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视频直播: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走向人生巔峰[快穿]+番外 作者:傾月琉璃(下)

字體:[ ]

思。”
  她賠笑著站了起來,一臉的尷尬,等人都轉身了才松了口氣??醋拋約焊嶄照鏡牡胤?,她猶豫了下又蹲了過去。
  “左邊第三塊。”
  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夏懷靈臉色發白,咬著唇沒辦法動彈,聽著這話卻好像什么都沒聽到,因為她緊張到什么都記不得。
  她似乎是聽到了一聲淺淺的嘆息,隨后她的手好像被一只手給抓住了。夏懷靈瞳孔一縮,呼吸都屏住了,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被空氣帶到了一塊拳頭大小的廢石上。
  不敢叫出聲,手腕上的觸感消失,她抓著那石頭往后又跌了一跤,咬著唇一張臉煞白煞白的。
  “夏懷靈你怎么回事?”陳萱怡看著夏懷靈一而再的丟人現眼,蹙眉怒喝了一聲。
  那店老板居然也向著那陳萱怡,不悅的道:“貴客這是故意來小店搗亂的嗎?”
  “不,不是,我不是。”
  被質疑鄙視著,夏懷靈心慌的低下了頭,她手上還抓著那塊源石,在兩人都要轉頭時她突然抬頭道:“我看上了這塊石頭,我要買下它!”
  她憋出這句話惹得店老板和陳萱怡都是一愣,陳萱怡看著她這是從廢料區拿出來的石頭忍不住譏諷的笑了笑。
  “貴客看得上的話,給十個金幣吧。”
  廢料區的東西當然不可能值十個金幣,這老板是在宰她,但夏懷靈不知道,值得匆忙的爬起來,從懷里摸出一個布兜,然后摸出了十枚金幣。
  夏懷靈拿著那塊石頭,心緊張得似是要跳出來了一樣,局促的站在哪等著陳萱怡挑選。
  陳萱怡最后挑了一塊賣相特別好的石頭,老板笑得臉都成一朵花了,這是論斤賣的,稱過重量后老板笑道:“一百一十枚金幣,去個零頭,給一百就好。”
  “懷靈,我沒帶錢,你幫我付一下。”
  這會兒陳萱怡喊得親熱了起來,態度和剛剛的不耐煩鄙夷判若兩人。
  夏懷靈木納的想要掏錢袋,但手似乎是被一只手給抓住了,她整個人再次僵掉。
 
