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游戏下载: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如果您喜歡本站,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感謝您的支持!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苹果 www.tmlky.icu 熱門搜索:  風弄  生子  雙性  柴雞蛋  hp  

朝朝倚少年gl 作者:仲夏光年

字體:[ ]

《朝朝倚少年gl》作者:仲夏光年
文案:
前朝將軍遺孤秦子毓為逃脫追殺,女扮男裝,與師姐馮婷婷、李南絮攜手闖江湖,共寫一曲愛恨情仇,回首發現當初事事護她周全的師姐早已鐘情于她,是牽手知根知底的師姐還是接受亦敵亦友的李南絮,是她成長的必經之路。
內容標簽: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情有獨鐘 喬裝改扮
 
搜索關鍵字:主角:秦子毓,馮婷婷,李南絮 ┃ 配角:馮永文,唐廷,張進、張桓、北斗等 ┃ 其它:gl,女扮男裝
 
第1章 第一章
 
作者有話要說:
  一直想寫一篇百合文,或許心里有個武俠夢,所以起筆就定在古代武俠,這是作者第一次寫文,其中多有不足,各位客官還請見諒,如有好的提議亦會采納?! 〗ㄔ氖荒甓?,晟州將軍府接到密召,乃當今太子親筆,信中說到,近年來皇上身子每況愈下,半月前,戶部尚書栗大人暴斃家中,宮中派人調查,只說是吃醉了酒醉死家中,幾日后朝中幾位大臣突然以自己年事已高為由,告老還鄉,皇上氣急攻心,身子骨愈發差,如今竟是上不了早朝,是以命太子下月登基,二皇子這些年趁皇上身體抱恙,與其生母寧妃逐漸掌握大權,朝中皆是這母子倆親信,栗大人與之前告老還鄉的幾位大臣本是支持太子之人,如今登基在即,死的死,走的走,太子深知此事不簡單,然宮中可信任之人少之又少,幾日后,登基大典召書便會陸續下放至各縣州,正七品以上官職都將入宮參與大典,太子知曉將軍一家皆是忠臣,望將軍在當日全力輔佐。三日后,召書果然下達,當日入夜,將軍府內,賀名揚將此事告知其夫人劉氏,劉氏此時亦是面色凝重,沉默不語,只聽那賀名揚繼續說道:少時父親在朝廷當差時,便曾告知我這二皇子城府極深,- xing -格- yin -晴不定,他當時有意拉攏父親,欲將他表妹許配與我,父親為人剛正不阿,一心只孝忠皇上和太子,不愿與之為伍,故當眾拒絕了他,弗了他的意,這二皇子當時并未發作,背地里卻不知與皇上講了些甚,竟讓皇上漸漸對父親心生芥蒂,又礙于父親平叛有功,表面上派父親來晟州消滅流寇,實則是削父親兵權,將我們一家疏遠,二皇子向來有仇必報,如今栗大人的死亦與他脫不了干系,若真讓他當了皇上,只怕擋著他的人都不得善終。劉氏聽完,半晌終于說到:我們一家雖遠離朝廷,但將軍子承父業,到底是朝廷的人,現下國家不寧,太子向將軍發難,作為臣子不得拒絕,再則,若二皇子真篡位成功,父親雖然仙逝,但現將軍手握兵權,以他的個- xing -,于公于私,都不會放過將軍,放不過將軍,便是放不過我們這一家,將軍只管去,如真有變故,妾身也必追隨將軍,只是可憐了杰兒和侑兒,說到此刻,竟隱隱有些哽咽。賀名揚聽完,亦是眼眶發紅,接到:杰兒三月前校場騎馬不慎折了腿,現下還未痊愈,毓兒…也才一歲,我放心不下,若將來宮中真有變故,我會命親信傳話與你,你盡快帶著他倆走,莫要管我。說完不顧劉氏如何反對,趁夜深將后事計劃一一告知。第二日一早,便領著兵快馬加鞭向宮中趕去。
  一月后,登基大典上,二皇子果然篡位,朝中不服人等全部被扣,宮中火光沖天,刀槍之聲不絕于耳,太子等人誓死捍衛,仍是敗下陣來,皆數被殺,此時,二皇子登基。而十日后,遠在晟州的將軍府外圍滿了官兵,賀名揚大兒子賀俊杰與母親劉氏早已得到消息,此刻在房內閉門不出,那官兵看大門緊閉,早已等不耐煩,一聲令下,強沖進府里捉人,誰成想進去后府中空無一人,只有幾剁干草擺在前廳,那官兵正要繞去中廳,大門突然關閉,隨后四周幾只火箭將那干草點燃,晟州天氣干燥,瞬間火光照亮了整個將軍府,突然從火光中走出一人,仔細一看是那劉氏,只聽她說到:賀將軍為國捐軀,你們卻是助紂為虐,妄想斬草除根,將軍府里人向來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今日我們一家哪也不去,與你們血戰到底。這一仗從傍晚一直持續到第二日,最終雙方死傷無數,劉氏與其子賀俊杰均犧牲至此,只留的家中一歲大的小女,早在官兵來之前便由親信帶出府,此刻早已遠離晟州。
 
