀漸漸增大,耿白安的睡相也漸漸老實了下來,一般只有做夢的時候和生病迷迷糊糊的時候,才會做出一些異常的行為。
  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書永和表示自己都已經被踹習慣了。
  那時候的耿白安是發著燒睡覺的,既然能那樣親吻余甘,估計是做了什么不能說出來的夢。想通了之后,書永和開始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并且以后又多了一件可以嘲笑耿白安的事了。
  可當他轉頭看到了一旁的余甘,心情頓時又失落了起來——臭安安,明明是他先看上余甘的,結果不知不覺又被她搶了先。要是知道親一親就可以讓余甘喜歡上,那他還堅持什么追到手再親近的原則?早知道當初直接抱過來親一親就好了。
  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不說現在余甘的心中已經有安安了,就說余甘之前跟連采素的那一段,看起來就像是個天然彎的,否則也不會那么輕易就接受了連采素,也不會那么快意識到自己現在愛上了安安。書永和心中其實明白,這樣的余甘是無論如何不會愛上自己的,只是心中還是有些不開心,想著以后怎么說也要從安安那里討回來。
  鬼使神差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書永和一愣,心中沮喪。
  雖然自己與耿白安還有余甘都沒有夫妻之實,但怎么說夫妻之名也有了,其中一個還是自己的妾,結果呢?還是被綠了,再加上安安早就給他打過預防針的王樂水和紀宜年,簡直是從頭綠到腳了有沒有!
  難道他的后宮是個婚介中心嗎?!
  好氣,但還是要保持風度。
  “其實安安這個人……”書永和看了一眼余甘,雖然覺得心塞,但為了耿白安的幸福,還是得開這個口:“她要是不喜歡你,會拒絕得很堅決。她現在這樣,應該是在估計朕。”
  余甘聞言,連續眨了好幾次眼睛,震驚地看著書永和。
  皇上他,他剛才在說什么?!他是在幫耿白安跟自己解釋嗎?!這……
  “你不要這么驚訝,朕與安安本來就沒有夫妻之實,我們只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書永和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 xue -:“這其中的緣由朕不便告訴你,只是你也不要有什么負擔,既然你們倆相愛,朕也不會拆散你們。朕與安安先前就有約定,待到朕找到真心喜歡之人,便會與她和離放她離開皇宮。原以為那個人會是你,結果卻沒曾想……”
  “皇上,余甘……”
  “算了。”書永和拿起自己的披風站了起來,神色黯然:“朕還是不與你多說了,省得心中不平衡,待會兒對你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平白傷害了與安安之間的感情。安安是個很好的人,既然你踏出了這一步你就要好好待她,否則朕絕不饒你。”
  余甘看著他穿好披風,打開了房門,心中猶如驚濤駭浪,但還是恭敬地上前行了個禮:“恭送皇上。”
  待書永和走后,余甘這才迅速關上了門,轉身貼在門板上不斷地大口喘氣,差點把自己弄缺氧了。之后才緩緩地跌坐到了地上,想著想著不禁笑出了聲。
  見事情敗露,余甘原以為能保得耿白安的平安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可千算萬算算不到皇上與耿白安之間不僅沒有夫妻之實、沒有夫妻感情,卻有著這樣能令他為了耿白安能輕易原諒這樣的自己的友情。
  這下不但是小命保住了,而且她這是……奉旨追皇后?
  ……
  “What?!”耿白安聽完余甘的講述,震驚得差點飛起來,不自覺從嘴中冒出了一個英文單詞:“你那時候是裝醉的?!不對,你已經與豆……與皇上談過了?!”
 
 
第53章
  耿白安差點又一次抓錯了重點,幸好立刻改過口來。余甘說的這么些,差點把她都嚇傻了,她從沒想過余甘這樣的- xing -子竟然會裝醉占自己便宜。先前面對連采素的時候不是一副受得不行的樣子么,怎么到自己這里就又壞又主動了?這不科學??!
  還有豆漿,這家伙雖然跟余甘說開了,但是心里肯定還是有一些生氣的,否則不會瞞著不告訴自己這件事,肯定是想讓自己在余甘面前出個糗!