 
第六十六章
  “懷靈?”
  陳萱怡見夏懷靈的動作僵住,忍不得皺眉又問了一聲。
  夏懷靈能感覺到自己身邊有一個人,應該是個女人,她身上還帶著一股淡淡的冷香。
  這個女人和她靠得極近,在她耳畔邊吐氣若蘭道:“你要給她付錢?”
  “為什么?”
  “她把你當傻子耍,你還要這般貼上去?”
  女人的話讓夏懷靈心情復雜,抓著錢袋的手也是攥得越來越緊,心中那些不滿被這個聲音慢慢放大。
  對啊,憑什么每次出來都是自己給她買賬?
  她不想和那些男人接觸,落人口實,所以找上自己,讓自己當冤大頭。
  夏懷靈看著陳萱怡,看見了她眉間的不耐煩心中的不滿越發濃烈。明明錢是自己的,她憑什么不滿,憑什么看不起自己,把自己當下人使喚?
  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憑什么每次都要我給你買賬?”
  “憑什么每次都要我給你買賬?”
  陳萱怡沒想到一向好欺負的夏懷靈會這么說,愣在了那,過了會兒心中竄起了怒氣卻冷硬的道:“我是向你借!”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什么時候你還了我的錢了,我再借你這一百個金幣吧。”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什么時候你還了我的錢了,我再借你這一百個金幣吧。”
  “你!”
  陳萱怡被氣得臉青一陣紅一陣,再看著夏懷靈轉身就走不由突然懷疑是不是今天自己太過火了。
  被人抱住,推著往外走,夏懷靈整個人都僵得和僵尸有得一拼,出了店,往旁邊走了些許步,那從背后抱住她的人才送來了她,同時那股沁入心脾的冷香也離她而去,讓她有些悵然若失。
  艷陽高照,突然一陣冷風襲來,吹散了夏懷靈的臆想,她打了個激靈,四周看了看,依舊什么都沒看見的她背后汗毛都豎起來了,往夏家的方向拔腿就跑了過去。
  這會兒花念卻沒有跟過去,看著一路逃命似的人,她笑出了聲。她下次果真應該買個相機之類可以記錄的東西,這樣子的景南霜真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她不像夏懷靈要用雙腿跑,探知到夏懷靈的院子她直接挪移到了夏懷靈住的地方。
  夏懷靈住得偏僻,雖然姓夏,但是一個服侍伺候她的小廝婢女都沒有一個,一個小小的院子更是空蕩蕩得落寞。
  花念搖了搖頭,撇見桌上有一碗棗子,她捻起一顆往墻角丟去,指尖綠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掉落在泥土上的棗子突然腐爛露出了里面的核,抽根發芽長大,這一切都發生得很快,只是幾息的時間,那顆棗子核就成長成了一顆結滿了棗子的棗樹。
  棗樹擋住了刺目的艷陽,花念變出一張搖椅在樹下,又變出一套桌椅,悠閑的躺在搖椅上。
  待會兒夏懷靈看見自己會是什么表情呢?
  哎呀,突然好期待呢,應該會直接傻掉吧!
  花念惡趣味上來怎么也停不下,她那樣子真的是從未見過,逗弄一下會和上癮了一樣,看著她無措的樣子有種莫名的興奮。
  那邊的夏懷靈一路低著頭見誰也不打招呼,一張臉因為奔走總算恢復了些許的血色。
  是鬼吧?
  應該是鬼吧?
  肯定是鬼吧?
  不是鬼的話,為什么她什么都沒看見,為什么會被抓住手,為什么會不由自主的說出那種話來?
  夏懷靈的心完全亂了,走著偏僻的小路,一路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因為心里想著事情,她一路都沒有抬頭,以至于忽視了自己院子里那顆突然冒出來,高過墻圍的棗樹。
  推開木門,她順手關掉了院門,抬頭看見了前面一顆結滿了晶瑩飽滿的果實的棗樹,棗樹下還有一張奇怪的椅子,椅子上躺著一個古怪的女人。
  很好看。
  詞匯量少得可憐的夏懷靈只想到了這三個字,心中隱隱覺得有些熟悉。
  我…走錯院子了嗎?
  極度不自信的夏懷靈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走錯地方了,她漲紅了一張臉,面對著那人的視線自卑的低下了頭。
  “對,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
  夏懷靈不敢等那人說話,急匆匆的就又拉開了門走了出去,心中又羞又惱同時還有些疑惑。
  她好像沒有走錯路吧,這附近也只有自己住這里吧。
  夏懷靈停下,轉身又看了眼那院子,總覺得異常的眼熟,只是那可棗樹從未見過。
  這是我家嗎?
  夏懷靈疑惑的頓了下來,四周的景色都十分的眼熟,看著就是她家,可是她家沒有那顆棗樹,她也不認識那么好看的姐姐。
  怎么辦?
  這是我家嗎?
  夏懷靈開始懷疑起了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現了偏差,她在原地駐留了很久,最后還是小心緩慢的挪動步子往院子走去,停在了門口。
  萬一是我走錯地方了呢?
  夏懷靈不敢推門,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離開,是不是自己的記憶出現了錯亂。在門口糾結了許久,最后她居然沉默的蹲了下來,沒有去敲門也沒有離開。
  “這好像是我家…吧?”
  她不確定的自言自語著,怕驚動了人便只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音。雖然聲音很小,但是花念不是普通人,這句話自然也是被她聽見了的。
  夏懷靈靠著青磚堆積成的墻,手摸著那塊自己用十個金幣買了的石頭。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真的買下這個石頭,或許是怕不買的話會被那個女鬼給纏上吧。
  那個女鬼是店里的員工嗎?恐嚇顧客購買東西的?;故欽飪槭氛嫻牟環?,她真的遇到了那些小說傳記里的奇遇?
  石頭表面和河床里的鵝卵石沒有差別,摸著光滑的表面她的心更亂了。家就在后面,可是她不敢進去,她怕是自己記憶出了問題。
  那個女人好好看,衣服也好看,不過應該很貴吧,她還沒見過這種款式的衣服呢,不過挺配她的。
  這個人她好像沒在夏家看到過,會是誰呢?
  吱呀一聲打斷了她的思緒,腿微微有些發麻的夏懷靈抬起了頭,驚訝的看著開了的門。
  “你進來吧。”
  聲音如是從里面傳了出來,夏懷靈猶豫了一瞬抓緊石頭站了起來,拖著有些麻木的腿往里面走去。
  那個女人還是躺在那,十分的悠閑,里面什么都沒有變化,就和她剛剛進來的時候一樣。
  夏懷靈忐忑的走了進去,門她沒有關上,但在她進來后那門古怪的就自己關上了。
  這么厲害,應該至少是大靈師吧!
  “夏懷靈。”
  花念笑意盈盈的看著她,聲音又柔又軟,夏懷靈僅是聽著這聲音便忍不住紅了臉,低下了頭。
  “你,你知道我的名字?”
  夏懷靈話都說不利索,也不敢大聲說話,恨不得把頭埋進胸里的姿態小聲說著。
  “那把你當猴兒耍的美人不是叫了你的名字嗎?”
  猴兒耍…的美人?
  夏懷靈不笨,聯想到了自己剛剛遇到的靈異事件一張臉唰的就白了下去,甚至有些顫抖。
  “我不吃人。”花念笑著。
  “你…您…剛剛在源石店,是您……”
  夏懷靈磕磕絆絆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倒是花念理解了她的意思,在她驚恐的目光下點了點頭。
  “是我。”
  “您,您,您……”夏懷靈說不出話,僵在了那里,雖然是炎熱的夏季,但她感覺現在自己整個人都好像墜進了冰窖。
  該怎么辦?該怎么辦?
  “你不用緊張,我看你和我挺有緣的,和你在一起的美人又不是什么好人就出于善意幫了你一把。不用多謝。”
  謝?
  夏懷靈艱難的扯了一抹笑,也不敢動彈,更不敢回話。
  花念沒想到她怕成這樣,微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她手指一勾夏懷靈手上的源石就飛了起來,停在了夏懷靈的前面。
  一道白光切割而過,源石表面的石頭如同蛋殼一樣破碎掉落了下去,露出了里面一只毫不起眼的綠鐲子,女主的金手指。
  “此物名為乾坤鐲是一件仙器,內含一片小世界與一株世界樹的幼苗,聯通了與幽冥界的聯系,有用不盡的黃泉水。”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