第2章 第二章
 
十五年前,二皇子奪權篡位后,獨斷專行,□□無數,又四處抓男子充軍征戰,百姓流離失所,苦不堪言,時常有起義發生,七年后,終被外族推翻,新帝登基后,大赦天下,吸取前人教訓,勵精圖治,興修農田水利,發展經濟,國家日漸安定,江湖各路悄然興起,呈現多元發展之勢。
  福建山多,自古便有東南山國之稱,其中有一座山,山中藏有一書院,名曰不為書院,取名書院,看似是讀書之地,實則是江湖門派,專主尋人、探查之事,為院長馮永文與其妻子吳氏在二十年前創建,馮永文原是鏢局走鏢人,習的一身武藝,后鏢局解散,他又去當了幾年兵,在沙場上見識了妻離子散,手上也沾了多條人命,僥幸活了下來,馮永文自覺罪孽深重,便卸下盔甲,回歸江湖,建立之初本是為收留孤兒,給他們一個容身之地,后隊伍逐漸壯大,發展成現在的不為書院,書院低調行事,一直秉持三條戒律,一不尋朝廷之人,二不尋退隱江湖之人,三只辦事不多事,二十年來,倒也相安無事。
  十五年前,一男子來到不為書院,將一孩子連同一封信及一柄短劍一并交予馮永文,那柄短劍馮永文一眼認出是自身之物,多年前他深陷危險,賀將軍恰巧路過救了他一命,他心懷感恩之心,便將此物贈予將軍,如日后將軍有所求,只需拿這劍前來,自己定當全力以赴。馮永文望向那孩子,臉上雖有塵土卻也掩飾不了眉清目秀,想是經過多日風吹日曬,此時又餓又累,也不哭不鬧,竟咬著自己手指睡著了。馮永文將孩子交給吳氏,再去看那信,是封血書,信中說昏君當道,賀將軍被殺,將軍府不保,將幼女托付院長,皇上賜將軍世代國姓賀,為防節外生枝,幼女從此以男子示人,并改為將軍祖上原姓秦,名曰秦子毓,望院長護她周全,從此遠離朝廷,不求榮華富貴,只求一世安康。吳氏抱著那孩子見她生的可愛,又與自己女兒年紀相當,著實喜歡,忙給她洗了澡換了身衣裳,又喂了些吃食,將她和自己女兒放在一起一同哄著,馮永文在旁邊看著吳氏舉動,心情卻是沉重,半晌后對那來人抱拳說到:請將軍和夫人安息,這孩子我與妻子定會將她當作親生一般,保她平安長大,將畢生之學盡心教她,以告將軍一家在天之靈。末了又說到,罷了,男子便男子,將來命運如何,且看她自身造化罷。那送孩子之人得了馮永文這一席話,終于放下心來,離開書院后幾日便服毒身亡。
  之后馮永文果然待她如親生一般,這孩子身份特殊,馮永文夫婦兩人小心照顧,秦子毓和馮永文之女以及師兄唐廷、師弟楊晨毅年紀相仿,四人一同長大,一同習武,親密無間。秦子毓自小聰明,待知道自己身份后見周圍師兄弟妹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也不多問自己身世,只小心保守著這個一世都不能與外人道出的秘密。
 