  這樣想著,其實耿白安心中松快了不少,若真讓她與豆漿去說,她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雖然自己不是故意的,但畢竟也是某種意義上算是撬他墻角了。豆漿從來就都是那個被綠的角色,而?;に?、給他討回公道的從來都是自己,現在自己突然這樣,耿白安自己都覺得自己似乎在背叛豆漿一樣,令她心中很不安。
  不過現在這樣的情況,自己還是得找個時間跟豆漿道個歉才行。
  剛想完這些,耿白安又為書永和擔心了起來。他從小到大只要談戀愛都是被人戴綠帽,現在連喜歡一個人都是個天生彎、還喜歡上了他的好朋友,這是得多悲劇??!
  耿白安不禁懷疑月老是不是忘了給他牽紅線,否則怎么會倒霉成這個樣子?
  余甘即便在跟耿白安說自己與書永和那晚說的話的時候,也全程都在耿白安的懷中,耿白安也沒放開環在她腰上的手。她見耿白安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不知道在想什么,正準備把她叫回神,只覺得一個激靈,頓時紅了臉。她伸手就捏住了耿白安的鼻子:“你在做什么?”
  “我沒做什么???”耿白安面色如常嘴硬道,順手將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貼在余甘屁股上的手抬起又拍了兩下,裝著一本正經的樣子:“好了不鬧了,該干活了。”
  余甘一時語塞,只能伸手在耿白安的胳膊上擰了兩下。
  耿白安吃痛松開了手,余甘便趁機從耿白安的懷里出來,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惹得耿白安無奈地直搖頭:“主動的也是你,害羞的也是你??煒及?,不多會兒陸姐姐怕是要回來了,看到你這大紅臉,還指不定怎么亂想呢。”
  “你!”余甘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臉頰,發現還真是有些發燙,輕輕哼了一聲,便低頭挑選起她方才從藏書閣中拿回來的有關醫術方面的書籍了。
  耿白安看著她的樣子,壓下了想要繼續調戲她的沖動——目前當務之急還是盡快將手中的事情解決,得在自己還在后位上多幫豆漿和大崇多做一些事情才好。畢竟之后如果自己去了書院當校長,能管的也只有變革方面的事情,其他也就再不好明面上插手了。
  ……
  “皇上,逍遙王求見。”林松走進書房稟報的時候心中不情不愿,但他作為一個奴人也不能將自己這樣的心思表現在臉上。
  書永和抬頭白了他一眼:“你就不知道給朕拒絕了?都說了朕最近忙得很,沒空跟他扯皮,讓他沒事自己玩去。”
  “誒!”
  林松剛準備出去將書鴻羽打發走,就見書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書鴻羽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林松驚得猛得回頭看了一眼還沒注意到的書永和,立刻伸手想要將書鴻羽送出去。卻沒曾想自己剛伸出手,就見書鴻羽神色一凜,一掌用力將自己推開了。
  書鴻羽用力頗大,林松一下沒站穩,直接向后摔到了暖桌上,眼看就要跌到火里。隨后他只感覺腰間被什么東西砸中,整個人就調轉了方向摔倒了另一邊。書鴻羽因為推開他之后就盯著不遠處的書永和,絲毫沒有發現這邊的不對。
  林松在地上滾了幾圈,才站起來摸摸腰間,微微抬頭對某個方向點了點頭表示感謝。不用說,一定是藏身在暗處的暗衛救了他。
  這邊的大動靜吸引了書永和的注意,原先以為開門聲是因為林松要出去,結果沒有聽到關門聲才抬了頭,所以將林松剛才差點跌進火堆里的情形看在了眼里。他著急地站了起來,下一秒看到林松平安無事這才將目光轉向了站在那兒的書鴻羽。
  “皇叔這是做什么?不等通報便擅闖御書房,您可知‘規矩’二字怎么寫?”書永和心中有氣,對書鴻羽的語氣也不好。
  不說之前安安和余甘墜崖的事情可能與他有關,重傷安安的黑衣人首領也可能是他,就說他剛才這樣對林松,書永和就不可能對他有什么好臉色。
  “請皇上恕罪。”書鴻羽倒是行了個禮后道:“臣只是太關心皇上了。聽說近來皇上政務繁重,臣想要見皇上一面都很難,心下擔心皇上龍體,便想親自來看看。”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