第3章 第 3 章
 
山中讀書練功的日子總是過的飛快,轉眼間,秦子毓與當年三人都長大成人,這些年得馮永文及吳氏照顧有佳,悉心教導,身份自是除了夫婦兩及其師姐外,無人知曉,這師姐便是馮永文獨女,名曰馮婷婷,只比秦子毓虛長一歲,生的也是清秀可人,但就是- xing -子清冷了些,書院里的其他師兄妹常常不敢與之多親近,唯這秦子毓因倆人年紀相仿一起長大,加之八歲那年她知曉自己身份后替她在外多次圓場解圍,故而關系要好。
  若說這不為書院在江湖屹立幾十年不倒,除了這院長定下的三不管規矩,這易容術也是十分重要,江湖尋人、探查,常需隱蔽身份,不為書院里子弟武功雖不算上乘,可這易容術確是人人精通,乃書院之驕傲,因著秦子毓身份,馮永文在這方面更是對其傾盡所學,世人皆知,女子身形較男子纖細,外貌較男子細膩,秦子毓行走江湖,一個大意或是遇上有經驗之人,身份便要泄漏,幸而秦子毓身高在女子中算得上是出眾,與一般男子可平起平坐,平日里只需將外貌稍作調整便無人知曉,加上她- xing -子外向,與周圍幾句就打成一片,外人一看,只道是個身材偏瘦的瀟灑小哥。
  這一日,天氣尚好,秦子毓正在院中前坪習武,有弟子傳話師傅喚她,她稍作整頓便往書房走去,其師傅馮永文正在書房,秦子毓拜過之后只聽師傅說道:毓兒,今日喚你來有事吩咐,你可還記得書院的規矩?秦子毓聽完稍有疑惑卻也如實答道:不曾忘記,一是不尋朝廷之人,二不尋退隱江湖之人,三只辦事不多事。馮永文聽完點點頭繼而說道:想來院中弟子均記得這三點。這些年,我要求書院各子弟嚴格秉持,不得越距,才有了今日在江湖上的一席地位,但近日,你師兄唐廷卻與朝廷之人往來甚密,我多次訓斥,他竟像著了魔,仍是不聽,前日里他與我爭論,我一氣之下打了他,他竟負氣而走,現多日未歸,我派弟子下山尋他,起初還能尋著,只是仍舊不肯歸,后來竟尋不著了…那馮永文說到此,面上隱隱露擔憂之色。秦子毓聽完思緒轉的飛快,接道:這尋人但凡失了線索,總有兩點,一是自己有意隱藏,二是他人將之隱藏,師兄向來穩重,這次負氣而走,且遲遲不肯歸山,這其中怕有隱情。馮永文聽完點點頭續說到:你師兄自小便知天賦不如旁人,故而十分刻苦,一直以來都爭強好勝,時常想證明自己,也正是這點,易受人蠱惑,被人拿捏,如今他消失不見,如是自己不想被人尋著,尚且好辦,只怕被人所利用,那些個尋他的弟子曾報我他最后消失是在闕樓,此地人員復雜,此次派你下山尋他,只因著你們幾個一起長大,彼此熟悉,可尋得一些蛛絲馬跡。秦子毓聽完自付道,這闕樓乃汀州一煙花之地,拋開喝酒找樂子,這里每日往來人多且復雜,確實是個藏身之選,不論是他自己有意為之還是其他,煙花之地終不是久留之地,隨即說道:師傅且放心,徒兒當盡力尋著師兄。
 
第4章 第 4 章
 
第二日一早,秦子毓便整理行裝下山,走至山門口,忽聽得背后一人說話:師弟早去早回,切莫路上貪玩。原是馮婷婷說話,秦子毓立馬笑到,師姐我已十八了,怎得還說這話。馮婷婷也不理她,繼續說道,我身上還有別的任務,此次不隨你一起,你莫又到處去吃,上次路上盤纏被你一路吃盡,我倆才一路步行回來。秦子毓此刻大窘,書院外出任務,均是兩人一起,也是為了互相照應,秦子毓與馮婷婷一起,兩人配合默契,辦事干凈利索,但就是她愛吃這點改不了,到底年紀尚輕,喜歡新鮮事物,走到哪吃到到哪,常是騎馬出去,到最后盤纏被吃光,沒錢雇馬,步行而歸,幸而她也理得清輕重,未曾誤事。馮婷婷此時見她臉色通紅,心中好笑,但面上依舊嚴肅,走至她面前,將一袋碎銀子交予她,是為路上救急,這秦子毓臉色立馬轉晴,也不客氣的拿了銀子下山去了。
  下山后,秦子毓并不急著去汀州,而是先進了山下一家酒樓,這次不是為了吃,這酒樓名曰君來酒樓,允州乃交通要道,往來經商、旅游、辦事等均要從此過,君來酒樓是不為書院在山下的交接點,酒樓不光吃飯休息,也是人們茶余飯后聊天交流之地,可收集各方消息,書院弟子外出任務時都先需到此處打探一番,秦子毓一進酒樓,那前廳小廝便認出她,兩人互相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她先問了那小廝近日師兄可有來過,小廝想了一會兒說并沒有,她便不再多問,獨自去了二樓一處廂房,這房內裝飾并無特別,但窗外行人過往一覽無余,窗內樓里人說話一聽二楚,顯然是刻意改建過,那秦子毓在房內靠窗位置坐定,便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此刻還未到午時,樓里熙熙攘攘幾個人,聽了好一會兒,并無特別,心中想著要趕在城門關之前到汀州,正起身要走,突然從二樓一間廂房里傳來一男子說話,那聲音開始正常,后來突然壓低,秦子毓曉得以下之話不可宣揚,便又坐下,只聽那男子道:半月前,我與朋友正在闕樓吃酒看戲,突然沖進來一婦人,那婦人人高馬大,手里還握著一把菜刀,樓里大伙兒頓時傻了眼,一時間都沒人敢攔著她,她表情憤怒,口中嚷著將她官人交出來,接著又在樓里罵了半天,均無一人敢上前答話,過了半晌,才來了一位媽媽,在她耳邊不知說了甚,她面上將信將疑,但也好歹沒繼續鬧,隨那媽媽去了。事后聽人說起,你猜怎么著,原來那婦人是汀州知州章大人經歷之妻,聽說向來彪悍,見她官人經常出入闕樓,起初兩人只在家中爭吵,后來那經歷不堪其擾,干脆直接不回家了,那婦人認定是樓里的舞娘們迷了他心竅,越想越氣,一怒之下提刀來尋人,才有了那日一幕,雖說男子去這種地方也屬正常,但經歷怎么也是個正八品,出了這事難免難堪,自然不敢聲張,聽說是章大人使了些法子將此事壓下,那悍婦也未再鬧,但具體是何法,我等不得而知。說完只聽另一男子接話:這婦人著實忒兇了,出了此事不知那經歷可是受了責罰?那男子又說道,聽說罰了三個月俸祿,旁的還有沒有便不知了。秦子毓聽到此,心想,師兄在闕樓消失,偏偏近日闕樓又出了這等事,莫非師兄當真與朝廷有牽連?當下不再久留,快馬往汀州去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錄作品均由網友讀者自行上傳,與本站立場無關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次